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部》【禅世界版】KN.5经集3

KN.5.1KN.5.2KN.5.3KN.5.4 KN.5.5


《小部》【禅世界版】KN.5《经集》3
第三品 大品 (KN.5.3)

Snp.3.405-765


KN.5.3.1 第一章 出家经

Snp.3.405

我将讲述出家,

眼力远见者(the One of Vision)如何出家,

如何在调查研究时,

他赞同出家。

Snp.3.406 

这种在家生活是桎梏,

是尘垢的一种基础;

出家就象一个开阔的空间:

看见这一点,他便出家了。

Snp.3.407 

已经出家后,他避免

此身的诸邪恶行为。

已经舍弃了言语的恶行,

他净化了他的生活之道(Livelihood)。

Snp.3.408 

佛陀前往王舍城(Rajagaha),

摩揭陀国人(Magadhans)的基利跋(Giribbaja)城。

以诸妙相装饰着,

他在城里行走乞食。

Snp.3.409 

站在宫殿上时,

频毗沙罗国王看到了他。

已经看见他赋有诸多妙相,

他便说出这句话:

Snp.3.410 

“先生们!你们看他,

俊美,魁伟,清净;

赋有良善行为,

他前视只有一轭之距(a mere yoke’s length)。

Snp.3.411 

双眼低垂,充满正念,

好象他不来自一个低贱家族。

派出国王的信使们,

探听这位比丘去往何处。”

Snp.3.412 

国王派出的信使们,

紧跟他的身后,

想道:“这位比丘要去哪里呢?

他的住处在哪里呢?”

Snp.3.413 

挨家挨户地走着乞食,

他谨守感官诸门,善于克制,

清晰地理解,总是充满正念,

他很快将钵盛满。

Snp.3.414 

已经到处行走乞食,

这位牟尼离开城里。

他登上般度婆山(Mount Bandava):

“他的住处一定是在那里!”

Snp.3.415 

已经看见他进入他的住处,

信使们于是靠近;

而有一位信使返回

并向国王报告道:

Snp.3.416 

“大王!这位比丘住在

般度婆山东边。

他坐在一个山洞穴中,

象一头老虎、公牛或狮子。”

Snp.3.417 

听了那位信使的报告,

这位刹帝利登上一辆精美的车辆出发。

匆忙离开,

赶往般度婆山的方向。

Snp.3.418 

到达适宜车辆行驶的大道尽头,

这位刹帝利便下车,

已经徒步靠近,

他抵达并进入。

Snp.3.419 

已经坐下后,

国王向他致意

并礼貌交谈。

问候寒喧后,国王说出这句话:

Snp.3.420 

“你年轻,小伙子,

一个正值生命鼎盛时期的青年,

赋有美貌和身材,

象一位出身良好的刹帝利。

Snp.3.421 

我将给你财富  – 享受它

在一支的军队前列闪耀,

由一支雄象队伍相伴。

被问到时,告诉我你的出身。”

Snp.3.422 

“啊,国王!就在喜马拉雅山山麓,

正前方有一个国家,

繁荣富强,

由一个众拘萨罗人的本地人统治。

Snp.3.423 

我的族姓为太阳(Adicca),

我出身就是一个释迦族人。

啊,国王!我已经从那个家族出家,

不再渴望诸感官享乐。

Snp.3.424 

已经看见在诸感官享乐中的危险,

已经看见作为安稳的放弃。

我将努力精进,

我的心欢喜于此。”


KN.5.3.2 第二章 精进经

Snp.3.425 

“为了成就脱离束缚的安稳,

我奋发地禅修,

当我坚定地精进

已经去往尼禅河时(the Neranjara River )时,

Snp.3.426 

那摩支(Namuci)来到我那里,

说着怜悯的言语:

“你消瘦,苍白,

你濒临死亡。

Snp.3.427 

一千部分属于死亡,

而你的生命只有一分保留。

活着吧,先生!生命更好!

活着时,制造诸福德(merits)吧!

Snp.3.428 

你过着精神生活

和供奉火祭(fire sacrifice)时,

许多功德会得到积存。

何必将自己奉献给精进呢?

Snp.3.429 

精进之道很难旅行,

很难修习实践,很难取得成绩。”

魔罗(Mara)站在佛陀面前,

说着这些偈颂。

Snp.3.430 

当魔罗用这样一种方式说话时,

世尊对他如是说道:

“粗心懈怠的亲族!邪恶者(Evil One),

你带着目的来到这里。

Snp.3.431 

我没有任何需要,

哪怕一丁点儿的功德。

而这些话,魔罗适合

对那些需要功德的人去说。

Snp.3.432 

我也有信念和活力精进,

并且我存有智慧。

当我如此坚决时,

你何必要我活着呢?

Snp.3.433 

这阵风可能甚至

干涸诸河之流,

象这样当我如此坚决时,

它为何不应该干涸我的血液呢?

Snp.3.434 

当血液干涸时,

胆汗和粘液(bile and phlegm)干涸。

当我的肌肉消耗时,

我的心甚至变得更为宁静,

并且我的正念、智慧和定更为坚定。

435 

我用这样的一种方式过活时,

我已经体验了极端疼痛,

可是我的心没有转向诸感官享乐:

看呐,这个人的清净性!

Snp.3.436 

诸感官享乐是你的第一支军队,

第二支叫作苦恼不满(discontent),

第三支是饥渴(hunger and thirsty),

第四支叫作渴爱(craving)。

Snp.3.437 

第五支是呆滞和嗜睡(dullness and drowsiness),

第六支叫作怯懦(cowardice),

第七支是怀疑,

而你的第八支是贬低和骄傲(denigration and pride)。

Snp.3.438 

利益、称赞和荣耀,

和不正确得到的名声是第九支;

当一个人吹嘘自己和贬低别人时,

这是第十支。

Snp.3.439 

那摩支!这是你的军队,

黑暗者(the Dark One)的队伍,

一位懦夫不能战胜它,

而战胜了它,一个人获得喜悦。

Snp.3.440 

我穿戴穆娜草(munja);

对我来说生命被扭曲。

我宁可死于战斗,

也不愿屈被击败而活着。

Snp.3.441 

在这里被吞噬的

一些沙门和婆罗门,已不再被看见。

他们不知道

有操守的之人所走过的道路。

Snp.3.442 

已经看到四处旗帜飘扬的军队,

并且其车辆备好的魔罗,

我将出去应战:

他不可能把我从我的地方赶走。

Snp.3.443 

尽管有着诸天神一起的此世间

不会征服你的那支军队,

可我将用智慧将它粉碎,

就象用一块石头打碎一只未烧制的泥钵(a fresh clay bowl)。

Snp.3.444 

已经取得对我的意图的把握,

并且正念已得到很好地建立,

我将从一个疆域到另一个疆域游行,

指导许多弟子。

Snp.3.445 

仔细精勤和坚定不移,

我的教导的这些修习者,

他们与你的诸愿望相反,

将走向一个人不会悲伤的境界。”

Snp.3.446 

“我亦步亦趋,

跟随了世尊七年,

可是我在充满正念的的正觉者中,

没有找到任何一个缺口。

Snp.3.447 

有一只乌鸦围绕

看起来象一块肥肉的一个石头盘旋:

“也许我们在这里将发现什么鲜嫩的;

也许可能有什么美味的。”

Snp.3.448 

可是在那里没有发现什么美味的东西,

乌鸦从那个地方离去。

就象那只攻击石头的乌鸦一般,

我们离开乔达摩, 满怀失望。”

Snp.3.449

他受到如此多的悲伤打击,

以致他的琵琶从腋下失落。

于是那个悲哀的夜叉(spirit)

就从那里消失。”


KN.5.3.3 第三章 妙语(Well Spoken)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在那里世尊对比丘们如是说道:“比丘们!”

“尊师!”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说道:

“比丘们!当言语具有四种因素时,它是妙语而非恶语,并且它是无咎的,明智者无可指责。是哪四种因素呢?在这里,一位比丘言说妙语,不言说恶语。他只说正法(Dhamma),不说非法(non-Dhamma)。他只说动听之语,不说难听之语。他只说真实之语,而不撒谎。当言语具有四种因素时,它是妙语而非恶语,并且它是无咎的,明智者无可指责。”

世尊如是所说。说了这个后,善逝(the fortunate One),老师(the Teacher),进一步说道:

Snp.3.450 

“良善之人说道:“妙语最好;

言说正法而不是非法 – 那是第二;

说动听之语,不说难听之语 – 那是第三;

说真实之语而不撒谎 – 那是第四。””

那时,尊者婆耆舍(Vangisa)从座位上起来,将上袍搭到一边肩上,在向世尊崇敬地致意后,对他说道:“世尊!我有一种灵感!善逝!我有一种灵感!” 

世尊说道:“婆耆舍,那么说出你的灵感,婆耆舍!”

尊者婆耆舍于是当着世尊的面 ,用合适的偈颂赞美世尊道:

Snp.3.451 

“一个人应该只说这样的话,

它既不折磨自己,

也不引起对他人的伤害:

那种言语就是妙语。

Snp.3.452 

一个人应该只说动听的话,

令人高兴受欢迎的话,

一个人应该说不带来任何不好的话,

令别人愉快的话。

Snp.3.453 

真实,的确是不朽之语:

这是一个古训。

良善之人说,

良善事物和正法

建立于真实之上。

Snp.3.454 

佛陀为涅槃的成就、安稳,

为痛苦的止息

说出的言语

的确至高无上。”


KN.5.3.4 第四章 孙陀利迦婆罗堕若(Sundarika Bharadavaja)经

【注】:此经与SN.7.9有相同部分。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萨罗国孙陀利迦(Sundarika)河岸边。 当时,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正在孙陀利迦河边供火和祭火。 那时,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已经敬供火牺牲和进行火祭后,起座回顾四周,想知道:“那么,谁应该享用这些供物呢?”

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看见世尊包着头坐在一棵树下。 看见他后,他左手拿着供物,右手拿着水罐,去见世尊。 当世尊听到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的脚步声时,他揭去头盖。那时,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想道“这位贤者剃光了头发,这位尊者剃光了头发,” 想转回;可是,他想道“在这里,某些婆罗门大师确实也剃光了头发。让我去见他并询问他的社会阶级。”

那时,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去见世尊。抵达后,对世尊说道:“尊者是什么社会阶级呢?”世尊于是用诸偈颂对婆罗门说道:

Snp.3.455

“我不是一个婆罗门,也不是一位王子;

我不是一个是吠舍,什么也不是。

已经王了知凡夫们的氏族,

一无所有,我在这个世间思考而过活。

Snp.3.456

身着斗篷,我无家游行,

剃除头发,内心完全寂静。

因为我在这里不依着于人们,

婆罗门!不适合问我的氏族出身。”

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说道:“先生!众婆罗门会问其他婆罗门道:“这位贤者是一位婆罗门吗?””

世尊道:

Snp.3.457

“可是如果你说你是一位婆罗门,

并且说我不是一个婆罗门,

那么让我问你具有三音步和二十四音节

的萨维蒂韵律(Savitti)。”

婆罗门道:

Snp.3.458 

这世间的先知们、男人们、刹帝利们和众婆罗门,

基于什么在这里

已经向天神们祭祀了呢?

世尊道:

“我说,如果一位证悟者(an accomplished one),一位吠陀大师(a Veda-master),在祭祀时,

从任何人那里获得一份供养(an offering),那么对捐献者来说会有成效。”

婆罗门道:

Snp.3.459

“确实,他的这个供养一定会成功,

因为我们已经看见这样一位吠陀大师。

因为我们还没有看见那些象你的人

别的人便会享用供品。”

世尊道:

Snp.3.460

“因此,婆罗门!你要寻求良善之人时,

到我这里来,并提出你的疑问。

也许你在这里找到一个处于平静的人,

无恨,无恼,无欲,并且十分明智(smokeless, untroubled, desireless, and very wise)。”

婆罗门道:

Snp.3.461 

“乔达摩大师!因为我喜欢祭祀,

我愿意举行一个祭祀,但我不理解祭祀。

请贤者指导我:

请告诉我在哪里祭祀才有成效。”

世尊道:“在那种情形下,婆罗门!侧耳倾听。我将给你教导正法。”

Snp.3.462 

“不要问社会阶级出身,而要问行为:

火确实可从任何木柴燃起。

尽管出身卑微,一个坚定的牟尼

是以一种惭愧感而克制的一个优秀纯良的人。

Snp.3.463 

他由真理调御,赋有调御(taming)

已经抵达诸吠陀(明)的终点,

已经过了精神生活:

基于福德而想供奉的一位婆罗门

应该及时用祭品供养这样一个人。

Snp.3.464

那些已经舍弃了诸感官享乐的无家者们,

他们善于自我控制,象一枚梭子般正直:

基于福德而想供奉的一位婆罗门

应该及时用祭品供养这样一个人。

Snp.3.465 

那些摒弃贪欲,诸感官集中得定,

象月亮摆脱罗候(Rahu)的控制一般,

基于福德而想供奉的一位婆罗门

应该及时用祭品供养这样一个人。

Snp.3.466 

那些在此世间没有诸依着而游行的人,

总是充满正念,已经舍弃将诸事物当作“我的”:

基于福德而想供奉的一位婆罗门

应该及时用祭品供养这样一个人。

Snp.3.467 

已经抛弃了诸感官享乐,住于着胜利,

已经知道生死的终点,象一个湖泊般清凉:

基于福德而想供奉的一位婆罗门

应该及时用祭品供养这样一个人。

Snp.3.468 

与合乎正道(righteous; 正义)的人相同,远离不合正道(不义)的人,

如来在这里或彼岸

是具有无边智慧的一个人:

如来值得祭品供养。

Snp.3.469 

他没有虚伪和狂妄我慢,

没有贪婪,没有丝毫”我的”之意,无欲,

摒弃愤怒,内向地寂静(inwardly quenched);

那位婆罗门已经舍弃了悲伤的染污:

如来值得祭品供养。

Snp.3.470

他已经舍弃了心的住所(心所),

没有丝毫诸所有物,

不执取在这里或彼岸的任何事物:

如来值得祭品供养。

Snp.3.471

他专注得定,渡过了洪流,

以无上之见已经知道正法,

他的诸内流(influxes)被毁坏,持有最后的身体:

如来值得祭品供养。

【注】:诸内流,即诸烦恼。

Snp.3.472

他的存在的诸内流和粗鲁的言语

都被耗尽,消失,不复存在。

那位以每种方式得到释放的吠陀大师:

如来值得祭品供养。

Snp.3.473 

他已经克服了诸系缚,对他来说没有任何诸系缚,

在被狂妄我慢所执的人们当中他不被狂妄我慢所执,

他完全了知(智证)痛苦及其领域和基础(field and ground):

如来值得祭品供养。

Snp.3.474 

他不依赖于欲望,一位隐退远离的先知,

他已经克服了由其他人所宣扬而周知的见,

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种类的诸处(the bases):

如来值得祭品供养。

Snp.3.475 

他已经洞彻了弗届远近的诸现象,

对他来说它们已经被耗尽,消失,不复存在。

他充满平静,在执取的摧毁中得到解放(解脱):

如来值得祭品供养。

Snp.3.476 

他已经看见诸束缚以及出生的

摧毁和终结,

他已经完全驱逐贪欲的通道,

清净、无过、无垢、无瑕:

如来值得祭品供养。

Snp.3.477 

他不感知察觉(perceive)一个“自我(self)”,

专注得定、正直、内向地坚定,

没有冲动,没有死板,没有怀疑:

如来值得祭品供养。

Snp.3.478 

对于他没有内在的诸妄想痴迷,

并且他的智(knowledge)洞察一切现象,

他持有最后的身体性色(bodily form),

并且成就了正觉(enlightenment) – 无与伦比和吉祥 –

达到这种有心灵的清净的程度:

如来值得祭品供养。”

婆罗门道:

Snp.3.479 

“让我的供养成为真正的供养吧!

因为我遇上了这样一位吠陀大师。

梵天自己已经昭示:

请世尊从我这里接受它!

请世尊享用我的祭品!”

世尊道:

Snp.3.480 

“为此唱诵过偈颂的食物,

不适合我来食用。

婆罗门!这不是那些看见者们所遵循的原则。

正觉着们排斥如此

为它唱诵过偈颂的食物。

啊,婆罗门!因为存在这一原则,

这就是他们的行为准则。

Snp.3.481 

供奉其它食物和饮料

圆满者,伟大先知

随着诸烦恼已经得到毁坏,并且后悔已经得到平息,

因为他是一个寻求福德的人的福田。”

婆罗门道:

Snp.3.482 

“世尊!在已经遇到您的教诲后,

请告诉我,让我可能了知

象我这样寻找在祭祀时某人的一个人的供养,

谁应该享用进食呢?”

世尊道:

Snp.3.483

“侵略性已经消失的一个人,

他的心没有不安,

他已经没有诸感官欲望,

他已经驱除呆板糊涂(dullness),

Snp.3.484

已经除去诸束缚的一个人,

对生与死娴熟,

具足牟尼义(munihood)的一位牟尼,

象那样的一个人在祭祀时来到。

Snp.3.485 

已经除去傲慢,

以崇敬的致意向他礼敬。

用食物和饮料供奉他,

以这样的方式供养会兴盛。”

婆罗门道:

Snp.3.486 

“尊贵的佛陀值得享用祭品,

他是无上的福田(field of merit),

所有这世间祭祀的容器:

给贤者的供养带来巨大果报。”

于是,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对世尊说道:“好极了,乔达摩大师!好极了,乔达摩大师!犹如能拨乱反正,能披露幽微,能指点迷津,或者能在黑暗中为那些有视力的人们高擎明灯以看见诸色一般,乔达摩大师以种种方式来阐明正法。我皈依乔达摩大师、法和比丘僧团。愿我在乔达摩大师座下出家,愿我受具足戒。” 

不久,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世尊座下出家,受具足戒。他独居、隐退远离、精勤不放逸、热忱和坚定,尊者孙陀利迦婆罗堕若亲自以证智(with direct knowledge)实现,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善男子们从在家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的梵行的无上目标。他证知(directly knew):“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不再有存在的任何状态。” 并且尊者孙陀利迦婆罗堕若成为众阿罗汉中的一员。


KN.5.3.7 第七章  舍罗(Sela)经

【注】:此经与MN.92相同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与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团一起在央掘陀罗人(Anguttarapans)之国游行,并最终抵达名叫市集(Apana)的央掘陀罗人市镇。

结发沙门羇尼耶(the jatila Keniya)听闻:“沙门乔达摩,他是释迦族人之子,从释迦族出家,已经与与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团一起在央掘陀罗人(Anguttarapans)之国游行,并来到市集镇。现在四处流传着一份关于乔达摩大师的良好报告,到了这种程度:“世尊已经成就证悟和遍正觉,他明与行圆满,庄严崇高,他是诸世界的知解者,无上调御者,天人师,他已经正觉和为世间所尊(accomplished, fully enlightened, perfect in true knowledge and conduct, sublime, knower of worlds, incomparable leader of persons to be tamed, teacher of gods and humans, enlightened, blessed)。他亲自以证智(his own direct knowledge)证悟(realized)后,为包括众天神、众魔罗、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众天子及众人的这一代宣说法。他教导的法在开首、中间和结尾都是美善的,涵义和言辞正确;他揭示了一种圆满和清净(perfectly complete and pure)的精神生活(梵行)。”  现在去见这样的阿罗汉们很有益处。”

那时,结发沙门羇尼耶去见世尊,与世尊相互致意。致意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世尊用一个法谈指导、敦促、激发和鼓励结发沙门羇尼耶。那时,已经得到世尊用一个法谈指导、敦促、激发和鼓励后,结发沙门羇尼耶对世尊说道:“请乔达摩大师与比丘僧团一起同意接受我明天的饭食供养。”  当如是所说时,世尊告诉他道:“羇尼耶!比丘僧团很大,由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组成,而你对众婆罗门有完全的净信。” 第二次,结发沙门羇尼耶对世尊说道:“乔达摩大师!尽管比丘僧团很大,由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组成,并且尽管我对众婆罗门有完全的净信,我还是请乔达摩大师与比丘僧团一起同意接受我明天的饭食供养。” 第二次世尊告诉他道:“羇尼耶!比丘僧团很大,由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组成,而你对众婆罗门有完全的净信。”

第三次,结发沙门羇尼耶对世尊说道:“乔达摩大师!尽管比丘僧团很大,由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组成,并且尽管我对众婆罗门有完全的净信,我还是请乔达摩大师与比丘僧团一起同意接受我明天的饭食供养。” 世尊以沉默同意了。

那时,结发沙门羇尼耶知道世尊同意后,从座位起来,前往他自己的隐居处,在那里他向他的朋友们和伙伴们,他的亲族们和亲属们如是说道:“先生们!我的朋友们和伙伴们,我的亲族们和亲属们!听我说。我已经邀请了沙门乔达摩和比丘僧团一起接受我明天的饭食供养。为我买东西和做准备吧。”

“是的,先生!” 他们回答道。一些人挖炉灶,一些人劈柴,一些人洗碟子,一些人放置水罐,一些人准备座位,而结发沙门羇尼耶自己搭建一个亭子。

当时,舍罗婆罗门呆在市集镇。他是通晓三吠陀(Three Vedas)的众词汇、仪轨、音韵论与词源四者和历史为第五项的大师;精通语文学和语法(skilled in philology and grammar),完全精通自然哲学和一个伟人(大丈夫)的种种标志(相),并且他在给三百位婆罗门学生教授众颂歌的诵读。

当时,结发沙门羇尼耶对舍罗婆罗门极具净信。那时,舍罗婆罗门为了锻炼而行走和游行,他的三百位婆罗门学生一起参加,来到结发沙门羇尼耶的隐居处。在那里,他看见一些人在挖炉灶,一些人在劈柴,一些人在洗碟子,一些人在放置水罐,一些人在准备座位,而结发沙门羇尼耶自己在搭建一个亭子。

当看见这个时,他向结发沙门羇尼耶问道:“什么?羇尼耶大师要结婚或是有一个结婚施舍吗?或者有某个大祭祀吗?或者摩揭陀国斯尼耶频毘沙罗王与一群随从已经被邀请参加明天的饭食吗?”

“舍罗大师!我没有将要结婚或是有一个结婚施舍,也没有摩揭陀国斯尼耶频毘沙罗王与一大群随被邀请参加明天的饭食,可是我在计划一个大型的祭祀供养。沙门乔达摩,他是释迦族人之子,从释迦族出家,已经与与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团一起在央掘陀罗人(Anguttarapans)之国游行,并来到市集镇。现在四处流传着一份关于乔达摩大师的良好报告,到了这种程度:“世尊已经成就证悟和遍正觉,他明与行圆满,庄严崇高,他是诸世界的知解者,无上调御者,天人师,他已经正觉和为世间所尊(accomplished, fully enlightened, perfect in true knowledge and conduct, sublime, knower of worlds, incomparable leader of persons to be tamed, teacher of gods and humans, enlightened, blessed)。” 我已经邀请了沙门乔达摩和比丘僧团一起接受我明天的饭食供养。”

“羇尼耶!你说“佛陀”吗?”

“舍罗!我说了“佛陀”。”

“羇尼耶!你说“佛陀”吗?”

“舍罗!我说了“佛陀”。”

那时,舍罗婆罗门想道:“甚至在此世间难得相逢“佛陀”这个词。现在,在我们的众颂歌中,三十二种大丈夫相(伟人标志)已经流传下来,具备它们的大丈夫只有两个趣处而无其它。如果他过在家生活,那么他会成为一位转轮王,一位根据正法来统治的正王(a righteous king who rules by the Dhamma,四方之主(master of the four quarter),全能全胜,使其国安定,拥有七宝。他拥有这七宝:轮宝( the wheel-treasure)、象宝(the elephant-treasure)、马宝(the horse-treasure)、珠宝(the jewel-treasure)、女宝(the woman-treasure)、管家宝(the steward-treasure)六者和第七顾问宝(the counselor-treasure),他的一千多个孩子们果敢和英勇,并碾碎其他众敌;他不以棍杖和武器而以正法的手段统治这大海所包围的大地。可是如果他从在家生活出家进入无家生活,那么他就成为一位证悟者,一位遍正觉者,一个揭开此世间面纱的人。”

(他说道:)“我的善羇尼耶!乔达摩大师,证悟者和遍正觉者,现在住在哪里呢?”

当如是所说时,结发沙门羇尼耶伸展他的右臂并说道:“舍罗大师!在那里,就在树林的绿际线那里。”

那时,舍罗婆罗门与三百位婆罗门学生去见世尊。他对众婆罗门学生说道:“先生们!请安静地过来,步子要小心;因为这些世尊们难以接近;他们就象众狮子般独自漫游。当我在同沙门乔达摩说话时,不要闯入和打断我,而是等到除非我们的谈话结束之时。”

那时,舍罗婆罗门去见世尊,与他互相致意。致意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并在世尊的身上寻找一位大丈夫的三十二种大丈夫相。他或多或少在世尊的身上看见一位大丈夫的三十二种大丈夫相,只除了两种相; 他对两种相怀疑和不确定,他无法决定和对它们下决心:关于包裹在鞘套中的雄性器官与关于广长舌(the largeness of the tongue)。那时世尊想道:“这位舍罗婆罗门或多或少看见我的三十二种大丈夫相,只除了两种相; 他对两种相怀疑和不确定,他无法决定和对它们下决心:关于包裹在鞘套中的雄性器官与关于广长舌(the largeness of the tongue)。

于是世尊发挥了一种超常神通的壮举,使得舍罗婆罗门看见了世尊包裹在鞘套中的雄性器官。之后世尊伸出舌头,并重复地接触双耳孔和双鼻孔,并用舌头覆盖整个前额。

于是,舍罗婆罗门心想:“沙门乔达摩被赋予了一位大丈夫的三十二种大丈夫相;它们圆满,而不是非圆满。可是,我不知道他是一位佛陀或者不是。但是我从根据老师们的传承而言说的众年长的婆罗门那里听说,当赞美他们时,那些证悟者和遍正觉者会如是披露他们自己。假设我当着沙门乔达摩的面用恰当的诸偈诵赞美他:

于是舍罗当着世尊的面以适当的诸偈颂赞美道:

Snp.3.548 

“啊!身体完美,很受青睐,

看起来英俊和可爱,

啊!世尊!你容色金黄,

并且诸齿雪白;你强壮有力。

Snp.3.549

众特征一个和所有都被看见

它们使一个作为良好出生的人得到分别;

它们都可以在你身上找到,

这些揭示出一位大丈夫之众相。

Snp.3.550

双眼清澈,面容明亮,

雄伟,象火焰一样直立,

在众沙门的此团体当中

你象闪耀的太阳般照亮。

Snp.3.551

一位以如此金色光泽的皮肤

看起来如此可爱的比丘 –

凭如此稀有的美貌

为什么你会满足于一位沙门的生活呢?

Snp.3.552

你很适合成为一位国王,一位众战车之主,

一个转轮的君主,

在所有四方的胜利者,

和阎浮森林的主宰者(lord of the Jambu-tree Grove)。

Snp.3.553

随着刹帝利武士们和伟大的王子们

都致力于对您的服务,

啊!乔达摩!你应该作为男子们的主宰

和众王之王来统治。”

佛陀

Snp.3.554

“啊!舍罗!我已经是一个是国王。”

世尊回答道。

“我是最高正法之王,

我使正法之轮转动,

没有人可以停止它。”

舍罗

Snp.3.555

“你声称遍正觉,” 舍罗婆罗门说道,

“啊!乔达摩!你告诉我,

“我是最高正法之王,

我使正法之轮转动。”

Snp.3.556

谁是你的将军,

那位遵循大师的自己的方式的弟子吗?

帮助你将你启动的轮子

转动起来的人是谁呢?”

世尊

Snp.3.557

“轮子由我启动,” 世尊回答道,

“那个同样的最高的正法之轮,

如来的儿子舍利弗帮助我转动此轮。

Snp.3.558

必须被知道的事物得到直接地知道,

必须被修习的事物已经得到了修习,

必须被舍弃的事物已经得到了舍弃,

因此,婆罗门!我是一位佛陀。

Snp.3.559

因此让你对我的诸怀疑息灭

并让决定取代它们的位置,

因为总是很难获得

众遍正觉者的目光。

Snp.3.560

我是其在这个世间的存在

很少出现的一个人,

我是遍正觉者,

啊!婆罗门!我是最高的医生。

Snp.3.561

我是无与伦比的释天(Brahma),

压碎了所有魔罗的大军;

已经击败所有的我的敌人,

我没有恐惧而喜悦。”

舍罗

Snp.3.562

“啊!先生们!倾听这个,倾听他所说的,

有远见眼力的人,医生,

象森林里一头狮子般

咆哮的强大的英雄。

Snp.3.563

谁,即使有为社会不容的卑下出生

当其看见他是无与伦比的

压碎所有魔罗的大军的圣人

而不会相信他呢?

Snp.3.564

现在请想要的人跟随我

而不想要的人,请他离开。

因为我将在他座下出家,

这个有远大智慧的人。”

学生们

Snp.3.565

“啊!先生!如果现在你赞成

正觉者的这个教诫,

那么我们也将在他的座下出家,

这个有远大智慧的人。”

舍罗

Snp.3.566

“在这里有三百位婆罗门

他们合掌向上恳求:

“啊!愿我们过梵行生活

啊!世尊!在你的座下。””

佛陀

Snp.3.567

“啊!舍罗!梵行已经得到很好地宣告,”

世尊说道,

“要在这里被看见和没有延迟;

一个精勤修学的人

将会找到一个富有成效的出家。”

于是舍罗婆罗门和其会众在世尊座下接受出家,并受具足戒。

于是,当那夜过后,结发沙门羇尼耶在自己的隐居处已经准备了种种美食,并向世尊宣布了时间:“乔达摩大师!饭食备好,正宜其时。” 那时,世尊在早晨穿好衣服,拿钵和外袍,与比丘僧团一起去结发沙门羇尼耶的隐居处,在备好的座位上坐下。

那时,结发沙门羇尼耶亲手以种种美食款待和使以佛陀为上首的比丘僧团满意。当世尊已经进食完和把手从钵收回时,结发沙门羇尼耶取了一个低矮的坐具并在一旁坐下。于是世尊以这些偈颂给他以祝福:

Snp.3.568

“燔祭是火的荣耀

娑毘底(萨维特里)是吠陀赞美诗的荣耀,

国王是众人的荣耀,

大海是流入其中众河的荣耀;

Snp.3.569

月亮是众星辰的荣耀,

太阳是所有照耀的事物的荣耀,

福德是所有渴望的人的荣耀,

僧团是那些供养者的荣耀。”

当世尊以这些偈颂送出祝福后,他从座位起来和离开。

那时,在他们具足戒不久,独居、隐退远离、精勤不放逸、热忱和坚定,尊者舍罗和其会众,亲自以证智(with direct knowledge)实现,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善男子们从在家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的梵行的无上目标。他们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不再有存在的任何状态。” 并且尊者舍罗和其会众成为众阿罗汉。

那时,尊者舍罗和其会众去见世尊。将他的上袍搭到一边肩上,向世尊合掌礼敬时,以这些偈颂对世尊说道:

Snp.3.570

“看见一切者!自从我们皈依于你以来,

八天已经过去。

啊!世尊!在这七个夜晚,

我们在你的教诫中已经得到了调御。

Snp.3.571

你是佛陀,你是导师,

你是牟尼,魔罗的征服者。

已经切断所有的邪恶性向,

你已经跨越并指导人类跨越。

Snp.3.572

你已经克服了所有的附着,

你已经除去了所有的烦恼。

你是一头没有执取的狮子,

你已经舍弃了恐惧和害怕。

Snp.3.573

在这里三百比丘站着

崇拜着伸出双手。

啊!英雄,伸出你的双足,

让这些伟大的众生崇敬导师。”


 

 

 

 


第三品大品终。


KN.5.1KN.5.2KN.5.3KN.5.4 和 KN.5.5


【Chanworld.org】2017.08.08-2020.11.12-CB-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