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如实面对自己是四谛的真义

今天的学佛人如果对佛法稍有涉猎,应是大都明白佛陀主要所教的,就是四圣谛(苦谛、苦集谛、苦灭谛、苦灭道谛)了。

但是直到今天,四谛对多数人而言,可以说仍是相当程度地被包裹在玄学与神秘的「观念外衣」里,而未能直接地被应用于人生。这当然是一种可惜。但这个可惜是完全没必要的。

苟嘉陵:念处随笔——缘起是否为绝对真理?

最近看到有人提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缘起法是否为绝对真理呢?

我想不少修行人都曾有过这个疑问。我自己就是其中之一。但这个问题其实是个悖论(paradox)。

金刚经里有「如来无所说」(注释一)的记述。甚至说如果有人以为如来有所说,即为谤佛。但如果事情真是这样,所谓的「佛教」意义又在哪里呢?这难道不就等于是说有没有佛教都一样吗?佛法真的是如此吗?而正念禅的修行对「缘起是否为绝对?」又是如何看待呢?

Arthur C. Brooks-正念让人疼。这就是它起作用的原因。

直面生活中的种种痛苦部分是让自己感到宾至如归的唯一方法。
Arthur C. Brooks 是《大西洋月刊》的特约撰稿人、哈佛肯尼迪学院公共领导实践的威廉亨利布隆伯格教授以及哈佛商学院的管理实践教授。他是播客系列《如何建立幸福生活》的主持人,也是《从力量到力量:在人生的下半场寻找成功、幸福和深刻的目标》一书的作者。

山海会:修行人须能容忍异己吗?

佛陀有说过修行人应能容忍异己吗?容忍异己是现代佛法修行人所应具备的品质吗?

这些至少都应被视为佛教现代化里程上的实际问题。因为这些问题牵涉到现代人类主流文化里的精神价值,即自由与民主。所以到底应如何看待「容忍异己」,恐怕会是佛法修行人无法迴避的问题。

苟嘉陵:莫以为修行不可生气

有人说三毒烦恼(贪、瞋、痴)里的瞋,其实不是什么坏东西,而应被视为所有世间改革运动所须具备的元素。换句话说,他是以为人如果对世间的不平都“无感”也“无瞋”,就不可能有什么抗议或改革了。故他以为佛教的现代化应重新界定什么是“瞋”,而不可把其视为绝对的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