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2【禅世界版】2

SN.2.1-10SN.2.11-20,和SN.2.21-30


《相应部》卷2【禅世界版】2

第二章 天子相应(相应二)
第二 给孤独品

SN.2.11-20

(11)坎蒂玛萨(SN.2.11)

在舍卫城。当时夜已深沉,绝美的坎蒂玛萨(Candimasa)天子,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去见世尊。他抵达后,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并对世尊唱诵这些偈颂:

“那些已具足诸禅,

专一、谨慎、正念充满的人们,

象在无蚊的沼泽的鹿一样,

他们确实将获得平安。”

(世尊:)

“那些已具足诸禅,

精勤不放逸、瑕疵已弃的人们,

象罗网切断后的鱼一样,

他们确实将抵达远处的彼岸。”

(12)毘纽(Venhu)(SN.2.12)

在舍卫城(Savatti)。在一旁站立,毘(Venhu)纽天子对世尊唱诵此偈:

“那些侍奉善逝的人们,

确实快乐幸福,

他们把乔达摩的教诲应用于自身,

精勤而不放逸地修学。”

(世尊:“毘纽!”)

“当我宣说教诫时,

那些禅修者在那里,

精勤而不放逸地适时修学,

他们将不会被死神所控制。”

(13)帝伽拉提(SN.2.13)

如是我闻: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Rajagha)竹林园(Bamboo Grove) 栗鼠庇护所(Squirrel Sanctuary)。

当时夜已深沉,绝美的帝伽拉提(Dighalatthi)天子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竹林园,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对世尊唱诵此偈:

“一个比丘应该是一个禅修者,

其心得到解脱,

如果他希望获得心的成就,

作为利益他要唯“成就”是图。

已了知此世界的兴废生灭后,

就让他心意高远和独立不着。”

(14)难陀那(SN.2.14)

在一旁站立,难陀那(Nandana)天子对世尊唱诵此偈:

“我请问您,智慧广大的乔达摩!

世尊的智见是无遮盖的,

什么样的是他们说的持戒者?

什么样的是他们说的有慧者?

什么样的是已超越了痛苦者?

什么样的是诸天敬奉者?

(世尊:)

“凡持戒、有慧、心意纯熟,

专注得定、充满正念、享受禅定者,

一切忧愁懊悔消失、舍弃,

烦恼沾染已尽、持有最后身者:

象这样的是他们说的持戒者,

象这样的是他们说的有慧者。

象这样的是已超越痛苦者,

象这样的是诸天敬奉者。”

(15)檀香(SN.2.15)

在一旁站立,檀香(Candana)天子对世尊唱诵此偈:

“谁渡过洪流,

日日夜夜毫不倦怠?

谁无支撑、无攀着,

在深处不会下沉?”

(世尊:)

“总是具足戒德者,

具备智慧者,善得定者,

精进而坚定者,

渡过如此难以渡过的洪流。”

“断除感官知觉者,

克服了色的羁绊者,

摧毁了对有的欢喜者,

他在深处不会下沉。”

(16)瓦须达多(SN.2.16)

在一旁站立,瓦须达多(Vasudatta)天子对世尊唱诵此偈:

“像被剑撞击,

或像头顶着火,

一个比丘应该充满正念地漫行,

以舍弃感官贪欲。”

(世尊:)

“像被剑撞击,

或像头顶着火,

一个比丘应该充满正念地漫行,

以舍弃有身见。”

【注】:“有身见”,菩提比丘英译为“identity view”。

(17)须婆罗门(SN.2.17)

在一旁站立,须婆罗门(Subrahma)天子对世尊唱诵此偈:

“对于尚未生起,

和已生起的苦难,

此心常担惊受怕,

此意常焦虑不安。

如果存在恐惧的释放,

如我请问,请为我宣说此义。”

(世尊:)

“不离正觉与苦行,

不离诸根的制约,

不离对一切的舍弃,

我的确看到诸生命的平安。”

世尊所言如是。须婆罗门天子就在那里离去。

(18)噶古他(SN.2.18)

如是我闻。

有一次,世尊住在沙计多(Saketa)安闍那林的鹿野苑。

当时夜已深沉,绝美的噶古他天子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安闍那林,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在一旁站立,噶古他天子对世尊说道:

“沙门!您欢喜吗?”

(世尊:)

“朋友!您得到了什么呢?”

(天子:)

“沙门!那么您忧伤吗?”

(世尊:)

“朋友!您失去了什么呢?”

(天子:)

“沙门!您既不欢喜也不忧伤吗?”

(世尊:)

“是的,朋友!”

(天子:)

“我希望您没有苦恼,比丘!

我希望您身上找不到欢喜。

我希望您独坐时,

不会闷闷不乐。”

(世尊:)

“夜叉!我的确没有苦恼,

我身上找不到欢喜,

我独坐时,

不会闷闷不乐。”

(天子:)

“您如何没有苦恼,比丘?

您如何身上找不到欢喜?

怎么可能当您独坐时,

不会闷闷不乐?”

(世尊:)

痛苦不堪的人会迎来欢喜,

充满快乐的人会迎来痛苦,

作为一个不欢喜、不苦恼的比丘:

朋友!您应该这样了解我。”

(天子:)

“经过很久很久,

我终于见到一位涅槃的婆罗门,

一位不欢喜、不苦恼的比丘,

他已渡过对世间的执着。”

(19)优多罗(SN.2.19)

地点在王舍城。在一旁站立,优多罗(Uttara)天子对世尊唱诵此偈:

“生命席卷而去而寿命如此之短,

趋向老年的人却无庇护所得;

看清死亡如此恐怖,

应积功德获得安乐。”

(世尊:)

“生命席卷而去而寿命如此之短,

趋向老年的人却无庇护所得;

看清死亡如此恐怖,

应弃诱惑期待寂静。”

(20)给孤独(SN.2.20)

在一旁站立,给孤独(Anathapindika)天子对世尊唱诵这些偈颂:

“这里确实是那祇树园,

为圣人僧团所住;

法王所居之地,

此处带给我喜悦。”

“善行,智明,正法,

戒德,一种高尚的生活:

凡人们依此得到净化,

而非依靠种姓或财富。”

“因此,一个贤智者,

从自己利益的角度,

应该认真考察法,

如此其在法里得到淨化。”

“舍利弗确实有智慧、

戒德与内在的寂静,

甚至到彼岸的比丘,

最高也只能与他相同。”

给孤独天子如是所说。他说了此言,礼敬世尊,然后右绕从那里离去。

接着,当那夜过后,世尊召唤比丘们说道:

“比丘们!昨夜,有一位绝美的天子,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园,来见我。他抵达后,向我礼敬,在一旁站立,并对我唱诵这些偈颂:

“这里确实是那祇树园,

为圣人僧团所住;

法王所居之地,

此处带给我喜悦。”

“善行,智明,正法,

戒德,一个高尚的生活:

凡人们依此得到净化,

而非依靠种姓或财富。”

“因此,一个贤智者,

从自己利益的角度,

应该认真考察法,

如此其在法里得到淨化。”

“舍利弗确实有智慧、

戒德与内在的寂静,

甚至到彼岸的比丘,

最高也只能与他相同。”

“那位天子如是所说。他说了此言,礼敬我,然后右绕从那里离去。”

当这么说时,尊者阿难对世尊说道:“他一定是给孤独天子。屋主给孤独对尊者舍利弗极具净信。”

“阿难!好!好!通过推理你得出了正确的判断。阿难!那位天子确实是给孤独。”

给孤独品第二,其摄颂:“坎蒂玛萨与毘纽,帝伽拉提、难陀那,檀香、瓦须达多,须婆罗门与噶古他,第九优多罗所说,第十给孤独。”


SN.2.1-10SN.2.11-20,和SN.2.21-30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6.30-M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