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56【禅世界版】2

SN.56.1-10SN.56.11-30SN.56.31-50SN.56.51-90SN.56.91-131


礼敬那世尊、阿罗汉和遍正觉者

第五篇  大品

《相应部》卷56【禅世界版】2

诸谛(真相)相应(相应五十六)

第二品 – 第三品

SN.56.11-30


第二品 转动法轮品

SN.56.11-20

SN.56.11  转动法轮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波罗奈鹿野苑的仙人坠落处(Baranası in the Deer Park at Isipatana)。 在那里,世尊对一群五位比丘如是说道:

“比丘们!这两种极端,不应该被出家而进入无家的人所跟随。是哪两种呢?追求感官享乐中的感官快乐:这是低级的、粗俗的、凡夫之道的、卑鄙的和无益的;以及追求自我苦行:这是痛苦的、卑鄙的和无益的。不转向这两种极端的任何一个(Without veering towards either of these extremes),如来已经觉醒至中道(has awakened to the middle way),而中道引发眼力远见(vision),引发智(knowledge),导致平静、证智(direct knowledge)、正觉(enlightenment)和涅槃。

那么,什么是如来已经觉醒至的,引发眼力远见(vision),引发智(knowledge),导致平静、证智(direct knowledge)、正觉(enlightenment)和涅槃的中道呢?它就是八圣道;即正见……和正定。这就是如来已经觉醒至的,引发眼力远见(vision),引发智(knowledge),导致平静、证智(direct knowledge)、正觉(enlightenment)和涅槃的中道。

那么,比丘们!这就是痛苦圣谛:出生是痛苦的,衰老是痛苦的,生病是痛苦的,死亡是痛苦的,与令人不愉快的结合是痛苦的,与令人愉快的分离是痛苦的,所求不得是痛苦的;总之,五取蕴是痛苦的。

那么,比丘们!这是痛苦的集起圣谛:它是导致重生的渴爱,由欢喜和贪欲相伴,它到处搜寻欢喜;即对感官享乐的渴爱,对存在(有)的渴爱,和对灭绝的渴爱(craving for extermination)。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痛苦的息灭圣谛呢?它就是同样的渴爱的无余褪尽和息灭,它的舍弃和放弃让渡,对它的解脱,和对它的不依赖。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呢?它就是这八圣道,即正见……和正定。

“这是痛苦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的诸事物,在我当中生起了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there arose in me vision, knowledge, wisdom, true knowledge, and light)。

“这痛苦圣谛要得到遍知”: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的诸事物,在我当中生起了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这痛苦圣谛已经得到遍知”: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的诸事物,在我当中生起了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这是痛苦的集起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的诸事物,在我当中生起了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这痛苦的集起圣谛要得到舍弃”: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的诸事物,在我当中生起了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这痛苦的集起圣谛已经得到舍弃”: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的诸事物,在我当中生起了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这是痛苦的息灭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的诸事物,在我当中生起了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这痛苦的息灭圣谛要得到实现”: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的诸事物,在我当中生起了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这痛苦的息灭圣谛已经得到实现”: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的诸事物,在我当中生起了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的诸事物,在我当中生起了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这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要得到修习”: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的诸事物,在我当中生起了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这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已经得到修习”:比丘们!对于以前未听说的诸事物,在我当中生起了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比丘们!只要我在这四圣谛的三个阶段和十二个方面中的智(知识)和眼力远见通过这个方式没有彻底地得到清净化,那么我在包括众天神、众魔罗和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和众天人的这一代中,不会宣称已经觉醒至无上遍正觉。可是, 可是当我在这四圣谛的三个阶段和十二个方面中的智(知识)和眼力远见通过这个方式彻底地得到清净化时,我在包括众天神、众魔罗和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和众天人的这一代,宣称我觉醒至无上遍正觉。并且在我当中生起智与眼力远见(knowledge and vision):“我的心解脱不可动摇。这是我最后一次出生。如今重生不再。””

这就是世尊所说。兴高采烈地,那群五位比丘欢喜世尊所说。并且当这个谈话被说到时,在尊者憍陈如当中生起了无尘和无垢的法眼:“任何屈从于集起的都屈从于息灭。”

而且,当法轮被世尊转动时,地居天众(the earth-dwelling devas)发出一声呼喊:“在波罗奈鹿野苑的仙人坠落处,这无上法轮已经被世尊转动,将不会被任何沙门、婆罗门、天、魔罗、梵天,或在此世间中任何人所停止。” 听到地居天众的呼喊后,四大天王之诸天发出一声呼喊:“在波罗奈鹿野苑的仙人坠落处,这无上法轮已经被世尊转动,将不会被任何沙门、婆罗门、天、魔罗、梵天,或在此世间中任何人所停止。” 听到四大天王诸天的呼喊后,三十三天诸天……夜摩诸天……兜率诸天……化乐诸天……他化自在诸天……梵众天诸天发出一声呼喊: “在波罗奈鹿野苑的仙人坠落处,这无上法轮已经被世尊转动,将不会被任何沙门、婆罗门、天、魔罗、梵天,或在此世间中任何人所停止。”

如是在那一刻,在那一瞬间,在那一秒,呼喊传遍开来,远接梵天世界。这十千世界震惊、震颤和颤抖,并且无量的辉煌的光芒出现在此世间,超越了天众的天威。

那时,世尊自说这优陀那:“憍陈如确实已了知!憍陈如确实已了知!” 尊者憍陈如通过这种方式获得了“阿若憍陈如” –  已经了知的憍陈如 – 的名字。


SN.56.12  诸如来经

““这是痛苦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过的诸事物,在如来当中生起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要遍知这痛苦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过的诸事物,在如来当中生起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已经遍知这痛苦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过的诸事物,在如来当中生起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这是痛苦的集起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过的诸事物,在如来当中生起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要舍弃这痛苦的集起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过的诸事物,在如来当中生起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已经舍弃这痛苦的集起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过的诸事物,在如来当中生起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这是痛苦的息灭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过的诸事物,在如来当中生起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要实现这痛苦的息灭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过的诸事物,在如来当中生起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已经实现这痛苦的息灭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过的诸事物,在如来当中生起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过的诸事物,在如来当中生起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要修习这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过的诸事物,在如来当中生起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已经修习这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比丘们!如是对于以前未听说过的诸事物,在如来当中生起眼力远见、智、慧、明和光。 ”


SN.56.13  诸蕴(Aggregates)经

“比丘们!有这四圣谛。是哪四种呢?痛苦圣谛、痛苦的集起圣谛、痛苦的息灭圣谛和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痛苦圣谛呢?应该说道:五取蕴。即色取蕴……识取蕴。这就称为痛苦圣谛。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痛苦的集起圣谛呢?它就是导致重生的渴爱,由欢喜和贪欲相伴,到处搜寻欢喜;即对感官享乐的渴爱,对存在(有)的渴爱,和对灭绝的渴爱(craving for extermination)。这就称为痛苦的集起圣谛。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痛苦的息灭圣谛呢?它就是同样的渴爱的无余褪尽和息灭,它的舍弃和放弃让渡,对它的解脱,对它的不依赖。这就称为痛苦的息灭圣谛。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呢?它就是这八圣道,即正见……和正定。这就称为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

比丘们!这些就是四圣谛。

比丘们!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SN.56.14  诸内处经

“比丘们!有这四圣谛。是哪四种呢?痛苦圣谛、痛苦的集起圣谛、痛苦的息灭圣谛和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痛苦圣谛呢?应该说道:六内处;即眼处……意处。这就称为痛苦圣谛。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痛苦的集起圣谛呢?它就是导致重生的渴爱,由欢喜和贪欲相伴,到处搜寻欢喜;即对感官享乐的渴爱,对存在(有)的渴爱,和对灭绝的渴爱(craving for extermination)。这就称为痛苦的集起圣谛。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痛苦的息灭圣谛呢?它就是同样的渴爱的无余褪尽和息灭,它的舍弃和放弃让渡,对它的解脱,对它的不依赖。这就称为痛苦的息灭圣谛。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呢?它就是这八圣道,即正见……和正定。这就称为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

比丘们!这些就是四圣谛。

比丘们!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SN.56.15  忆持(Remembrance)经 (1)

“比丘们!你们对我所教导的四圣谛忆持吗?”

当如是所说时,某位比丘对世尊说道:

“大德!我忆持世尊所教导的四圣谛。”

“那么,比丘!你如何忆持我所教导的四圣谛呢?”

“大德!我忆持痛苦为世尊所教导的第一圣谛。我忆持痛苦的集起为世尊所教导的第二圣谛。我忆持痛的苦息灭为世尊所教导的第三圣谛。我忆持导向痛苦息灭之道为世尊所教导的第四圣谛。大德!我通过这个方式忆持世尊所教导的四圣谛。”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很好!你忆持我所教导的四圣谛。比丘!痛苦为我所教导的第一圣谛:要如是忆持它。痛苦的集起为我所教导的第二圣谛:要如是忆持它。痛苦的息灭为我所教导的第三圣谛:要如是忆持它。导向痛苦息灭之道为我所教导的第四圣谛:要如是忆持它。比丘!你要通过这种方式忆持我所教导的四圣谛。

比丘!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SN.56.16  忆持经 (2)

“比丘们!你们对我所教导的四圣谛忆持吗?”

当如是所说时,某位比丘对世尊说道:

“大德!我忆持世尊所教导的四圣谛。”

“那么,比丘!你如何忆持我所教导的四圣谛呢?”

“大德!我忆持痛苦为世尊所教导的第一圣谛。因为如果任何沙门或婆罗门如是说道:“这不是沙门乔达摩所教导痛苦的第一圣谛;已经拒绝这痛苦的第一圣谛后,我将揭示另一个痛苦的第一圣谛” – 这是不可能的。

大德!我忆持痛苦的集起为世尊所教导的第二圣谛……我忆持痛苦的息灭为世尊所教导的第三圣谛……我忆持导向痛苦息灭之道为世尊所教导的第四圣谛。因为如果任何沙门或婆罗门如是说道:“这不是沙门乔达摩所教导的导向痛苦息灭之道的第四圣谛;已经拒绝这导向痛苦息灭之道的第四圣谛后,我将揭示另一个导向痛苦息灭之道的第四圣谛” – 这是不可能的。

大德!我通过这种方式忆持世尊所教导的四圣谛。”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很好!你忆持我所教导的四圣谛。比丘!痛苦为我所教导的第一圣谛:要如是忆持它。因为如果任何沙门或婆罗门如是说道:“这不是沙门乔达摩所教导痛苦的第一圣谛;已经拒绝这痛苦的第一圣谛后,我将揭示另一个痛苦的第一圣谛” – 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痛苦的集起……比丘!痛苦的息灭……比丘!导向痛苦息灭之道为我所教导的第四圣谛:要如是忆持它。因为如果任何沙门或婆罗门如是说道:“这不是沙门乔达摩所教导的导向痛苦息灭之道的第四圣谛;已经拒绝这导向痛苦息灭之道的第四圣谛后,我将揭示另一个导向痛苦息灭之道的第四圣谛” – 这是不可能的。

比丘!要通过这种方式忆持我所教导的四圣谛。

比丘!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SN.56.17  无明经

在一旁坐下,那位比丘对世尊说道:“大德!人们说“无明、无明。”  大德!什么是无明呢?而且通过什么方式其人沉浸在无明当中呢?”

“比丘!不知道痛苦,不知道痛苦的集起,不知道痛苦的息灭,不知道导向痛苦息灭之道:比丘!这就称为无明,而且通过这种方式其人沉浸在无明当中。

比丘!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SN.56.18  明(True Knowledge)经

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向他礼敬,在一旁坐下,然后对他说道:

“大德!人们说“明、明。” 大德!什么是明呢?而且通过什么方式其人抵达明呢?”

“比丘!痛苦的知道(knowledge of suffering),痛苦的集起的知道,痛苦的息灭的知道,导向痛苦息灭之道的知道:比丘!这就称为明,而且通过这种方式其人抵达明。

比丘!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SN.56.19  诸意义(Implications)经

““这是痛苦圣谛”:我已经知道如此。在“这是痛苦圣谛”这个声明中,有无数的细微差别,无数的细节,和无数的意义。

“这是痛苦的集起圣谛”……“这是痛苦的息灭圣谛”……“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我已经知道如此。在“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的声明中,有无数的细微差别,无数的细节,和无数的意义。”

比丘!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SN.56.20  实际的(Actual)经

“比丘们!这四种事物是实际的、毫无疑问的和毫无例外的。是哪四种呢?

比丘们!“这是痛苦”:这是真实的,这是实际的、毫无疑问的和毫无例外的。“这是痛苦的集起”:这是真实的,这是实际的、毫无疑问的和毫无例外的。“这是痛苦的息灭”:这是真实的,这是实际的、毫无疑问的和毫无例外的。“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这是真实的,这是实际的、毫无疑问的和毫无例外的。比丘们!这四种事物是真实的,是实际的、毫无疑问的和毫无例外的。

比丘们!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第二品转动法轮品终。


第三品 拘利村(Kotigama)品

SN.56.21-30

SN.56.21  拘利村经 (1)

有一次,世尊住在跋耆族人的拘利村。在那里,世尊对比丘们如是说道:“比丘们!因为不了知和不洞察四圣谛,你们和我已经通过这长久的轮回历程漫步和游行。是哪四种呢?

比丘们!因为不了知和不洞察痛苦圣谛,你们和我已经通过这长久的轮回历程漫步和游行。因为不了知和不洞察痛苦的集起圣谛……因为不了知和不洞察痛苦的息灭圣谛……因为不了知和不洞察导向痛苦息灭之道,你们和我已经通过这长久的轮回历程漫步和游行。

比丘们!已经了知和洞察了那个痛苦圣谛。已经了知和洞察了那个痛苦的集起圣谛。已经了知和洞察了那个痛苦的息灭圣谛。已经了知和洞察了那个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已经切断了对有的渴爱;已经毁坏了存在的渠道;如今重生不再。”

这就是世尊所说。如是所说后,善逝、大师又进一步如是说道:

“由于不如实地

看见四圣谛,

我们在各种出生中,

已经通过长久的历程游行。

如今已经看见了这诸圣道,

存在的渠道被切断;

切断的是痛苦的根源:

如今重生不再。”


SN.56.22  拘利村经 (2)

“比丘们!那些众沙门或婆罗门不如实地了知:“这是痛苦”;不如实地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不如实地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不如实地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对我来说,他们不是沙门中的沙门或婆罗门中的婆罗门,而且,这些尊者没有亲自以证智(direct knowledge)实现它,在这当生中没有进入并住于沙门义的目标或婆罗门义的目标(the goal of asceticism or the goal of brahminhood)。

可是,比丘们!那些众沙门和婆罗门如实地了知这些事物:对我来说,他们是沙门中的沙和婆罗门中的婆罗门,而且,这些尊者亲自以证智(direct knowledge)实现它,在这当生中进入并住于沙门义的目标或婆罗门义的目标(the goal of asceticism or the goal of brahminhood)。”

这就是世尊所说。如是所说后,善逝、大师又进一步如是说道:

“那些不知道痛苦,

不知道痛苦的集起,

也不知道在何处痛苦完全停止,

和它在何处无余息灭的人;

他们不知道

导向痛苦的缓和的途径:

他们没有心解脱

也没有慧解脱;

他们没有能力终止,

于是在出生和衰老上过活。

那些知道痛苦,

也知道痛苦的集起,

和知道在何处痛苦完全停止,

和它在何处无余息灭的人;

他们知道

导向痛苦的缓和的途径:

他们被赋予了心解脱

还有慧解脱;

他们有能力终止,

不在出生和衰老中过活。


SN.56.23  遍正觉者(The Perfectly Enlightened One)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有这四圣谛。是哪四种呢?痛苦圣谛……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比丘们!这些是四圣谛。因为他已经完全如实地觉醒至这四圣谛,因此被称为阿罗汉,遍正觉者。

比丘们!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SN.56.24  诸阿罗汉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在过去,任何完全如实地觉醒至诸事物的阿罗汉们,遍正觉者们,都完全如实地觉醒至四圣谛。在未来,任何将完全如实地觉醒至诸事物的阿罗汉们,遍正觉者们,都将完全如实地觉醒至四圣谛。在目前,任何已经完全如实地觉醒至诸事物的阿罗汉们,遍正觉者们,都已经完全如实地觉醒至四圣谛。

是哪四种呢?痛苦圣谛、痛苦的集起圣谛、痛苦的息灭圣谛和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

比丘们!在过去,任何完全如实地觉醒至诸事物的阿罗汉们,遍正觉者们,都完全如实地觉醒至四圣谛。在未来,任何将完全如实地觉醒至诸事物的阿罗汉们,遍正觉者们,都将完全如实地觉醒至四圣谛。在目前,任何已经完全如实地觉醒至诸事物的阿罗汉们,遍正觉者们,都已经完全如实地觉醒至四圣谛。

比丘们!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SN.56.25  诸烦恼的摧毁经

“比丘们!我说诸烦恼的息灭,是对一个知道和看见(knows and sees)的人,而不是对一个不知道和不看见的人来说的。谁知道和看见什么呢?诸烦恼的摧毁对于一个知道和看见的人来说:““这是痛苦”;对一个知道和看见的人来说:“这是痛苦的集起”;对一个知道和看见的人来说:“这是痛苦的息灭”;对一个知道和看见的人来说:“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诸烦恼的息灭,是对一个知道和看见(knows and sees)的人来说的。

比丘们!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SN.56.26  朋友们经

“比丘们!那些你们对其怜悯和认为你应该得到注意的人- 不管是朋友们或同事们,或亲属们或亲族们 – 为了如实地对四圣谛取得突破,你应该教诫、安定和建立这些人。

是哪四种呢?痛苦圣谛、痛苦的集起圣谛、痛苦的息灭圣谛和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

比丘们!那些你们对其怜悯和认为你应该得到注意的人- 不管是朋友们或同事们,或亲属们或亲族们 – 为了如实地对四圣谛取得突破,你应该教诫、安定和建立这些人。

比丘们!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SN.56.27  实际的经

“比丘们!有这四圣谛。是哪四种呢?痛苦圣谛、痛苦的集起圣谛、痛苦的息灭圣谛和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

比丘们!这四圣谛是实际的、毫无疑问的和毫无例外的。因此它们被称为诸圣谛。

比丘们!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SN.56.28  此世间经

“比丘们!有这四圣谛。是哪四种呢?痛苦圣谛、痛苦的集起圣谛、痛苦的息灭圣谛和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比丘们!在包括众天神、众魔罗和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和众天人的这一代中,如来是圣者。因此它们被称为诸圣谛。

比丘们!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SN.56.29  要被遍知(To Be Fully Understood)经

“比丘们!有这四圣谛。是哪四种呢?痛苦圣谛、痛苦的集起圣谛、痛苦的息灭圣谛和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比丘们!这些是四圣谛。

比丘们!在这四圣谛中有一种要得到遍知的圣谛;有一种要得到舍弃的圣谛;有一种要得到实现的圣谛;有一种要得到修习的圣谛。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要得到遍知的圣谛呢?痛苦圣谛要得到遍知;痛苦的集起圣谛要得到舍弃;痛苦的息灭圣谛要得到实现,而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圣谛要得到修习。

比丘们!因此,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  应该努力来了知:“这是导向痛苦息灭之道。””


SN.56.30  牛主(Gavampati)经

有一次,众多上座比丘住在撒哈拉提(at Sahajati)瑟诃人中。当时,众多上座比丘从施食处返回,食毕,在亭子里集会共坐,于是出现这样的谈话:“学友!一个看见痛苦的人,也看见痛苦的集起,也看见痛苦的息灭,也看见导向痛苦息灭之道吗?”

当如是所说时,尊者牛主对上座比丘们如是说道:“学友们!我在世尊面前听说和修学到这个:“比丘们!一个看见痛苦的人,也看见痛苦的集起,也看见痛苦的息灭,也看见导向痛苦息灭之道。一个看见痛苦的集起的人,他也看见痛苦,也看见痛苦的息灭,也看见导向痛苦息灭之道。一个看见痛苦的息灭的人,他也看见痛苦,也看见痛苦的集起,也看见导向痛苦息灭之道。一个看见导向痛苦的息灭之道的人,他也看见痛苦,也看见痛苦的集起,也看见痛苦的息灭。””

第三品拘利村(Kotigama)品终。


SN.56.1-10SN.56.11-30SN.56.31-50SN.56.51-90SN.56.91-131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8.03.28-2018.09.11-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