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12【禅世界版】10

SN.12.1-10SN.12.11-20SN.12.21-30SN.12.31-40SN.12.41-50SN.12.51-60SN.12.61-70SN.12.71-80SN.12.81-90,和SN.12.91-93


第二篇 因缘篇

《相应部》卷12【禅世界版】5

第一章 因缘相应(相应十二)
第一 佛陀们品

SN.12.1-10

SN.12.1  缘起

如是我闻。 有一次,世尊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在那里,世尊对比丘们说道:“比丘们!” “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说道:“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缘起(dependent origination),你们要谛听!你们要密切注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说道: “比丘们!什么是缘起呢?比丘们!以无明(ignorance)为条件(condition)而有行(volitional formations);以行为条件而有识(consciousness);以识为条件而有名色(name-and-form);以名色为条件而有六处(the six sense bases) ;以六处为条件而有触(contact);以触为条件而有受(feeling);以受为条件而有渴爱(craving);以渴爱为条件而有取(cling);以取为条件而有有(existence);以有为条件而有生(birth);以生为条件而有老死(aging-and-death)、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生起(come to be)。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起,比丘们!这就称为缘起。

比丘们!以无明的无余消褪(the remainderless fading away)与终止(cessation)而行终止;以行终止而识终止;以识终止而名色终止;以名色终止而六处终止;以六处终止而触终止;以触终止而受终止;以受终止而渴爱终止;以渴爱终止而取终止;以取终止而有终止;以有终止而生终止;以生终止而老死(aging-and-death)、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终止,这样就是整个苦蕴的终止。”

世尊如是所说。那些比丘们兴高采烈,欢喜世尊的宣说。


SN.12.2  缘起的分析

在舍卫城。“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缘起,并分析它。你们要谛听!你们要密切注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说道: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缘起呢?比丘们!以无明为条件而有行;以行为条件而有识;以识为条件而有名色;以名色为条件而有六处;以六处为条件而有触;以触为条件而有受;以受为条件而有渴爱;以渴爱为条件而有取;以取为条件而有有;以有为条件而有生;以生为条件而有老死、悲伤、哀恸、痛苦、苦恼和绝望生起,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起。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老死呢?在各种类别的众生中,不同众生的年老、衰弱、齿落、发白、皮皱、寿命衰减、诸根退化:这就称为老。在各种类别的众生中,不同众生的逝世(passing away)、毁灭(perishing)、诸蕴的破裂(breakup of the aggregates)、残骸的倒下:这就称为死。这样,这老与这死,合在一起就称为老死。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生(birth)呢?在各种类别的众生中,不同众生的出生(birth)、生出(being born)、入胎(descent into the womb)、生产 (production)、诸蕴显现和诸处获得。比丘们!这被称为生。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有呢?有这三种有:欲有(sense-sphere existence)、色有(form-sphere existence)和无色有(formless-sphere existence)。比丘们!这被称为有。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取(cling)呢?有这四种取:欲取(感官欲乐取;cling to sensual pleasures)、见取(cling to view)、戒禁取(cleaning to rules)和自我论取(cling to a doctrine of self)。比丘们!这被称为取。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渴爱呢?有这六类渴爱:对诸色(forms)的渴爱、对诸声(sounds)的渴爱、对诸气味(odors)的渴爱、对诸味道(tastes)的渴爱、对诸所触(tactile objects)的渴爱和对诸法(mental phenomena)的渴爱。比丘们!这被称为渴爱。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受(feeling)呢?有这六类受:眼触所生(born eye-contact)受、耳触(ear-contact)所生受、鼻触(nose-contact)所生受、舌触(tongue-contact)所生受、身触(body-contact)所生受和意触(mind-contact)所生受。比丘们!这就称为受。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触(contact)?有这六类触:眼触(eye-contact)、耳触(ear-contact)、鼻触(nose-contact)、舌触(tongue-contact)、身触(body-contact)和意触(mind-contact)。比丘们!这被称为触。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六处呢?眼处(eye base)、耳处(ear base)、鼻处(nose base)、舌处(tongue base)、身处(body base)和意处(minde base),比丘们!这些叫作六处。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名色呢?受(feeling)、想(perception)、思(意志;volition)、触(contact)和作意(注意;attention),这就称为名;四大(the four great elements)和四大之所派生(derived)的色,这被称为色。这样,比丘们!这名与这色,合起来就称为名色。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识(consciousness)呢?有这六类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和意识。比丘们!这就称为识。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行(volitional formations)呢?有这三种行:身行、语行和心行。比丘们!这就称为行。

而,比丘们!什么是无明(ignorance)呢?不知苦、不知苦集(the origin of suffering)、不知苦灭(cessation; 终止)、不知导向苦灭道迹(the way leading to the cessation of suffering)。比丘们!这就称为无明。

比丘们!就是这样,以无明(ignorance)为条件而有行(volitional formations);以行为条件而有识(consciousness);以识为条件而有名色(name-and-form);以名色为条件而有六处(the six sense bases) ;以六处为条件而有触(contact);以触为条件而有受(feeling);以受为条件而有渴爱(craving);以渴爱为条件而有取(cling);以取为条件而有有(existence);以有为条件而有生(birth);以生为条件而有老死(aging-and-death)、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生起(come to be)。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起。

比丘们!以无明的无余消褪(the remainderless fading away)与终止(cessation)而行终止;以行终止而识终止;以识终止而名色终止;以名色终止而六处终止;以六处终止而触终止;以触终止而受终止;以受终止而渴爱终止;以渴爱终止而取终止;以取终止而有终止;以有终止而生终止;以生终止而老死(aging-and-death)、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终止,这样就是整个苦蕴的终止。”


SN.12.3   两条道路(The Two Ways;道迹)

在舍卫城。“比丘们!我将教导你们错误的道路与正确的道路。你们要谛听!你们要密切注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说道: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错误的道路(道迹)呢?比丘们!以无明(ignorance)为条件而有行(volitional formations);以行为条件而有识(conciousness);以识为条件而有名色(name-and-form);以名色为条件而有六处(the six sense bases) ;以六处为条件而有触(contact);以触为条件而有受(feeling);以受为条件而有渴爱(craving);以渴爱为条件而有取(cling);以取为条件而有有(existence);以有为条件而有生(birth);以生为条件而有老死(aging-and-death)、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生起(come to be)。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集起。比丘们!这就称为错误的道路(道迹)。

比丘们!什么是正确的道迹呢?比丘们!以无明的无余消褪(the remainderless fading away)与终止(cessation)而行终止;以行终止而识终止;以识终止而名色终止;以名色终止而六处终止;以六处终止而触终止;以触终止而受终止;以受终止而渴爱终止;以渴爱终止而取终止;以取终止而有终止;以有终止而生终止;以生终止而老死(aging-and-death)、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终止,这样是这整个苦蕴的终止。比丘们!这就称为正确的道路(道迹)。”


SN.12.4  毘婆尸(Vapassi)

在舍卫城。“比丘们!在毘婆尸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达到正觉以前,还是一位菩萨(Bodhisatta)时,如是想道:“唉!这个世间陷入苦难,在其中它出生、衰老、死亡,它逝去并且重生,但是对这老死率领的痛苦的出离(the escape of this suffering)不了知。现在什么时候对这老死率领的痛苦的出离(the escape of this suffering)才能辨识的出呢?”

比丘们!那时,毘婆尸菩萨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老死,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老死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 “生会带来老死,以生为条件而有老死。”

比丘们!那时,毘婆尸菩萨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生,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生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有会带来生,以有为条件而有生。”

比丘们!那时,毘婆尸菩萨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有,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有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 取会带来有,以取为条件而有有。”

比丘们!那时,毘婆尸菩萨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取,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取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 渴爱会带来取,以渴爱为条件而有取。”

比丘们!那时,毘婆尸菩萨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渴爱,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渴爱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 受会带来渴爱,以受为条件而有渴爱。” 

比丘们!那时,毘婆尸菩萨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受,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受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 触会带来受,以触为条件而有受。” 

比丘们!那时,毘婆尸菩萨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触,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触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六处会带来触,以六处为条件而有触。” 

比丘们!那时,毘婆尸菩萨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六处,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六处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名色会带来六处,以名色为条件而有六处。” 

比丘们!那时,毘婆尸菩萨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名色,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名色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识会带来名色,以识为条件而有名色。” 

比丘们!那时,毘婆尸菩萨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识,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识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行会带来识,以行为条件而有识。” 

比丘们!那时,毘婆尸菩萨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行,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行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无明会来行,以无明条件而有行。” 就是这样,以无明(ignorance)为条件而有行(volitional formations);以行为条件而有识(consciousness);以识为条件而有名色(name-and-form);以名色为条件而有六处(the six sense bases) ;以六处为条件而有触(contact);以触为条件而有受(feeling);以受为条件而有渴爱(craving);以渴爱为条件而有取(cling);以取为条件而有有(existence);以有为条件而有生(birth);以生为条件而有老死(aging-and-death)、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生起(come to be)。这样就是整个苦蕴的集起。

 “ 集起,集起!” –  比丘们!毗婆尸菩萨之前从没有听过这些法义,在这些法义之中,眼(vision)生出来,智(knowledge)生出,慧(wisdom)生出来,明(true knowledge)生出来,光(light)生出来。

(二)

比丘们!那时,毘婆尸菩萨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老死,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老死的终止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生便没有老死,生的终止带来老死的终止。”

比丘们,毗婆尸菩萨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生,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生的终止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有便没有生,有的终止带来生的终止。”

比丘们,毗婆尸菩萨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有,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有的终止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取便没有有,取的终止带来有的终止。”

比丘们,毗婆尸菩萨这样想:“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取,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取的终止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渴爱便没有取,渴爱的终止带来取的终止。”

比丘们,毗婆尸菩萨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爱,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爱的终止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受便没有渴爱,受的终止带来渴爱的终止。”

比丘们,毗婆尸菩萨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受,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受的终止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触便没有受,触的终止带来受的终止。”

比丘们,毗婆尸菩萨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触,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触的终止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六入便没有触,六入的终止带来触的终止。”

比丘们,毗婆尸菩萨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六处,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六处的终止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名色便没有六处,名色的终止带来六处的终止。”

比丘们,毗婆尸菩萨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名色,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名色的终止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识便没有名色,识的终止带来名色的终止。”

比丘们,毗婆尸菩萨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识,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识的终止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行便没有识,行的终止带来识的终止。”

比丘们,毗婆尸菩萨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行,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行的终止呢?” 于是,毗婆尸菩萨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无明便没有行,无明的终止带来行的终止。就是这样,无明的终止带来行的终止,行的终止带来识的终止……这样就是整个苦蕴的终止。”

“终止,终止!” –  比丘们!毗婆尸菩萨之前从没有听过这些法义,在这些法义之中,眼(vision)生出来,智(knowledge)生出来,慧(wisdom)生出来,明(true knowledge)生出来,光(light)生出来。”


SN.12.5  尸弃(Sikhi)

“比丘们!当尸弃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

(其余同SN.12.4)


SN.12.6  毘舍浮 (Vessabhu)

“比丘们!当毘舍浮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

(其余同SN.12.4)


SN.12.7  拘留孙(Kakusandha)

“比丘们!当拘留孙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中略)。”

(其余同SN.12.4)


SN.12.8  拘那含(Konagamana)

“比丘们!当拘那含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

(其余同SN.12.4)


SN.12.9  迦叶(Kassapa)

“比丘们!当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

(其余同SN.12.4)


SN.12.10  乔达摩伟大的释迦族圣人

“比丘们!在我达到正觉以前,还是一位菩萨(Bodhisatta)时,如是想道:“唉!这个世间陷入苦难,在其中它出生、衰老、死亡,它逝去并且重生,但是对这老死率领的痛苦的出离(the escape of this suffering)不了知。现在什么时候对这老死率领的痛苦的出离(the escape of this suffering)才能辨识得出呢?”

比丘们!那时,我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老死,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老死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 “生会带来老死,以生为条件而有老死。”

比丘们!那时,我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生,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生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有会带来生,以有为条件而有生。”

比丘们!那时,我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有,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有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 取会带来有,以取为条件而有有。”

比丘们!那时,我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取,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取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 爱会带来取,以爱为条件而有取。”

比丘们!那时,我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爱,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爱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 受会带来爱,以受为条件而有爱。”

比丘们!那时,我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受,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受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 触会带来受,以触为条件而有受。”

比丘们!那时,我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触,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触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六处会带来触,以六处为条件而有触。”

比丘们!那时,我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六处,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六处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名色会带来六处,以名色为条件而有六处。”

比丘们!那时,我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名色,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名色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识会带来名色,以识为条件而有名色。”

比丘们!那时,我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识,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识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行会带来识,以行为条件而有识。”

比丘们!那时,我如是想道:“‘什么东西会带来行,以什么东西为条件而有行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无明会来行,以无明条件而有行。” 就是这样,以无明(ignorance)为条件而有行(volitional formations);以行为条件而有识(consciousness);以识为条件而有名色(name-and-form);以名色为条件而有六处(the six sense bases) ;以六处为条件而有触(contact);以触为条件而有受(feeling);以受为条件而有渴爱(craving);以渴爱为条件而有取(cling);以取为条件而有有(existence);以有为条件而有生(birth);以生为条件而有老死(aging-and-death)、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生起(come to be)。这样就是整个苦蕴的集起。

“ 集起,集起!” –  比丘们!我之前从没有听过这些法义,在这些法义之中,眼(vision)生出来,智(knowledge)生出,慧(wisdom)生出来,明(true knowledge)生出来,光(light)生出来。

(二)

比丘们!那时,我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老死,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老死的终止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生便没有老死,生的终止带来老死的终止。”

比丘们,我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生,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生的终止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有便没有生,有的终止带来生的终止。”

比丘们,我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有,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有的终止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取便没有有,取的终止带来有的终止。”

比丘们,我这样想:“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取,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取的终止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爱便没有取,爱的终止带来取的终止。”

比丘们,我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爱,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爱的终止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受便没有爱,受的终止带来爱的终止。”

比丘们,我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受,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受的终止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触便没有受,触的终止带来受的终止。”

比丘们,我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触,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触的终止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六入便没有触,六入的终止带来触的终止。”

比丘们,我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六处,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六处的终止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名色便没有六处,名色的终止带来六处的终止。”

比丘们,我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名色,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名色的终止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识便没有名色,识的终止带来名色的终止。”

比丘们,我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识,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识的终止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行便没有识,行的终止带来识的终止。”

比丘们,我如是想道:“没有什么东西才会没有行,什么东西终止才会带来行的终止呢?” 于是,我如理思惟,以智慧透彻了解:“没有无明便没有行,无明的终止带来行的终止。就是这样,无明的终止带来行的终止,行的终止带来识的终止……这样就是整个苦蕴的终止。”

“终止,终止!” –  比丘们!我之前从没有听过这些法义,在这些法义之中,眼(vision)生出来,智(knowledge)生出来,慧(wisdom)生出来,明(true knowledge)生出来,光(light)生出来。”

第一品终。


SN.12.1-10SN.12.11-20SN.12.21-30SN.12.31-40SN.12.41-50SN.12.51-60SN.12.61-70SN.12.71-80SN.12.81-90,和SN.12.91-93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7.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