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反智主义的典型思想———业力的归零

2019.05.19中国佛教里存在的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 ) 思想,除了因错误而会成为修行的障碍以外,到底有没有在实际的人生里有害呢?答桉当然是肯定的。只是如果没有具正知见的人指出,许多人会不自觉而已。而其中最明显也最严重的有害处,是不少佛友拒绝接受现代医学的治疗,或以为预防性的健康体检不重要,因无关修行宏旨。更有不少人以为现代医学和佛法的「解脱」相抵触。

梅塔:反智与佛教现代化

在当今社会上,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在某些文化圈和人群里还是很时髦的。比如在某些社会学领域,有所谓学者推崇天马行空的思辨、直觉和神秘化,反对实证的科学方法并与自创的“科学主义”作堂吉柯德式的虚妄之争。在医学上,相信神秘的简单粗暴的传统办法和另类医疗,幻想解决现代医学的难题。

山海会:天降祥瑞

最近拜见了不少德学俱优且有修证的法师,并与他们交换了我所提倡佛法现代化的看法。我一再表明所谓的现代化,并不是创造什么新的教派,而是要在中国佛教里明确指出菩萨道的修行必须要有解脱道作基础,否则就会生出种种修行上的问题与流弊。

苟嘉陵:假如我是真的 — 谈佛法里的迷信

般若广场终于要讨论何为迷信了。这个议题是梁兆康兄所提。我想他想讲一些关于佛教里何谓迷信的话,已经有颇长的时间了。我同意他主张这应是佛法现代化重要部份的看法,所以用本期的般若广场来讨论这个议题。但同时我也深知这个题目不只是限于佛教内,同时也应是和全人类相关的一个议题。

苟嘉陵:四念处可有效地帮助修行人改过

四念处的修行应如何运用在人的犯错与改过之上呢?这是郑健兄所提出的般若广场主题,我以为提得很好。这才是佛法现代化的要点。否则离开人的过错与改正,讲太多佛法的生活化或现代化,其实都可能不大实际。我以为在犯错与改过上,人最大的瓶颈常是不知道自己有错。而不知道的原因,正是智慧不够。四念处的修行是佛法裡智慧的修习,也就是三慧学裡的「修慧」。所以能帮助人见到自己有错。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修习四念处最怕的是对许多事或人存有成见,并对成见坚持不放。这在大乘法义裡,是说修行人应有「柔软心」,也就是人应维持开放而且柔软的心灵,不可对任何既定的看法坚持不放。

山海会:改过是解脱道的核心部分

改过迁善这四个字在今天听起来,不只是让不少人感觉有些陈腐,也令佛教内不少的饱学之士感觉无关宏旨。因为佛法的两大修行主题是解脱道与菩萨道,讲的是智慧与慈悲,好像不关改过什么事。但事实上这是天大的误会。因为菩萨道虽的确是应以解脱道为基础,但解脱道是应以改过为基础的。而这个说法只是四谛比较现代化的陈述。不但一点也没有违反佛陀所教的解脱道,而且正是般若广场所提倡佛法现代化的正常展现。故改过是四谛法义的核心部分,绝非无关修行宏旨。若以为它和佛法无关,是误会了。

梅塔:错误与修行

佛学的修行者会不会犯错?如果从是否存在贪嗔痴的角度来看,在没有获得完全觉悟和达致彻底寂静的境界前,大多数人都会或多或少过犯身语意的错误。汉语里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和“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样的俗语,权宜地说明大家存在的毛病相当普遍 – 甚至某些有名的修行之人,被揭露违反了戒律和世俗法律,我们仍能看到很多信徒为他们巧妙地辩护或者遮盖,所谓”为尊者讳“是也。那些俗语除了常常成为人们拒绝接受批评和改正自己的挡箭牌外,并没有告诉人们如何对待自己的错误。

布朗士大覺寺春季中文弘法課程安排

位于纽约布朗士区的美国佛教会大觉寺,在继证仁法师主讲的《般若经讲记》,及长老慧聪法师主讲的《学佛三要》后,进一步展开一系列应用佛法于现代人生的讲座。讲题包括:探讨现代心理学是否和修行相关;由佛教历史看现代人的修行;实际的在佛国游历经验。为现代人提供除了佛经以外的实际学佛的经验与资讯。课程日期与讲题如后,欢迎所有对生活化的佛法有兴趣的人士参加。讲课后有自由讨论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