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部》【禅世界版】9

第一  根本五十经篇:MN.1.1-10MN.1.11-20MN.1.21-30MN.1.31-40 和 MN.1.41-50

第二  中五十经篇:MN.2.51-60MN.2.61-70MN.2.71-80MN.2.81-90 和 MN.2.91-100

第三  后五十经篇:MN.3.101-110MN.3.111-120MN.3.121-130MN.3.131-140 和 MN.3.141-152


第一  根本五十经篇
第四品  诸王品

MN.2.81-90

MN.2.81 陶匠陶作(Ghatikara the Potter)经

MN.2.81.1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与一个大比丘僧团一起在拘萨罗国人当中游化(游行; wandering)。

MN.2.81.2 那时,世尊在大路旁的某一处地方展露微笑。尊者阿难心想:“是什么原因和什么理由,世尊展露微笑呢?如来们不会无故微笑。” 于是他将上袍搭到一边肩上,向世尊恭敬合掌而说道:“大德!是什么原因和什么理由,世尊展露微笑呢?如来们不会无故微笑。”

MN.2.81.3 “阿难!这个地方曾是众人聚居和熙熙攘攘的繁荣集镇,名为韦波楞伽(Vebhalinga)。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the Blessed One Kassapa)昔日曾住在韦波楞伽集镇附近。事实上,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在这个地方有其精舍;事实上,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在这个地方居住和指导比丘僧团。”

MN.2.81.4 于是尊者阿难把他的拼接斗篷折叠成四折,并铺开来,对世尊说道:“那么,请世尊就坐。象这样,这里将成为两位证悟者和遍正觉者使用过的地方了。”

世尊在设置好的座位上坐下,并对尊者阿难如是说道:

MN.2.81.5 “阿难!从前这个地方曾是众人聚居和熙熙攘攘的繁荣集镇,名为韦波楞伽(Vebhalinga)。那时,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the Blessed One Kassapa)昔日曾住在韦波楞伽集镇附近。事实上,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在这个地方有其精舍;事实上,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在这个地方居住和指导比丘僧团。

MN.2.81.6 在韦波楞伽,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有一位作为供奉者和他的主要供奉者的名为陶作(Ghatikara, ghati陶;kara手,引申为“作”)的陶匠。陶作有一位名叫光魄(Jotipala,Joti光;pala斤,后者音译)的婆罗门弟子。

有一天陶匠陶作对婆罗门弟子光魄如是说道:“我亲爱的光魄!我们去看望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我认为看望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很好。” 婆罗门弟子光魄回答道:“够了,我亲爱的陶作,看望那个秃头沙门有什么用呢?”

第二次和第三次陶匠陶作说道:“我亲爱的光魄!我们去看望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我认为看望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很好。” 婆罗门弟子光魄第二次和第三次回答道:“够了,我亲爱的陶作,看望那个秃头沙门有什么用呢?” – “那么,我亲爱的光魄!我们拿丝瓜络和沐浴粉一起去河边洗澡吧。” – “好吧,” 光魄回答道。

MN.2.81.7 于是,陶匠陶作和婆罗门弟子光魄拿了丝瓜络和沐浴粉并去河边洗澡。那时,陶作对光魄说道:“我亲爱的光魄!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的精舍就在附近。我们去看望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我认为看望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很好。” 婆罗门弟子光魄回答道:“够了,我亲爱的陶作,看望那个秃头沙门有什么用呢?”

第二次和第三次陶匠陶作说道:“我亲爱的光魄!我们去看望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我认为看望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很好。” 婆罗门弟子光魄第二次和第三次回答道:“够了,我亲爱的陶作,看望那个秃头沙门有什么用呢?”

MN.2.81.8  于是陶匠陶作抓住婆罗门弟子光魄的腰带并说道:“我亲爱的光魄!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的精舍就在附近。我们去看望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我认为看望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很好。” 婆罗门弟子光魄解下腰带并说道:“够了,我亲爱的陶作,看望那个秃头沙门有什么用呢?”

MN.2.81.9 那时,当婆罗门弟子光魄洗过头,陶匠陶作就抓住他的头发并说道:“我亲爱的光魄!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的精舍就在附近。我们去看望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我认为看望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很好。”

那时,婆罗门弟子光魄心想:“太精彩了!太奇妙了!这个出生不同的陶匠陶作,当我们已经洗了头时,居然想到抓住我的头发!当然,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于是他对陶匠陶作说道:“我亲爱的陶作!至于如此吗?” – “‘我亲爱的光魄!至于如此。因为我真的认为看望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很好。” – “那么,我亲爱的陶作!松开我。我们去拜访他吧。”

MN.2.81.10 于是陶匠陶作和婆罗门弟子光魄去见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陶作向他礼敬后,在一旁坐下,而光魄与他互相致意,致意和寒暄后,也在一旁坐下。然后陶作对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说道:“大德!这位是我的朋友和挚友婆罗门弟子光魄。请世尊给他教导正法。”

于是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以一个正法的阐释指导、敦促、激起和鼓励陶匠陶作和婆罗门弟子光魄。在正法的阐释结束时,他们对迦叶世尊的言语欢喜和欣喜,从座位上起来,礼敬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后,右绕离去。

MN.2.81.11 光魄于是向陶作问道:“我亲爱的陶作!既然你已经听闻正法,你为何不从在家生活出家而成为无家呢?” – “我亲爱的光魄!你不知道我得赡养我目盲和年迈的的双亲吗?” – “那么,我亲爱的陶作!我将从在家生活出家而成为无家。”

MN.2.81.12 于是陶匠陶作和婆罗门弟子光魄去见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向他礼敬后,他们在一旁坐下,陶匠陶作对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说道:“大德!这位是我的朋友和挚友婆罗门弟子光魄。请世尊让他出家。” 于是婆罗门弟子光魄在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的座下出家,并受具足戒。

MN.2.81.13 婆罗门弟子光魄受具足戒不久,受了具足戒半个月后,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在随其所愿呆在韦波楞伽了后,出发向波罗奈(Benares)游行。分阶段游行时,他最终抵达波罗奈,在那里他前往并住在仙人坠处鹿野苑(the Deer Park at Isipatana)。

MN.2.81.14 那时,迦尸的蓝鸦王(King Kiki of Kasi)听说:“好象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已经抵达波罗奈并住在仙人坠处鹿野苑。” 于是他备好了很多王家车乘,登上一辆王家车乘,为了看望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以整套王家仪仗从波罗奈驶出。

【注】:根据巴利词典,Kikī:King of Benares at the time of the Buddha Kassapa;kikī:[m.] the blue jay.(f.),female of the jay.即冠蓝鸦】

他如是行至车道尽头,然后从车乘下来,步行前至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处。向他礼敬后,在一旁坐下,于是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以一个正法的阐释指导、敦促(鞭策)、激起和鼓励蓝鸦王。

MN.2.81.15 在正法的阐释结束后,蓝鸦王说道:“大德!请世尊与比丘僧团同意接受我明天的施食!” 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默然同意。在得知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接受施食后,他从座位上起来,向世尊礼敬后,右绕离去。”

MN.2.81.16 翌日破晓,蓝鸦王在其住处准备好各种美食 – 贮存在捆束中和深色谷粒已经被挑出的红米,还有很多酱汁和咖喱 – 并且他向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如是宣布时间:“大德!正宜其时,餐已备好。”

MN.2.81.17 那时正是早晨,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穿好衣服,拿着钵与外袍,与比丘僧团前往迦尸的蓝鸦王的住处,并在设置好的座位上坐下。于是蓝鸦王亲手以各种美食款待并使佛陀为上首的僧团满意。当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食毕和手已经从钵收回时,迦尸的蓝鸦王取来一个低矮的坐具,坐在一旁并说道:“大德!请世尊接受我所提供的雨季住所;那将有助于僧团。” – “足够了,大王,我已经有雨季的住所了。”

迦尸的蓝鸦王第二次和第三次说道:“大德!请世尊接受我所提供的雨季住所;那将有助于僧团。” – “足够了,大王,我已经有雨季的住所了。”

蓝鸦王心想:“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不接受我所提供的住所,” 于是他非常失望和悲伤。

MN.2.81.18 然后他说道:“大德!你已有一位比我更好的供奉者吗?” – “大王!我有一位。有一个叫韦波楞伽的集市,那里住着一位名叫陶作的陶匠。他是我的供奉者和主要供奉者。大王!可是你想道:“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不接受我所提供在波罗奈的一处雨季住所,” 于是你感到非常失望和悲伤;而陶匠陶作不会和将不会这样。陶匠陶作已经皈依佛陀、正法和僧团。他戒除杀害众生物,戒除不予而取,戒除在诸感官享乐中的不端行为,戒除妄语,戒除疏忽以其为基础的果酒、烈酒及诸麻醉品。他对佛陀、正法和僧团有圆满的信心,并且他具备圣者们所喜爱的诸德行。他对痛苦、痛苦的集起、痛苦的息灭和痛苦息灭之道没有怀疑。他日中一食,守持独身,具足戒德,品质优良。他不持珠宝和黄金,他已经放弃金银。他不会亲手用一把镐头掘地获取粘土,而堤边留下或鼠类抛洒的土,他用车带回家;当他制好一个陶罐后,他说道:“任何喜欢的人放下一些精选的大米或精选的豆子或精选的扁豆,他就可以拿走任何他喜欢的。” 他赡养目盲和年迈的双亲。已经毁坏了五下分结,他是一位将在诸清净处化生重现,并在那里成就般涅槃(final Nibbana)而不从那个世间返回的人。

MN.2.81.19 有一次,当我住在韦波楞伽时,我早晨穿好衣服,拿着钵与外袍,前往陶匠陶作父母的住处并向他们问道:“请问,陶匠去哪了呢?” – “大德!你的供奉者外出了;可是请你从锅里取米饭和从平底锅取酱汁食用吧。”

我这样做了并离去。那时,陶匠陶作去见父母并问道:“谁从锅里取了米饭和从平底锅里取了酱汁,食用后离开了呢?” – “我亲爱的!是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

他于是心想:“这是我的利益,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如此信赖我,是我的巨大利益!” 然后他为此狂喜了半个月,而他的父母则狂喜了七天。

MN.2.81.20 另外有一次,当我住在韦波楞伽时,我早晨穿好衣服,拿着钵与外袍,前往陶匠陶作父母的住处并向他们问道:“请问,陶匠去哪了呢?” – “大德!你的供奉者外出了;可是请你从锅里取米饭和从平底锅取酱汁食用吧。”

我这样做了并离去。那时,陶匠陶作去见父母并问道:“谁从锅里取了米饭和从平底锅里取了酱汁,食用后离开了呢?” – “我亲爱的!是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

他于是心想:“这是我的利益,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如此信赖我,是我的巨大利益!” 然后他为此狂喜了半个月,而他的父母则狂喜了七天。

MN.2.81.21 另外有一次,当我住在韦波楞伽时,我的茅屋漏雨了。于是我对众比丘如是说道:“比丘们!去陶作的家里看看是否有茅草。” – “大德!陶匠陶作的家里没有茅草;而他的屋顶却有茅草。” – “比丘们!去把陶匠陶作家的屋顶的茅草除去。”

他们这样做了。那时,陶匠陶作的父母向比丘们问道:“谁在除去家里的茅草呢?” – “贤姊!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的茅屋在漏雨。” – “大德们!把它拿去吧,把它拿去并祝福你们!”

那时,陶匠陶作去见父母并问道:“谁除去了屋顶的茅草呢?” – “我亲爱的!是比丘们做的;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的茅屋在漏雨。”

于是陶匠陶作心想:“这是我的利益,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如此信赖我,是我的巨大利益!” 然后他为此狂喜了半个月,而他的父母则狂喜了七天。于是整整三个月,那个屋子一直以天空为屋顶,可是没有下过雨。陶匠陶作就是这样一个人。”

(蓝鸦王想道:)“这是陶匠陶作的利益,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迦叶世尊如此信赖他,是他的巨大利益。”

MN.2.81.22 然后蓝鸦王给陶匠陶作派发了五百车存储在捆束中的红米,还有种种酱汁。那时,国王的人去见陶匠陶作并告诉他道:“大德!迦尸的蓝鸦王给陶匠陶作派发了五百车存储在捆束中的红米,还有种种酱汁;请接受它们。” – “大王国事繁忙,日理万机。我所有的已经足够了。把这个给大王自己吧。”

MN.2.81.23 阿难!现在你可能会如是想道:“当然,婆罗门弟子光魄当时是另外某人。” 可是不要这样认为。我就是当时的婆罗门弟子光魄。”

那就是世尊所说。尊者阿难对世尊所说满意和欢喜。

【注】:MN.2.81 – SK初译,MG校订编辑。


MN.2.82 关于护国(Ratthapala)经

MN.2.82.1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与一个大比丘僧团一起在俱卢国(the Kuru country)游化,并最终抵达一个叫兜罗拘提的俱卢国城镇。

MN.2.82.2 兜罗拘提的婆罗门屋主们听说:“沙门乔达摩,他是释迦族人之子,从释迦族出家,已与一个大比丘僧团一起在俱卢国(the Kuru country)游化,并已来到兜罗拘提。现在四处流传着一份关于乔达摩大师的良好报告,到了这种程度:“世尊已经成就证悟和遍正觉,他明与行圆满,庄严崇高,他是诸世界的知解者,无上调御者,天人师,他已经正觉和为世间所尊(accomplished, fully enlightened, perfect in true knowledge and conduct, sublime, knower of worlds, incomparable leader of persons to be tamed, teacher of gods and humans, enlightened, blessed)。他亲自以证智(his own direct knowledge)证悟(realized)后,为包括诸天神、诸魔罗、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众天子和众人的这一代宣说法。他教导的法在开首、中间和结尾都是美善的,涵义和言辞正确;他揭示了一种圆满和清净(perfectly complete and pure)的精神生活(梵行)。”  现在去见这样的阿罗汉们很有益处。”

MN.2.82.3 于是兜罗拘提的婆罗门屋主们去见世尊。一些人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一些人和世尊相互致意,致意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一些人向世尊合掌礼敬后,在一旁坐下;一些人在世尊面前报上自己的名字和族姓后,在一旁坐下;而一些人保持静默。当他们就座时,世尊以法谈(talk on the Dhamma)指导、鞭策、激起和鼓励他们。

MN.2.82.4 当时,一位名为护国的善男子,兜罗拘提领头望族子,正坐在会众之中。他想道:“以我所理解的世尊所教之法,在家里要过一种如光滑的贝壳那样圆满和清净的梵行生活很不容易。我不如剃掉头发和胡须,穿上黄袍,并从在家生活出家而过无家生活。”

MN.2.82.5 那时,兜罗拘提的婆罗门屋主们已经受到世尊以法谈指导、鞭策、激起和鼓励,对他的言语感到愉快和喜悦。他们于是从座位上起来,向世尊礼敬后,右绕离开。

MN.2.82.6 他们离去后不久,善男子护国去见世尊,向世尊礼敬后,在一旁坐下并对世尊说道:“大德!以我所理解的世尊所教之法,在家里要过一种如光滑的贝壳那样圆满和清净的梵行生活很不容易。大德!我希望剃掉头发和胡须,穿上黄袍,并从在家生活出家而过无家生活。我愿在世尊座下出家,我愿受具足戒。”

“护国!你父母允许你从在家生活出家而过无家生活吗?”

“不,大德!我还没有得到父母的允许。”

“护国!如来们不会让还没有得到父母允许的人在座下出家。”

“大德!我会确保我的父母允许我从在家生活出家而过无家生活。”

MN.2.82.7 于是善男子护国从座位上起来,向世尊礼敬后,右绕离开。他去见父母并告诉他们道:“母亲和父亲!以我所理解的世尊所教之法,在家里要过一种如光滑的贝壳那样圆满和清净的梵行生活很不容易。我希望剃掉头发和胡须,穿上黄袍,并从在家生活出家而过无家生活。请允许我出家而过无家生活。”

当他如是所说时,他的父母回复道:“亲爱的护国!你是我们挚爱和钟爱的独子。你在优渥舒适中已经得到抚育,你在优渥舒适中已被养大;你不知道何为痛苦,亲爱的护国!甚至万一你死了,我们也不愿意离开你,所以我们怎么会在你还活着的时候,允许你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呢?”

第二次……第三次,善男子护国对父母说道:“母亲和父亲!……请允许我出家而过无家生活。”

第三次,他的父母回复道:“亲爱的护国!……我们怎么会在你活着的时候,允许你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呢?”

由于没有得到父母对出家的许可,于是善男子护国在光秃秃的地上躺下,说道:“我要么就死在这里,要么让我出家。”

MN.2.82.8 那时,善男子护国的父母对他说道:“亲爱的护国!你是我们挚爱和钟爱的独子。你在优渥舒适中已得到抚育,你在优渥舒适中已被养大;你不知道何为痛苦,亲爱的护国!起来,亲爱的护国!吃吃喝喝,并自娱自乐吧。一边吃吃喝喝,并自娱自乐时,你会愉悦于享受诸感官快乐并造作福德。我们不允许你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甚至万一你死了,我们也不愿意离开你,所以我们怎么会在你还活着的时候,允许你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呢?” 当如是所说时,善男子护国沉默不语。

第二次……第三次他的父母对他说道:“亲爱的护国!……我们怎么会在你还活着的时候,允许你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呢?” 善男子护国第三次沉默不语。

MN.2.82.9 于是,善男子护国的父母去见他的朋友们并对他们说道:“亲爱的们!善男子护国在光秃秃的地上躺下,说道:“我要么就死在这里,要么让我出家。” 来吧,亲爱的们!去见善男子护国并对他说道:‘我友护国!你是你父母的独子……起来,我友护国!吃吃喝喝,并自娱自乐吧。一边吃吃喝喝,并自娱自乐时,你会愉悦于享受诸感官快乐并造作福德。你的父母怎么会在你还活着的时候,允许你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呢?” ”

MN.2.82.10 那时,善男子护国的朋友们去见他并对他说道:“我友护国!你在优渥舒适中已得到抚育,你在优渥舒适中已被养大;你不知道何为痛苦,“我友护国!起来,我友护国!吃吃喝喝,并自娱自乐吧。一边吃吃喝喝,并自娱自乐时,你会愉悦于享受诸感官快乐并产生福德。你的父母不允许你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甚至万一你死了,他们也不愿意离开你,所以他们怎么会在你还活着的时候,允许你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呢?” 当如是所说时,善男子护国沉默不语。

第二次……第三次他的朋友们对他说道:“我友护国!……他们怎么会在你还活着的时候,允许你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呢?” 善男子护国第三次沉默不语。

MN.2.82.11 那时,善男子护国的朋友们去见他的父母并对他们说道:“伯母和伯父!善男子护国正躺在光秃秃的地上,说道:“我要么就死在这里,要么让我出家。” 现在如果你们不允许他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他会死在那里。但是如果你们允许,你们在他出家后将会见到他。而且如果他不喜欢出家,除了回到这里,他还能做什么呢?所以请允许他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吧。”

“那么,亲爱的们!我们允许善男子护国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但是当他出家以后,他必须探望父母。”

于是,善男子护国的朋友们去见他并告诉他道:“起来,我友护国!你的父母允许你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但是你出家以后,必须探望父母。”

MN.2.82.12 善男子护国于是起身,当他重获力量时,他去见世尊,向世尊礼敬后,在一旁坐下并告诉他道:“大德!我父母已经允许我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让我在世尊座下出家。” 于是兜罗拘提善男子护国在世尊座下出家,并且他受了具足戒。

MN.2.82.13 尊者护国受了具足戒后不久,也就是他受了具足戒后半个月,世尊已经在兜罗拘提随其所愿呆了一段时间后,启程前往舍卫城游行。分阶段游行时,他最终抵达舍卫城,并在那里他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MN.2.82.14 不久,独居、隐退远离、精勤不放逸、热忱和坚定,尊者护国亲自以证智(with direct knowledge)实现,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善男子们从在家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的梵行的无上目标。他证知(directly knew):“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不再有存在的任何状态。” 并且尊者护国成为众阿罗汉中的一员

MN.2.82.15 那时,尊者护国去见世尊,向他礼敬后,在一旁坐下并对他说道:“大德!如果世尊允许,我希望去探望我的父母。”

于是世尊在精神上洞彻尊者护国心中的诸想法。当他知道善男子护国不会舍弃修行和回到俗世生活时,他告诉护国道道:“护国!做你认为合适的事情正宜其时。”

MN.2.82.16 那时,尊者护国从座位上起身,向世尊礼敬后,右绕离开。然后他整理好休息的地方,拿着钵和外袍,启程前往兜罗拘提游行。分阶段游行时,他最终抵达兜罗拘提。在那里他住在兜罗拘提的拘牢婆王(King Koravya)的鹿园(Migacira Garden)。早晨时分,他穿好衣服,拿着钵和外袍,走进兜罗拘提而托钵乞食。当他在兜罗拘提挨家挨户地游行乞食时,他来到了自己父亲的家。

MN.2.82.17 当时,尊者护国的父亲正坐在中门正厅里梳理头发。当他看到尊者护国远远过来时,他说道:“我们挚爱和钟爱的独子,却被这些秃头沙门剃度出家。” 于是尊者护国在他自己父亲的家里既没有得到施食,也没有得到礼貌的拒绝;相反,得到的只是侮辱。

MN.2.82.18 正在那时,属于他一位亲戚的一个女奴正要丢掉一些残粥。看到这个,尊者护国对她说道:“姐妹!如果那个东西要被丢掉,那就倒进我的钵这里面吧。”

当她就那么做的时候,她认出了他双手、双足和声音上的诸个人特征。于是她去见他的母亲并说道:“夫人!请知道,我主人的儿子护国已经到家里来了。”

“谢天谢地!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你就不必再当一位奴隶了。”

于是尊者护国的母亲去见他的父亲并说道:“屋主!请知道,他们说善男子护国已经到家里来了。”

MN.2.82.19 正在那时,尊者护国正在某个屋棚的墙边吃那残粥。他的父亲去见她并说道:“亲爱的护国!确实有……而你却还将吃残粥!你难道无家可归吗?”

“屋主!当我们已从在家出家而过无家生活时,我们怎么会有一个家呢?屋主!我们是无家的。我们去了你家,但是我们既没有得到施食,也没有得到礼貌的拒绝;相反,我们得到的只是侮辱。”

“来吧,亲爱的护国!我们回家吧。”

“足够了,屋主!我今天的饭食已经吃完。”

“那么,亲爱的护国!请同意接受明天的饭食供养。” 尊者护国在沉默中同意。

MN.2.82.20 于是,知道尊者护国已经同意时,他的父亲回到家里,把众金币和金条集成一大堆并用垫子将其盖好。接着去告知尊者护国以前的妻子们道:“来吧,媳妇们!用首饰把你们自己打扮成护国最可意和喜爱的模样。”

MN.2.82.21 当夜晚已经结束时,尊者护国的父亲在他的家里准备了种种美食,并把时间已经告知了尊者护国道:“亲爱的护国,饭食备好,正宜其时。”

MN.2.82.22 那时,尊者护国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钵和外袍,前往他父亲的屋子并在准备好的座位上坐下。于是他的父亲把金币和金条堆的覆盖垫子打开,说道:“亲爱的护国,这是你的母亲的财产;你父亲的财产另有其他,并且你祖辈的财产也还另有其他。亲爱的护国,你可以享用财富并造作福德。来吧,亲爱的!摒弃你的修行而回到俗世生活,享用财富并造作福德吧。”

“屋主!如果你听我的建议,那么就把这堆金币和金条装上众车,然后运走并倒进恒河的中流。那是为什么呢?屋主!因为由于这个,你将会生起悲伤、哀恸、痛苦、忧愁和绝望。”

MN.2.82.23.那时,尊者护国以前的妻子们抓住他的双足并对他说道:“我们主人的儿子!那些为了她们你要过梵行生活的仙女们长什么样呢?”

“姐妹们!我们不会为了仙女们而过梵行生活。”

“我们主人的儿子护国竟然叫我们“姐妹们”,” 她们哭喊着并晕倒在那里。

MN.2.82.24 于是尊者护国告诉他的父亲道:“屋主!如果有一餐饭食可以被施与,那么就请施与吧。不要困扰我们。”

“那么,吃吧,亲爱的护国!饭食已经备好。”

于是,尊者护国的父亲自己亲手用各种美食款待和使他满意。当尊者护国吃完并把手从钵收回时,他站起来并吟诵这些偈颂:

MN.2.82.25

“看到在这里一个被摆布的木偶,

一个由众伤疤构成的身体,

多病,需要照顾,

其中没有坚固可言。

看到在这里一个被摆布的人身,

还用珠宝和耳环装饰,

一副裹在皮肤中的骸骨,

用衣服使它引人注目。

它的双足用指甲花染色涂饰

并把脂粉涂抹在脸上:

它或许可以迷惑一个傻瓜,

但是无法迷惑一个追寻彼岸的人。

它的头发梳成八重辫子

并且它的双眼涂抹了软膏:

它或许可以迷惑一个傻瓜,

但是无法迷惑一个追寻彼岸的人。

一个污秽的身体被装饰得很好

就象一个新描画的膏罐(unguent pot):

它或许可以迷惑一个傻瓜,

但是无法迷惑一个追寻彼岸的人。

猎鹿人设好了网罗

但是鹿不会踩在陷阱上面;

我们吃了诱饵而现在离开

留下猎人们徒劳哀叹。”

 

 

 

【注】:MN.2.82 – SK初译,MG校订编辑。


 

 

 


第一  根本五十经篇:MN.1.1-10MN.1.11-20MN.1.21-30MN.1.31-40 和 MN.1.41-50

第二  中五十经篇:MN.2.51-60MN.2.61-70MN.2.71-80MN.2.81-90 和 MN.2.91-100

第三  后五十经篇:MN.3.101-110MN.3.111-120MN.3.121-130MN.3.131-140 和 MN.3.141-152


【Chanworld.org】2018.05.08-2019.05.02-SK-MG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禅世界版的内容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