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17【禅世界版】4

SN.17.1-10SN.17.11-20SN.17.21-30,和SN.17.31-43。 


第二篇 因缘篇

《相应部》卷17【禅世界版】4

第六章 利养荣誉相应(相应十七)
第四品 僧团分裂品

SN.17.31-43

SN.17.31  分裂(Schism)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提婆达多其心被利养、荣誉和赞美所征服和困扰,而引起僧团分裂。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32  善根(Wholesome Root)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提婆达多其心被利养、荣誉和赞美所征服和困扰,导致善根的断绝。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33  善法(Wholesome Nature)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提婆达多其心被利养、荣誉和赞美所征服和困扰,导致善法的断绝。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34  白法(Bright Nature)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提婆达多其心被利养、荣誉和赞美所征服和困扰,导致白法的断绝。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35  离去不久(Not Long After He Left)经

有一次,在提婆达多离去不久,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 在那里,关于提婆达多之事,世尊对比丘们说道:

“比丘们!提婆达多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让提婆达多自损与毁伤。

比丘们!犹如芭蕉树开花结实后便会让芭蕉树自损与毁伤一般,同样的,比丘们!提婆达多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让提婆达多自损与毁伤。

比丘们!犹如竹子开花结实后便会让竹子自损与毁伤一般,同样的,比丘们!提婆达多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让提婆达多自损与毁伤。

比丘们!犹如芦苇开花结实后便会让芦苇自损与毁伤一般,同样的,比丘们!提婆达多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让提婆达多自损与毁伤。

比丘们!犹如骡子怀胎后便会让骡子自损与毁伤一般,同样的,比丘们!提婆达多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让提婆达多自损与毁伤。

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世尊如是所说。如是所说后,善逝、大师又进一步如是说道:

“如同它自己的果实

给香蕉(plantain)、竹子和芦苇带来毁坏一般,

如同怀胎毁灭骡子一般,

荣誉毁坏恶棍流氓(scoundrel)。”


SN.17.36  五百车经

在王舍城竹园栗鼠庇护所。当时,阿闍世王子要早晚以五百辆车随从去侍奉提婆达多,并且运送五百罐食物供养提婆达多。

那时,众多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对世尊如是说道:“大德!阿闍世王子要早晚以五百辆车随从去侍奉提婆达多,并且运送五百罐食物供养提婆达多。”

“比丘们!你们不要羡慕提婆达多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比丘们!只要阿闍世王子一直这样早晚以五百辆车随从去侍奉提婆达多,并且运送五百罐食物供养提婆达多,比丘们!可以预期提婆达多在善法上会一直衰退而非增长。

比丘们!犹如当他们朝一只野狗的鼻子上撒胆汁,那只狗就会更加凶恶。同样地,比丘们!只要阿闍世王子一直这样早晚以五百辆车随从去侍奉提婆达多,并且运送五百罐食物供养提婆达多,比丘们!可以预期提婆达多在善法上会一直衰退而非增长。

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37  母亲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在这里,我以心环绕心后,如是了知一个人:“这位尊者甚至不会为了母亲之因而故意说谎。” 但过了一段时间后,我看见其心被利养、荣誉和赞美所征服和困扰,而故意说谎。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 38-43  父亲经等六则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在这里,我以心环绕心后,如是了知一个人:“这位尊者甚至不会为了父亲之因……兄弟之因……姊妹之因……儿子之因……女儿之因……妻子之因而故意说谎。”  但过了一段时间后,我看见其心被利养、荣誉和赞美所征服和困扰,而故意说谎。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第四品终。


《利养荣誉相应》终。返回《相应部》


SN.17.1-10SN.17.11-20SN.17.21-30,和SN.17.31-43。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11-2018.09.13-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