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17【禅世界版】

SN.17.1-10SN.17.11-20SN.17.21-30,和SN.17.31-43。 


第二篇 因缘篇

《相应部》卷17【禅世界版】1

第六章 利养荣誉相应(相应十七)

第一品  初品(可怕的品)

SN.17.1-10

SN.17.1  可怕的(Dreadful)经

如是我闻。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在那里,世尊对比丘们说道:“比丘们!” –  “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如是说道:

“比丘们!利养(gain)、荣誉(honor)和赞美(praise)是可怕的(dreadful)、苦楚的(bitter)和卑鄙的(vile),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the unsurpassed security from bondage)。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2  钓钩(The Hook)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设想一个渔夫往一个深水湖中投入一只有饵的钓钩,一条觅食的鱼会吞下钓钩。那条吞下渔夫钓钩的鱼会遭遇不幸和灾祸,任由渔夫所左右。

比丘们!渔夫是给恶魔摩罗(Mara the Evil One)的一个名称。有饵的钓钩,是给利养、荣誉和赞美的一个名称。任何一位期盼(relishes)和享受(enjoys)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的比丘,就称为一位已吞下钓钩的比丘,他已遭遇不幸和灾祸,任由恶魔波旬所左右。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3  龟经

在舍卫城。 “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从前,在某个湖中住着一个龟的大家族。那时,一只龟对另一只龟说道:“亲爱的龟!你不要去某某地区。”  可是那只龟去了那个地区,而且一位猎人用带索的鱼叉打到它。接着那只龟去见第一只龟。当第一只龟看见那只龟远远地走来,对那只龟说道:“亲爱的龟!我希望你没有去那个地区” – “亲爱的龟!我的确去了那个地区。” – “亲爱的龟!我希望你没有挨打或被打到。” – “亲爱的龟!我没有挨打或被打到,可是我身后有一条索(cord)一直跟着。” – “亲爱的龟!你确实挨打了。亲爱的龟!你确实被打到了。你的父亲与祖父也因这条索而遭遇不幸和灾祸。亲爱的龟!现在你走吧!你不再是我们当中的一员。”

比丘们!“猎人”,这是恶魔摩罗的一个名称。“带索的鱼叉”,这是利养、荣誉和赞美的一个名称。“索”,这是欢喜(delight)与贪欲(lust)的的一个名称。比丘们!任何一位期盼(relishes)和享受(enjoys)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的比丘,就称为被一个带索鱼叉打到的比丘,他遭遇不幸和灾祸,任由恶魔波旬所左右。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4  长毛山羊(The Long-Haired Goat)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设想一只长毛母山羊进入一处荆棘(briar)丛,它会在这里那里被勾住,在这里那里会被抓住,在这里那里会被系缚,会到处遭到不幸和灾祸。同样地,比丘们!一位心被利养、荣誉和赞美所征服和困扰的比丘,他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村落或城镇。他会在这里那里被勾住,在这里那里会被抓住,在这里那里会被系缚,会到处遭到不幸和灾祸。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5 蜣螂(The Dung Beetle)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设想一只甲虫,食粪的蜣螂,塞满粪,充满粪,在它前面有一大团粪。它因此而会蔑视其他蜣螂:“我是食粪的蜣螂,塞满粪,充满粪,在我前面有一大团粪。”  同样的,比丘们!一位其心被利养、荣誉和赞美所征服和困扰的比丘,他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村落或城镇。在那里,他会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他会受邀明天吃饭,而且他的施食充足。当他回到丛林寺院,在比丘僧团前夸耀:“我已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已受邀明天吃饭,而且我的施食充足。我是衣袍、施食、住处和医药必需品的利养获得者。但是其他这些比丘的福德和影响力很少,并且他们没有获得衣袍、施食、住处和医药必需品的利养。”  如是,因为其心被利养、荣誉和赞美所征服和困扰,他蔑视其他行持良善的比丘。比丘们!这将导致这个愚蠢之人长久的损害和痛苦。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6  雷电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雷电会袭击哪些人呢?利养、荣誉和赞美会袭击那些修行还没有取得圆满的学人。

比丘们!“雷电袭击”,这是利养、荣誉和赞美的一个名称。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7  毒箭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一只毒箭会刺穿哪些人呢?利养、荣誉和赞美会刺穿那些修行还没有取得圆满的学人。

比丘们!“毒箭”,这是利养、荣誉和赞美的一个名称。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8  豺(The Jackal)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你们有没有在黎明时听见老豺的嚎叫呢?”

“有的,大德!”

“比丘们!那只老豺患了疥癣(mange),它受疥癣的折磨,无论去一个洞穴、一棵树下或露天旷野,都不会感到舒服;所到之处、所立之处、所坐之处、所卧之处,它都会在那里遭遇不幸和灾祸。

同样的,比丘们!一位其心被利养、荣誉和赞美所征服和困扰的比丘,他无论去一间空屋、一棵树下或露天旷野,都不会感到舒服;所到之处、所立之处、所坐之处、所卧之处,他都会在那里遭遇不幸和灾祸。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9  疾风(The Gale Winds)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在高空中会刮起一阵疾风,当一只鸟高飞被卷进那里时,它的足、翼、头、身会飞散四方。同样地,比丘们!一位其心被利养、荣誉和赞美所征服和困扰的比丘,他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村落或城镇。他不防护身、语和意,没有保持正念,不约束诸根(六根)。在看见一些衣服穿得轻浮或穿着轻浮的女人时,贪欲便侵蚀他的心。他的内心受贪欲所侵蚀,便放弃修学,而返回低俗的生活。他的衣袍、钵、坐具和针筒被别人拿去,象被疾风扯得足、翼、头和身飞散四方的鸟那样。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10  有偈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在这里,我看见一位其心被荣誉所征服和困扰的比丘,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已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和地狱。比丘们!在这里,我看见一位其心被没有荣誉所征服和困扰的比丘,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已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和地狱。比丘们!在这里,我看见一位其心被有和没有荣誉所征服和困扰的比丘,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已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和地狱。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世尊如是所说。如是所说后,善逝、大师又进一步如是说道:

“不论荣誉、非荣誉,或者

两者都向他显现,

他的定不动摇(vacillate),

当他安住于无量的法(the measureless state)时。

当他坚定地禅修时,

细微见(subtle view)的一位毘婆舍(insight-seer;内观贤者)

欢愉于执取的摧毁,

他们把他确实称作一位高超之士。”

第一品可怕的品终。


SN.17.1-10SN.17.11-20SN.17.21-30,和SN.17.31-43。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11-2018.09.1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