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2【禅世界版】1

SN.2.1-10SN.2.11-20,和SN.2.21-30


第一篇 有偈篇

《相应部》卷2【禅世界版】1

第二章 天子相应(相应二)
第一品 (日品)

SN.2.1-10

SN.2.1  迦叶(Kassapa)经 (1)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当时夜已深沉,绝美的迦叶天子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抵达后,他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迦叶天子对世尊说道:

“ 世尊!你已经揭示了此比丘,但是还没对此比丘开示指导。”

(世尊:)

“既然这样,迦叶!你自己来澄清这一点。”

255  “他应该在很好阐释的教诫里,

和沙门的修习中经受训练,

孤自坐在一个孤单的座位上,

在心的寂静里训练。”

这就是迦叶天子所说。得到大师的认可。迦叶天子心想:“大师已经认可了我。” 于是礼敬世尊,然后右绕,就从此处离去。

【注】:“天子”,菩提比丘英译作“young deva”。


SN.2.2  迦叶 (2)

在舍卫城。站立一旁,迦叶天子对世尊唱诵此偈:

256  “一个比丘应该是一个静坐沉思(禅修)者,

其心得到解脱,

如果他希望心的成就,

把它当作他的优势。

已经知道此世间的兴废生灭后,

就让他心意高远和独立不着。”


SN.2.3  摩伽(Magha)经

在舍卫城。当时夜已深沉,绝美的摩伽天子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他抵达后,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并对世尊唱诵一偈:

257  “杀伐什么其人睡得安稳呢?

杀伐什么其人不会懊悔呢?

啊,乔达摩!一个什么事物

你会同意它的杀伐呢?”

(世尊:)

“258  杀伐愤怒其人睡得安稳;

杀伐愤怒其人不会懊悔;

啊,阿修罗的征服者(Vatrabhu)!

杀伐下根中毒而上端涂蜜的愤怒:

圣者们都会称赞,

杀伐它其人不会懊悔。”


SN.2.4  摩伽陀(Magadha)经

在舍卫城。站立一旁时,摩伽陀天子对世尊唱诵此偈:

259  “此世间有多少光之源,

经由它们而此世间变得明亮?

我们来请问世尊,

我们应该如何了知它?”

(世尊:)

260  “此世间有四种光之源,

第五种此处没有发现。

太阳在白天照亮,

月亮在晚上发光,

261  火,在白天与晚上到处闪动,

而正觉者在照耀者中最为殊胜,

他是那无上的光明。”


SN.2.5  陀摩利(Damali)经

在舍卫城。当时夜已深沉,绝美的陀摩利天子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他抵达后,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并对世尊唱诵此偈:

262  “婆罗门应该如此去办:

毫不疲倦地努力精勤,

通过他的诸感官欲望的舍弃,

他不对存在(有)产生渴望。”

(世尊曰:陀摩利!)

263  “对此婆罗门来说没有什么任务应该完成,

因为此婆罗门当办已办。

当一个人在河里还未找到立足之处时,

他将四肢挣扎努力。

但凡得到立足之处后,站定时,

他不需要挣扎努力,因为他已经超越。

264  啊,陀摩利!这是一个对婆罗门、

对清净者、谨慎的静坐沉思(禅修)的譬喻。

已达生死的终点,

他不需要挣扎努力,

因为他已经超越。”


SN.2.6  迦摩陀(Kakada)经

在舍卫城。站立一旁,迦摩陀天子对世尊说道:“世尊!难做啊,世尊!非常难做。”

(世尊曰:迦摩陀!)

265  “那些秉持戒德的坚定的有学们(the trainees),

他们做甚为难做之事。

对已进入无家生活的人来说,

满足带来快乐。”

“世尊!那是很难得到的,即所说的满足。”

(世尊曰:迦摩陀!)

266  “那些欢喜平静其心的人,

他们能获得甚难获得的东西。

他们的心,日日夜夜,

都欢喜于修习。”

“世尊!那是很难专注得定的,即所说的心。”

(世尊曰:迦摩陀!)

267  “那些欢喜平静诸根的人,

他们能专注而得到甚难得到之定。

已经切断了死神之网后,

啊,迦摩陀!圣者们走他们的道。”

“世尊!此道不平,无法通过啊。”

(世尊:)

268  “尽管此道不平,无法通过,

迦摩陀!圣者们依然在上面行走。

非圣者们在不平的道上,

以头撞地而倒下,

但是圣者们的道路却是平的,

因为圣者们在不平衡中保持平衡。”


SN.2.7  般闍罗旃陀(Pancalacanda)经

在舍卫城。站立一旁时,般闍罗旃陀天子对世尊唱诵此偈:

269  “有广大智慧的人,

已经的确发现了在障碍限制当中的通道,

发现了禅的佛陀,

是隐退的牛王、牟尼。”

(世尊:“般闍罗旃陀!”)

270  “他们甚至在障碍限制中发现了它,

那为了涅槃的成就的法,

那些已经获得正念的人,

他们圆满地专注得定。”


SN.2.8  多耶那(Tayana)经

在舍卫城。当时夜已深沉,绝美的多耶那天子,先前是一个宗派的创立者,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他抵达后,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并对世尊唱诵这些偈颂:

271  “已经精进努力,切断此世间之流!

啊,婆罗门!除去诸感官欲望。

还未舍弃诸感官欲望,

一位牟尼不能达到一境性。”

272  其人想做应做之事,

就要坚定而精进地努力。

因为一位散漫游荡者的生涯,

只会抛洒更多的尘垢。”

273  一个之后会后悔的恶行,

留下来不做要好一些。

做后不后悔的善行,

去做完要好一些。

274  如同错误抓到的茅草(kusa-grass),

只会割破其人的手一样,

错误执取的沙门生活,

会把其人拖下地狱。

275  任何已松懈的行为,

任何已败坏的誓戒,

一个引起疑虑的梵行,

不会产生大果。”

这就是多耶那天子所说。说了此言后,他礼敬世尊,然后右绕,就在那里消失。

接着,当那夜过后,世尊召唤比丘们说道:“比丘们!昨夜,绝美的多耶那天子,先前是一个宗派的创立者,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来见我。他抵达后,向我礼敬,在一旁站立,并对我唱诵这些偈颂:

276  “已经精进努力,切断此世间之流!

啊,婆罗门!除去诸感官欲望。

还未舍弃诸感官欲望,

一位牟尼不能达到一境性。”

277  其人想做应做之事,

就要坚定而精进地努力。

因为一位散漫游荡者的生涯,

只会抛洒更多的尘垢。”

278  一个之后会后悔的恶行,

留下来不做要好一些。

做后不后悔的善行,

去做完要好一些。

279  如同错误抓到的茅草(kusa-grass),

只会割破其人的手一样,

错误执取的沙门生活,

会把其人拖下地狱。

280  任何已松懈的行为,

任何已败坏的誓戒,

一个引起疑虑的梵行,

不会产生大果。”

这就是多耶那天子所说。说完后,他礼敬我,然后右绕,就在那里消失。 比丘们!请你们学习多耶那天子的偈颂。比丘们!请你们掌握多耶那天子的偈颂。比丘们!请你们忆持多耶那天子的偈颂。比丘们!多耶那天子的偈颂大有益处,他们属于梵行的基础。”


SN.2.9  月经

在王舍城。当时月天子(Candima)被罗侯阿修罗王(Rahu, lord of the asuras)抓获。 那时,月天子一边回忆世尊,一边唱诵此偈:

281  “礼敬你,佛陀!

啊,英雄!你处处得到释放。

我已被俘获囚禁,

请你成为我的皈依庇护。”

于是,世尊就月天子的事以偈颂对罗侯阿修罗王说道:

282  “月已请求如来、阿罗汉的皈依庇护,

罗侯!请释放月天子,

诸佛对此世间充满怜悯。”

那时,罗侯阿修罗王释放月天子后,匆忙地去见吠波质底阿修罗王(Vepacitti, lord of the asuras)。抵达后,他震惊和惶恐,在一旁站立。接着,当他站立一旁时,吠波质底阿修罗王以偈颂对罗侯阿修罗王说道:

283  “罗侯!为何匆忙而来呢?

为何释放了月呢?

你好象震惊而来,

为何惶恐地站在那里呢?”

(罗侯:)

284  “如果在佛陀唱诵偈时,

我没释放月,

我的头会裂成七片,

活着会得不到安乐。”


SN.2.10  日(Suriya)经

在王舍城。当时日天子被罗侯阿修罗王抓获。 那时,日天子一边回忆世尊,一边唱诵此偈:

285  “礼敬你,佛陀!

啊,英雄!你处处得到释放。

我已被俘获囚禁,

请你成为我的皈依庇护。”

那时,世尊就日天子的事以偈颂对罗侯阿修罗王说道:

286  “日已请求如来、阿罗汉的皈依庇护,

罗侯!请释放日,

诸佛对此世间充满怜悯。

287  罗侯!当跨天而行时,

不要将这照耀者吞灭,

这位在黑暗中带来光明者,

炽热之轮可能会昏暗。

罗侯!请释放我的孩子日。”

那时,罗侯阿修罗王释放日天子后,匆忙地去见吠波质底阿修罗王。抵达后,其震惊和惶恐,在一旁站立。接着,当他站立一旁时,吠波质底阿修罗王以偈颂对罗侯阿修罗王说道:

288  “罗侯!为何匆忙而来呢?

为何释放了日呢?

你好象震惊而来呢,

为何惶恐地站在那里呢?”

(罗侯:)

289  “如果在佛陀说偈诵时,

我没释放日,

我的头会裂成七片,

活着会得不到安乐。”

第一品初品终。


SN.2.1-10SN.2.11-20,和SN.2.21-30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6.30-2018.05.06-M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