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爱的盲点 — 没有一己人格的顺帝之则

爱到底是不是苦呢?
爱这个字在今天,当然有需要去釐清语意上的可能误会。因为它的意义已经被发展成崭新的样貌,而成为人类主流思想的一个部份。爱的意义已经不再只是「贪爱」与「爱染」,甚至也不只是博爱、兼爱或近代人讲的大爱。笔者以为深入探究现代心理学所讲的爱,可以帮助瞭解佛法裡所讲的慈悲。因为佛法裡的慈悲是和空性慧相应的。

苟嘉陵-无明缘行 — 不知道如何去爱

这世界上有到底有没有一种爱,是绝不会有苦的呢?我看虽然是有,但绝对是很少的。除非是如那些无国界医生们在叙利亚对难民们的帮助,或是如基督被钉在十字架上,或是如佛菩萨们的「无缘大慈」,我想绝大多数人的爱是有杂染,也就是苦乐参半的。有杂染是因为当我们爱的时候,也会夹杂着自我,与由「我之所见」所生的各种染着。要一个普通人能完全无条件也没有杂染地爱,当然会是很难的。

梅塔-传统佛教中爱的迷思

“爱”这个字或单音节词在传统佛教里的大多数情况下,似乎不是一个正面的东西。大量古典佛经用它指称现代意义上在佛学修行中应该舍弃的诸感官享乐(sensual pleasures)、贪欲(lust)或渴爱(craving)。当姚秦鸠摩罗什法师、唐代玄奘法师以及更早魏晋时期的佛经翻译家们用“爱”来翻译梵文或印度佛教边地如丘兹国文字佛经中引来贪、嗔、痴的事物时,他们使用当时中国人所理解的特定含义的“爱”,并不需要特别阐释以避免歧义。

永明延寿禅师《宗镜录》略讲南怀瑾

《宗镜录》又名《心镜录》,是五代宋释延寿(904-975)的着作。全书凡一百卷,八十馀万字,详述禅宗祖师的言论和重要经论的宗旨,并删去繁杂的文字,呈现全部佛法的精要。目标是「举一心为宗,照万法如镜。」《宗镜录》的书名即由此而来。《宗镜大纲》为清雍正皇帝御录的二十卷本(維基百科)。

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积数载之功,怀继绝救孤之心,更为欲研《宗镜录》而不得其门者,不惜眉毛拖地,开演《宗镜》要以,以其熠熠之智,使和氏玉璧顿剖,衣珠乍现;谆谆之言,令后学妄情渐驯,慈慧尽生。后根据南怀瑾先生当初讲课录音整理成书,名之为《宗镜录略讲》

欢迎加入国际特拉华佛教会!

国际特拉华佛教会 (International Delaware Buddhist Society; DBS) 是位于美国特拉华州致力于佛教正信修学和现代化传播的独立的、非政治的和非营利的国际佛教团体,始建于2019年。欢迎对正信佛教的思想教义、喜悦修行和慈悲关怀感兴趣的世界各地的人士和佛教修行者加入佛教会,並隨時提出您的意见。 

prayer

禅世界发起发起网络礼敬佛菩萨,祈愿人们早日脱离疫情活动。同修和网友只要点击每日礼敬页面,即能发起祈愿。

请转发给您的亲朋好友,万衆一心战胜疫情。

《做个喜悦的人》作者苟嘉陵居士访谈:访谈1和2

禅世界编辑谌飚于2019年7月28日开始在纽约长岛,采访《做个喜悦的人 – 念处今论》一书(台湾版和大陆花城版;1993)的作者苟嘉陵居士。禅世界将根据苟嘉陵居士的书的章节次序,分阶段采访作者,制作共八集访谈节目,以帮助大家了解佛法的目的和利益,佛陀的核心教义和修行方法(缘起、三法印、四圣谛、四念处、七觉支和八圣道等),并把它们作为佛教现代化的基础。

乐观派对-不择手段就是虚无主义表现

朋友们最近在探讨佛教现代化与虚无主义。这个问题也许只是偶然被提出,但笔者以为它其实讲出了现代人类心灵问题的核心,也就是「苦」的核心。虚无主义虽然源自近代西方哲学里对传统基督教的批判与背离,但它同时也深切反映了现代人类内心深处价值的失序。所以它不只是近代西方知识份子的「专利」,而是普遍存在产业革命以后全体人类的心灵。

山海会-请勿小看虚无与空虚

虚无主义存在于佛教里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这并非笔者如是说,而是佛教里的大论师龙树菩萨如是说。他最有名的代表作中观论里就曾清楚地指出:「大圣说空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什么是「有空」呢?就是执于空见,以空为实有。这当然不仅是一个哲学命题,也是和我人的生命密切相关的。「空执」也不是佛法修行人才有,而是所有的人都可能有的。它基本上包含了人因自身存在目的与价值的未明,而产生的空虚与焦虑。

梁兆康-中国佛教中的虚无主义

本期慧讯是以虚无主义为主题。嘉陵兄的编辑导言给我们一个很好的背景:

“ 尽管佛法修行人并不认为佛法是虚无主义,但一般人是否有这个印象呢?这恐怕是所有弘扬佛法者所须面对的实际问题。般若广场以为首先应对这个现象是否存在如实了知,而后再讨论造成此现象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