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4【禅世界版】2

SN.4.1-10SN.4.11-20,和SN.4.21-25


《相应部》卷4【禅世界版】2

第一篇 有偈篇

第四章 魔相应(相应四)
第二品  (主宰品)

SN.4.11-20

SN.4.11  巨石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阇崛山(Mount Vulture Peak)。 当时,夜晚漆黑,世尊在外面露天而坐,天下着细雨。那时,魔王波旬想让世尊生起害怕(fear)、忧虑(trepidation)和恐怖(terror),在离世尊不远处粉碎了数个巨石。

那时,世尊已经知道,“这是魔王波旬”,以偈颂对魔王波旬说道:

467  “即使你摇动

这整座耆阇崛山,

由于正觉者们完全自由解放,

他们不会受到扰动(perturbed)。”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里消失离开。


SN.4.12  狮子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当时,世尊被大众围绕着正在教导正法(the Dhamma)。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这位沙门乔达摩被大众围绕着正在教授正法。让我去见沙门乔达摩,把他扰乱。”

那时,魔王波旬去见世尊,以偈颂对世尊说道:

468  “你为何在集会中,

现在有信心地如狮子般吼叫?

因为你有一个匹敌的对手,

你认为自己是胜利者吗?

(世尊:)

469  “大英雄们确实在众集会中,

有信心地吼叫出狮子吼 – 

已获得诸多权力的如来们,

已渡过对世间的执着。”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里消失离开。

【注】:在没有气力的地方,the Dhamma译作正法。


SN.4.13  碎石片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王舍城摩达屈支(Maddakucchi)的鹿野苑(Deer Park)。那时,世尊的脚被岩石碎片割伤。世尊甚感痛楚,身之所受,包括疼痛、折磨、急痛、刺痛、心痛和不合意等。但是世尊以正念(mindful)清晰地了知,忍受了痛苦,而没有困苦不堪。接着世尊将他的罩袍叠成四折后,在右侧作狮子卧的姿势躺下,将一条腿叠在另一条腿上,充满正念和正知。

那时,魔王波旬去见世尊,以偈颂对世尊说道:

470  “你茫然(daze)或陶醉在诗歌上而卧吗?

你不是有极多的目标需要实现吗?

独自在远离的居所,

为何你容色倦怠而卧?”

(世尊:)

471  “我并非茫然(daze)或陶醉在诗歌上而卧,

我已达目标,我没有忧伤。

独自在远离的居所,

我对众生充满怜悯而卧。

472  甚至那些在胸口插着一只箭的人

一刻接着一刻地刺穿他们的心脏 – 

甚至这些在这里被击打的人,已经入睡,

那么, 为什么我不该入睡

当我的箭已经被拔出时?

473  我并非茫然(daze)或陶醉在诗歌上而卧,

我已达目标,我没有忧伤。

这些日日夜夜不会折磨我,

我出于对所有众生的怜悯

在此世间亲自看见不衰退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里消失离开。


SN.4.14  合适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萨罗国艾卡萨罗(Ekasala)一个婆罗门村。当时,世尊被在家大众围绕着教授正法。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这位沙门乔达摩被在家大众围绕着教授正法。让我去见沙门乔达摩,把他扰乱。”

那时,魔王波旬去见世尊,以偈颂对世尊说道:

474  “你教诫其他人,

这对你不适合。

当那样做时,

你不要在吸引与排斥上执着。”

(世尊:)

475  “(因为)怜悯他们的利益,

佛陀才教诫其他人。

如来已经从吸引与排斥上,

得到完全的释放。”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里消失离开。


SN.4.15  精神上的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那时,魔王波旬去见世尊,以偈颂对世尊说道:

476  “在天空中有一个(欲望的)罗网在移动,

某种意也在随处移动

通过它我将会抓获你:

沙门!你无法从我这里逃脱!”

(世尊:)

477  “诸色(forms)、诸声音(sounds)、诸味道(味)(tastes)、诸气味(odors),

和喜悦的诸所触物(tactile objects) –

我对它们的欲望已经消失,

终结者!你被击败。”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里消失离开。


SN.4.16  那些钵经

在舍卫城。 当时,世尊正在以关于五取蕴(the five aggregates subject to cling)的法说(Dhamma talk)教导、劝诫、鼓励比丘们,使他们欢喜。而那些比丘们也把它当作关键的事情(vital concern)来关切,聚精会神地倾耳谛听正法。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这位沙门乔达摩正在以关于五取蕴的法说教导、劝诫、鼓励比丘们,使他们欢喜。这些比丘们也全心投入其中。让我去见沙门乔达摩,把他扰乱们。”

当时,许多乞食所用的钵在外放置。那时,魔王波旬化作公牛的样子,接近那些鉢。那时,一位比丘对另一位比丘说道:“比丘!比丘!那头公牛会打破那些钵。” 当如是所说时,世尊对那位比丘说道:“比丘!那不是公牛,那是魔王波旬,他为了扰乱你们而来这里。”

那时,世尊已经知道,“这是魔波旬”,以偈颂对魔王波旬说道:

478  “色(form)、受(feeling)、知觉(想)(perception),

识(consciousness)和诸行(formations) –

“我不是这个(或非我),这不是我的(或我所),”

这样其人离它而无依恋附着。

479  尽管他们到处搜寻他,

魔王和他的魔军没有找到他:

其人如此冷静离欲(而无贪着),安定自如,

他已超越一切束缚。”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里消失离开。


SN.4.17  六触处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毘舍离(Vasali)大林(the Great Wood)重阁讲堂(the Hall with the Peaked Roof)。

当时,世尊正在以关于六触处的法说教导、劝诫、鼓励比丘们,使他们欢喜。而那些比丘们也把它当作关键的事情来关切,聚精会神地倾耳谛听正法。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这位沙门乔达摩正在以关于六触处的法说教导、劝诫、鼓励比丘们,使他们欢喜。这些比丘们也全心投入其中。让我去见沙门乔达摩,把他扰乱们。”

那时,魔波旬去见世尊,在离世尊不远处,放出巨响,令人担惊受怕,好象大地裂开一样。

那时,一位比丘对另一位比丘说道:“比丘!比丘!好象大地裂开。” 当如是所说时,世尊对那位比丘说道:“比丘!大地没有裂开。那是魔王波旬,他为了扰乱你们而来这里。”

那时,世尊已经知道,“这是魔波旬”,以偈颂对魔王波旬说道:

480  “诸色(forms)、诸声音(sounds)、诸味道(tastes)、诸气味(odors),

诸所触物(tactile objects),和诸精神对象(法)(mental objects):

这是此世间可怕的诱惑,

由于它们此世间昏天黑地。

481  但是其人在超越这之后,

这充满正念的佛陀的弟子,

超越了魔王的领域之后,

象太阳那样光辉普照。”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里消失离开。


SN4.18  施食(Alms)

有一次,世尊住在摩揭陀国(Magadhans)五沙罗树(Pancasala)的婆罗门村。 当时,五沙罗树的婆罗门村正在举行年轻人交换礼物的庆典。那时,世尊在早晨穿好衣服,取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五沙罗树。当时,五沙罗树的婆罗门屋主们已被魔王波旬所拥有,他们受到煽动:“不要让沙门乔达摩得到食物!”

那时,世尊离开五沙罗树,他的钵如同他刚进入五沙罗树乞食时洗净的钵那样干净,(空空如也)。那时,魔王波旬去见世尊,对他说道:“沙门!你或许得到了食物吧?”

“魔王波旬!不是你看见我没有得到乞食吗?

“那样的话,大德!请世尊再次进入五沙罗树托钵乞食。我将看到世尊得到乞食。”

(世尊:)

482  “魔王!你攻击如来,

已经产生过失。

魔王波旬!你真的认为:

“我的恶报不会成熟”吗?

483  我们确实快乐地生活,

一无所有的我们,

我们将住于以狂喜为营养物,

一如光音天的诸天。”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里消失离开。


SN.4.19  农夫经

在舍卫城。当时,世尊正在以关于涅槃的法说教导、劝诫、鼓励比丘们,使他们欢喜。而那些比丘们也把它当作关键的事情来关切,聚精会神地倾耳谛听正法。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这位沙门乔达摩正在以关于涅槃的法说教导、劝诫、鼓励比丘们,使他们欢喜。这些比丘们也全心投入其中。让我去见沙门乔达摩,把他扰乱们。”

那时,魔王化作农夫的样子,在肩上扛着大犁,握着赶牲口的的长刺棒,头发蓬乱,穿着粗麻布衣,脚上沾满泥土,去见世尊,对他说道:

“沙门!是否看见一群公牛?”

“魔王波旬!对你来说公牛是什么?”

“沙门!此眼是我的,诸色(forms)是我的,眼触(eye-contact)和识处(the base of consciousness)是我的。沙门!你还能为了逃脱我而去哪里呢?沙门!此耳是我的,声音是我的……沙门!此鼻是我的,诸气味是我的……沙门!此舌是我的,诸味道是我的……沙门!此身是我的,诸所触是我的……沙门!此意是我的,诸精神现象(法)(mental phenomena)是我的,意触(mind-contact)和识处是我的。沙门!你还能为了逃脱我而去哪里呢?”

“魔王波旬!此眼是你的,诸色是你的,眼触和识处是你的;但是,魔王波旬!在没有眼、色、眼触和识处的地方 – 魔王波旬!在那里没有你的立足之地。魔王波旬!此耳是你的,诸声音是你的,耳触(ear-contact)和识处是你的。但是,魔王波旬!在没有耳、声音、耳触和识处的地方 – 魔王波旬!在那里没有你的立足之地。魔王波旬!此鼻是你的,诸气味是你的,鼻触(nose-contact)和识处是你的。但是,魔王波旬!在没有鼻、诸气味、鼻触和识处的地方 – 魔王波旬!在那里没有你的立足之地。波旬!魔王波旬!此舌是你的,诸味道是你的,舌触(tongue-contact)和识处是你的。但是,魔王波旬!在没有舌、诸味道、舌触和识处的地方 – 魔王波旬!在那里没有你的立足之地。魔王波旬!此身是你的,诸所触是你的,身触(body-contact)和识处是你的。但是,魔王波旬!在没有身、诸所触物、身触和识处的地方 – 魔王波旬!在那里没有你的立足之地。魔王波旬!此意是你的,诸精神现象(法)是你的,意触(mind-contact)和识处是你的。但是,魔王波旬!在没有意、诸精神现象(法)、意触和识处的地方 – 魔王波旬!在那里没有你的立足之地。

(魔王波旬:)

484  “他们所说“它是我的”,

以及那些他们说“我所有的”的事物,

如果你在它们中存在,

沙门!你无法逃离我。”

(世尊:)

485  “他们所说起的不是我的,

我不是那些说起“我所有的”人们中的一员。

魔王波旬!你因该如是了知:

你甚至不会看到我的踪迹。”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里消失离开。


SN.4.20  主宰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萨罗国喜马拉雅山区的山林小屋。 那时,当世尊独自静坐禅修时,心中生起了这样的沉思关照:“正确地行使统治:不杀、不唆使他人杀、不没收、不唆使他人没收、不忧伤和不引起忧伤,这是可能的吗?”

那时,魔王波旬以心思量世尊心中的沉思关照,去见世尊,并对世尊说道:“大德!请正确地行使统治:不杀、不唆使他人杀、不没收、不唆使他人没收、不忧伤和不引起忧伤。”

“魔王波旬!你看见了什么,而对我如此所说:“大德!请正确地行使统治:不杀、不唆使他人杀、不没收、不唆使他人没收、不忧伤和不引起忧伤” 呢?”

“大德!世尊已修习和培育了四神足(the four bases of spiritual power),把它们作为一个工具,一个基础,已安定它们,在它们中应用,已经完善地保护了它们。大德!如果世尊希望,他只要决定将群山之王喜马拉雅山变成黄金,它就成为黄金。”

(世尊:)

486  “如果有一座金山,

全部都由坚金所造,

象这样的两倍其人也不会满足:

已了知这样,其人能平衡地行进。

487  其人看见诸痛苦之泉的源头,

他如何还会倾向于感官享乐?

已经了知获取依着是此世间的一个系缚,

一个人应该经历除却它的训练。”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里消失离开。

第二品(主宰品)终。


SN.4.1-10SN.4.11-20,和SN.4.21-25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4.22-2018.05.06-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