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向佛陀学习

Metta / 梅塔

政治是影响力最大的共业造作者。今年是前苏联布尔什维克革命“成功”百年,很多学界人士反思这一革命对世界的影响。历史已经清楚地告诉我们,这一革命直接把马克思的作为一种学说的“共产主义的幽灵”彻底释放,在前苏联、–、古巴、越南、柬埔寨和北朝鲜等国家和地区进行了史无前例的实践,造成了几千万至上亿人的非正常死亡,远超同期战争和流行疾病的致死人数。这种巨大的恶共业的造作者就是这些国家的政治,包括意识形态、专制制度和愚民教化。相比之下,科技发展、个人的道德自制和有组织的慈善救济在这些专制国家所能造作的善共业,与恶共业相比不成比例,无法对抗政治的恶共业,造成目前这些国家中政治黑暗、腐败盛行和人心险恶,为整个世界投下了大量不安全和不稳定的阴影。如果不改变它们的政治形态,就难以遏制政治的破坏力,再多的道德教化,慈善救济,对此世间人心和环境的守护,也是杯水车薪。

在最近的系列政治抗议中,全球科学家群体(2017年4月22日),全球环境保护群体(2017年4月29日),和之前的女性抗议群体(2017年1月22日)为世人做出了表率。菩提比丘作为美国佛教会的代表在抗议活动之前,就在他的佛学开示里和网站上号召大家进军华盛顿,对漠视人类生存环境的政治和政策旗帜鲜明地说不。这些抗议活动当然是造作善共业的政治活动,它们合法(遵守法律,实践公民权利和责任),合理(要求政治和经济权利平等;基于大量的科学研究证据),合情(呼应人们保护环境、健康生活的要求)。活动人士们直接试图唤醒更多的民众,与基于贪婪(追逐利养)、虚妄(无视事实和证据)、仇恨(割裂种族和信仰)、无知(否定人类的知识而信口开河)、煽动民粹、操弄贪欲和撕裂社会的邪恶政治、愚蠢政府、匪夷所思的社会政策,进行抵抗和斗争。

在《阿含经》和《尼柯耶》中,慈悲的佛陀在他那个人类文明之初的时代,斥责那些残暴愚蠢的刹帝利、婆罗门们的血腥祭祀和战争,批判依靠门第、种姓区分善恶好坏高贵低贱的不平等观念,和驳斥那些主张不可知、苦行和其他歪门邪道的思想流派。他作为一个宣说以智慧修行而达身心彻底自由解放、寂静涅槃的圣者,在苦口婆心教诫众生的同时,不回避政治活动(如影响波斯匿王和阿阇世王)。世尊不仅自我解脱,教人解脱,也为人类的共善业而精进努力,实在是万世之师表。当一些佛教团体和教派在公然宣布远离政治,远离所谓此世间的是非,而专注于团体利益和慈善福德的造作上时,对比佛陀的教诫和实践,我们不禁想到,佛教需要回归佛陀的真实教诫和理想。面对此世间的贪、嗔、痴,修行者们应该勇敢地站出来表明自己的立场,积极精进地投入一切利益此世间有情众生的活动中去,包括影响巨大的政治。呼吁全球佛教界领袖们,像菩提比丘或其他宗教里如天主教方济各教宗这样的大德,运用自己极大的影响力关心此世间,影响此世间,让此世间成为向上提升的进步世界。

One thought on “梅塔:向佛陀学习

  1. 佛經中的止惡行善有四句話,稱為「四正勤」:「已作之惡令斷除,未作之惡令不起;未生之善令生起,已生之善令增長。我想这不仅是对习佛个体自身修行的要求,也是同修们的社会责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谈政治是必要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