谌飚-与佛教现代化精神相违背的狂妄我慢

用大乘佛教对上座部佛教历史上的蔑称“小乘”来称呼上座部佛教,而且在他人抗议的情况下反复如此,是一种与佛教现代化精神相违背的狂妄我慢的劣根性。 现代佛教早就提倡对佛教三大宗派,分别称为大乘佛教、上座部佛教和金刚乘佛教 – 从来没有哪个佛教宗派自称“小乘”佛教,就象大多数中国人从来没有自称日本军国主义所强加的“支那人”标签一样。

【转贴】《老谌对骆远志兄《对佛教的简单质疑》一文的回答》

{老谌和我是老朋友。我们在学校时就很熟,经常谈心。可惜的是,当时没有多少机会深入交流关于信仰的问题。很多年过去了,我们又重新联系上。他已变成了虔诚的佛教徒,并且对佛经有深入研究,于是我们就有了思想的碰撞。这篇文章是基于我写给他的一封信,讨论我对佛教的粗浅认识与疑问。}

【老谌回答:是的,远志兄和老谌相识于交大,成为好朋友是在纽约上州的一所大学里。那时,一个商学院的穷学生和一个前途渺茫的穷学者惺惺相惜,两个人伴随着大量对未来的讨论,消耗了一箱又一箱加拿大Molsen啤酒,唯独没有谈论埋在心里的信仰。

谌飚:如实修行-庄严寺四念住禅七的体会

金秋十月,我有幸参加了在美国佛教会庄严寺由开印阿阇黎主持的四念住禅七。宏伟的大佛殿和菩提大道,别致的观音殿与和如图书馆,以及美丽的七宝湖,在这个庄严的佛教道场,我常常有回家的感觉。庄严寺方丈慧聪大和尚是我的皈依法师,美国佛教会会长尊者菩提比丘曾就巴利佛经的翻译施教于禅世界的中文译者,而这次主七的开印阿阇黎,兼通北传和上座部佛学,深入经论和禅修,为我辈学人所敬仰。这次上座部风格的禅七,其教法追随南传佛教的风范,与北传中国禅宗的方法和道风十分不同,令人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