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3【禅世界版】1

SN.3.1-10SN.3.11-20,和SN.3.21-25


第一篇 有偈篇

《相应部》卷3【禅世界版】1

第三章 拘萨罗相应(相应三)
第一品(束缚品)

SN.3.1-10

(1)年轻(SN.3.1)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那时,拘萨罗国(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去见世尊,相互致意。礼敬与寒暄后,波斯匿王在一旁坐下,对世尊说道:

“乔达摩尊师也会声称“我已证悟无上遍正觉”吗?”

“大王!假如一个能正确宣说的人说任何人,“他已证悟无上遍正觉,” 只有我这样的人可能如此正确宣说。大王!因为我已证悟无上遍正觉。”

“乔达摩尊师!甚至那些作为传承和团体的领袖、导师,和知名的、著名的,被众人公认作为圣者们的开山祖师的沙门、婆罗门们,即如富兰那迦叶(Puruna Kassapa)、末伽利瞿舍罗(Kakkhali Gosala)、尼乾陀若提子(Nigantha Napaputta)、删闍耶吠罗底子(Sanjaya Belatthiputta)、迦据陀迦旃延(Pakudha Kaccayana)、阿耆多翅钦婆罗(Ajita Kesakambali)等,当我问他们是否已证悟无上遍正觉时,他们没声称已经证悟办道。因此,那么为何乔达摩尊师,当他如此年纪轻轻且新出家,就声称已证悟无上遍正觉呢?”

“大王!有四种事物不应该被轻侮、蔑视为“年轻”。是哪四种呢?大王!一位刹帝利不应该被轻侮、蔑视为“年轻”;大王!一条蛇不应该被轻侮、蔑视为“年轻”;大王!一团火不应该被轻侮、蔑视为“年轻”;大王!一位比丘不应该被轻侮、蔑视为“年轻”。这些就是四种事物。(年轻不可轻啊)。”

世尊如是所说。说完后,善逝、大师又进一步说道:

“对出生显贵的一位刹帝利,

其人不能轻侮他“年轻”。

具有显赫名声、出生高贵的王子,

其人不能蔑视他“年轻”。

因为这位刹帝利假如得到王位,

会是人们的王,

当他发怒时,会对其人,

处以严厉的国王的惩罚。

因此,为了守护自己的生命,

应该回避他。”

“如果在村庄或林野偶尔看见一条蛇,

其人不能轻视它“年轻”:

一个人不能蔑视它“年轻”。

因为凶猛的蛇,

会以各种不同的形色游走,

它会攻击和咬啮愚者,

不论男人或女人。

因此,为了守护自己的生命,

应该回避它。”

对吞噬众物的一团烈火,

其人不能轻侮它“年轻”。

卷起黑烟的大火,

一个人不能蔑视它“年轻”。

因为假如它得到柴薪燃料,

成为大火之后,

它会攻击与焚烧愚者,

不论男人或女人。

因此,为了守护自己的生命,

应该回避它。”

“当卷起黑烟的大火,

烧掉森林时,

随着日夜的流逝,

幼芽们在那里再次焕发生机。

可是假如一位戒德具足的比丘,

以戒德之火锻炼自身,

其人没有儿子们与牛群,

他的继承人们也得不到财富。

他们没有子嗣和继承人,

就像棕榈树们的树桩。”

“因此,一个智者,

从自己利益的出发,

应该总是适当地对待这些事物:

一条凶猛的蛇与一团烈火,

一位著名的刹帝利,

和一位戒德具足的比丘。”

当世尊说完上面的话,拘萨罗国(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对世尊说道:“大德!太伟大了!大德!太伟大了!犹如能拨乱反正,彰显隐匿,指点迷津,在暗中为那些眼见形、色者高擎明灯一样,世尊以种种法门阐明正法。大德!我皈依世尊、法、比丘僧伽。大德!请世尊把我记为优婆塞,从今天起终生皈依。 ”

(2)人(SN.3.2)

在舍卫城。 那时,拘萨罗国(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去见世尊,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对世尊说道:

“大德!当一个人,生起不利、痛苦、不安乐住时,有多少事物在人自身内生起呢?”

“大王!当一个人,生起不利、痛苦、不安乐住时,有三种事物在人自身内生起。何者为三?它们是贪婪(greed)、嗔恨(hatred)和妄想痴迷(delusion)。当一个人,生起不利、痛苦、不安乐住时,这些在人自身内生起这三种事物。”

“贪婪、嗔恨和妄想,

自身内生起,

如同其果实摧毁芦苇,

它们会伤害充满邪恶之心的人。”

【注】:《南传法句经》(Dharmapada;了参法师译)164句里说有种格他格草(Katthaka; 芦苇之属;名为格他格竹Velu-Sankhata-Katthaka),一旦结实,就会死亡。

(3)衰老和死亡(SN.3.3)

在舍卫城。拘萨罗国(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在一旁坐下,对世尊说道:

“大德!对于已出生者来说,除了衰老死亡之外还有其他什么可期望的呢?”

“大王!对于已出生者来说,除了衰老死亡之外没有其他什么可期望的。甚至那些大富的刹帝利们,尽管他们富庶,有许多财富和财产,大量金、银,很多财宝和物产,以及钱财、谷物,也是如此–因为他们出生之后,除了衰老死亡之外没有其他什么可以期望。甚至那些大富的婆罗门们,尽管他们富庶,有许多财富和财产,大量金、银,很多财宝和物产,以及钱财、谷物,也是如此。因为他们出生之后,除了衰老死亡之外没有其他什么可以期望。甚至那些成就阿罗汉的比丘们,尽管他们烦恼已尽、圣道已成、该办已办、负担已放下、已达目标、“有”的束缚已被摧毁、以究竟智获得解脱,也是如此。对他们来说,甚至身体会面临毁坏、破裂和舍弃、放下。”

“国王们的漂亮战车磨损了,

此身体也经历衰老。

但善的正法不会衰老,

而善人与善人们一同宣说。”

(4)爱人(SN.3.4)

在舍卫城。拘萨罗国(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在一旁坐下,对世尊说道:

“大德!这里,当我独自隐居禅定时,心中生起了这样的观照:“谁待己如爱人?谁待己如仇寇?” 接着,大德!我心想:“那些以身行恶、以语行恶、以意行恶者,他们待己如仇寇。即使他们会说:“我们以爱人待己”,而他们仍待己如仇寇。这是什么原因呢?由于他们对自己的所作,如仇敌对仇敌所作的一致,因此他们待己如仇寇。 但是那些以身行善、以语行善、以意行善者,他们待己如爱人。即使他们会说:“我们以仇寇待己”,而他们仍待己如爱人。这是什么原因呢?由于他们对自己的所作,如爱人对爱人所作的一致,因此他们待己如爱人。 ”

(世尊:)

“确是这样,大王!确是这样,大王! ”

“大王!那些以身行恶、以语行恶、以意行恶者,他们待己如仇寇。即使他们会说:“我们以爱人待己”,而他们仍待己如仇寇。这是什么原因呢?由于他们对自己的所作,如仇敌对仇敌所作的一致,因此他们待己如仇寇。大王!那些以身行善、以语行善、以意行善者,他们待己如爱人。即使他们会说:“我们以仇寇待己”,而他们仍待己如爱人。这是什么原因呢?由于他们对自己的所作,如爱人对爱人所作的一致,因此他们待己如爱人。”

(世尊接着说如下偈诵:)  

“如果待自己如爱人,

其人不该与恶的事物结合,

因为幸福、安乐,

是不易被作恶者获得的。”

“当被死神抓住,

由于离弃人的状态,

其人能确切称自己是什么?

其人离开时能带走什么?

什么如影随形,

与他同去不离?”

“福德与恶作两者,

凡夫在这里做作:

这确实是其人自己的,

其人离开时能把它们带走;

它们如影随形,

与他同去不离。”

“因此,其人应该行善,

作为来世的积聚。

福德是生命类的供养,

当他们在来世生起。”

(5)守护自己(SN.3.5)

在舍卫城。拘萨罗国(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在一旁坐下,对世尊说道:

“大德!这里,当我独自隐居禅定时,心中生起了这样的观照:“谁守护自己?谁不守护自己?” 接着,大德!我心想:“那些以身行恶、以语行恶、以意行恶者,他们没有守护自己。”即使象军团会守护他们,或骑兵团会守护他们,或战车团会守护他们,或步兵团会守护他们,而他们仍未守护自己。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这些守护是外部的,不是内在的;因此,他们未能守护自己。大德!但是那些以身行善、以语行善、以意行善者,即使没有象军团守护他们,或没有骑兵团守护他们,或没有战车团守护他们,或没有步兵团守护他们,他们仍然守护了自己。这是什么原因呢?由于这些守护是内在的,不是外在的,因此他们守护了自己。”

“正是这样,大王!正是这样,大王!”

“大王!那些以身行恶、以语行恶、以意行恶者,他们没有守护自己。即使象军团会守护他们,或骑兵团会守护他们,或战车团会守护他们,或步兵团会守护他们,而他们仍未守护自己。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这些守护是外部的,不是内在的;因此,他们未能守护自己。大王!但是那些以身行善、以语行善、以意行善者,即使没有象军团守护他们,或没有骑兵团守护他们,或没有战车团守护他们,或没有步兵团守护他们,他们仍然守护了自己。这是什么原因呢?由于这些守护是内在的,不是外在的,因此他们守护了自己。”

“以身自制为好,

以语自制也为好;

以意自制为好,

到处能自制为好。

小心谨慎,处处自制,

其人就能称之为守护自己。”

(6)很少(SN.3.6)

在舍卫城。拘萨罗国(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在一旁坐下,对世尊说道:“大德!这里,当我独自隐居禅定时,心中生起了这样的观照:“此世间这样的人们很少,当他们获得优越的财富,他们不沉迷、不放逸、不贪求感官享乐、不恶待其他众生。” 而此世间那些人们却更多,当他们获得优越的财富,他们沉迷、放逸、贪求感官享乐、恶待其他众生。”

(世尊:)

“正是这样,大王!正是这样,大王!”

“大王!此世间这样的人们很少,当他们获得优越的财富,他们不沉迷、不放逸、不贪求感官享乐、不恶待其他众生。大王! 而此世间那些人们却更多,当他们获得优越的财富,他们沉迷、放逸、贪求感官享乐、恶待其他众生。”

(世尊宣说此偈:)

“在欲望和财富上迷恋,

贪婪、被感官欲望惹得头昏目眩,

他们无法意识到已走得太远,

犹如鹿堕入设置的陷阱。

之后他们会得到苦果,

因为恶作是其结果。”

(7)法庭(SN.3.7)

在舍卫城。拘萨罗国(Kosala)波斯匿(Pasenadi)王,在一旁坐下,对世尊说道:“大德!这里,当我坐在法庭时,我看见甚至那些大富的刹帝利、婆罗门、屋主们,尽管他们富庶,有很多财富和财产,大量金、银,很多财宝和物产,以及钱财、谷物,他们借感官娱乐为名,以感官娱乐为由,为了感官娱乐的缘故,有意存心说谎。接着,大德!我心想:“现在我对法庭受够了!”现在让“贤面”依他的裁断让众人所知吧。”

(世尊:)

“正是这样,大王!正是这样,大王!大王!甚至那些大富的刹帝利、婆罗门、屋主们,尽管他们富庶,有很多财富和财产,大量金、银,很多财宝和物产,以及钱财、谷物,他们借感官娱乐为名,以感官娱乐为由,为了感官娱乐的缘故,有意存心说谎。那将导致他们在以后很长时间的不利和痛苦。”

“在欲望和财富上迷恋,

贪婪、被感官欲望惹得头昏目眩,

他们无法意识到已走得太远,

犹如鱼陷入撒开的罗网。

之后他们会得到苦果,

因为恶作是其结果。”

【注】:关于“贤面”,庄春江大德注:“「现在贤面将以法庭被看到」(bhadramukho dāni aḍḍakaraṇena paññāyissatī’”ti),菩提比丘长英译为:「现在是好面将被知道他的审判。」(Now it is Good Face who will be known by his judgements.)。按:《显扬真义》说:当国王坐在法庭中时知道大臣(amaccā)收贿(lañjaṃ),而想:「毘琉璃(viṭaṭūbho, Viḍūḍabho)将军现在将主持自己的统治。」依此,「贤面」是国王的儿子毘琉璃,但菩提比丘长老依〈本生〉No.465的因缘(序)说前将军Bandhula的可能性比毘琉璃大。”

(8)茉莉(Mallika)(SN.3.8)

在舍卫城。当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与茉莉王后一起到宫殿上层去。然后,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茉莉王后说道:“ 茉莉!对你来说,有任何其他人比你对你自己更亲爱吗?”

“大王!没有任何其他人比我对我自己更亲爱。可是,大王!有任何其他人比你对你自己更亲爱吗?”

“茉莉!对我来说也是着这样,没有任何其他人比我对我自己更亲爱。”

然后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从宫殿下来,去见世尊。抵达后,他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对世尊说道:“大德!我与茉莉王后一起去宫殿上层。然后我对茉莉王后说道:“ 茉莉!对你来说,有任何其他人比你对你自己更亲爱吗?”“大德!茉莉皇后对我说道:“大王!没有任何其他人比我对我自己更亲爱。可是,大王!有任何其他人比你对你自己更亲爱吗?” “大德!我对茉莉皇后说道:“茉莉!对我来说也是着这样,没有任何其他人比我对我自己更亲爱。””

接着世尊知道这件事的意味后,宣说此偈:

“以心游历一切处所后,

从未在任何地方发现比自己更亲爱自己的人。

同样地,每个人都对自己最为亲爱;

因此亲爱自己的人,

不该伤害其他人。”

(9)牲祭(SN.3.9)

在舍卫城。当时,一个大牲祭已为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准备完备:五百头公牛、五百头小公牛、五百头小母牛、五百头山羊、五百头公羊,被带到柱子上作为牺牲。他那些被惩罚和恐惧吓坏的奴隶、奴仆和工人们,泪流满面地忙着准备工作。

那时,众多比丘在早晨穿好衣服,拿好鉢与僧袍,进入舍卫城托钵乞食。

比丘们在舍卫城为了托钵乞食而行,进食完毕,从施食处返回,去见世尊。抵达后,比丘们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说道:“大德!一个大牲祭为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准备完备:五百头公牛、五百头小公牛、五百头小母牛、五百头山羊、五百头公羊,被带到柱子上作为牺牲。他那些被惩罚和恐惧吓坏的奴隶、奴仆和工人们,泪流满面地忙着准备工作。”

那时,世尊知道这件事的意味后,宣说这些偈颂:

“马祭、人祭,掷棒祭、酒祭、无遮祭,

这些伴随着暴力的大祭,

不会带来大果。

秉持正行的圣者不会参加那种牲祭,

那里种种山羊、绵羊和牛群,

被屠宰、杀戮。”

“但是当牲祭没有暴力,

总是由家庭的习俗而供奉,

那里没有种种山羊、绵羊和牛群

被屠宰、杀戮:

秉持正行的圣者们,

会参加这样的牲祭。”

“一个智者应该供奉,

带来大果的牺牲。

对供奉这样牺牲的祭祀者来说,

它的确较善而非更恶。

这样的牺牲,确实巨大,

并能得到天神们的嘉赏。”

(10)束缚(SN.3.10)

当时,一大群人被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绑缚 — 有些用绳子,有些用脚镣,而有些用锁链。

那时,众多比丘在早晨穿好衣服,拿好鉢与僧袍,进入舍卫城托钵乞食。

比丘们在舍卫城为了托钵乞食而行,进食完毕后,从施食处返回,去见世尊。抵达后,比丘们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说道:“大德!一大群人被拘萨罗国波斯匿王绑缚 — 有些用绳子,有些用脚镣,而有些用锁链。”

那时,世尊知道这件事的意味后,宣说这些偈颂:

“用铁、木,或绳索制作的束缚,

智者们说它们并不坚固;

迷恋于珠宝和耳环,

焦虑于妻子和孩子们,

智者们说这些却是坚固的系缚,

下作、柔软,却难解脱。

但是甚至他们切断这些而出家漫行,

无所希冀,已舍弃感官的欲乐。”

第一品(初品),其摄颂:“年轻、人、衰老和死亡,爱人、守护自己,很少、法庭,茉莉、牲祭、束缚。”


SN.3.1-10SN.3.11-20,和SN.3.21-25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6.29-M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