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正义之师,还是正义之失?

正义之师,还是正义之失?

苟嘉陵

2022.04.26


讲老实话,学佛法学了几十年,最近才发现最让我反感的两个字,竟然是「正义」。

这不代表我否定世间有是非善恶,也当然明白佛法修行的基础是「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但冷眼看世间愈久,我就愈明白多少世间的恶,其实是在打着正义的招牌以行之。人一旦以为自己是站在正义的一边,往往立马就无视于他人的苦痛了。这话说来有些好笑,但确是事实。也不只是我个人的管见。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刘鹗写的《老残游记》里,有「赃官可恨,人人知之。清官尤可恨,人多不知。盖赃官自知有病,不敢公然为非;清官则自以为不要钱,何所不可,刚愎自用。小则杀人,大则误国⋯」的叙述。

我想刘鹗是见过不少清官所断的冤案,才会有此感叹。如以佛法修行的角度来看,就是修行人须时时觉知自己是否有那种「站在道德制高点」的傲慢。也就是常不轻菩萨(注释一)所说的「我不轻慢一切众生」。因为所谓的众生相,其实就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嘴脸———有了一点点「超胜」,马上就自以为可以拿着尚方宝剑砍遍天下。

人一旦以为自己有理,常就会刚愎自用,变得不能容忍不同的意见与存在。但事实上容忍异己不只是菩萨所必须具备的修行,同时也是现代人所说「民主」的核心价值所在。所以我十分反感于政客在那里高谈「为民主而战」那一套。

因为那就是一种充满「正义傲慢」的冷战思维。好像这个世界除了「民主阵营」与「非民主阵营」,就不存在其它存在了。这种心态,和中国古代的中原人把周边外族称为南蛮、北夷、西戎,是如出一辙的。也就是自以为是宇宙中心的心态。

这种思维模式不只是在今天听来十分陈腐,事实上也是说不通与站不住脚的。因为民主是非暴力的东西。故为民主而战本身就是对民主的曲解,里头有种自以为正义的装腔作势。

民主思想虽发源于西方,但因西方诸国仍有相当程度的「我相执持」,所以民主至今可以说是尚未臻成熟之境。也因此而有「民主阵营」与「为民主而战」这些不通的说法。甚至还被发展成了一种「普世价值」。其实是一种思想与认知的错乱。

因为真正的民主,是无法靠暴力得到的。就好像佛法里的解脱,也无法靠任何形式的「修定」得到一样。希望借着推翻他国的「独裁政权」来建立民主,本身就是错误的民主思想。因为民主的核心价值包含了容忍异己、尊重少数。用任何形式的暴力(包括颠覆他国政权、支持代理人战争)来宣扬民主,都只会为人类制造更多的麻烦,让许多百姓苦不堪言。也会使人类的到民主之路愈走愈远。

这就是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诸国推行民主时的一个盲点,即未能觉知到民主必须具有容忍异己的包容能力。

这个盲点最明显的一例,就是法国的一些海滩曾明令禁止回教妇女穿着布基尼泳衣(注释二)一事。这件事虽早已不是新闻,但用它来看西方诸国的民主思想到底有何不足,可以说是相当恰当。因为它就发生在民主思想的发源地之一法国。而法国的启蒙先驱伏尔泰曾经说过:「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要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伟哉斯言!但法国人并做不到。

回教妇女穿着尽量不露出肌肤的泳衣,这件事有侵犯到什么人吗?如果并没有,何以法国人就不能把它视为个人自由呢?泳衣的式样,难道不也就是在「用身体说话」吗?这就充分显现出西方诸国在向全世界「宣扬民主」时的不民主心态。说穿了其实也很简单,不过就是不能容忍异己罢了!

有人说法国人的这种作为是在表达对回教歧视女性的抗议。所以也就是「尊重人权」的表现。我就要说这种说法实属谬论。

因为我并没有反对法国人表达自己对回教或女权的看法与批评。我要说的,是明令禁止任何人穿着不同于主流文化的服装,绝不符合民主里尊重少数的精神。这和几十年前美国的一些餐厅不准黑人用餐,是属于同样性质的歧视。

所以我绝不认同「为民主而战」这种说法,也从不相信什么「正义之师」。西方诸国可以尽量表达与宣扬自己所认同的民主价值,但用任何的暴力为手段,不仅是对民主的污衊,也会成为「正义之失」!

 

注释一:

见《妙法莲华经》《常不轻菩萨品》

 

注释二:

布基尼泳衣(burkini)指的是一种只露出脸、手和脚的前端的女性泳衣。是由澳大利亚设计师 Aheda Zanetti 所设计。它符合伊斯兰教对女性服装的规定,故不少女性穆斯林穿着布基尼。但也有一些非穆斯林女性因为防晒考量也会穿着。

 

作者投稿禅世界。


【免责声明】【版权协议】【隐私条款】

【禅世界论坛】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相应部》《中部》《长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净道论》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离线浏览压缩包

《禅世界WIKI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