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德学藏

《大德学藏》

“不要立即接受或相信任何事情,以免成为他人(包括佛陀本人)的知识奴隶。”

在佛法的阐述中,有一些法师和居士大德的个人方便之说,甚至可能存在迷信和非理性的内容。学人在阅读时要善于分辨、独立思考和扬弃。


圣严法师 、印顺导师尊者菩提比丘星云法师大宝法王
印光大师(民国)中峰明本禅师(元)
庄春江苟嘉陵

传记文章:
西方比丘在斯里兰卡当代南传佛教大师

【卡拉玛经】(维基百科) 卡拉玛人因各宗派教义不同,而不能分辨是非真假,故向佛陀请教。佛陀对该问题讲述了《卡拉玛经》,意在告诉人们:不要立即接受或相信任何事情,以免成为他人(包括佛陀本人)的知识奴隶。佛陀并为此总结了十准则(此准则出于上座部巴利藏,汉传大正藏无):

勿信风说;(不因传说而轻信)

勿信传说;(不因传统而轻信)

勿信臆说;(不因谣言而轻信)

勿信于藏经之教相合之说;(不因经典记载而轻信)

勿信基于寻思者;(不因逻辑推理而轻信)

勿信基于理趣者;(不因学说推论而轻信)

勿信熟虑于因相者;(不因符合常识判断而轻信)

勿信审虑忍许之见相合;(不因预设成见而轻信)

说者虽堪能亦勿予信;(不因说者外表而轻信)

虽说此沙门是我之师亦勿予信之。(不因师长所言而轻信)

如果坚持这十种准则,就能够做到远离贪嗔痴三毒,在此生就能得到四种内心安乐:

  1. 第一种安乐:他会想:“我不确定此世有无轮回,有无因果业报。但若它们存在,我死后肯定会出生在美好世界中。”
  2. 第二种安乐:他会想:“我不确定此世有无轮回,有无因果业报。即使没有,我仍然在死后可以为自己和家人博得美德。”
  3. 第三种安乐:他会想:“若恶人有恶报,那么我不对任何人怀有恶意,不造恶业,我将来肯定不会遇到不幸。”
  4. 第四种安乐:他会想:“若恶人没有恶报,那么至少我能做到无愧于他人。”

AN.3.65  克萨普塔(Kesaputtiya)经;又名《卡拉玛经》 【禅世界版现代汉语版】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与大比丘僧团一起在拘萨罗人(Kosalans)中巡回游行,抵达名叫克萨普塔(Kesaputtiya)的卡拉玛人(Kalamas)市镇。克萨普塔的卡拉玛人听闻:“据说释迦人之子、从释迦族出家的沙门乔达摩已抵达克萨普塔。现在流传着一份有关乔达摩大师良好声誉的报告:“那位世尊是一个阿罗汉(arahant)、遍正觉者(perfectly enlightened)、明与行具足者(accomplished in true knowledge and conduct)、善逝(the Fortunate One)、世间解(the Knower of the world)、无上调御者(unsurpassed leader of persons to be tamed)、天人师(teacher of devas and humans)、佛陀(the Enlightened One)和世尊(the Blessed One)。他亲自以证智(his own direct knowledge)证悟(realized)后,为包括天神、魔罗、梵天的此世间,和包括沙门、婆罗门和众天人的这一代宣说法。他教导的法在开首、中间和结尾都是美善的,涵义和言辞正确;他揭示(开示)了一种圆满和清淨(perfectly complete and pure)的精神生活(梵行)。”  现在去见这样的阿罗汉们很有益处。”

于是克萨普塔的卡拉玛人去见世尊。一些人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一些人和世尊相互致敬,致意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一些人向世尊合掌礼敬后,在一旁坐下;一些人在世尊面前报上自己的名字和族姓后,在一旁坐下;而一些人保持静默,在一旁坐下。克萨普塔的卡拉玛人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有一些沙门和婆罗门来到克萨普塔,他们解释和阐明自己的教义(doctrines),而毁谤(disparage)、贬低(denigrate)、嘲笑(deride)和谴责(denounce)其他人的教义。大德!但是后来,有些沙门和婆罗门来到克萨普塔,他们也解释和阐明自己的教义,可是他们毁谤、贬低、嘲笑和谴责其他人的教义。大德!我们对哪些是宣说真理的沙门和哪些是宣说虚伪不实的沙门感到困惑和怀疑。”

“卡拉玛人!你们有困惑是应当的,你们有怀疑是应当的。面对一件令人困惑的事情,你们会生起怀疑。来吧!卡拉玛人!你们不要因循(go by)口述传统(oral tradition),不要因循教导的传承(lineage of teaching),不要因循传闻(hearsay),不要因循经藏典籍(a collection of scriptures),不要因循逻辑推理(logic reasoning),不要因循推论的推理(inferential reasoning),不要因循合乎逻辑的认知(reasoned cognition),不要因循沉思它后对一个见(view)的接受,不要因循宣说者的看起来的能力,或者不要因循“这位沙门是我们尊敬的上师(guru)”的想法。可是,卡拉玛人!当你们亲自了知:“这些事物(法)是不善的;这些事物是应受谴责的(blameworthy);这些事物是智者们所责备的(censured);这些事物,如果受持和完成,会导致损害和痛苦”时,你们应该舍弃它们。

卡拉玛人!你们怎么想呢?当一个人的内心生起贪婪时,对他来说,是福利还是损害呢?

“是损害,大德!”

“卡拉玛人!一个贪婪的人,被贪婪战胜(overcome),其心着迷于它,杀生、偷盗、侵犯别人妻子和妄语,或教唆别人如此而为。那将会为他长期带来损害和痛苦吗?”

“是的,大德!”

“卡拉玛人!你们怎么想呢?当一个人的内心生起嗔恨时,对他来说,是福利还是损害呢?”

“是损害,大德!”

“卡拉玛人!一个内心充满嗔恨(hatred)的人,被嗔恨战胜,其心着迷于它,杀生、偷盗、侵犯别人妻子和妄语,或教唆别人如此而为。那将会为他长期带来损害和痛苦吗?”

“是的,大德!”

“卡拉玛人!你们怎么想呢?当一个人内心生起妄想(delusion;痴)时,对他来说,是福利还是损害呢?”

“是损害,大德!”

“卡拉玛人!一个被蒙骗的(deluded)人(愚痴的人),被妄想战胜,其心着迷于它,杀生、偷盗、侵犯别人妻子和妄语,或教唆别人如此而为。那将会为他长期带来损害和痛苦吗?”

“是的,大德!”

“卡拉玛人!你们怎么想呢?这些事物(法)是善的,还是不善的呢?”

“是不善的,大德!”

“是应受谴责的,还是无咎的呢?”

“是应受谴责的,大德!”

“是智者们所责备的,还是所称赞的呢?”

“是智者们所责备的,大德!”

“受持和完成,会导致损害和痛苦,还是不会,或者你们怎么办呢?”

“大德!受持和完成,会导致损害和痛苦。我们这样办。”

“卡拉玛人!如此,当我们曾说道:“来吧!卡拉玛人!你们不要因循口述传统(oral tradition),不要因循教导的传承(lineage of teaching),不要因循传闻(hearsay),不要因循经藏典籍(a collection of scriptures),不要因循逻辑推理(logic reasoning),不要因循推论的推理(inferential reasoning),不要因循合乎逻辑的认知(reasoned cognition),不要因循沉思它后对一个见的接受,不要因循宣说者的看起来的能力,或者不要因循“这位沙门是我们尊敬的上师(guru)”的想法。可是,卡拉玛人!当你们亲自了知:“这些事物(法)是不善的;这些事物是应受谴责的(blameworthy);这些事物是智者们所责备的(censured);这些事物,如果受持和完成,会导致损害和痛苦”时,你们应该舍弃它们。因为这个,如是而说。

来吧!卡拉玛人!你们不要因循口述传统(oral tradition),不要因循教导的传承(lineage of teaching),不要因循传闻(hearsay),不要因循经藏典籍(a collection of scriptures),不要因循逻辑推理(logic reasoning),不要因循推论的推理(inferential reasoning),不要因循合乎逻辑的认知(reasoned cognition),不要因循沉思它后对一个见(view)的接受,不要因循宣说者的看起来的能力,或者不要因循“这位沙门是我们尊敬的上师(guru)”的想法。可是,卡拉玛人!当你们亲自了知:“这些事物(法)是善的;这些事物是无咎的;这些事物是智者们所称赞的;这些事物,如果受持和完成,会导致福利和快乐”时,你们应该遵循它们而生活。

卡拉玛人!你们怎么想呢?当一个人的内心生起非贪婪时,对他来说,是福利还是损害呢?”

“是福利,大德!”

“卡拉玛人!一个无贪婪的人,不会被贪婪战胜(overcome),其心不会着迷于它,不会杀生,不会偷盗,不会侵犯别人妻子,和不会妄语,或不会教唆别人如此而为。那将会为他长期带来福利和快乐吗?”

“是的,大德!”

“卡拉玛人!你们怎么想呢?当一个人的内心生起非嗔恨时,对他来说,是福利还是损害呢?”

“是福利,大德!”

“卡拉玛人!一个内心没有嗔恨(hatred)的人,不会被嗔恨战胜,其心不会着迷于它,不会杀生,不会偷盗,不会侵犯别人妻子,和不会妄语,或不会教唆别人如此而为。那将会为他长期带来福利和快乐吗?”

“是的,大德!”

“卡拉玛人!你们怎么想呢?当一个人内心生起非妄想(delusion;痴)时,对他来说,是福利还是损害呢?”

“是福利,大德!”

“卡拉玛人!一个不被蒙骗的(deluded)人(不愚痴的人),不会被妄想战胜,其心不会着迷于它,不会杀生,不会偷盗,不会侵犯别人妻子,和不会妄语,或不会教唆别人如此而为。那会将为他长期带来福利和快乐吗?”

“是的,大德!”

“卡拉玛人!你们怎么想呢?这些事物(法)是善的,还是不善的呢?”

“是善的,大德!”

“是应受谴责的,还是无咎的呢?”

“是无咎的,大德!”

“是智者们所责备的,还是所称赞的呢?”

“是智者们所称赞的,大德!”

“受持和完成,会导致福利和快乐,还是不会,或者你们怎么办呢?”

“大德!受持和完成,会导致福利和快乐。我们这样办。”

“卡拉玛人!如此,当我们曾说道:“来吧!来吧!卡拉玛人!你们不要因循口述传统(oral tradition),不要因循教导的传承(lineage of teaching),不要因循传闻(hearsay),不要因循经藏典籍(a collection of scriptures),不要因循逻辑推理(logic reasoning),不要因循推论的推理(inferential reasoning),不要因循合乎逻辑的认知(reasoned cognition),不要因循沉思它后对一个见的接受,不要因循宣说者的看起来的能力,或者不要因循“这位沙门是我们尊敬的上师(guru)”的想法。可是,卡拉玛人!当你们亲自了知:“这些事物(法)是善的;这些事物是无咎的;这些事物是智者们所称赞的;这些事物,如果受持和完成,会导致福利和快乐”时,因为这个,如是而说。

卡拉玛们!那位圣弟子,他如此缺乏渴望、缺乏恶意、不迷惑、清楚了知、保持正念,住于用慈爱(loving-kindness)充盈之心遍布第一方……用怜悯(compassion)充盈之心……用利他快乐(altruistic joy)充盈之心……用平静(equanimity)充盈之心遍布第一方,象这样遍布第二方,象这样遍布第三方,象这样遍布第四方,象这样遍布上、下、横向和各处,并对一切遍布如同对自己一样,他住于用慈爱(loving-kindness)、怜悯(compassion)、利他快乐(altruistic joy)、平静(equanimity)、广阔(vast)、高尚(exalted)、无限的(measureless)、无憎恨和无恶意的充盈之心遍布此这个世间。

卡拉玛人!那位圣弟子,他的心通过这种方式,无憎恨、无染污和纯净,能在现生之中得到四种保证。

这是他获得的第一种保证:“如果有另一个世间,并且如果有善和恶业的果报,那么随着身体的破裂,死后我会重生于善趣,在一个天界。”

这是他获得的第二种保证:“如果没有别的世间,并且如果没有善业和恶业的果报,那么还是在这里,在当生,我在幸福中保持自己,无憎恨,无恶意,没有困扰。”

这是他获得的第三种保证:“设想邪恶会来到作恶的人。那么,当我对任何人没有邪恶的企图,因为我不作恶,我怎么会受痛苦的折磨呢!”

这是他获得的第四种保证:“设想邪恶不会来到作恶的人。那么,就在这里,我看见自己在两方面都得净化。”

卡拉玛人!这位圣弟子,他的心通过这种方式,无憎恨、无染污和纯净,能在现生之中得到四种保证。”

“正是这样,世尊!正是这样,善逝!大德!这位圣弟子,他的心通过这种方式,无憎恨、无染污和纯净,能在现生之中得到四种保证。

这是他获得的第一种保证:“如果有另一个世间,并且如果有善和恶业的果报,那么随着身体的破裂,死后我会重生于善趣,在一个天界。”

这是他获得的第二种保证:“如果没有别的世间,并且如果没有善业和恶业的果报,那么还是在这里,在当生,我在幸福中保持自己,无憎恨和恶意,没有困扰。”

这是他获得的第三种保证:“设想邪恶会来到作恶的人。那么,当我对任何人没有邪恶的企图,因为我不作恶,我怎么会受痛苦的折磨呢!”

这是他获得的第四种保证:“设想邪恶不会来到作恶的人。那么,就在这里,我看见自己在两方面都得净化。”

这位圣弟子,他的心通过这种方式,无憎恨、无染污和纯净,能在现生之中得到四种保证。

太伟大了,大德!……我们皈依世尊,皈依法,和皈依比丘僧团。请世尊作记我们为优婆塞,从今天起终生皈依。”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Chanworld.org】2017.08.26-2017-11.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