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20【禅世界版】

第二篇 因缘篇

《相应部》卷20【禅世界版】

第九章 譬喻相应(相应二十)

SN.20.1-12

SN.20.1  尖顶(The Roof Peak)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在那里,世尊对比丘们说道:“比丘们!”  

“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如是说道:

“比丘们!正如一间尖顶屋的所有的椽子(rafters)都朝向尖顶,会聚于尖顶。如果把尖顶除去,则所有椽子都会除去。同样地,比丘们!所有的不善法都根植于无明,会聚于无明。如果把无明根除,则所有的不善法都会得到根除。

比丘们!因此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住于精勤不放逸。” 比丘们!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


SN.20.2  指甲(The Fingernail)经

在舍卫城。 那时,世尊以指甲沾上微少的泥土后,对比丘们说道:“比丘们!你们怎么想呢?我的指甲沾上的一点泥土,与大地相比,哪个较多呢?”

“大德!大地的泥土较多,而世尊指甲沾上的泥土较少。世尊指甲沾上的泥土与大地相比,不可计算,不能比较,连零头都不及。” –  “

同样的,比丘们!那些重生于人间的众生较少,而那些重生于人间以外的众生较多。

比丘们!因此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住于精勤不放逸。” 比丘们!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


SN.20.3  众家庭(Families)经

在舍卫城。 “比丘们!正如那些女子多而男子少的家庭们,很容易被盗贼所侵扰一般,同样的,比丘们!一位不修习和不培育慈心解脱的比丘,很容易被非人所侵扰。

比丘们!正如男子多而女子少的家庭们,很难被盗贼所侵扰一般,同样的,比丘们!一位已修习和培育慈心解脱的比丘,很难被非人所侵扰。

比丘们!因此,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修习和培育慈心解脱,把它作为我们的工具载体,把它作为基础,稳定它,实践它,使它圆满。” 比丘们!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


SN.20.4 很多钵食物(Pots of Food)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一个人假如在早晨布施一百钵食物,中午布施一百钵食物,晚上布施一百钵食物;而另一个人假如只是在早上用挤牛奶那样短的时间来修习一颗慈心,或只是在中午用挤牛奶那样短的时间来修习一颗慈心,或只是在晚上用挤牛奶那样短的时间来修习一颗慈心a mind of loving-kindness),他比起前者有更大的果报。

比丘们!因此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修习和培育慈心解脱,把它作为我们的工具载体,把它作为基础,稳定它,实践它,使它圆满。” 比丘们!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


SN.20.5  矛(The Spear)经

在舍卫城。 “比丘们!设想有一只锐利的矛,一位男子走过来,心想: “我要赤手空拳将这只锐利的矛(Bend back)弄弯、折曲、打转(twirl it  around)。” 比丘们!你怎么想呢?那位男子能否赤手空拳将将这只锐利的矛(Bend back)弄弯、折曲和打转(twirl it  around)呢?”

不能,大德!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靠赤手空拳不容易将利剑弄弯、折曲和打转。那位男子最终只会体验到疲劳与苦恼。”

“同样的,比丘们!当一位已修习和培育慈心解脱的比丘,把它作为工具载体,把它作为基础,稳定它,实践它,使它圆满时,如果一个非人想道:“他的心能被困扰。” 那么,那位非人最终只会体验到疲劳与苦恼。

比丘们!因此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修习和培育慈心解脱,把它作为我们的工具载体,把它作为基础,稳定它,实践它,使它圆满。” 比丘们!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


SN.20.6  弓箭手们(The Archers)经

在舍卫城。 “比丘们!假如有四个善学、灵巧(dexterous)和弓术娴熟的硬弓弓箭手站在四方。如果一位男子走过来,心想:“这四位善学、灵巧和弓术娴熟的硬弓弓箭手站在四方,在一起射出的箭还未落地时,我将就把它们接着,然后把它们拿回来。” 比丘们!你们怎么想呢?这个人可否称得上是速度最快的人呢?”

“大德!即他只能接着一个善学、灵巧(dexterous)和弓术娴熟的硬弓弓箭手所射出的箭后带回,他都可称得上是速度最快的人,更何况接着四个善学、灵巧(dexterous)和弓术娴熟的硬弓弓箭手所射出的箭,并把它们带回。”

 “比丘们!那位男子的速度很快,而日月的速度比之更快。

比丘们!那位男子的速度很快,日月的速度很快,那些跑在日月前面的天神们的速度很快,而寿行(the vital formations)消逝的速度比起前三者更快。比丘们!因此,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住于精勤不放逸。” 比丘们!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


SN.20.7  鼓楔(The Drum Peg)经

在舍卫城。 “比丘们!从前,陀首罗诃族人(Dasarahas)有一个阿那迦小壶鼓(a kettle drum; the Summoner)。当阿那迦小壶鼓有裂缝的时候,他们就补入一个鼓楔;当再有裂缝的时候,又再补入一个鼓楔。等到这个小壶鼓用旧了,鼓皮破落了的时候,就只留下一堆鼓楔。

同样的,比丘们!一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未来的比丘们身上。当那些如来所说很深(deep)、有深义(deep in meaning)、出世间(supramundane)和与空相应(dealing with emptiness)的经被诵读时,他们将不渴望聆听它们,不侧耳聆听它们,也不用心探究它们,而且他们不认为那些教诫应该钻研和掌握。而当那些诗人所谱写的词句优美的篇章和外道们所著述并由他们的弟子宣说的论述被诵读时,他们将渴望聆听它们,侧耳聆听它们,用心探究它们,而且他们认为那些教诫应该钻研和掌握。比丘们!通过这一方式,那些如来所说很深(deep)、有深义(deep in meaning)、出世间(supramundane)和与空相应的经将会消失。

比丘们!因此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当那些如来所说很深(deep)、有深义(deep in meaning)、出世间(supramundane)和与空相应(dealing with emptiness)的经被诵读时,我们将渴望聆听它们,侧耳聆听它们,用心探究它们,而且我们认为那些教诫应该钻研和掌握。” 比丘们!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


SN.20.8  众木块(Blocks of Wood) 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毘舍离大林重阁讲堂。在那里,世尊对比丘们说道:“比丘们!”

“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说道:

“比丘们!现在离车人(the Licchavis)用木块作枕头,精勤不放逸,热忱地训练。摩揭陀国王阿阇世韦提希子便没有机会入侵他们;他不会逮住他们。比丘们!可是将来离车人会骄生惯养,手足柔嫩,头枕在柔软的绵枕上,一直睡到太阳升起。那时摩揭陀王阿阇世韦提希子便有机会入侵他们;那时他就能逮住他们。

比丘们!现在比丘们用木块作枕头,精勤不放逸,热忱地努力;恶魔摩罗便没有机会入侵他们;他不会逮住他们。比丘们!可是将来比丘们会骄生惯养,手足柔嫩,头枕在柔软的绵枕上,一直睡到太阳升起。那时恶魔摩罗便有机会入侵他们;那时他就能逮住他们。

比丘们!因此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用木块作枕头,精勤不放逸,热忱地努力。” 比丘们!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


SN.20.9  雄象(The Bull Elephant)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当时,有一位新剃度比丘过多地去俗人家中。其他的比丘们告诉他:“尊者!不要过多去俗人家中!”  可是当他被他们劝告后,他说道:“这些长老比丘认为他们可以去俗人家中,为什么我不能去呢?”

那时,一些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有一位新剃度比丘过多地去往俗人家中。别的比丘们告诉他:“尊者!不要过多去往俗人家中!”  可是当他被他们劝告后,他说道:“这些长老比丘认为他们可以去俗人家中,为什么我不能去呢?””

“比丘们!从前,在山林里有一个大湖,有一群雄象在附近生活。它们投入那湖中后,用象鼻(trunks)拔起莲花茎,彻底清洗干净后,然后不带泥沙,咀嚼吞下。这增加了它们的容色和力气,由此它们不会遭遇死亡或死亡般的痛苦。

比丘们!但它们年轻的后代小象们模仿那些巨大的雄象,走进那湖中后,用象鼻拔起莲花茎,没有彻底清洗干净,然后带着泥沙,咀嚼吞下。这不增加它们的容色与力气,由此它们遭遇死亡或死亡般的痛苦。

同样的,比丘们!在这里,长老比丘们在早晨穿好衣服后,拿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村落或城镇。他们在那里说法,在家居士向他们显现信心。他们享用那些食物供养,而不受其束缚,不受其迷惑,不盲目专注于其中,而能看见其中的危险(seeing the danger) ,了知出离(understanding the escape)。这增加了他们的容色和力气,由此他们不会遭遇死亡或死亡般的痛苦。

新剃度的比丘们跟模仿长老比丘们,他们在早晨时穿好衣服后,拿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村落或城镇。他们在那里说法,在家居士向他们显现信心。他们享用那些食物供养,而受其束缚,受其迷惑,盲目专注于其中,没有看见其中的危险(seeing the danger) ,没有了知出离(understanding the escape)。这不会增加了他们的容色和力气,由此他们会遭遇死亡或死亡般的痛苦。

比丘们!因此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我们将享用食物供养,而不受其束缚,不受其迷惑,不盲目专注于其中,看见其中的危险(seeing the danger) ,了知出离(understanding the escape)。“  比丘们!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


SN.20.10  猫经

在舍卫城。当时,某位比丘与俗世家庭们过多交往。其他一些比丘告诉他:“尊者!不要与俗世家庭们过多交往!”

尽管他被他们劝告,可是这位比丘却没有收敛。

于是一些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在这里,某位比丘与俗世家庭们过多交往。其他一些比丘告诉他:“尊者!不要与俗世家庭们过多交往!” 可是尽管他被他们劝告,这位比丘却没有收敛。” –  “

比丘们!从前有一只猫,它站在一个巷子,或一条下水道,或垃圾箱边寻觅一只小老鼠,心想:“当小老鼠出来找食物的时,我要捉着它,然后把它吃掉。”  那时,那只小老鼠出来找食物,猫捉着老鼠,没有咀嚼便仓促吞下它。于是小老鼠在猫体内吃它的肠和肠膜,由此它遭遇死亡或的死亡般痛苦。

同样的,比丘们!在这里,有一种比丘在早晨穿好衣服后,拿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村落或城镇。他未守护身、语和意,没有保持正念,不约束诸根(六根)。在看见一些衣服穿得轻浮或穿着轻浮的女人时,贪欲便侵蚀他的心。他的内心受贪欲所侵蚀而遭遇死亡或死亡般的痛苦。比丘们!由此是圣者的律的死亡:放弃修学,返回到低级的俗世生活。这是死亡般的痛苦:其人犯了可经忏悔(that allows for rehabilitation)的某一污损冒犯(a certain defiled offence)。

比丘们!因此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守护身、语和意,保持正念,约束诸根(六根),为了托钵乞食进入村落或城镇。”比丘们!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


SN.20.11  豺经(1)

在舍卫城。 “比丘们!你们听到黎明时豺的嚎叫吗?”

 “听到了,大德!”

比丘们!那只老豺患了疥癣(mange),它仍然想去之所去,立之想立,坐之所坐,和卧之所卧,而且它希望凉爽的微风吹到它。比丘们!假如某位自称是释迦人之子的跟随者要体验甚至如此的单个存在之有,那只老豺比起他还要好一些!

比丘们!因此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住于精勤不放逸。”  比丘们!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


SN.20.12   豺经(2)

在舍卫城。

在舍卫城。 “比丘们!你们听到黎明时豺的嚎叫吗?” 

听到了,大德!”

比丘们!那只老豺,可能也会知恩图报,但有些自称是释迦人之子的跟随者,却不会知恩图报。

比丘们!因此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我们将知恩图报;即使很小的恩典,我们也不要忽视。”  比丘们!你们应该如是自己修学。”


《譬喻相应》终。返回《相应部》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11-2018.05.08-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