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菩萨道与解脱道

中国佛教近百年来最重要的事,应是印顺论师承续了民初太虚大师人生佛教的理念,而指出了人间佛教的方向。他写出了极多着作,对中国佛教的影响深远,贡献也甚为宏巨。但许多佛友似乎尚未弄清楚一点,就是印顺学说的要点包括菩萨道不但不和解脱道相冲突,而且应以解脱道为基础。只是他表达的方式,是透过五乘共法、三乘共法与大乘不共法的架构来讲,而没有如般若广场讲得那么直白而已。

【转载】梁兆康:解脱道果真是菩萨道的基础嗎?

记得我少年时曾写过一篇文章,是讨论爱(或慈悲)和真理之间的关系的。当然,爱心和真理两者皆极具社会价值,但是两者是谁比较重要呢?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们有时要从两者中只择其一。尤其如果我们是从事写作,有很多时会感到两难。因为如果说真心话,可能一些人聼了会有反感。但是如果不説真心话,那岂不是故意说谎吗?如果故意避免谈别人不爱听的说话,又多谈大众爱听的说话,那不是譁众取宠吗?故意不说真心话,当然不能説是诚实的做法,亦不是很有爱心的。

苟嘉陵:莫做自封的菩萨

般若广场多年来提倡佛法的现代化,一直是强调菩萨道应以解脱道做基础。这当然就会让传统的大乘学人们感到纳闷,而在心里提出合理的质疑:「难道大乘佛法的菩萨道无法单独存在,而必须依靠小乘佛法吗?」

另外也有不少的学人会问到:「佛陀在法华经里,不是已经很清楚地说过二乘只是通向佛果的一个过程,也是不究竟的吗?如果是这样,学人为什么不可以跳过这个不究竟的暂时过程,而直接修究竟的菩萨道,直通无上菩提呢?这难道不是更合理的途径吗?」

梅塔:解脱觉悟之道与菩萨道的关系

人们常说“条条道路通罗马”,罗马作为一个目标,的确可以从四面八方达到,只要那些道路的确通往罗马 – 如果有人说只有某条通向罗马唯一道路,人们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佛学修行的最终目的地,如同那些道路所要抵达的罗马一般,就是解脱觉悟,而非道路两旁的池塘、湖泊、大海、雪山或佛陀的塑像这些景象和境界,同时通向解脱觉悟的修行方法或道路,可以有很多因地制宜、因人制宜和因时制宜的选择。

征文:解脫道應是菩薩道的基礎吗?

般若廣場似乎有一個前提假設,即「解脫道應是菩薩道的基礎」。

但這個前提假設是對的嗎?是經過論證與檢驗的嗎?還是只是一群人的「自以為是」呢?

般若廣場希望討論這個議題。也認為只有在經過如實探討與反思之後,這個前提假設才能真地成為佛法現代化的基石。

征文:般若廣場九月專題:現代佛教團體應有的財富與金錢觀

這個問題般若廣場曾在過去接觸過,但沒有正面與全面地深入探討。原因是這個題目比較敏感,很容易引起佛教各大團體管理者們的不悅,而誤以為般若廣場是在做攻擊。

但事實上這個問題和佛教的現代化是直接相關的,其影響也會在許多層面上。昨天我在莊嚴寺主持英文佛法討論時,就有來自中南美的法友表示佛教團體不應如天主教教廷一般,成為擁有巨大財富的財團。但在同時,她也承認天主教廷曾在世間做過極多的慈善事業,而沒有否定其貢獻。

山海会:做个明白人

笔者提倡中国佛法与佛教的现代化,转眼之间已快三十年了。我曾在最近对不少人说中国佛教现代化的主题,应是菩萨道应以解脱道做基础,所以所有宗派的佛法修行人都须正解四谛与修行八正道与四念处。但在同时,我也极为肯定大乘法义里的「法门无量誓愿学」,而尊敬所有佛教内的宗派。于是就有法友问这件事是不是有些矛盾?还是只是一种从未发生,也不可能发生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