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1【禅世界版】4

SN.1.1-10SN.1.11-20SN.1.21-30SN.1.31-40SN.1.41-50SN.1.51-60SN.1.61-70,和SN.1.71-81


《相应部》卷1【禅世界版】4

第一章 诸天相应 (相应一)
第四 沙睹罗巴众品

SN.1.31-40

(31) 与善人们为伴 (SN.1.31)

如是我闻: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当时夜已深沉,众多绝美的沙睹罗巴众天神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天神们到了,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然后有位天神,站立一旁,对世尊唱诵一偈:

“应该只与善人们结交,

应该与善人们作亲密交往。

已了知善人的正法,

其人变得更好而永远不会更差。”

接着五位别的天神轮流对世尊唱诵他们的偈颂:

“应该只与善人们结交,

应该与善人们作亲密交往。

已了知善人的正法,其人就获得智慧,

而不是从愚人那里获取。”

“应该只与善人们结交,

应该与善人们作亲密交往。

已了知善人的正法,

其人就不在忧愁中忧愁。”

“应该只与善人们结交,

应该与善人们作亲密交往。

已了知善人的正法,

其人就在亲族中闪耀光辉。”

“应该只与善人们结交,

应该与善人们作亲密交往。

已了知善人的正法,

众生就向善的终点行进。”

“应该只与善人们结交,

应该与善人们作亲密交往。

已了知善人的正法,

众生就欢喜地地受持。”

接着另一位天神对世尊说道:“世尊,您认为哪一位说得好呢?”

(世尊:)

“你们在某一方面都说得不错。但你们也听我说:

应该只与善人们结交,

应该与善人们作亲密交往。

已了知善人的正法,

其人就解脱一切痛苦。”

世尊如是说道。那些兴高采烈的天神向世尊礼敬,然后右绕,就在那里消失。

(32) 悭贪(SN.1.32)

如是我闻: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当时夜已深沉,众多绝美的沙睹罗巴众天神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天神们到了,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然后有位天神,站立一旁,对世尊唱诵一偈:

“以悭贪与放逸,

布施就没有施与。

希冀福德的了知者,

应该确切地施与布施。”

接着另一位天神对世尊唱诵这些偈颂:

“当不施与时,悭贪者所害怕的,

恰是那不施与者得到的危险。

悭贪者所害怕的饥渴,

会在此世间和来世折磨那愚者。”

“因此,已经除去了悭贪和瑕疵的征服者,

应该施与布施。

福德之行是有生命者的供养,

当他们在另一个世界生起之时。”

接着另一位天神对世尊唱诵这些偈颂:

“他们在死者中并未死去,

象此道路上同行的旅人,

尽管他们拥有很少但仍然布施,

这是古老的准则。”

“有些人尽管拥有很少但仍然布施,

其他人极为富裕却不喜欢给予。

从拥有的很少中拿出来布施,

其价值千倍于极为富裕者的布施。”

接着另一位天神对世尊唱诵这些偈頌:

“善者们施难施之施,

行难行之行,

不善者们不去模仿善者们:

因而善者们的正法很难追随。”

“因此善者和不善者们,

他们死后命运完全不同:

不善者们堕地狱,

而善者们去往天界。”

接着另一位天神对世尊说道:“世尊!哪一位天神说得好?”

(世尊:)

“你们在某一方面都说得好。但是请也听我说:

“如果其人修行法,

尽管只是以捡拾过活,

如果其人在赡养妻子的同时,

从他所拥有的很少中拿出来布施,

那些供奉一千的人们的百千千布施,

与其人之类的布施相比,

不值十六分之一。”

接着另一位天神对世尊唱诵一偈:

“为什么他们的供奉,又大又多,不及正信者布施的价值?

为什么那些供奉一千的人们的百千千布施,

与其人之类的布施相比,

不值十六分之一?”

接着世尊用一偈颂回答那位天神:

“由于他们不以正信供奉,

杀人放火,招致忧伤,

他们的布施,令人伤心,充满暴力,

因而不及正信者布施的价值。

所以那些供奉一千的人们的百千千布施,

与其人之类的布施相比,

不值十六分之一。”

(33) 善(SN.1.33)

在舍卫城。当时夜已深沉,众多绝美的沙睹罗巴众天神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天神们到了,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然后有位天神,站立一旁,对世尊唱诵欢喜偈:

“尊敬的先生!布施为善!”

“以悭贪与放逸,

布施就没有施与。

希冀福德的了知者

应该确切地施与布施。”

接着有位天神,对世尊唱欢喜偈:

“尊敬的先生!布施为善!”

“有些人尽管拥有很少但仍然布施,

其他人极为富裕却不喜欢给予。

从拥有的很少中拿出来布施,

其价值千倍于极为富裕的人们的布施。”

接着有位天神,对世尊唱欢喜偈:

“尊敬的先生!布施为善!

甚至当几乎没有什么,布施为善。

更进一步:

当布施和信念一起施予,布施为善。”

“他们说布施和战争相似:

少数好的战胜人数众多的。

即使有信念的人布施很少,

其人以此在来世变得快乐。”

接着有位天神,对世尊唱欢喜偈:

“尊敬的先生!布施为善!

甚至当几乎没有什么,布施为善。

更进一步:

如法所得的布施也为善。”

“当其人施予,

靠努力和精勤获得的如法所得的布施,

已超越夜摩的卫多罗尼河后,

那凡人抵达天界。”

接着有位天神,对世尊唱诵欢喜偈:

“尊敬的先生!布施为善!

甚至当几乎没有什么,布施为善。

当和信念一起施予,布施为善;

如法所得的布施也为善。

更进一步:

无分别布施也为善。”

“对于此世间值得供养的那些人,

无分别布施得到善逝的称赞。

布施给他们会结出硕果,

犹如种子播于肥沃的良田。”

接着有位天神,对世尊唱欢喜偈:

“尊敬的先生!布施为善!

甚至当几乎没有什么,布施为善。

当和信念一起施予,布施为善;

如法所得的布施也为善。

无分别布施也为善。

更进一步:

对生命类自制也为善。”

接着另一位天神对世尊说道:“世尊!哪一位天神说得好?”

(世尊:)

“你们在某一方面都说得好。但是请也听我说:

的确布施得到很多方式的赞扬,

但是正法之道超过布施。

在过去、甚至很久以前,

善和有智慧的人们证得涅槃。”

【注】:善逝,菩提比丘英译作“the Fortunate One”。“卫多罗尼河”,庄春江大德另译为“灰河”。

(34) 无有(SN.1.34)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当时夜已深沉,众多绝美的沙睹罗巴众天神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天神们到了,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然后有位天神,站立一旁,对世尊唱诵此偈:

“在人们中,

没有恒常的感官快乐;

这里只有合意的事物。

当一个人系缚于这些东西,

他们当中漫不经心地放逸,

从死神的领域,

其不能达到“不再回来”的境地。”

(另一位天神:)

“痛苦从欲望所生,苦恼从欲望所生。通过欲望的除却,痛苦得到除却;通过痛苦的除却,苦恼得到除却。”

(世尊:)

“此世间的美好事物,并不是理智的快乐:

男子的好色是贪欲的意图。

美好的事物如实地在此世间呈现,

可是智者除却了对它们的欲望。”

“一个人应该舍弃愤怒、放弃狂妄轻慢,

超越所有的束缚。

一无所有的人不受痛苦的折磨,

其不执着于名色。”

“他放弃名称计较、无狂妄轻慢;

他在此处切断了对名色的渴爱。

尽管诸天和人们到处寻找他,

此处和他处,天界和一切处,

他们找不到他,

而其结缚已经切断,已无烦恼和渴望。”

 (尊者摩加拉奢:)

“如果诸天和人们没有看见,

在此处或别处如此的解脱者,

他们礼敬人中绝伦和推进人类利益的他,

会得到赞扬吗?”

(世尊:“摩加拉奢!”)

“那些礼敬已解脱的他的比丘们,

也值得赞扬。

但是已了知法和放弃疑,

那些比丘甚至成为结缚的超越者。”

(35) 挑剔者们(SN.1.35)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

当时夜已深沉,众多绝美的沙睹罗巴众天神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天神们到了,在空中站立,(没有礼敬世尊) 。

然后有位天神,站在空中,对世尊唱诵此偈:

“如果其人表现的是一种方式,

而实际所行却是另一种方式,

他享用的东西通过偷窃得到,

如同一个靠欺骗的赌徒的得利。”

(另一个天神:)

“一个人应该言行一致;

不做的就不要说。

智者能清楚地辨别出,

不去修持其所鼓吹的东西的人。”

(世尊:)

“不是只通过言语,也不是只通过聆听,

一个人就能在此修行的道路上前行。

通过这样,智者们、禅修者们,

就能从魔的束缚中解脱。”

“的确智者们不会假装,

因为他们了知此世间之道。

通过终极智慧,智者们获得寂灭,

他们超越了此世间的执着。”

接着那些天神,从空中飞落到地上,以头在世尊的脚边俯身拜倒,并对世尊说道:“大德!我们犯了大罪过,如此蠢笨和生硬,以致我们以为能质问世尊。看在未来我们自制上面,请世尊原谅我们的如此罪过。”

接着世尊报以微笑。然后那些发现更大程度错误的天神,飞升到空中。有位天神,站在空中,对世尊唱诵此偈:

“如果其人不原谅,

那些忏悔罪过者,

因心上的愤怒、忿恨的意图,

其强烈地心存敌意。”

(世尊:)

“假如没有罪过,

假如此处没有走入歧途,

假如敌意得到平息,

那么其人就不会有错误。”

(一位天神:)

“对谁来说会没有罪过?

对谁来说不会走入歧途?

谁不曾困惑?

谁是智者,保有正念?”

(世尊:)

“如来、佛陀,

一切众生的怜悯者:

对他来说没有罪过,

对他来说不会走歧途;

他不曾困惑,

并且他是智者,保有正念。”

“如果其人不原谅,

那些忏悔罪过者,

因心上的愤怒、忿恨的意图,

其强烈地心存敌意。

在那敌意里我不会欢喜,

如是我原谅你们的罪过。”

(36) 信念(SN.1.36)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当时夜已深沉,众多绝美的沙睹罗巴众天神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天神们到了,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然后有位天神,站立一旁,对世尊唱诵此偈:

“信念是一个人的伙伴;

假如信念的缺失不持续,

他就会有名声和名望,

他就能离开遗骸去往天界。”

接着另外一位天神对世尊唱诵此偈:

“一个人应该舍弃愤怒、放弃狂妄轻慢,

超越所有的束缚。

一无所有的人不受痛苦的折磨,

其不执着于名色。”

接着另外一位天神对世尊唱诵此偈:

“愚人缺乏智慧,

他们致力于放逸。

智者守护其勤勉、精进,

作为最大的财富。”

“请不要屈服于放逸,

不要亲近感官享乐。

对于勤勉精进者来说,通过修禅,

获得无上的快乐。

(37) 集会(SN.1.37)

如是我闻:

有一次,世尊与全都是阿罗汉的五百位大比丘僧团 ,一起住在释迦族人的迦毘罗卫城大林中。十个世界的大部分天神,为了觐见世尊和比丘僧团,而集合在一起。 那时,四位净居天的天神心想:“这位世尊与全部都是阿罗汉的五百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团共住在释迦族人的迦毘罗卫城大林中。来自十个世界的大部分天神,为了觐见世尊与比丘僧团而集合,让我们去见世尊。抵达后,在世尊面前一一唱诵我们自己的偈颂。

接着,那些天神犹如强壮的男子能伸直弯曲的手臂,或弯曲伸直的手臂那样,快速地在净居天消失,重新出现在世尊面前。然后那些天神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有位天神,站立一旁,对世尊唱诵此偈:

“在丛林中的大集会,

诸天族们已集合。

我们已来到此法的集会,

为了觐见无敌的僧团。”

接着另外一位天神,对世尊唱诵此偈:

“那里的比丘们入定,

他们端正了自己的心。

就象手握缰绳的战车御者,

智者们守护他们的诸根。”

接着另外一位天神,对世尊唱诵此偈:

“在穿越荒芜,切断横闩,

在根除了因陀罗柱后,没有扰动,

他们以清净无垢而行,

小龙们得到“有远见者”很好的调伏。”

接着另外一位天神,对世尊唱诵此偈:

“那些皈依佛者,

将不会去痛苦之地。

舍弃了人身之后,

他们将充满诸天众。”

【注】:庄春江大德注:“因陀罗柱” (indakhīlo,另译为“王柱”),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因陀罗柱”(an Indra’s pillar)。按:“因陀罗” (inda,梵语作Indra,另译为“王”)即“释提桓因”,“因陀罗柱”依PTS英巴辞典的解说,这是城门前的标竿、桩或圆柱(the post, stake or column),或屋子门前埋入地裡的大石头(a large slab of stone)”;“有远见者”,菩提比丘英译作”the One with Vision”,而庄春江大德和古汉语版译作“有眼者”。

(38) 岩石碎片(SN.1.38)

如是我闻:

有一次,世尊住王舍城摩达屈支的鹿野苑。那时,世尊的脚被岩石碎片割伤。世尊甚感痛楚,身之所受,包括疼痛、折磨、急痛、刺痛、心痛、不合意等。但是世尊以正念清晰地了知,忍受了痛苦,而没有困苦不堪。接着世尊将他的罩袍叠成四折后,在右侧作狮子卧的姿势躺下,将一条腿叠在另一条腿上,充满正念和正知。

当时夜已深沉,七百位绝美的沙睹罗巴众天神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摩达屈支,去见世尊。天神们到了,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

然后有位天神,站立一旁,对世尊唱诵欢喜偈:

“先生!沙门苦行者乔达摩确实是一条龙。当疼痛、折磨、急痛、刺痛、心痛、不合意等身体感受升起,通过龙般的行止方式来忍受它们,他以正念清晰地了知,忍受了痛苦,而没有困苦不堪。”

接着,另一位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欢喜偈:

“先生!沙门苦行者乔达摩确实是一头狮子。当疼痛、折磨、急痛、刺痛、心痛、不合意等身体感受升起,通过狮子般的行止方式来忍受它们,他以正念清晰地了知,忍受了痛苦,而没有困苦不堪。”

接着,另一位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欢喜偈:

“先生!沙门苦行者乔达摩确实是一位高贵者。当疼痛、折磨、急痛、刺痛、心痛、不合意等身体感受升起,通过他高贵的行止方式来忍受它们,他以正念清晰地了知,忍受了痛苦,而没有困苦不堪。”

接着,另一位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欢喜偈:

“先生!沙门苦行者乔达摩确实是一头健牛。当疼痛、折磨、急痛、刺痛、心痛、不合意等身体感受升起,通过他健牛般的行止方式来忍受它们,他以正念清晰地了知,忍受了痛苦,而没有困苦不堪。”

接着,另一位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欢喜偈:

“先生!沙门苦行者乔达摩确实是一个强负荷者。当疼痛、折磨、急痛、刺痛、心痛、不合意等身体感受升起,通过他强负荷者般的行止方式来忍受它们,他以正念清晰地了知,忍受了痛苦,而没有困苦不堪。”

接着,另一位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欢喜偈:

“先生!沙门苦行者乔达摩确实是一个已调御者。当疼痛、折磨、急痛、刺痛、心痛、不合意等身体感受升起,通过他已调御的行止方式来忍受它们,他以正念清晰地了知,忍受了痛苦,而没有困苦不堪。”

接着,另一位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欢喜偈:

“看吧!他的定已善修,心已善解脱-不向前和向后弯曲,没有障碍,经历了强大压制的考验!对如此的一个如龙、如狮、高贵的、如健牛、如强负荷者、如已调御者的男子,如果认为能被侵犯,需要什么才能远离这样的无见?”

【注】:“无见”,菩提比丘英译作“lack of vision”。

“尽管婆罗门们学习了五吠陀,

修习苦行达百年之久,

他们的心没有得到正确的解脱:

那些下劣者不能抵达远岸。”

“他们在渴爱中跌倒,被誓愿与戒条系缚,

修习粗砺的苦行达百年之久,

他们的心没有得到正确的解脱:

那些下劣者不能抵达远岸。”

“对狂妄轻慢者来说没有调御,

对不得定者来说也没有精进智慧:

尽管独居山林,漫不经心地放逸,

其人不能超越死亡的领域。”

“放弃狂妄轻慢而很好地得定,

具足善心,并在一切处得到解脱:

独居山林,精勤努力,

其人就能超越死亡的领域。”

(39) 雨神的女儿(其一) (SN.1.39)

如是我闻:

有一次,世尊住毘舍离的大林重阁讲堂。

当时夜已深沉,绝美的的雨神的女儿红莲,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大林,去见世尊。红莲抵达后,礼敬世尊,在一旁站立,对世尊唱诵这些偈颂:

我礼拜佛陀,众生中的无上者,

住在毘舍离大林中。

我是红莲,

雨神的女儿,红莲。”

“先前我已经听说,

法已经被“远见者”(有眼者) 实现;

但是现在牟尼、善逝施教,

作为见证者我了知法。”

“那些去闲荡并批评正法的无明者,

他们会堕入“恐怖叫唤地狱”,

长久地,

经历痛苦。”

“但是在正法上,

那些拥有寂静和忍辱者,

他们在舍弃人身之后,

将充满诸天众。”

(40) 雨神的女儿(其二) (SN.1.40)

如是我闻:

有一次,世尊住毘舍离的大林重阁讲堂。

当时夜已深沉,绝美的的雨神的女儿小红莲,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大林,去见世尊。小红莲抵达后,礼敬世尊,在一旁站立,对世尊唱诵这些偈颂:

“雨神的女儿红莲来过,

如同闪电的闪光般美丽。

礼敬佛陀和法,

她说了这些充满义理的偈颂。

尽管法本如斯,

我可能会用许多方式分析它,

以我心中已知解它的程度,

我将简述它的义理。

在整个此世间,

不应该以身、语、意作恶。

已经放弃感观快乐,

充满正念和正知,

其人不应该追求痛苦和有害的道路。”

沙睹罗巴众品第四,其摄颂:“与善人们为伴、悭贪、善,无有、挑剔者们,信念、集会、岩石碎片,两个雨神的女儿。”


SN.1.1-10SN.1.11-20SN.1.21-30SN.1.31-40SN.1.41-50SN.1.51-60SN.1.61-70,和SN.1.71-81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3.26-M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