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19【禅世界版】2

SN.19.1-10,和SN.19.11-21。 

第二篇 因缘篇

《相应部》卷19【禅世界版】2

第八章 勒叉那相应(相应十九)
第二品

SN.19.11-21

SN.19.11  把头埋没(With Head Submerged)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在王舍城竹园。“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位把头埋没在粪坑里的人。……比丘们!那个众生过去曾在这同一个王舍城跟别人的妻子有染。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12  食粪者(The Dung Eater)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位埋没在粪坑里双手拿粪来食的人……比丘们!那众生过去就是在这王舍城的恶心婆罗门(a hostile brahmin),他在迦叶遍正觉者的教化的时代,曾邀请比丘僧团接受食物。他将粪便装满米饭锅,然后对比丘们说道: “贤者们,你们喜欢吃多少便吃多少,喜欢拿走多少便拿走多少吧!” 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13  无皮肤女子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位没有皮肤的女子在空中而行,鹫、乌鸦、老鹰们一直尾随,啄她,刺穿她,撕裂她,而她则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个众生过去曾在这同一个王舍城是一个通奸邪淫者。她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14  丑陋女子(The Ugly Woman)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位身有恶臭和丑陋的女子在空中而行,鹫、乌鸦、老鹰们一直尾随她,啄她,刺穿她,撕裂她,而她则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个众生过去曾在这同一个王舍城是一个占卜看相者。她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15  闷热女子(The Sweltering Woman)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位身体被烧焦的、闷热的、被熏黑(sooty)的女子在空中而行,而她则痛苦哀号。……比丘们!比丘们!那个众生过去曾在迦林伽(Kalinga)是国王的主王后,因受嫉妒驱使,她将一桶火炭倒在妃嫔身上。她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16  无头躯干(The Headless Trunk)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个无头躯干在空中而行,它的胸部有眼睛与嘴巴,鹫、乌鸦、老鹰们一直尾随它,啄它,刺穿它,撕裂它,而它则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个众生过去曾在这同一个王舍城是一个刽子手,绰号取头者(Harika)。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17  恶比丘(The Evil Bhikkhu)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位比丘在空中而行,他的外袍、钵和腰带在燃烧(burning)、闪耀(blazing)和火红(flaming),而他则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个众生在迦叶等正觉教化众生的时代是一个恶比丘。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18  恶比丘尼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位比丘尼在空中而行,她的外袍、钵和腰带在燃烧(burning)、闪耀(blazing)和火红(flaming),而她则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个众生在迦叶等正觉教化众生的时代是一个恶比丘尼。她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19  恶式叉摩尼(The Evil Probationary Num)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位恶式叉摩尼在空中行进,她的外袍、钵和腰带……比丘们!那个众生在迦叶等正觉教化众生的时代是一个恶式叉摩尼。她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20  恶沙弥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位恶沙弥在空中行进,他的外袍、钵和腰带……比丘们!那个众生在迦叶等正觉教化众生的时代是一个恶沙弥。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21  恶沙弥尼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位沙弥尼在空中行进,她的外袍、钵和腰带在燃烧(burning)、闪耀(blazing)和火红(flaming),而她则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个众生在迦叶等正觉教化众生的时代是一个恶沙弥尼。她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学友!那时我如是想道:“实在不可思议啊!实在未曾有啊!竟然会有这样一位众生,竟然会有这样一位夜叉,竟然会有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于是世尊对比丘们如是说道:

“比丘们!确实有安住在这种眼力远见(vision)、这种智(knowledge)之中的弟子们,能知道(know)、看到(see)和见证(witness)这一景象(such a sight)。比丘们!以前我就曾见到那众生,但我没有对别人说起。如果我没有对别人说起它,别人对我会不相信;如果他们不相信我,那就会给他们带来长久的损害(harm)和苦恼(suffering)。

“那个恶沙弥在迦叶等正觉教化众生的时代是一个恶沙弥。她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第二品终。


《勒叉那相应》终。


SN.19.1-10,和SN.19.11-21。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11-2018.09.16-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