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菩萨道的正命

苟嘉陵

佛陀所立的八正道裡有正命,即正当的谋生途径。而对正当的解释,是不伤害众生的营生方法。而何为不伤害众生,在佛世时是很明确的。最明显伤害众生的谋生途径,当然就是违反了佛法裡根本五戒的行当。

例如从事替人杀人的职业杀手,是违反了五戒裡的不杀戒。当然是不正命。小偷与强盗,或是掳人勒赎的行径,当然都是违反了不予取戒。至于逼良为娼或拐卖人口为性奴以获利的人,自然就是有违于不邪淫戒。另外像媒体、记者或一般的文字工作者,如利用文字而做不实报导,以增加销路,譁众取宠,就是违反了不妄语戒。而任何从事于毒品的製造、运输与贩售的营生,都是违反了不饮酒戒。以上所列举的这些营生,有些虽然和佛世时略有不同,如当时并没有媒体、记者或毒品,但这些营生基本上是延续了原始教典裡所言不正命的范围。也就是这些行当,是我们确知有害于众生的。这些行业没有「灰色地带」。凡是从事于这些营生的人,我们都确知是不正命。

但除了这些确知的,是不是也存在一些不确知的灰色地带呢?这就需要我们在佛陀灭度两千多年以后的今天,去对那些不确知的灰色地带做讨论了。因为两千多年后的今天,人类的社会结构与人际关係,可以说已经非常不同于佛世时的印度。如果佛教没有探讨一个人在现代的营生是否为正命,就会令现代的修行人不知所从,而造成修行上的困扰。所以提倡佛法的现代化,并不是为了现代化而现代化,而是有其实际上修行的需要。例如正命就是。以下对正命的探讨,就是佛法现代化的一个尝试。之所以打着菩萨道的旗号,是因为菩萨道本来就肯定佛法应因时因地而制宜。故现代化与当地化本来就属于大乘佛法的范围。探讨菩萨道的正命,就是在讨论正命的现代化。

我想现代修行人在正命上最常见的疑问,就是一个人如果是在对人类有害的工业裡任职,或是在间接帮助那些工业的公司裡上班,是否就是不正命。例如军火工业已然成为美国的一个主要经济支柱。数以百万乃至千万的美国人,正在这些极大规模的军火製造商裡面上班。他们所领的薪水,到底是不是不正命?事实上何止是任职于军火商公司的人会有这个疑问。任职于财经界华尔街银行的人,难道就不会有这个疑问?所有从事于军职及国家安全系统的人员,甚至常有可能会伤害到众生。他们会问自己的职业是否为正命,是很正常而且实际的。

事实是现代人类的生产结构已经变成了某种「生命共同体」。故大家都有密不可分的相依关係。换句话说,现在已经颇难划分哪一家公司就是纯粹的军火商了。因为美国许多跨洲的国际大型公司,都已经把自己的生产链扩充为多元化。一家高科技公司虽然提供的只是技术,但其服务的对象可以包含许多工业,也包括军火商。华尔街的大型财经公司也是。他们融资的对象,当然也包含了军火商。如果说任职于军火商公司就是不正命,那为军火商融资的银行与金融公司呢?他们难道就不是「共犯结构」吗?为製造飞弹提供晶片的高科技公司,难道就能完全免责吗?

正因为现代社会裡生产链的複杂性与相依性,我以为只是任职于这些公司的人,毋需太担心自己从事的不是正命。否则恐怕很难有人能完全对「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军火商」免责。因为一个飞弹乃至一挺机枪的製造,细细算来可能都会和美国所有的製造业相关。所以我提倡现代人修行佛法,要回归到以生命为本位的觉观修行。一个人的工作是否为正命,不能以「你是那一家有污染环境纪录公司的职员」,或「你的公司曾帮助过发不义之财的公司」来决定。所以我不认为波音公司的会计就是杀人的帮凶,也不以为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保安人员,就是不正命。而我之所以如此以为,是基于缘起法则。

每一个生命都有自己的生命因缘与轨迹,当然不会因为任职于同一家公司就有相同的「业」。那些公司裡当然有不正命而在发不义之财的人。但他们的所行与「业果」,没有理由让大部分安分守己的职工去「分摊责任」。

菩萨道的正命,应是基于般若波罗蜜多,也就是基于智慧的正命。而基于智慧就是不为任何的教条或形式所綑绑,而能因时因地而制宜。这也就是为何法华经裡会讲到菩萨道所修习的智慧,应是「如是相、如是性、如是体、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缘、如是果、如是报、如是本末究竟。」一竿子打倒一船人的看法如用在正命上,就会有这种「以公司决定」是否正命的思维模式。用禅宗祖师的话来说,这就叫「死在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