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1【禅世界版】1

SN.1.1-10SN.1.11-20SN.1.21-30SN.1.31-40SN.1.41-50SN.1.51-60SN.1.61-70,和SN.1.71-81

礼敬那世尊、阿罗汉和遍正觉者

第一篇  有偈品

第一章 诸天相应 (相应一)
第一  苇品

SN.1.1-10

(1) 渡过洪流(SN.1.1)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当时夜已深沉,有位绝美的天神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天神抵达后,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对世尊说道:

“先生,你是如何渡过洪流的呢?”

“朋友!不停留地持续行进,毫不紧张竭力,我渡过了洪流。”

“可是先生,你是怎样不停留地持续行进,毫不紧张竭力地渡过洪流的呢?”

“朋友!当我停顿时,我下沉。当我紧张挣扎时,我被冲走。朋友,我就这样不停留地持续行进,毫不紧张竭力地渡过洪流。”

“经过了很久,

我终于见到涅槃的婆罗门,

他不停留地持续行进,毫不紧张竭力,

渡过了对世间的执著依恋。”

这就是那天神所说,得到大师的认可。

接着天神心想:“大师已经认可了我”,于是礼敬世尊,然后右绕,就在那里消失。

【注】:“夜已深沉”,庄春江大德译为“夜已深”;宋天竺三藏求那跋陀罗在杂阿含经SA.1267中译为“后夜”;尊者菩提比丘英译作“had advanced”;直译可说是“后半夜”。“洪流”,庄春江大德译为“暴流”;古代汉语版为“瀑流”;尊者菩提比丘英译作“flood”。“不停留地持续行进”英译作“not halting”; “毫不紧张竭力”英译作“straining”。


(2) 解脱(SN.1.2)

在舍卫城。当时夜已深沉,有位绝美天神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天神抵达后,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对世尊说道:

“先生,你知道众生的解脱、释放和远离吗?”

“朋友!我知道众生的解脱、释放和远离。”

“先生!可是你如何知道众生的解脱、释放和远离呢?”

“以对有的欢喜的摧毁,

以对想与识的灭尽,

以对受的终止与平息,

朋友!就是如此,

我知道众生的解脱、释放和远离。”


(3) 趋近(Reaching)(SN.1.3)

在舍卫城。站立一旁的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一偈:

“生命席卷而去,寿命却如此短暂,

已趋老年的人却无庇护所得;

看清在死亡中的这种危险,

其人应累积功德获得安乐。”

(世尊:)

“生命席卷而去,寿命却如此短暂,,

已趋老年的人却无庇护所得;

看清死亡中的这种危险,

向往平静的人应放弃诱惑。”


(4) 逝者如斯(SN.1.4)

在舍卫城。站立一旁的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一偈:

“时光流逝,夜夜飞度,

人生的各种阶段渐次离开我们而去;

看清在死亡中的这种危险,

其人应累积功德获得安乐。”

(世尊:)

“时光流逝,夜夜飞度,

人生的各种阶段渐次离开我们而去;

看清死亡中的这种危险,

向往平静的人应放弃诱惑。”


(5) 一个人必须切断多少?(SN.1.5)

在舍卫城。站立一旁的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一偈:

“必须切断多少,舍弃多少,

并且必须深入禅修多少?

要超越多少染着束缚的比丘,

方能称为一位“渡过洪流者”?”

(世尊:)

“其人必须切断五(下分节) 和舍弃五(上分节) ,

必须更深入地禅修无漏五(根) ;

越越染着束缚的比丘,

方能称为一位“渡过洪流者”。”

【注】:庄春江大德注:“五下分结:身见、疑、戒禁取、贪欲和瞋恨;五上分结:色贪、无色贪、慢、掉举和无明;五根:信念、活力精进、念、定和慧等;五染著:贪欲染著、瞋恨染著、妄想痴迷染著、慢染著(mānasaṅgo)和见染著(diṭṭhisaṅgoti)。”


(6) 清醒(SN.1.6)

在舍卫城。站立一旁的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一偈:

“当其他清醒时有多少在睡眠中?

当其他在睡眠中又有多少清醒?

他摄取了多少而杂染尘垢?

要依靠多少他才得净化?”

(世尊:)

“当其他清醒时五(根) 在睡眠中,

当其他在睡眠中而五(根) 清醒,

他依五(染著) 摄取而杂染尘垢,

依靠五(根) 才得净化。”

【注】:五根:信念、活力精进、念、定和慧等;五染著:贪欲染著、瞋恨染著、妄想痴迷染著、慢染著(mānasaṅgo)和见染著(diṭṭhisaṅgoti)。


(7) 未洞察者(SN.1.7)

在舍卫城。

站立一旁的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一偈:

“那些还未洞察事物者,

可能会被引入外道;

是他们觉醒的时候了,

虽然在熟眠中还没有醒来。”

(世尊:)

“那些已经洞察事物者,

不会被引入外道;

那些觉醒者已正确地明了,

在不平衡中平衡地行进。”


(8) 完全迷乱者(SN.1.8)

在舍卫城。

站立一旁的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一偈:

“那些完全迷乱者,

可能会被引入外道;

是他们觉醒的时候了,

虽然在熟眠中还没有醒来。”

(世尊:)

“那些毫不迷乱者,

不会被引入外道;

那些觉醒者已正确地明了,

在不平衡中平衡地行进。”


(9) 易轻慢者(SN.1.9)

在舍卫城。站立一旁的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一偈:

“易轻慢者,这里没有调伏;

未得定者,也没有智慧和寂静。

尽管独处放逸于山林,

他不能超越死亡的领地。”

(世尊:)

“那些已经放下轻慢善得定者,

带着正念处处得到解脱。

独处而不放逸于山林,

他就能超越死亡的领地。”


(10) 山林(SN.1.10)

在舍卫城。站立一旁的天神,在世尊面前唱诵一偈:

“那些深居山林,

平静地过着圣洁生活的人,

日仅一餐,

为何容色安详?”

(世尊:)

“他们不懊悔过去,

也不渴求未来。

把自己安住在当下,

因而他们容色安详。”

“由于渴求未来,

由于懊悔过去,

愚人变得干枯,

如同砍倒的绿苇。”

苇品第一,其摄颂:“ 渡过洪流,解脱,引导,逝者如斯,切断多少,清醒,未确知法者,完全迷乱者,易轻慢者,山林称为第十,依此得到品名。”

【注】:摄颂是古修行者为便于记忆,将经文名合聚。摄颂不是经文的一部分。菩提比丘未翻译摄颂。


SN.1.1-10SN.1.11-20SN.1.21-30SN.1.31-40SN.1.41-50SN.1.51-60SN.1.61-70,和SN.1.71-81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7.10-2017.12.21-M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