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部》【禅世界版】KN.5经集2

KN.5.1KN.5.2KN.5.3KN.5.4 KN.5.5


《小部》【禅世界版】KN.5《经集》2
第二品 小品 (KN.5.2)

KN.5.2.1-KN.5.2.12 (共十二章)

Snp.2.222-Snp.2.404


KN.5.2.1 第一章 诸宝经

(与《小部》中《小诵》第六经《诸宝经》KN.1.6相同。)

【注】:此经也称为三宝经。此处重译。

Snp.2.222

无论在大地上或天空中的鬼神

已经聚集在这里,

愿你们都快乐幸福

并专心地聆听我的宣说。

Snp.2.223

象这样,鬼神们!你们都要仔细注意。

向人类展示仁慈。

他们日以继夜地奉献供养,

因此,要仔细经心,要保护他们。

Snp.2.224

任何财富 – 在这里或在彼岸 –

一切在诸天国里的殊胜的珍宝,

对我们来说,如来却是无与伦比。

这也是在佛陀中的一种殊胜的珍宝。

凭借这一真谛,但愿获得福祉。

【注】:truth,真谛,真理。

Snp.2.225

这殊胜的无死 – 终结,冷静离欲 –

由释迦族圣人在定(concentration)中发现:

正法无与伦比。

这也是在正法中的一种殊胜的珍宝。

凭借这一真谛,但愿获得福祉。

Snp.2.226

由无上的觉悟者所颂扬的清净事物

和被称为不经中介而了知的定的事物:

那种定无与伦比。

这也是在正法中的一种殊胜的珍宝。

凭借这一真谛,但愿获得福祉。

【注】:坦尼沙罗比丘注:这明显等同于即时性的解脱和直觉之果。

Snp.2.227

被那些平静快乐的人所称颂的

八辈之士 – 四双之人 –

他们作为善逝的弟子们,值得诸供养。

给他们的施舍会获得巨大果报。

这也是在僧团中的一种殊胜的珍宝。

凭借这一真谛,但愿获得福祉。

【注】:此处即指四双之人,八辈之士。

Snp.2.228

那些专心致志,心意坚定,

将遵行乔达摩的教诲的人,

成就他们的目标,进入无死,

自在地享受他们已经获得的解脱。

这也是在僧团中的一种殊胜的珍宝。

凭借这一真谛,但愿获得福祉。

Snp.2.229

一根因陀罗柱,深植大地,

甚至四面来风都不能动摇:

我告诉你,那就象一位正直的人,

– 已经了知诸圣道的 –

他会看见。

这也是在僧团中的一种殊胜的珍宝。

凭借这一真谛,但愿获得福祉。

Snp.2.230

那些已经清楚地看见(证知)

由深入洞察的人所善加教导的诸圣谛(the noble truths)的人

– 无论什么可能之后让他们漫不经心 –

将不会产生流变(becoming)的第八种状态。

这也是在僧团中的一种殊胜的珍宝。

凭借这一真谛,但愿获得福祉。

【注】:becoming,流变,迁流,再生。

Snp.2.231

在获得洞察之刻,

一个人舍弃三种事物:

有身诸见、不确定性

以及任何对诸习惯和诸实践的依着。

一个人从四种恶趣得到解脱,

并且没有能力去犯六种大罪。

这也是在僧团中的一种殊胜的珍宝。

凭借这一真谛,但愿获得福祉。

【注】:坦尼沙罗比丘注:四恶趣:重生为一个畜牲、一个饿鬼、一个愤怒的恶鬼或者身处地狱。在佛陀的宇宙观里,这些状态没有一个是永恒的。六种大罪:杀母、杀父、杀阿罗汉(遍正觉者)、让一位佛陀受伤、导致僧团分裂或者选择佛陀以外的任何人作为其人最根本的老师。在AN.5.129列出的前五种大罪,死后立刻导向地狱。

Snp.2.232

任何一个人

在身、语、意中所造作的恶行

其人不能隐瞒它:

对于一位已经见道之人,

这无能为力。

这也是在僧团中的一种殊胜的珍宝。

凭借这一真谛,但愿获得福祉。

Snp.2.233

正如在热季的第一个月中

一处鲜花满枝的山野丛林一般,

为了最大的利益,导致解除束缚,

他所教导的最根本的正法也是如此。

这也是在佛陀中的一种殊胜的珍宝。

凭借这一真谛,但愿获得福祉。

Snp.2.234

最根本的,

最根本的知道,

最根本的给予,

最根本的带来,

无上殊胜,他曾教导最根本的正法。

这也是在佛陀中的一种殊胜的珍宝。

凭借这一真谛,但愿获得福祉。

Snp.2.235

已经终结旧的东西,没有新的东西出生。

已经让他们的心意对未来的流变冷静离欲,

没有种子

没有成长的欲望,

他们觉醒正觉,象这个火焰一样出离。

这也是在僧团中的一种殊胜的珍宝。

凭借这一真谛,但愿获得福祉。

Snp.2.236

已经在这里聚集的任何鬼神,

– 无论在大地上或天空中 –

让我们皈依佛陀,以及众生天人所崇敬的如来。

愿获得福祉。

Snp.2.237

已经在这里聚集的任何鬼神,

– 无论在大地上或天空中 –

让我们皈依正法,以及众生天人所崇敬的如来。

愿获得福祉。

Snp.2.238

已经在这里聚集的任何鬼神,

– 无论在大地上或天空中 –

让我们皈依僧团,以及众生天人所崇敬的如来。

愿获得福祉。


KN.5.2.2 第二章 生腥(Raw Stench)经

【注】:坦尼沙罗比丘注:这一诗篇是一位婆罗门沙门(Tissa)和以前迦叶佛之间的对话。不象乔达摩佛出身于刹帝利种姓,迦叶佛陀出身于婆罗门种姓。

Tissa:

Snp.2.239

“那些平和地进食

娑摩迦、金古罗迦和支那迦(millet, Job’s tears, green gram;植物名),

叶果、根果和藤果(leaf-fruit, tuber-fruit, water-chestnut-fruit)的人,

他们根据正法获得,

而不期望诸感官享乐

或者说谎。

Snp.2.240

可是当进食精细制作的、

精心准备的、

精致的、被给予的、其他人所施舍的东西时,

当享用煮熟的大米时,

迦叶!其人吃了生腥。

Snp.2.241

可是你,这位梵天的亲族,说着

“生腥对我不宜”,

你却一边吃着煮熟的大米

和精心准备的鸟肉。

迦叶!因此我问你那个的义理:

你说的生腥是什么呢?”

迦叶佛:

Snp.2.242

“杀害众生物,

猎捕,切割,捆缚,

偷盗,说谎,行骗,欺诈,

无用之诵,

与其他人的妻子们勾搭:

这是一种生腥,

而不是肉的进食。

Snp.2.243

在这里,那些对感官贪欲未加制约,

贪婪于诸美味,

杂染于不清净事物,

诸断灭见者,

不和谐和不屈不挠顽固的人:

这是一种生腥,

而不是肉的进食。

Snp.2.244

那些粗暴,无情,

背后骂人,

背叛朋友,

毫无同情之心,傲慢,

惯于吝啬,

不肯向任何人施舍的人:

这是一种生腥,

而不是肉的进食。

Snp.2.245

愤怒,迷醉,

顽固,敌意,

欺骗,怨恨,

吹嘘,狂妄我慢,骄傲,

与不正直的那些人为友:

这是一种生腥,

而不是肉的进食。

Snp.2.246

那些有诸恶习的人,

不还债者,告密者,

交易骗子,造假者,

做诸种恶事的邪恶之徒:

这是一种生腥,

而不是肉的进食。

Snp.2.247

在这里,那些对众生没有克制的人,

拿走他人之物,

意图伤害,

不道德的猎人们,严厉,粗暴无礼:

这是一种生腥,

而不是肉的进食。

Snp.2.248

那些十分贪婪的人,

不断地企图

阻碍和杀害;

死后走向黑暗

一头扎进地狱的众生:

这是一种生腥,

而不是肉的进食。

Snp.2.249

无鱼无肉,

没有禁食,没有裸形,

没有剃发,没有缠发,

没有粗糙的动物皮毛,

没有为了成为世界上不朽的人侍奉祭火,

或许多苦行,

没有诸颂歌,没有诸供奉,

没有在适当的季节祭祀 –

净化一个没有渡越

怀疑的凡夫。

Snp.2.250

一个应该面对那些事物

得到守卫,

诸根得到了知,

坚定地立足于正法,

喜欢于直截了当和与温和。

诸附着,

一切痛苦得到舍弃,

正觉者不会被污蔑。”

Snp.2.251

世尊如是

一遍又一遍解释义理。

一个已经掌握诸颂歌的人

了知它。

以富于变化的诗句

– 没有生腥

未受束缚,不屈不挠 –

圣人宣告它。

Snp.252

听到正觉者善加说出的话 – 没有生腥

驱散所有压力痛苦 –

这个心意被降低的人

向如来礼敬,

就在那里选择出家。”

【注】:坦尼沙罗比丘注:不屈不挠顽固时,在一个不和谐的人当中的一种生腥,在觉者当中却变成了一种正面的品质。


KN.5.2.3 第三章 羞耻(Shame)经

Snp.2.253

藐视和鄙视

一种羞耻感而说

“我是你的朋友,”

可是没有掌握他能去做而帮助的人:

要知道他

“不是我当中的一个。”

Snp.2.254

在朋友们当中

说着他没有去相符的

甜言蜜语的人,

明智者把他当作

言而不行之人来认识。

Snp.2.255

他不是一个朋友,

他总是不情不愿,

怀疑一种离间,

只专注于你的弱点。

而你可以依赖的人,

就象一个小孩依赖父母的怀抱:

那才是一个真正的朋友,

别人不能将他和你离间。

Snp.2.256

承担其男人的负担时,

诸果报和诸回报

开发出使人快乐和

令人获得带来赞美的狂喜的种种条件。

Snp.2.257

尝了隐退远离的滋味,

和平静的滋味。

一个人从邪恶中得到解脱,

没有愁苦,

以对正法的狂喜的体验

而精神焕发。


KN.5.2.4 第四章 吉祥经(护佑吉祥经)

(此经与《小诵》中第五经《吉祥经》KN.1.5相同。)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当时夜已深沉,有一位天神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给孤独园,来见世尊。礼敬之后,站立一旁,以此偈对世尊说道:

Snp.2.258

“许多天神和人类,

考虑到护佑吉祥,

期望着快乐福祉。

那么请告诉我们最高的护佑吉祥。”

世尊以偈诵对天神回答道:

Snp.2.259

1 “不与愚痴者相处,

而与明智者亲近,

礼敬那些值得尊敬的人:

这是最高的护佑吉祥。

Snp.2.260

2 居住在文明之地,

在过去累积功德,

正确引导自己:

这是最高的护佑吉祥。

Snp.2.261

3 博学多闻,技艺精湛,

严谨持守戒律,

言辞都很美善:

这是最高的护佑吉祥。

Snp.2.262

4 侍奉父母,

赡养妻子儿女,

职业正派:

这是最高的护佑吉祥。

Snp.2.263

5 慷慨施舍并循正直之道生活,

帮助善待眷属,

各种行为无可指责:

这是最高的护佑吉祥。

Snp.2.264

6 避免并放弃一切邪恶;

禁止使用各种麻醉品,

仔细经心于各种精神品质:

这是最高的护佑吉祥。

Snp.2.265

7 尊敬与谦逊,

知足而感恩,

在各种适当的情况下听闻正法:

这是最高的护佑吉祥。

Snp.2.266

8 忍耐,依教诫修正,

见识众沙门,

在各种适当的情况下讨论正法:

这是最高的护佑吉祥。

Snp.2.267

简朴和过精神生活,

见识诸圣谛,

实现涅槃:

这是最高的护佑吉祥。

Snp.2.268

10 此世间的各种方式

所接触的一颗心,

不会动摇,没有忧愁,一尘不染,安然自在;

这是最高的护佑吉祥。

(结句:)

Snp.2.269

(结句:)

以这种方式行事时,

人们无往而不胜,

处处获得快乐福祉:

这是他们的最高的护佑吉祥。”


KN.5.2.5 第五章 针毛夜叉(Suciloma)经

(此经与《相应部》之《针毛经》SN.10.3相同。)

有一次,世尊住在伽耶(Gaya)的登居得床(the Tankita Bed)针毛夜叉的栖息地。 当时,柯乐夜叉(yakkha Khara)与针毛夜叉在离世尊不远处路过。那时,柯乐夜叉对针毛夜叉如是说道:“这是一位沙门。”

“这不是一位沙门,这是假沙门,我将很快地知道他是沙门或是假沙门。”

那时,针毛夜叉去见世尊。抵达后,将身体向世尊前倾。那时,世尊把身体退回。 于是针毛夜叉对世尊如是说道:“沙门!你怕我吗?”

“朋友!我不怕你。只是你的接触是邪恶的。”

“既然这样,沙门!我要问你,如果你不回答我,我要使你的心混乱,或者我要使你的心脏破裂,或者我要抓住你的双足后,扔到恒河的彼岸。”

“朋友!在包括诸天神、众魔罗和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在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众天子天和众人的这一代中,我没看见任何能使我的心混乱,或能使我的心脏破裂,或能抓住我的双足后,扔到恒河的彼岸者。然而,朋友!无论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那时,针毛夜叉以偈颂对世尊说道:

Snp.2.270

 “贪欲与瞋恚的源头是什么呢?

从哪里生起不快、喜悦和毛发悚立的恐惧呢?

又从什么生起心的种种想法,

犹如童子们向上释放双脚被长绳系缚的乌鸦来折磨乌鸦一般呢?”

(世尊:)

Snp.2.271  

“贪欲与瞋恚的源头就在这里;

从这里生起不快、喜悦和毛发悚立的恐惧;

从这里生起心的种种想法,

犹如童子们向上释放双脚被长绳系缚的乌鸦来折磨乌鸦一般。

【注】:菩提比丘注:童子们用一根长绳将一直乌鸦的双脚绑住,将绳子的另一端系在他们的指头上,然后释放乌鸦。它飞了一段距离,又掉在他们的脚边。

Snp.2.272

 犹如从榕树的枝干生起嫩枝一般,

从情感生起,从一个人自己生起,

各种各样,执取于诸感官享乐,

如一根葛藤(maluva creeper)在林中蔓延。

Snp.2.273  

那些了知它们源头的人,

他们去除它们的生起 – 听吧!啊,夜叉!

他们渡过之前从未渡过的

这难以渡越的洪流,不再领受重生(rebirth)。”


KN.5.2.6 第六章 法行(正确的行为)经

Snp.2.274

正确的行为,精神生活(spiritual life;梵行):

他们称这为最高的珍宝。

可是,如果已经出家的一个人,

从在家进入无家,

Snp.2.275

性格下流,

欢喜于骚扰他人,如一只愚蠢的野兽,

那么其生活方式更加邪恶;

其人为自己扬起了尘垢。

Snp.2.276

一位喜欢各种争吵的比丘,

被妄想痴迷笼罩,

他不会知道

甚至由那正觉者佛陀

所宣告的正法。

Snp.2.277

骚扰那些心意发达的人,

他被无名包围,

不知道染污

是导向地狱之道。

Snp.2.278

堕入恶趣,

从子宫到子宫,

从黑暗到黑暗,

这种比丘死后

会有痛苦。

Snp.2.279

正如一个粪坑,

使用多年而满溢一般,

这种人,受到污染,

会很难得到净化。

Snp.2.280

比丘们!无论你们知道什么象这样的人,

依着于众家庭、

其众欲望中的邪恶、

其众意向中的邪恶、

其行为和行持中的邪恶,

Snp.2.281

你们所有人,和谐地团结起来后,

要避开他。

扫掉清扫出的尘垢,

扔掉垃圾,

Snp.2.282

然后吹去秕糠:

那些想象他们自己是沙门的非沙门。

已经清扫掉邪恶的诸欲望

和在行为和行持中的邪恶,

Snp.2.283

那么,让清净的人,时常具念的人,

与清净的人生活在一起。

于是充满和谐与明智,

你们将终止痛苦。


KN.5.2.7 第七章 婆罗门的传统经

如果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那时,一些富裕的拘萨罗婆罗门,年事已高,衰老,长年劳累(burdened with years),渐渐老去(advanced in life),已到生命最后阶段,去见世尊并与他相互致意。致意与寒暄后,他们在一旁坐下并对世尊说道:

“乔达摩大师!目前能看到众婆罗门在遵守古代众婆罗门的婆罗门传统吗?”

“众婆罗门!目前看不到众婆罗门在遵守古代众婆罗门的婆罗门传统。”

“如果没给乔达摩大师添麻烦的话,请乔达摩大师告诉我们古代众婆罗门的婆罗门传统。”

世尊说道:“众婆罗门!既然那样,要聆听和仔细注意。我要说了。”

“好的,先生!” 那些富裕的婆罗门回答道。世尊如是说道:

Snp.2.284

“过去的圣哲们

控制自己并简朴苦行;

已经舍弃了五种感官享乐之索,

他们为自己的利益修习实践。

Snp.2.285

众婆罗门既没有牲畜,

也没有金砖和谷物。

他们以研习作为他们的的财富和谷物;

他们守护一种神圣的珍宝。

Snp.2.286

不论为他们准备了什么,

这样的食物就放在门口。

人们认为在信念中准备的东西

应该施与那些去寻求它的人。

Snp.2.287

用染好的各色布匹,

用床榻和众住处,

那些来自富裕省份和疆域的人

向那些婆罗门礼敬。

Snp.2.288

那些婆罗门凛然不可侵犯,

不可战胜,受到正法保护,

没有人在他们家的门口

以任何方式妨碍他们。

Snp.2.289

他们遵守童真独身的精神生活

达四十八年之久。

过去的众婆罗门追求

对知识和行为(智与行)的探索。

Snp.2.290

众婆罗门既不与外面结婚,

也不购买妻子。

通过感情结合后,

他们同意住在一起。

Snp.2.291

除了那种情况,

在她的适孕期结束后,

众婆罗门从不在适孕期之间

去和她进行房事。

Snp.2.292

他们称颂

独身的精神生活和良善的行为,

正直、温和与简朴(苦行),

和善、无害和忍耐。

Snp.2.293

他们当中的最高者

精勤努力,

即使在一个睡梦中,

也不参与房事。

Snp.2.294

在这里的一些其他具有智能品性的人

根据他的修习实践进行修学,

赞美独身的精神生活,

以及良善的举止和忍耐。

Snp.2.295

已经乞得了大米、

床榻、衣服、酥油和油脂,

已经正确地收集了它们,

他们于是举行牺牲祭祀。

可是在安排好的牺牲祭祀时,

他们不屠杀牲畜。

Snp.2.296

就象一位母亲、父亲、兄弟、

或其他亲属,

母牛们也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因为在它们当中生产良药。

Snp.2.297

它们提供食物和力量,

并也提供美丽和幸福。

已经认识到这一利益,

他们不屠杀牛群。

Snp.2.298

文雅,身形修长,

俊美,熠熠生辉,众婆罗门

根据他们自己的传统

对什么要做和什么不要做格外倾心。

只要这些在此世间继续,

这一族群便会繁荣昌盛。

Snp.2.299

但是他们发生了反转:

以前已经认识到细小的之为细小,

他们看见了国王的辉煌

和盛装的女子们。

Snp.2.300

众战车由纯种马所挽,

制作精良,彩饰缤纷,

住处和居所

按比例设计和丈量。

Snp.2.301

众婆罗门于是贪图

人间丰富的财富

有牲畜之群围绕,

并由光艳之女相伴。

Snp.2.302

他们为此谱写了一些颂歌,

然后去见乌迦格国王(Okkaka)并说道:

“你有丰富的财富和谷物。

祭祀吧,你有大量的珍宝!

祭祀吧,你有大量的财富!”

Snp.2.303

被众婆罗门说服,

于是这位国王,众战车之主,

举行了这些祭祀:

马祭、人祭、

掷棒祭,酒祭,无遮祭(Sammapasa, vajapeyya, niraggala)

然后他给众婆罗门赐予财富:

Snp.2.304

牛群、床榻和衣服

以及盛装的女子;

众战车由纯种马所挽,

制作精良,彩饰缤纷;

Snp.2.305

称心如意的众居所

按比例精心设计。

已经将它们装满各种谷物,

他将此财富赐予众婆罗门。

Snp.2.306

得到财富后,

他们同意把它储存起来。

当他们受制于欲望,

他们的渴爱越增越多。

他们为此目的谱写了一些颂歌,

然后再一次去见乌迦格国王(Okkaka)并说道:

Snp.2.307

“就象水、土地、

金砖、财富和鼓舞一般,

牲畜对人们也同样有用,

因为它们是生物的必需品。

祭祀吧,你有大量的珍宝!

祭祀吧,你有大量的财富!”

Snp.2.308

被众婆罗门说服,

于是这位国王,众战车之主,

屠杀了成百上千的母牛

用于祭祀。

Snp.2.309

它们从未用任何方式伤害任何人 –

没有用它们的蹄子或犄角。

母牛们象绵羊们一样驯良,

提供成桶的牛奶。

可是抓住了它们的犄角,

国王用一把刀虐杀它们。

Snp.2.310

那时众天神、众先祖、

因陀罗、众阿修罗和众罗刹(rakkhasas),

惊呼,“多么不正确啊!”

因为国王的刀击打一头母牛。

Snp.2.311

从前有三种疾病:

欲望、饥饿和年事已高。

可是因为屠杀牲畜,

就有了九十八种疾病。

Snp.2.312 

这种暴力不义(unrighteousness by violence)

作为一种古老习俗流传下来。

他们杀害无害的众生物;

献祭牺牲者们从公义堕落。

Snp.2.313 

通过如此方式的这种卑劣做法

尽管古老,却受到明智者的谴责。

无论在何处看见如此的事情,

人们谴责献祭牺牲者。

Snp.2.314 

当正法如是失去时,

首陀罗们和吠舍们四分五裂。

很多刹帝利被分裂;

妻子不尊敬丈夫。

Snp.2.315 

刹帝利们和众婆罗门的亲族们,

还有其他人都受他们的族姓保护,

无视出生教义,

处于诸感官享乐之控制之下。

当如是所说是,那些富裕的婆罗门对世尊这样说道:“好极了,乔答摩大师! 好极了,乔答摩大师!犹如能拨乱反正,能披露幽微,能指点迷津,或者能在黑暗中为那些有视力的人们高擎明灯以看见诸色一般,乔达摩大师以种种方式来阐明正法。我们皈依乔达摩大师、法和比丘僧团。请乔达摩大师作记我们为众优婆塞,从今天起终生皈依他。” 


KN.5.2.8 第八章 船经

Snp.2.316 

一个人应该崇敬

能从他那里学到正法的人。

正如众神祗崇敬因陀罗一般。

受到崇敬时,学识渊博者(the learned; 有学者),

对他感到满意而揭示正法。

Snp.2.317 

已经专注和聆听了它,

根据正法修习实践时,

一位细心追随这样一位老师的明智的学生,

一个坚定、勤奋的人与这样的人交往

变得睿智、透彻和精明。

Snp.2.318 

可是如果诉诸一个琐细的

还没有达到目标,充满嫉妒,

在此处还没有看清楚正法的傻瓜,

那么一个人就会沉浸在怀疑里而遭遇死亡。

Snp.2.319 

这就象一个可能进入一条河,

一道水流湍急滚滚的激流的人:

被冲走,随波逐流时,

他怎么能帮助其他人渡过呢?

Snp.2.320 

同样地,没有看清正法,

没有在博学多闻者们的座下专注义理,

不亲自了知它时,

沉浸于怀疑当中,他如何能使其他人来设想它呢?

Snp.2.321 

可是当一个人已经登上一条

装备了一根桨和一柄舵的坚固的船时,

娴熟,周到,在那里知道方法,

可能因此渡过很多其他人,

Snp.2.322 

同样地,一个知识精通的人,自我修习,

博学多闻,品质坚定,

亲自了知它时,可能会使其他人设想它 –

那些带着作为一种支持条件的专注的双耳的人。

Snp.2.323 

因此一个人应当跟随

睿智和博学多闻的良善之人。

已经知道义理,付诸实践时,

一个了知正法的人能获得福佑(bliss)。


KN.5.2.0 第九章 良善行为经

Snp.2.324 

有了什么良善行为,

有了什么样的举止,

培养了哪种诸行为业,

一个人才能适当地安定,

并成就最高的目标呢?

Snp.2.325 

一个人应该尊敬长者而不妒忌;

一个人应该知道去拜见老师的合适时间。

当一个法谈进行时,一个知道情况的人

应该仔细聆听精言妙语。

Snp.2.326 

一个人应当适时拜见老师们,

已经扔掉了一个人的虚荣,举止谦恭。

一个人应当回忆和实践义理,

正法、自制和精神生活。

Snp.2.327 

欢喜于正法,对正法欢喜,

对正法坚定,知道如何判断正法时,

一个人不应该参与腐蚀正法的谈论,

而应当由真正的至理妙言指引。

Snp.2.328 

已经舍弃嘲笑、闲言碎语、悲恸、

烦恼、诸虚伪之行、富于心计、贪婪、狂妄我慢、

顽固、粗俗、诸染污、痴迷时:

一个人应该没有虚荣地生活,内向坚定。

Snp.2.329 

精言妙语的核心是所了知的东西;

已经修学和了知的东西的核心是定。

对一个浮躁和粗心大意的人来说,

智慧和修学不会增长。

Snp.2.330 

那些喜爱圣人们所教导的正法的人

在语、意和行为上无与伦比。

在平静、温顺和定(peace, gentleness, and concentration)中安居,

他们达到了修学和智慧的核心。


KN.5.2.10 第十章 唤起你们自己

Snp.2.331 

唤起你们自己,坐起来!

睡觉对你们有什么好呢?

因为对那些备受折磨的人,对那些受伤的人,对那些被箭刺穿的人,

会有什么样的睡眠呢?

Snp.2.332  

唤起你们自己,坐起来!

为平静的状态(the state of peace)坚定蓬勃地修学。

不要让死亡之王,已经抓住你粗心懈怠,

蛊惑已经在其掌控之中的你。

Snp.2.333

越过被充满欲求的

众天神和世人都坚守的

这种依着(attachment)。

不要错过你的机会,

因为错过机会的人在坠入地狱时忧伤不已。

Snp.2.334 

粗心懈怠总是尘垢,

尘垢来自粗心懈怠,而粗心懈怠接踵而至。

通过仔细注意(heedfulness)和清楚的知识(clear knowledge),

从自己当中把箭拔出。


KN.5.2.11 第十一章 罗睺罗(Rahula)经

Snp.2.335 

“你不会因为与明智者一起常住

而轻视他吗?

你是否总是尊敬

人类的执火照明者呢?”

Snp.2.336

“我不会因为与明智者一起常住

而轻视他。

我总是尊敬

人类的执火照明者。”

【教导】

Snp.2.337 

“已经放弃对心(the mind)来说如此

愉快和欢喜的五种感官享乐之索,

已经出于信念摒弃在家生活,

成为终止痛苦之人。

Snp.2.338

与良善的朋友们相交,

并诉诸一个偏远的住处,

隐退远离,一个安静之地,

饮食有度。

Snp.2.339 

不要生起对这些的渴爱 – 

一件衣袍和施食,

诸必需品和一个居处:

不再回到这世间。

Snp.2.340 

通过波提木叉(Patimokka)来克制

并在五种感官中受到约束。

让你的正念导向此身;

对此世间充满幻灭。

Snp.2.341 

避开美丽的而与贪欲相应

的诸感官对象的形相(marks)。

在索然无味的事物上修习你的心;

使心单点化(one-pointed),很好地集中得定。

Snp.2.342 

并且修习诸无形相状态(markless states),

抛弃对狂妄我慢的潜在倾向(latent tendency to conceit).

然后,通过突破狂妄我慢,

你将在宁静的平和(tranquil peace)中生活。”

世尊用这些偈颂以这种方式经常告诫尊者罗睺罗。


KN.5.2 第十二章 婆耆舍(Vangisa)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阿罗维(Alavi)的阿迦罗婆寺(Agalava Cetiya)。当时,尼俱陀迦波长老(The Elder Nigrodhakappa)是尊者婆耆舍的导师(preceptor),不久前在阿迦罗婆寺成就般涅槃(attained final nibanna)。那时,尊者婆耆舍单独隐退远离时,心里生起如是思考:“我的老师成就了般涅槃,还是没有呢?”

晚上,尊者婆耆舍从隐退远离中起来时,去见世尊,向他礼敬,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下后,尊者婆耆舍对世尊说道:“尊师!在这里,当我单独隐退远离时,心里生起如是思考:“我的老师成就了般涅槃,还是没有呢?”” 接着,从座位上起来后,他将上袍搭到一边肩上,恭敬地向世尊致意,以偈颂对世尊说道:

Snp.2.343 

“我们要问在此生中诸怀疑的切断者

智慧圆满的老师:

一位比丘在阿迦罗婆逝去,

他声名卓著,人所共知,内向地寂静。

Snp.2.344 

他的名字叫尼俱陀迦波,

世尊啊,这是你给这位婆罗门的名字,

他活力精进,意于释放(lived intent on release)而生活,

他皈依于你,表现持久。

Snp.2.345 

啊,释迦!啊,洞悉一切之眼!

我们都希望知道那位佛弟子,

完全专注,我们洗耳恭听;

你是我们的老师;你无与伦比。

Snp.2.346 

消除我们的怀疑!告诉我这个吧:

智慧广大的你宣布他成就了般涅槃。

啊,洞悉一切之眼!在我们中间说出来吧,

犹如在众天神中间的千眼天帝释。

Snp.2.347

在这里无论有什么众纠结、众妄想的途径、

众无明的派别、众怀疑的基础、

一旦碰到如来,它们不复存在;

因为他是众人中的无上之眼。

Snp.2.348 

如果没有人象一阵风可能驱散

一大块云团那样驱散诸污染,

那么整个世界就会被笼罩,绝对的黑暗,

甚至辉煌的人们也不会闪耀。

Snp.2.349 

可是明智者们是光的创造者(maker of light)。

啊,英雄!我认为你就是这样的一位明智者。

因为知道,我们来到赋有洞察力的明智者前:

在会众们当中,披露迦波的命运(the fate of Kappa)。

Snp.2.350 

啊,可爱的人!快点发出可爱的声音。

就象已经舒展了颈项的一只天鹅,

温和地鸣出圆润的和善加调制的声音。

我们都挺身而坐:让我们听到你吧!

Snp.2.351 

他已经完全舍弃了生灭;

已经催促这位清净者, 我要让他说法。

因为凡夫们不能按自己期望行事,

而如来们,其行事却基于理解了知。

Snp.2.352 

你的极好的宣告,

已经因从一个具有正派的智慧的人所来而得到接受。

致以最后的崇敬。

我们知道,具有圆满智慧的你,不要蛊惑我们。

Snp.2.353 

已经从头到脚了知你的圣法(noble Dhamma),

我们知道,具有圆满活力精进的你,不要蛊惑我们。

犹如被夏天的炎热折磨的人渴望水一般,

我渴望你的话:就让声音倾泻而出吧!

Snp.2.354 

迦波所过的有益的精神生活,

他并非徒劳而过吗?

他成就了涅槃,

还是有余而存(did a residue remain)呢?”

Snp.2.355 

世尊说道:

“在这里他灭除了对名色的渴爱(craving here for name-and-form),

即长期出于休眠状态的黑暗者之流(the stream of the Dark One;魔罗)。

他完全超脱了生死。”

世尊,这位“五”的首脑,如是而说。

【注】:此处“五”,有几重含义:世尊被成为他起初五位学生,即五比丘的首脑;他是关于以信念起头的五支(five faculties beginning with faith)的首脑;或者以善行(good behavior)起头和关于他的独特诸眼的五法蕴(five aggregates of Dhamma)。这是由汇编者们所加的。

Snp.2.356 

“听了你的话,

我很高兴,啊,最好的先知仙人(best of rishis)!

我的问题确实没有徒劳;

这位婆罗门没有欺骗我。

Snp.2.357 

佛陀的弟子是

按照佛陀所说而行的人。

他切穿被欺骗者(The Deceiver)所紧紧

张开的死神之网(the net of Death)。

Snp.2.358 

啊,世尊!迦波(Kappiya)

看到了执取的起源(the origin of cling),

迦波他确实克服

了难以越过的死神之界(the domain of Death)。”


KN.5.2.13 第十三章 适当游行(Proper Wandering)经

Snp.2.359 

“我要问有足够的洞察力和丰富智慧,

已经越过而达到彼岸,成就涅槃

完全不受约束,内心坚定不移的牟尼:

已经放弃在家生活,抛弃诸感官享乐,

那位比丘如何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呢?”

Snp.2.360 

世尊回答道:

“当他拔除关于诸福祚(blessings)

诸预兆(portents)、诸梦(dreams)和诸幸运之相(lucky signs)的想法时,

当他已经舍弃诸福祚的诸缺陷,

那位比丘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61 

一位比丘应该除去对诸感官享乐(sensual pleasures),

对天国的和人类两者的诸享乐的贪欲(lust);

已经超越了存在,已经洞彻了正法时,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62

已经将分裂之语置于他身后,

一位比丘应该抛弃愤怒和卑鄙(anger and meanness);

当他已经舍弃吸引和排斥(attraction and repulsion)时,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63 

已经舍弃令人愉快和苦恼(pleasing and displeasing)的东西,

没有执取(cling),也不依赖任何事物,

完全从产生束缚的诸事物得到释放,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64

他在诸获取(acquisitions)中没有找到核心实质(core),

已经除去对所获得的诸事物的欲望和贪欲(desire and lust);

无所依赖,也不为其他人所领导,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65

不通过语、意和行为(speech, mind and deed)而充满敌意,

已经正确地了知正法,

渴望涅槃境界(the state of Nibbana),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66 

一位比丘不应该想到“他崇敬我”而兴高采烈,

并且尽管受到侮辱,也不应该培养怨恨;

他不应该沉醉于从其他人那里获得的食物: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67 

已经舍弃贪婪和存在(greed and existence),

一位克制而不创伤和捆绑的比丘,

已经克服困惑,没有万箭穿心: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68 

已经了知自己需要什么,

一位比丘不会伤害此世间的任何人,

已经如实了知正法,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69 

没有一点潜在的倾向性(no latent tendencies at all),

他的不善诸根已经得到拔除,

无愿(wishless)无求(without expectations),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70 

一个诸内流受到毁坏(influxes destroyed)和狂妄我慢得到舍弃的人,

已经超越了贪欲的完全通道(the entire pathway of lust),

已经得到调伏,寂静息灭,内向坚定,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71

赋有信念,博学多闻,

一个固定道路的见道者,

在党人中不选边站的一位明智者,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72 

其诸遮盖已被消除的一位清静的征服者,

诸事物的主宰者,已经超越,毫无冲动(without impulse),

精通诸条件化事物息灭的知识(knowledge),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73 

一个已经克服了关于过去和未来事物的

精神建构(mental constructs; 劫波)的人,

已经克服时,明智于清静,

从一切感官基础(sense bases)得到释放,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74 

已经知道境界状态(the state),已经洞彻正法,

已经看见诸内流的舍弃,

随着一切获取(acquisitions)的绝对摧毁,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Snp.2.375

“ 世尊!确实正是如此:

一个住于如是的人是一个得到调伏(tamed)比丘,

并且已经超越了一切有束缚性的事物:

他会在此世间适当地游行。”


KN.5.2.14 第十四章 如法(Dhammika)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那时,有位名叫如法的居士和五百居士一起去见世尊,向世尊礼敬,然后坐在一旁。坐在一旁后,如法居士用偈颂对世尊说道:

Snp.2.376 

“ 智慧广大者,乔达摩!我问你:

一个好的弟子如何行事,

不论是一个出家到无家的人

还是在家生活的那些居士呢?

Snp.2.377 

因为你知道与其众天神在一起的

此世间的历程和归宿(course and destination)。

没有人和你者个能阐发妙义的人相同,

因为他们说你是杰出的佛陀。

Snp.2.378 

已经直接体验了一切知识(knowledge),

你揭示了正法,怜悯众生。

你除去了诸遮盖(coverings),你是洞察一切的普眼;

纯洁无暇,你在这整个世界光芒闪耀。

Snp.2.379 

当他听说你是征服者(the Conqueror)时,

龙象王(the naga king)蔼罗筏驽(Eravana)来到你面前。

与你商讨后,他满心欢心听到你的话语,

说着“好极了”而离开。

Snp.2.380 

吠舍婆那俱毗罗王(King Vessavana Kuvera)也来亲近你,

请教正法。

当被询问时,啊,明智者!你回答他,

并且他也聆听后,满心欢喜。

Snp.2.381 

那些习惯辩论的诸外道的依附者们(Adhenrents of other sects),

无论是阿耆伽们(Ajivikas),还是尼乾陀们(Niganthas),

都在智慧上无法超过你,

就像一个站立不动的人无法超过快步行走的人一般。

Snp.2.382 

这些习惯辩论的众婆罗门,

甚至还有年长的众婆罗门,

在义理上都依赖你,

如同其他自以为是辩论者的人们一样。

Snp.2.383 

对于微妙的和喜悦的这一正法,

啊,世尊!你已经善加宣告。

我们都希望单独聆听它:被询问时,

无上的佛陀!向我们宣布它吧。

Snp.2.384 

所有这些坐在一起的比丘,

还有居士们都希望听到它。

让他们听到无垢者(the stainless one)所实现的正法

犹如众天神聆听婆娑婆(Vasava)的善加言说的妙语一般。”

Snp.2.385 

“ 听我说,比丘们!我要向你们宣告

净化正法(the cleansing Dhamma);你们都在心里要保持它。

一个关切的人,看见良善的事物,

应该树立适合一位出家人的那种仪态。

Snp.2.386 

一位比丘不应该在错误的时间游行;

而应该在适当的时间走到村里托钵乞食。

因为诸系缚(ties)粘着习惯于不合时宜游行的人;

所以诸佛不在错误的时间游行。

Snp.2.387 

诸色、诸声音、诸味道、诸气味、

和诸可触对象使众生疯狂。

已经除去了对这些事物的欲望,

在适当的时候,一个人应该进食早餐。

Snp.2.388 

已经在得到施食之际,

已经单独返回时,一个人应该在隐退远离中坐下来。

内向地深思,一个人不应该让其心

在外面游荡,而应该保持自制。

Snp.2.389 

如果他与一位弟子

或任何人,或一位比丘交谈,

他应该就庄严正法(the sublime)而言说;

他不应该诽谤或者批评其他人。

Snp.2.390 

因为有些人在辩论中竞逐,

我们不称赞那些智慧少许的人。

诸系缚粘着他们,

因为他们让其心放纵远去。

Snp.2.391 

施食、有卧床和座位的一个住处

还有洗去其斗篷上尘土的水:

已经听闻善逝所教导的正法

充满杰出智慧者的一位弟子

应该深思而受用这些东西。

Snp.2.392 

对于施食、一个住处

还有洗去其斗篷上尘土的水,

一位比丘将不执取这些事物,

犹如一粒水珠不会执取于一片荷叶。

Snp.2.393

现在我要告诉你们屋主的职责,

一个人成为一位好弟子应该如何去做。

因为一位比丘的全部职责,

不可能由有诸拥有物的人去执行完成。

Snp.2.394 

已经对所有众生

对此世间中那些坚定和脆弱两者都放下了棍棒,

一个人不应该杀害活着的众生或引起杀害,

也不应该赞同他人杀害。

Snp.2.395 

接着,一位弟子不应该在知情时在任何地方

未予而取任何东西。

一个人不应该引起偷窃或赞同盗窃;

一个人应该完全避免未予而取任何东西。

Snp.2.396 

一个明智的人应该避免不清净的行为

如同一个人会避开烧红的木炭坑一般。

可是如果一个人不能过独身生活,

一个人不应该侵犯别人的妻子。

Snp.2.397 

进入一个政务会或一个大会的人

不应该对任何人妄语。

一个人不应该让其他人说谎或赞同妄语。

一个人应该完全避免言说不实之词。

Snp.2.398 

一位拥护正法的屋主

不应该放纵于沉醉之饮。

已经了知这会以疯狂而终,

他不应该让其他人饮酒(麻醉品)或赞同饮酒。

Snp.2.399

因为迷醉,傻瓜们会犯下诸邪恶行为,

并且他们会让其他粗心倦态之人犯下这样的行为。

一个人应该避免这个过失的基础 –

对傻瓜们来说令人欢喜,引发疯狂和妄想痴迷。

Snp.2.400 

一个人不应该杀害活着的众生或不予而取;

一个人不应该妄语或饮用麻醉品。

一个人应该戒除性(sex)、不清静的行为。

一个人不应该在夜间和规定的时间之外进食。

Snp.2.401 

一个人不应该戴诸花环(garlands)或者敷施香水;

一个人应该睡在床或地上的垫子上。

而这个,他们说,就是已经抵达痛苦终点的

佛陀(the Buddha)所教导的八方面布萨行持(the eightfold uposatha observance)。

Snp.2.402

因此心里充满信心,

已经守持完整八种因素(eight factors)的布萨时

在每半月的第十四、第十五和第八日,

和诸特别时期,

Snp.2.403 

已经守持布萨的明智者在早晨

欣喜于一颗充满信心之心时,

应该以一种适当的方式

向比丘僧团发放事物和饮料。

Snp.2.404 

一个人应该正确地侍奉父母;

一个人应该从事正当行业。

一位仔细精勤的居士,持守着这种修行,

会达到名为“自光”众天神(the devas called self-luminous)。”


第二品小品终。


KN.5.1KN.5.2KN.5.3KN.5.4 KN.5.5


【Chanworld.org】2017.08.08-2021-01-16-CB-MG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