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寻找佛教现代化「见和同解」的修行基础

在现代这种崇尚优胜劣败与高度竞争的人类文化环境里,什么才是弘扬佛法最好与最合适的模式呢?这个问题对关心佛法现代化的人来说,无疑是重要的。但这个问题不会有标准答案,而且必将会是众说纷纭。笔者仅能就自己的所知所见提出几点供大家参考。讲的是对还是不对,还要请十方的善知识们不吝指正。

关于皈依和禅修 – 尊者阿难的讨论 (MN.3.108)

“婆罗门!没有任何单独一位比丘在每一个和所有方式中具备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世尊所具备的所有那些品质。因为世尊是未生起道的唤起者,未产生道的产生者,未宣告道的宣告者;他是道的知道者、道的发现者和道的娴熟者。而他的弟子们现在住于道的随行,并且以后变成道所拥有者。”

山海会:什么是怀疑?

现代为什么会被称为「末法时代」呢?是因为与佛陀在世时相隔了「多少年」吗?事实上这个说法不只是似是而非,而且也是不合佛法的。因为时间也是万法中的一法,是没有自性的。是因为这个原因,圣龙树才会在中观论裡说「因物故有时,离物何有时」。如果是这样,何以现代会是末法时代,而使得修行佛法好似变得比登天还难了呢?其实答桉仍是在修行人自己,而非关时间或时代的事。

梅塔:怀疑精神与佛教现代化

传统的佛教宗派如上座部、大乘和金刚乘等,一般来说对待佛陀和其教导是万分崇敬的。虽然在历史上中国禅宗某些禅师“呵佛骂祖”(如云门文偃),可是会其意者知道他们本意是破除修行人对佛陀和佛教教条的的盲目崇拜,要求佛学修行人自立自强而已。甚至佛陀提到的所谓使心烦恼而障碍智慧的五盖中的“怀疑”也是禅宗大师们所鼓励的 – “有疑才有悟”,他们参禅让人累积疑情,

山海会:反智主义的典型思想———业力的归零

2019.05.19中国佛教里存在的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 ) 思想,除了因错误而会成为修行的障碍以外,到底有没有在实际的人生里有害呢?答桉当然是肯定的。只是如果没有具正知见的人指出,许多人会不自觉而已。而其中最明显也最严重的有害处,是不少佛友拒绝接受现代医学的治疗,或以为预防性的健康体检不重要,因无关修行宏旨。更有不少人以为现代医学和佛法的「解脱」相抵触。

苟嘉陵:末法不可禅坐 — 反智论的邪见

有朋友在了解了我说佛法现代化最大的两个障碍,是神秘主义与玄学以后,常会要我举个佛法玄学化的实例。因神秘主义比较容易直接了解,而玄学就比较抽象。虽然神秘与迷信的界定是见仁见智,大乘佛法的方便道里也常带有神秘色彩,但神秘主义的基本内容,大家应是有共同感觉的。可是佛法的玄学化到底是什么呢?能举个例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