《相应部》卷6【禅世界版】

SN.6.1-10 和 SN.6.11-15


第一篇 有偈篇

《相应部》卷6【禅世界版】

第六章  梵天相应(相应六)
第一  劝请

SN.6.1-10

SN.6.1  梵天的劝请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优楼频螺(Uruvela)的尼连禅河岸边牧羊人的榕树下,恰在他成就遍正觉后。那时,当世尊独自隐退远离时,心中生起了这样的反思:“我发现的这个正法很深邃,很难见到,很难了知,寂静微妙,不在推理之中,深妙无比而只有明智者才能体验。然而这一代人喜欢附着(adhesion),在附着中获得欢喜,在附着中欢乐(rejoice in adhesion)。对这一代人来说,这个状态很难见到,即特定条件性和缘起(specific conditionality, dependent origination)。并且也很难见到这个状态:一切行(formations)的止静(stilling),一切获取依着(acquisition)的放弃让渡(relinquishment),渴爱的摧毁、冷静离欲、息灭和涅槃。如果我要教导正法,而别人不了解我,那么对我而言,那会很乏味,那会很麻烦。”

于是,这些以前闻所未闻和不可思议的偈颂出现在世尊心中:

556  “我如此艰难所发现的,

现在没有试图教导的必要。

被贪欲与瞋恨压制的人,

很难了知这个正法。

557  那些被贪欲所燃烧和被黑暗所遮蔽的人们,

将永远看不见此深奥之法,

它逆流而行,

深邃,难以看见,而且十分微妙。

当世尊如是反思时,他的心倾向于舒适过活而不是教导正法。

那时,梵天娑婆世界主(Brahma Sahampati)以心思量世尊心中的反思后,想道:“唉!世界就要消失了。唉!世界就要毁灭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来、阿罗汉和遍正觉者的心却倾向于舒适过活而不是教导正法。” 那时,梵天娑婆世界主犹如一位强壮的男子能伸直弯曲的手臂,或弯曲伸直的手臂那样快速地在梵天世界消失而出现在世尊面前。那时,梵天娑婆世界主将上袍到搭到一边肩膀后,右膝着地,然后向世尊合掌礼敬,对世尊说道:“大德!请世尊教导正法!请善逝教导正法!此世间有不少众生,尽管只有很少眼尘,但是因为没有听见正法而正在衰退。在此世间应该有那些了知正法的人。”

这就是梵天娑婆世界主所说。说此之后,他又进一步如是说道:

558  “从前在摩揭陀国人中(Magadhans),

那些仍然有染污的人设计构思了不清净法。

请开启无死之门!

让他们听见离垢者所发现的正法。

559  正如站在山顶的一个人,

可能看见下面到处的人们。

同样地,啊,慧者和普眼者(universal eye)

登上正法所筑成的高楼。

你自己免于悲伤,

但看着陷入忧愁,被出生与衰败所压迫的人们。

560  请起来吧!啊,英雄!战斗中的胜利者!

啊,商队的领袖和无债者,在此世间游行。

啊,世尊!请教导正法吧!

一定会有那些了知正法的人。”

那时,世尊在了知梵天的劝请后,出于对众生的悲悯,以一位佛陀的眼调查此世间。当世尊以一位佛陀的眼调查此世间时,他看见眼尘很少和很多的众生,有锋利的诸根和迟钝的诸根的众生,品质良好和品质恶劣的众生,易于教导的和难以教导的众生,和一些住于看见在另一个世界的责难与恐怖的众生。正如在一个生长着一些青莲花、红莲花或白莲花的池塘中,一些莲花可能生于水中,长于水中,在水面下茁壮成长,而不是从水面升起;一些莲花可能生于水中,长于水中,与水同平面而玉立;一些莲花可能生于水中,长于水中,会在水面上升起,而不被水打湿。同样地,当世尊用一位佛陀的眼调查此世间时,看见眼尘很少和很多的众生,有锋利的诸根和迟钝的诸根的众生,品质良好和品质恶劣的众生,易于教导的和难以教导的众生,和一些住于看见在另一个世界里的责难与恐怖的众生。

在已经看见这个后,世尊以偈颂回答梵天娑婆世界主:

561  “诸无死之门对那些众生们打开:

让那些有耳的人释放信念。

预见困扰, 啊,梵天!我不在

众人当中说微妙崇高的正法。”

那时,梵天娑婆世界主心想,“对于正法的教导,世尊已经应允了我的请求。” 于是向世尊礼敬,然后就在那里消失。


SN.6.2  恭敬(Reverence)

如是我闻。 有一次,世尊住在优楼频螺(Uruvela)的尼连禅河岸边牧羊人的榕树下,恰在他成就遍正觉之后。那时,当世尊独自隐退远离时,心中生起了这样的反思:“如果某人不尊重和不恭敬,他会住于痛苦当中。那么,我能恭敬、尊敬和住于依止哪位沙门或婆罗门呢?”

那时世尊想道:“为了成就一种未实现的戒蕴(aggregate of virtue),我会恭敬、尊敬和住于依止另一位沙门或婆罗门。然而,在此世间包括众天神、众魔罗和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在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众天子和众人的这一代中,我没有看见到比我戒德更为圆满的我能恭敬、尊敬和住于依止的另一位沙门或婆罗门。为了成就一种未实现的定蕴(aggregate of concentration)……为了成就一种未实现的慧蕴(aggregate of wisdom)……为了成就一种未实现的解脱蕴(aggregate of liberation)……为了成就一种未实现的解脱知见蕴(aggregate of the knowledge and vision of liberation),我会恭敬、尊敬和住于依止另一位沙门或婆罗门。然而,在此世间包括众天神、众魔罗和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在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众天子和众人的这一代中,我没有看见到比我戒德更为圆满的我能恭敬、尊敬和住于依止的另一位沙门或婆罗门。那么就让我恭敬、尊敬和住于依止这个我获得完全觉醒的正法吧。”

那时,梵天娑婆世界主以心思量世尊心中的反思后,犹如一位强壮的男子能伸直弯曲的手臂,或弯曲伸直的手臂那样快速地在梵天世界消失,出现在世尊面前。那时,梵天娑婆世界主将上袍到搭到一边肩膀后,右膝着地,然后向世尊合掌礼敬,对世尊如是说道:“正是这样,世尊!正是这样,善逝!那些过去的阿罗汉们,遍正觉者们 – 那些世尊们,他们也只恭敬、尊敬和住于依止正法本身。那些未来的阿罗汉们,遍正觉者们 –  那些世尊们,他们也将只恭敬、尊敬和住于依止正法本身。让世尊,目前的阿罗汉,遍正觉者,恭敬、尊敬和住于依止正法本身。”

这就是梵天娑婆世界主所说。 说此之后,他进一步如是说道:

562  “过去的诸佛,

未来的诸佛,

以及现在的佛,

除去许多人的忧伤 – 

563  所有的佛陀,都已经住于、将住于和正住于

深深地恭敬正法:

对于诸佛来说,

这是一个自然的法则。

564  因此期望自己的利益,

追求精神崇高的人,

要深深地恭敬此真实正法,

回忆着诸佛的教导。”


SN.6.3 梵天(Brahamadeva)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当时,有一位名叫梵天的女婆罗门之子,在世尊座下从在家生活出家,进入无家生活。

那时,尊者梵天独居、隐退、精勤不放逸、热忱和坚决,以证智(direct knowledge)亲自实现它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善男子们从在家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的梵行的无上目标。他直接知道:“出生已尽,梵行已立,该办已办,这个有的状态不再。” 并且尊者梵天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那时,尊者梵天在早晨穿好衣服,拿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舍卫城。他在舍卫城为了托钵乞食挨家挨户而行时,来到自己母亲的住处。当时,尊者梵天的母亲女婆罗门,经常地向梵天(神)供牲祭祀。 梵天娑婆世界主如是想道:“这位尊者梵天的母亲女婆罗门,经常地向梵天(神)供牲祭祀。让我去见她,并且激发她的紧迫感。”

于是,梵天娑婆世界主犹如一位强壮的男子能伸直弯曲的手臂,或弯曲伸直的手臂那样快速地在梵天世界消失,出现在尊者梵天的母亲的住处。

那时,梵天娑婆世界主站在空中,对尊者梵天的母亲女婆罗门以偈颂说道:

565  “ 女婆罗门!这里远离遥远的梵天世界,

你经常地向梵天(神)供牲祭祀。

女婆罗门!梵天们不享用这样的食物,

为何你要咕哝,而不了知梵天之道呢?

566  女婆罗门!你的梵天比丘,

没有获得依着,已经超越天神们。

一无所有,也不养育他人,

这位比丘为了托钵乞食已经进入你家。

567  天资聪慧、知识渊博、向内地得到修习

他值得被众人和诸天供养。

已经除去所有的邪恶,未受污染,

心里冷静,他来寻求施食。

568  对他来说,身后或面前,空无所有,

平静,无瞋恚之烟,没有困扰,无欲无求。

他对弱者和强者都放下了暴力,

就让他食用你的祭品,那最上的供养!

569  远离众人,内心平静,

他的行为举止如同已调御的和不燥动的一条龙。

一位具足清净戒德的比丘,很好地在心中解脱:

就让他食用你的祭品,那最上的供养!

570  对他有信心而不要动摇,

请你供奉值得被供养的人。

已经看见渡过洪流的一位牟尼后,

啊,女婆罗门!去造作导向未来快乐的福德

对他有信心而不动摇,

她供奉了值得被供养的人。

已经看见渡过洪流的一位牟尼后,

女婆罗门造作了导向未来快乐的福德。”


SN.6.4 婆迦梵天(Brahma Baka)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当时,婆迦梵天生起如是的邪恶投机之见:“这是永久的,这是稳定的,这是永恒的,这是完全的,这是不朽的。的确,这是一个人不出生、不衰老、无死亡、不逝去和不重生之处;而且没有比这更优越的其他出离之道。”

那时,世尊以心知道婆迦梵天心中的反思后,犹如一位强壮的的男子能伸直弯曲的手臂,或弯曲伸直的手臂那样快速地在祇树园消失,出现在梵天世界中。婆迦梵天看见世尊远远地走来。看见后对世尊如是说道:“亲爱的先生!来吧!亲爱的先生!欢迎你来!亲爱的先生!久违了!亲爱的先生!的确,亲爱的先生!这是永久的,这是稳定的,这是永恒的,这是完全的,这是不朽的。的确,这是一个人不出生、不衰老、无死亡、不逝去和不重生之处;而且没有比这更优越的其他出离之道。”

当如是所说时,世尊对婆迦梵天说道:“唉!先生!婆迦梵天沉浸于无明之中。唉!先生!婆迦梵天沉浸于无明之中,只要他将实际上无常的说成常的;只要他将实际上不稳定的说成稳定的;只要他将实际上非永恒的说成永恒的;只要他将实际上不完全的说成完全的;只要他将实际上易腐的说成不朽的;并且关于一个人不出生、不衰老、无死亡、不逝去和不重生之处,他将会如是说道:“的确,这是一个人不出生、不衰老、无死亡、不逝去和不重生之处”;并且当有一个比这个优越的另一个出离时,将说道,“没有比这个更优越的出离。””

(婆迦梵天:)

572  “乔达摩!我们七十二作福德者(merit-makers),

现在我们行使权力,超越了出生和衰老。

这个知识渊博者,是我们梵天的最终成就,

向往我们的人很多。

(世尊:)

573  “在这里,寿命短暂而不长,

婆迦!尽管你想象寿命长久。

啊,梵天!我知道你的寿命

有百年或亿年(nirabbudas)。”

(婆迦梵天:)

 574  “啊,世尊!你说:

“我是无边见者(of infinite vision),

已超越出生、衰老和忧伤。”

我从前的禁戒与戒德的实践是什么呢?

告诉我这个,因此我可能理解。”

(世尊:)

575  “你过去给许多人供水,

他们焦渴,被炎热折磨:

这是你从前的禁戒和戒德的实践,

我就象刚醒来回想起它一样。

576  当人们在耶尼河岸(Antelope Bank)被捕捉,

你引导他们逃脱。

这是你从前的禁戒与戒德的实践,

我就象刚睡醒回想起它一样。

577  当在恒河上的一条船,

被渴望吃人的恶龙狂打抓获。

你英勇地强行使船获得自由:

这是你从前的禁戒与戒德的实践,

我就象刚醒来回想起它一样。

578  我曾是你的徒弟,名叫迦叶(劫波)。

你认为他聪明和虔诚。

这是你从前的禁戒与戒德的实践,

我就象刚醒来回想起它一样。

(婆迦梵天:)

“你的确知道我的寿命,

你也知道其他人的寿命,这样你确实是佛陀。

确实如此,你的威严光辉,

甚至照耀着梵天世界。”


SN.6.5 某位梵天经(另一个见)

在舍卫城。当时,某位梵天生起如是恶见:“没有沙门或婆罗门可以到达此处。” 那时,世尊以心思量这位梵天心中的反思后,犹如一位强壮的的男子能伸直弯曲的手臂,或弯曲伸直的手臂那样快速地在祇树园消失,出现在梵天世界中。那时,世尊住于那位梵天之上的虚空中,盘腿而坐,已经进入了火界禅定。

那时,尊者大目犍连如是想道:“世尊现在正住于何处呢?” 尊者大目犍连以清净和超人的天眼看见世尊住于那位梵天之上的虚空中,盘腿而坐,进入了火界禅定。看见后,犹如一位强壮的男子能伸直弯曲的手臂,或弯曲伸直的手臂那样快速地在祇树园消失,出现在那梵天世界中。那时,尊者大目犍连住于那位梵天之上的虚空中,在东方低于世尊,盘腿而坐,进入了火界禅定。

那时,尊者大迦叶如是想道:“世尊现在住于何处呢?” 尊者大迦叶以清净和超人的天眼看见世尊住于那位梵天之上的虚空中,盘腿而坐,进入了火界禅定。看见后,犹如一位强壮的男子能伸直弯曲的手臂,或弯曲伸直的手臂那样快速地在祇树园消失,出现在那梵天世界中。那时,尊者大迦叶住于那位梵天之上的虚空中,在南方低于世尊,盘腿而坐,进入了火界禅定。那时,尊者大劫宾那……那时,尊者大劫宾那住于那位梵天之上的虚空中,在西方低于世尊,盘腿而坐,进入了火界禅定。那时,尊者阿那律……那时,尊者阿那律住于那位梵天之上的虚空中,在北方低于世尊,盘腿而坐,进入了火界禅定。

那时,尊者大目犍连以偈颂对那位梵天说:

580  “朋友!今天,你还持有那个见,

那个你之前持有的见吗?

你看见了那光辉

已超越了在梵天世界中的光明吗?”

(梵天:)

581  “亲爱的先生!我现在不再持有那个见,

那个我之前持有的见。

我的确看见了那光辉,

超越了在梵天世界中的光明。

今天,我如何能仍然说,

“我是常和永恆的”呢?”

那时,世尊在激起那位梵天的紧迫感后,犹如一位强壮的男子能伸直弯曲的手臂,或弯曲伸直的手臂那样快速地在那个梵天世界消失,重新出现在祇树园。

那时,那位梵天对其中一位梵天众说道:“来吧!亲爱的先生!你去见尊者大目犍连。抵达后,请对尊者大目犍连如是说道:“亲爱的目犍连先生!那位世尊还有其他如同目犍连、迦叶、劫宾那、阿那律大德这么大神通力和大威力的弟子吗?”” – “是的,亲爱的先生!” 那位梵天众回答那位梵天后,就去见尊者目犍连。抵达后,对尊者目犍连如是说道:“亲爱的目犍连先生!那位世尊还有其他如同目犍连、迦叶、劫宾那、阿那律大德这么大神通力和大威力的弟子吗?”

那时,尊者目犍连以偈颂对那位梵天众说道:

582  “有诸神通的三明获得者们,

娴熟地知道其他人的心的历程,

诸烦恼已经得到毁坏的阿罗汉们,

在佛陀的弟子中为数众多。”

那时,那位梵天众欢喜尊者目犍连所说后,就去见那位梵天。抵达后,对那位梵天如是说道:

“亲爱的先生!尊者目犍连如是说道:

583  “有诸神通的三明获得者们,

娴熟地知道其他人的心的历程,

诸烦恼已经得到毁坏的阿罗汉们,

在佛陀的弟子中为数众多。”

这就是那位梵天众所说。兴高采烈地,那位梵天对那位梵天众所说十分欢喜。


SN.6.6  梵天世界(疏忽放逸)

在舍卫城。 当时,世尊已经去开始他的日中所持,处于隐退远离当中。那时,须婆罗门辟支梵天与净居辟支梵天(the independent brahmas Subrahma and Suddhavasa)去见世尊。抵达后,各依门两侧站立。那时,须婆罗门辟支梵天对净居辟支梵天如是说道:“亲爱的先生!今天大概不是拜访世尊的适当时机,世尊已经去开始他的日中所持,处于隐退远离当中。某某梵天世界富有和繁荣,而且那里的梵天住于疏忽放逸。来吧!亲爱的先生!让我们去那个梵天世界。抵达后,激起那位梵天的紧迫感。”

“是的,亲爱的先生!” 净居辟支梵天回答道。

那时,须婆罗门辟支梵天与净居辟支梵天犹如一位强壮的男子能……那样快速地在世尊前消失,重新出现在那个梵天世界中。那位梵天看见这两位梵天远远地走来。看见后对两位梵天如是说道:“亲爱的先生们!你们从哪里来呢?”

“亲爱的先生!我们从那位世尊、阿罗汉和遍正觉者处而来。亲爱的先生!你也应该去供奉那位世尊、阿罗汉和遍正觉者。”

当如是所说后,那位梵天不同意那些忠告之语,就化作一千个自我后,对须婆罗门辟支梵天如是说道: “亲爱的先生!你看到我有多大的神通和威力了吗?”

“亲爱的先生!我看到你有如此大的神通和威力。”

“亲爱的先生!我既然有如此大的神通和威力,为何我要去侍奉别的沙门或婆罗门呢?”

那时,须婆罗门辟支梵天化作两千个自我后,对那位梵天如是说道:

“亲爱的先生!你看到我有多大的神通和威力了吗?”

“亲爱的先生!我看到你有如此大的神通和威力。”

“亲爱的先生!世尊比你我有更大神通力与更大威力。亲爱的先生!你应该去侍奉那位世尊、阿罗汉和遍正觉者。”

那时,那位梵天以偈颂对须婆罗门辟支梵天说道:

584  “有三百只金翅鸟(Three hundread supannas)、

四百只鹅和五百只猎鹰,

啊,梵天!我这禅修者塔庙的宫殿,

照亮了北方。”

(须婆罗门辟支梵天:)

585  “即使你的禅修者塔庙的宫殿,

照亮了北方。

已经看见色的缺陷,和它长期的战栗,

慧者不会不欢喜色。”

那时,须婆罗门辟支梵天与净居辟支梵天在已经激起了那位梵天的紧迫感后,就在那里消失了。 过些时候,那位梵天去侍奉那位世尊、阿罗汉和遍正觉者。


SN.6.7 瞿迦利迦(Kokalika)

在舍卫城。当时,世尊已经去开始他的日中所持,处于隐退远离当中。那时,须婆罗门辟支梵天与净居辟支梵天去见世尊。抵达后,各依门两侧站立。那时,须婆罗门辟支梵天在世尊面前说此关于迦达摩大迦低舍迦比丘的偈颂:

586  “ 衡量一个不可衡量的人,

在这里哪位智者会去考察分别呢?

衡量不可衡量的一个人,

我想他一定是已被遮蔽的凡夫俗子。”


SN.6.8  低沙迦(Tissaka)

在舍卫城。当时,世尊已经去开始他的日中所持,处于隐退远离当中。那时,须婆罗门辟支梵天与净居辟支梵天去见世尊。抵达后,各依门两侧站立。那时,净居辟支梵天在世尊面前说此关于迦达摩大迦低舍迦比丘(bhikkhu Katamorakatissaka)的偈颂:

587  “衡量一个不可衡量的人,

在这里哪位智者会去考察分别呢?

衡量不可衡量的一个人,

我想他一定是已被遮蔽的蠢人。”


SN.6.9  都头梵天(Brahma Tudu)

在舍卫城。当时,瞿迦梨迦(Kokalika)比丘生了病,备受折磨,重病缠身。那时,夜已深沉,绝美的都头辟支梵天(the independent brahma Tudu)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瞿迦梨迦比丘。抵达后,站在空中,对瞿迦梨迦比丘如是说道:“瞿迦梨迦!请你对舍利弗、目犍连有信心。舍利弗、目犍连是举止美善之人。”

“朋友!你是谁?”

“我是都头辟支梵天。”

“朋友!世尊作记说你是不还者,不是吗?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何你还来这里呢?看吧!在这里,你的的过失有多大。”

(都头辟支梵天:)

588 “当一个人已经出生时,

一柄斧头生在他的口中,

愚痴者说恶语时,

斧头会砍断他自己。

589  一个人称赞应受责备的人,

或责备应受称赞的人,

他以他的口丢出了厄运的骰子,

由于那厄运的骰子他找不到快乐。

590  这厄运骰子的一投虽然微不足道,

但在厄运的骰子上可输掉财产,

和所有一切包括自己。

到目前更糟的是,这厄运骰子的一投

怀有对善逝们的仇恨。

591  经历十万垓年(nirabbudas),三十六更多,和五秭年(abbusas),

已经对他们设置了邪恶的言语和心,

圣人们的诽谤者,

趣向地狱。”


SN.6.10 瞿迦梨迦经 (2)

在舍卫城。那时,瞿迦梨迦比丘去见世尊。 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瞿迦梨迦比丘对世尊如是说道:“大德!舍利弗和目犍连有诸邪恶的愿望;他们已经受到诸邪恶的愿望的支配。”

当如是所说时,世尊对瞿迦梨迦比丘如是说道: “瞿迦梨迦!不要这么说!瞿迦梨迦!不要这么说!瞿迦梨迦!请你对舍利弗和目犍连有信心,舍利弗和目犍连表现良好。”

第二次,瞿迦梨迦比丘对世尊如是说道:“大德!尽管世尊值得我信赖。大德!我说同样的话,舍利弗和目犍连有诸邪恶的愿望;他们已经受到诸邪恶的愿望的支配。”

第二次,世尊对瞿迦梨迦比丘如是说道:“瞿迦梨迦!不要这么说!瞿迦梨迦!不要这么说!瞿迦梨迦!请你对舍利弗和目犍连有信心,舍利弗和目犍连表现良好。”

第三次,瞿迦梨迦比丘对世尊如是说道:“大德!“大德!尽管世尊值得我信赖。大德!我说同样的话,舍利弗和目犍连有诸邪恶的愿望;他们已经受到诸邪恶的愿望的支配。”

第三次,世尊对瞿迦梨迦比丘如是说道:“瞿迦梨迦!不要这么说!请你对舍利弗和目犍连有信心,舍利弗和目犍连表现良好。”

于是,瞿迦梨迦比丘起座,向世尊礼敬,然后右绕离开。

瞿迦梨迦比丘离去不久,全身遍满芥子大小的脓疮;芥子(mustard seeds)渐成为绿豆(mung beans)大小;绿豆渐成豌豆(chickpeas)大小;豌豆渐成枣核(jujube stones)大小;枣核渐成枣子(jujube fruits)大小;枣子渐成阿摩罗果(myrobalans; 馀甘子)大小;阿摩罗果渐成未成熟的木瓜(unripe beluva)大小;未成熟的木瓜渐成成熟木瓜大小;成为成熟木瓜大小后破裂,流出脓汁与血液。瞿迦梨迦比丘由于此病过世。由于对舍利弗和目犍连起瞋怒心,瞿迦梨迦比丘死后在钵昙摩(Paduma; 红莲)地狱重生。

那时,夜已深沉,绝美的梵天娑婆世界主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对世尊如是说道:“大德!瞿迦梨迦比丘过世了。大德!由于对舍利弗和目犍连起瞋怒心,瞿迦梨迦比丘死后在钵昙摩(Paduma; 红莲)地狱重生。” 这就是梵天娑婆世界主所说。梵天娑婆世界主向世尊礼敬,然后右绕,就在那里消失。

那时,当那夜过后,世尊对比丘们说道:“比丘们!就在昨夜,夜已深沉,绝美的梵天娑婆世界主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对世尊如是说道:“大德!瞿迦梨迦比丘过世了。大德!由于对舍利弗和目犍连起瞋怒心,瞿迦梨迦比丘死后在钵昙摩(Paduma; 红莲)地狱重生。” 比丘们!这就是梵天娑婆世界主所说。 梵天娑婆世界主向我礼敬,然右绕就在那里消失。””

如是所说时,某位比丘对世尊如是说道:“大德!在钵昙摩地狱中的寿命有多长?”

“比丘!在钵昙摩地狱中的寿命很长,那不容易计算,说它是如此好几年,或好几百年,或好几千年,或好几十万年。”

“那么,大德!能用一个譬喻解说吗?”

“比丘!这是能够的。比丘!犹如二十佉梨满满一拘萨罗国车的芝麻,每过一百年从那里拿出一粒芝麻。比丘!二十佉梨满满一拘萨罗国车的芝麻以此方法取尽,也比不了一阿浮陀地狱的寿命。比丘!二十阿浮陀地狱的寿命等于一尼罗浮陀地狱寿命;比丘!二十尼罗浮陀地狱寿命等于一阿婆婆地狱寿命;比丘!二十阿婆婆地狱寿命等于一阿吒吒地狱寿命;比丘!二十阿吒吒地狱等于一阿诃诃地狱寿命;比丘!二十阿诃诃地狱等于一水莲地狱;比丘!二十水莲地狱等于一青睡莲地狱;比丘!二十青睡莲地狱等于一青莲地狱;比丘!二十青莲地狱等于一白莲地狱;比丘!二十白莲地狱等于一红莲地狱。比丘!由于对舍利弗和目犍连起瞋怒心,瞿迦梨迦比丘死后在钵昙摩(Paduma; 红莲)地狱重生。

这就是世尊所说。说了这个后,善逝、大师又进一步如是说道:

592 “当一个人已经出生时,

一柄斧头生在他的口中,

愚痴者说恶语时,

斧头会砍断他自己。

593  一个人称赞应受责备的人,

或责备应受称赞的人,

他以他的口丢出了厄运的骰子,

由于那厄运的骰子他找不到快乐。

594  这厄运骰子的一投虽然微不足道,

但在厄运的骰子上可输掉财产,

和所有一切包括自己。

到目前更糟的是,这厄运骰子的一投

怀有对善逝们的仇恨。

595  经历十万垓年(nirabbudas),三十六更多,和五秭年(abbusas),

已经对他们设置了邪恶的言语和心,

圣人们的诽谤者,

趣向地狱。”

第一品初品终


SN.6.1-10 和 SN.6.11-15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6.30-2018.12.1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