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四念处可有效地帮助修行人改过

四念处的修行应如何运用在人的犯错与改过之上呢?这是郑健兄所提出的般若广场主题,我以为提得很好。这才是佛法现代化的要点。否则离开人的过错与改正,讲太多佛法的生活化或现代化,其实都可能不大实际。我以为在犯错与改过上,人最大的瓶颈常是不知道自己有错。而不知道的原因,正是智慧不够。四念处的修行是佛法裡智慧的修习,也就是三慧学裡的「修慧」。所以能帮助人见到自己有错。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修习四念处最怕的是对许多事或人存有成见,并对成见坚持不放。这在大乘法义裡,是说修行人应有「柔软心」,也就是人应维持开放而且柔软的心灵,不可对任何既定的看法坚持不放。

山海会:改过是解脱道的核心部分

改过迁善这四个字在今天听起来,不只是让不少人感觉有些陈腐,也令佛教内不少的饱学之士感觉无关宏旨。因为佛法的两大修行主题是解脱道与菩萨道,讲的是智慧与慈悲,好像不关改过什么事。但事实上这是天大的误会。因为菩萨道虽的确是应以解脱道为基础,但解脱道是应以改过为基础的。而这个说法只是四谛比较现代化的陈述。不但一点也没有违反佛陀所教的解脱道,而且正是般若广场所提倡佛法现代化的正常展现。故改过是四谛法义的核心部分,绝非无关修行宏旨。若以为它和佛法无关,是误会了。

梅塔:错误与修行

佛学的修行者会不会犯错?如果从是否存在贪嗔痴的角度来看,在没有获得完全觉悟和达致彻底寂静的境界前,大多数人都会或多或少过犯身语意的错误。汉语里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和“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样的俗语,权宜地说明大家存在的毛病相当普遍 – 甚至某些有名的修行之人,被揭露违反了戒律和世俗法律,我们仍能看到很多信徒为他们巧妙地辩护或者遮盖,所谓”为尊者讳“是也。那些俗语除了常常成为人们拒绝接受批评和改正自己的挡箭牌外,并没有告诉人们如何对待自己的错误。

布朗士大覺寺春季中文弘法課程安排

位于纽约布朗士区的美国佛教会大觉寺,在继证仁法师主讲的《般若经讲记》,及长老慧聪法师主讲的《学佛三要》后,进一步展开一系列应用佛法于现代人生的讲座。讲题包括:探讨现代心理学是否和修行相关;由佛教历史看现代人的修行;实际的在佛国游历经验。为现代人提供除了佛经以外的实际学佛的经验与资讯。课程日期与讲题如后,欢迎所有对生活化的佛法有兴趣的人士参加。讲课后有自由讨论时间。

苟嘉陵:何为真实的佛法?

关于大乘佛法到底是不是佛陀所说的讨论与争议,在佛教里已有很久了。关于这个问题不少人以为是不可讨论的,我则不以为然。因为根据四谛法义,不可讨论的问题往往才是问题,也自然会构成佛法修行的障碍。所以我以为釐清如何才是符合佛法修行在此问题上的中道,是很重要的。否则愈来愈多的大乘学人会怀疑菩萨道的真实性,也就会失去对佛果与无上正等正觉的信心。以下是我对此问题的看法,写出来给所有的同修作参考。无论对与不对,我都维持着开放的心态而只是与大家分享心得,不是论断。

梅塔:巩固直指人心的佛经

不时有人提起佛经太多和真伪参差,现代社会大多数人没有时间去阅读,更不要说去辨别真伪。佛教自释迦牟尼佛创立以来,吸纳了历代学人对佛陀教导的阐发和他们自己的创造,形成了蔚为大观的经律论三藏。其中佛经靠历史的积累和学者们的整理收藏,数量越来越多。基于佛教历史学术研究的理性的看法是,流传下来汗牛充栋的佛经可能包括佛陀的亲自教诫、历代佛教大师们的撰述和因为文献收藏之不易而窜入的其他学派的篇章。

山海会:批评合乎四谛法义吗?

我一直主张的佛法现代化,是菩萨道的修行应以解脱道为基础,也就是应以原始佛说的四谛法义为基础。这个陈述若要能在法义上站得住脚,就必须把菩萨道的修行为何与四谛法义有一体的贯通性剖析清楚。否则就仍会让修行人有怀疑与质疑的空间。本月的般若广场既然要讨论「批评」是否合乎佛法,我就想先以四谛法义出发来申论,看看原始佛教的修行到底是如何看待批评。然后再由菩萨道来讨论,就能看出为何菩萨道的修行确是需有原始佛说的四谛法义为其基础。我讲的如有不对之处,还要请十方的诸善知识们不吝赐教指正。但我的目的只是一如既往地希望用现代人的语句表达佛法的精神。这个目的的达成,则需要修行人大家的共同努力。

梅塔:要提倡佛教界的有效批评

充满贪嗔痴的凡夫俗子往往不能接受批评,这可以从娱乐明星到家庭成员对别人批评的态度轻易看到,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一言难尽的体会。其实批评一词,在汉语里早先是指批注或评论,比如金圣叹批评小说《水浒》,那些“批评”之言有助于读者欣赏小说技巧之妙;文学界有文艺批评的专业,也是对文学作品和作家的各种风格和思想施行评论和判断。

如实修行 - 庄严寺四念住禅七的体会

金秋十月,我有幸参加了在美国佛教会庄严寺由开印阿阇黎主持的四念住禅七。宏伟的大佛殿和菩提大道,别致的观音殿与和如图书馆,以及美丽的七宝湖,在这个庄严的佛教道场,我常常有回家的感觉。庄严寺方丈慧聪大和尚是我的皈依法师,美国佛教会会长尊者菩提比丘曾就巴利佛经的翻译施教于禅世界的中文译者,而这次主七的开印阿阇黎,兼通北传和上座部佛学,深入经论和禅修,为我辈学人所敬仰。这次上座部风格的禅七,其教法追随南传佛教的风范,与北传中国禅宗的方法和道风十分不同,令人向往。

山海会:恆顺包含妙观察

般若广场对普贤菩萨十大愿王裡「恆顺众生」的讨论,应是会引申出对菩萨道法义的甚深思维。这并非以凡夫心度圣贤智,而是如实探讨大乘法义裡的「中道」。因菩萨在世间度生,必会面临各种不同的众生根器与习性。当菩萨面对各种不同的众生习气与执着时,如何的作为与举措才是中道,才能真地对众生恆顺而有实益呢?这就不是猜度与衡量「菩萨智慧海」了,而是在实际地探讨波罗蜜多。因为菩萨道「度的修行」应在任何的场景裡应用般若智慧,也应永远都需要去抉择如何的作为才是此时此地,此情此景裡的中道。而这个中道,是必须建立在对整体流转的如实了知之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