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念清-现代修行人的烦恼

我们现代人无疑是有许多烦恼的,我把烦恼的原因姑且说成是因为有“强烈的欲求”却无法得到满足,而欲求越强烈所带来的烦恼就越重。当烦恼来的时候我们往往会做一些事情,一方面是通过转移注意力使自己暂时忽略或忘记烦恼,另一方面是通过做事情让自己感到快乐,用快乐来冲淡烦恼。可是当烦恼严重到不想做任何事情的时候,我们也只能忍受着慢慢熬过去了。若熬不过去,就有可能患焦虑抑郁分裂等精神疾病,甚至可能走上人生的不归路。

梅塔:现代人所需要的出离

中文博大精深很有意思,如果从字面上看一个概念,是无法知道其确切含义的,比如厌离、舍离、出离和断离等,对现代人来说不太容易区分它们之间的差别。从概念到概念的演绎,只是名相的游戏,佛陀他老人家如果看到这种文字游戏,要么保持圣默,要么直斥荒谬,因为这种名相游戏与佛教的目标即解脱觉悟毫不想干。

苟嘉陵:莫做自封的菩萨

般若广场多年来提倡佛法的现代化,一直是强调菩萨道应以解脱道做基础。这当然就会让传统的大乘学人们感到纳闷,而在心里提出合理的质疑:「难道大乘佛法的菩萨道无法单独存在,而必须依靠小乘佛法吗?」

另外也有不少的学人会问到:「佛陀在法华经里,不是已经很清楚地说过二乘只是通向佛果的一个过程,也是不究竟的吗?如果是这样,学人为什么不可以跳过这个不究竟的暂时过程,而直接修究竟的菩萨道,直通无上菩提呢?这难道不是更合理的途径吗?」

梅塔:解脱觉悟之道与菩萨道的关系

人们常说“条条道路通罗马”,罗马作为一个目标,的确可以从四面八方达到,只要那些道路的确通往罗马 – 如果有人说只有某条通向罗马唯一道路,人们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佛学修行的最终目的地,如同那些道路所要抵达的罗马一般,就是解脱觉悟,而非道路两旁的池塘、湖泊、大海、雪山或佛陀的塑像这些景象和境界,同时通向解脱觉悟的修行方法或道路,可以有很多因地制宜、因人制宜和因时制宜的选择。

山海会:做个明白人

笔者提倡中国佛法与佛教的现代化,转眼之间已快三十年了。我曾在最近对不少人说中国佛教现代化的主题,应是菩萨道应以解脱道做基础,所以所有宗派的佛法修行人都须正解四谛与修行八正道与四念处。但在同时,我也极为肯定大乘法义里的「法门无量誓愿学」,而尊敬所有佛教内的宗派。于是就有法友问这件事是不是有些矛盾?还是只是一种从未发生,也不可能发生的理想?

苟嘉陵:寻找佛教现代化「见和同解」的修行基础

在现代这种崇尚优胜劣败与高度竞争的人类文化环境里,什么才是弘扬佛法最好与最合适的模式呢?这个问题对关心佛法现代化的人来说,无疑是重要的。但这个问题不会有标准答案,而且必将会是众说纷纭。笔者仅能就自己的所知所见提出几点供大家参考。讲的是对还是不对,还要请十方的善知识们不吝指正。

梅塔:巩固直指人心的佛经

不时有人提起佛经太多和真伪参差,现代社会大多数人没有时间去阅读,更不要说去辨别真伪。佛教自释迦牟尼佛创立以来,吸纳了历代学人对佛陀教导的阐发和他们自己的创造,形成了蔚为大观的经律论三藏。其中佛经靠历史的积累和学者们的整理收藏,数量越来越多。基于佛教历史学术研究的理性的看法是,流传下来汗牛充栋的佛经可能包括佛陀的亲自教诫、历代佛教大师们的撰述和因为文献收藏之不易而窜入的其他学派的篇章。

如实修行 - 庄严寺四念住禅七的体会

金秋十月,我有幸参加了在美国佛教会庄严寺由开印阿阇黎主持的四念住禅七。宏伟的大佛殿和菩提大道,别致的观音殿与和如图书馆,以及美丽的七宝湖,在这个庄严的佛教道场,我常常有回家的感觉。庄严寺方丈慧聪大和尚是我的皈依法师,美国佛教会会长尊者菩提比丘曾就巴利佛经的翻译施教于禅世界的中文译者,而这次主七的开印阿阇黎,兼通北传和上座部佛学,深入经论和禅修,为我辈学人所敬仰。这次上座部风格的禅七,其教法追随南传佛教的风范,与北传中国禅宗的方法和道风十分不同,令人向往。

xuefotujing1

(1)基础学习
庄春江:《学佛的基本认识》、《印度佛教思想史略》
苟嘉陵:《做一个喜悦的人- 念处新论》
黄国达:《自在森林》

(2)佛经诵读
南传经典:《吉祥经》KN.1.5【禅世界版】、《法句经》KN.2【禅世界版】、《卡拉玛经》AN.3.65【禅世界版】、《相应部》SN和《中部》MN等。
北传经典:《心经》,  《金刚经》、《佛说阿弥陀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