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5【禅世界版】

第一篇 有偈篇

《相应部》卷5【禅世界版】

第五章 比丘尼相应(相应五)

SN.5.1-10

SN.5.1  阿罗毘迦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那时,阿罗毘迦(Alavika)比丘尼在早晨穿好衣服,拿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舍卫城。她在舍卫城托钵乞食而行和从施食处返回后,食毕,前往盲者园(the Blind Men’s Grove)打算隐退远离。

那时,魔王波旬想让阿罗毘迦比丘尼生起害怕、恐怖和毛发悚立,使她不再隐退远离而去见阿罗毘迦比丘尼。抵达后,以偈颂对阿罗毘迦比丘尼说道:

519  “此世间中没有所谓出离(escape),

你要隐退远离干什么呢?

请你享受各种感官享乐的快乐,

不要以后懊悔。”

那时,阿罗毘迦比丘尼如是想道:“现在谁在说此偈颂呢?是人或是非人呢?”

那时,阿罗毘迦比丘尼如是想道:“这是魔王波旬,他想让我生起害怕、恐怖和毛发悚立,使我不再隐退远离而说此偈。”

那时,阿罗毘迦比丘尼已知道“这是魔王波旬”后,于是以偈颂回答魔王波旬:

520  “在此世间存在出离,

我凭借智慧而紧密地触及它。

魔王波旬!你这放逸者的亲族!

你不会知道那出离之处。

521  诸感官享乐犹如诸刀剑和诸枪矛,

而这些五蕴是它们的砧板。

你所谓的感官快乐,

对我来说不是喜悦和快乐。”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 “阿罗毘迦比丘尼已经知道我。” 于是灰心丧气,悲伤不已而从那里消失。


SN.5.2  苏摩

在舍卫城。苏摩(Soma)比丘尼在早晨穿好衣服,拿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舍卫城。她在舍卫城托钵乞食而行和从施食处返回后,食毕,前往盲者园打算作日中所持。进入盲者园后,她坐在某棵树下,开始作日中所持。

那时,魔王波旬想让苏摩比丘尼生起害怕、恐怖和毛发悚立,使她放弃定而去见苏摩比丘尼。抵达后,以偈颂对苏摩比丘尼说道:

522  “那些圣者所能成就之处,

是很难为人达到的。

不是一个女人仅凭借二指智慧(two-fingered wisdom),

就能达到圣者成就之处。”

那时,苏摩比丘尼如是想道:“现在谁在说此偈颂呢?是人或是非人呢?”

那时,苏摩比丘尼如是想道:“这是魔王波旬,他想让我生起害怕、恐怖和毛发悚立,使我放弃定而说此偈。”

那时,苏摩比丘尼已知道“这是魔王波旬”后,于是以偈颂回答魔王波旬道:

523  “当心已善于进入禅定时,

女人的身形又有什么要紧呢?

当智慧已经稳定地流动,

就能见到无上正法。

524  如果一个人考虑“我是女人或男人”,

或考虑“我是任何什么事物”,

一个人心若如是所感,

则与魔王所说相契。”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 “苏摩比丘尼已经知道我。” 于是灰心丧气,悲伤不已而从那里消失。


SN.5.3  乔达弥

在舍卫城。居沙乔达弥(Kisagotami)比丘尼在早晨穿好衣服,拿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舍卫城。她在舍卫城托钵乞食而行和从施食处返回后,食毕,为了日中所持前往盲者园。进入盲者园后,她坐在某棵树下,开始作日中所持。

那时,魔王波旬想让居沙乔达弥比丘尼生起害怕、恐怖和毛发悚立,使她放弃定而去见居沙乔达弥比丘尼。抵达后,以偈颂对居沙乔达弥比丘尼说道:

525  “你的儿子死了,为何你现在,

独自坐着,泪流满面呢?

独自进入盲者园,

你是为了寻找一个男人吗?”

那时,居沙乔达弥比丘尼如是想道:“现在谁在说此偈颂呢?是人或是非人呢?”

那时,居沙乔达弥比丘尼如是想道:“这是魔王波旬,他想让我生起害怕、恐怖和毛发悚立,使我放弃定而说此偈。”

那时,居沙乔达弥比丘尼已知道“这是魔王波旬”后,于是以偈颂回答魔王波旬道:

526  “丧失儿子们的日子已经过去,

我也终止了寻找男人们。

已不再哭泣和忧愁,

朋友!我也不害怕你!

527  浮世的各种快乐已被摧毁,

一切黑暗已被破碎。

已经征服了死神之军后,

我能安住于诸烦恼染污的灭尽。”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 “居沙乔达弥比丘尼已经知道我。” 于是灰心丧气,悲伤不已而从那里消失。


SN.5.4 毘阇耶

在舍卫城。毘阇耶(Vijaya)比丘尼在早晨穿好衣服……她坐在某棵树下,开始作日中所持。

那时,魔王波旬想让毘阇耶比丘尼生起害怕、恐怖和毛发悚立,使她放弃定而去见毘阇耶比丘尼。抵达后,以偈颂对毘阇耶比丘尼说道:

528  “你现在如此年轻美貌,

而我也是正当盛年的青年男子。

来吧!高贵的女郎!

让我们和着五种享乐的音乐畅享。”

那时,毘阇耶比丘尼如是想道:“现在谁在说此偈颂呢?是人或是非人呢?”

那时,毘阇耶比丘尼如是想道:“这是魔王波旬,他想让我生起害怕、恐怖和毛发悚立,使我放弃定而说此偈。”

那时,毘阇耶比丘尼已知道“这是魔王波旬”后,于是以偈颂回答魔王波旬道:

529  “诸色、诸声音、诸气味、诸味道,

和悦意的诸所触物(五法),

魔王!这些我都还给你,

因为这些都不是我所希求的东西。

530  对此污秽腐烂之身,

我只感到厌恶与羞愧。

危险、脆弱而极易破碎:

我已根除了感官渴爱。

531  至于那些在色中过活的众生,

和那些住于无色的众生,

以及那些平静的成就,

一切黑暗已被摧毁。”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 “居沙乔达弥比丘尼已经知道我。” 于是灰心丧气,悲伤不已而从那里消失。


SN.5.5  莲华色

在舍卫城。莲华色(Uppalavanna)比丘尼在早晨穿好衣服……她站在某棵盛开着鲜花的沙罗树下。

那时,魔王波旬想让莲华色比丘尼生起害怕、恐怖和毛发悚立,使她放弃定而去见莲华色比丘尼。抵达后,以偈颂对莲华色比丘尼说道:

532  “走到开着鲜花的沙罗树下,

你也在树底绽放美丽。

独自一人婷婷玉立,

你的美貌无与伦比。

傻姑娘!(如是心地单纯),

你不害怕恶棍们吗?”

那时,莲华色比丘尼如是想道:“现在谁在说此偈颂呢?是人或是非人呢?”

那时,莲华色比丘尼如是想道:“这是魔王波旬,他想让我生起害怕、恐怖和毛发悚立,使我放弃定而说此偈。”

那时,莲华色比丘尼已知道“这是魔王波旬”后,于是以偈颂回答魔王波旬道:

533  “即使有十万个恶棍

象你这样来到这里。

我丝毫不会动摇,不感到恐惧,

魔王!甚至我独自一个人也不会害怕你。

(魔王:)

534  “我能使我自己身形消失,

或我能钻入你的腹中,

我能站在你的眉毛中间,

而你不会看见我。”

(比丘尼:)

535  “我是我的心的主人,

已很好地修习诸神足;

我解脱了一切系缚,

朋友!因此我不害怕你!”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 “莲华色比丘尼已经知道我。” 于是灰心丧气,悲伤不已而从那里消失。


SN.5.6  遮罗

在舍卫城。遮罗(Cala)比丘尼在早晨穿好衣服……她坐在某棵树下,开始作日中所持。

那时,魔王波旬而去见遮罗比丘尼。抵达后,对遮罗比丘尼说道:“比丘尼!你不赞成什么呢?”

(遮罗比丘尼:)

“朋友!我不赞成出生。”

(魔王:)

536  “你为何不赞成出生呢?

一旦出生,一个人就会享受诸感官享乐。

是谁现在说服了你:

“比丘尼!不要赞成出生”呢?”

(遮罗比丘尼:)

537  “因为一个出生的必有死亡,

一旦出生,一个人就会碰到各种痛苦:

系缚、谋杀和折磨 –

因此一个人不应该赞成出生。

538  佛陀已经教导正法,

出生的超越;

为了一切痛苦的舍弃,

他已经将我安顿于真理。

539  至于那些在色中过活的众生,

和那些住于无色的众生 –

还未了知息灭,

因此他们还会再来重生。”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 “遮罗比丘尼已经知道我。” 于是灰心丧气,悲伤不已而从那里消失。


SN.5.7  优波遮罗

在舍卫城。优波遮罗(Upacala)比丘尼在早晨穿好衣服……她坐在某棵树下,开始作日中所持。

那时,魔王波旬而去见优波遮罗比丘尼。抵达后,对优波遮罗比丘尼说道:“比丘尼!你想要重生于何处呢?”

“朋友!我不想要在任何地方重生。”

(魔王:)

540  “有三十三天(Tavatimsa)与夜摩(Yama)天神们,

以及兜率天(Tusita)、化乐天和他化自在天神们,

欢喜创造的天神们,

和运用控制的天神们。

请将你的心导向那些天界,

你就会体验喜悦快乐。”

(比丘尼:)

541  “有三十三天(Tavatimsa)与夜摩(Yama)天神们,

以及兜率天(Tusita)、化乐天和他化自在天神们,

欢喜创造的天神们,

和运用控制的天神们。

他们还是被感官束缚所系,

在魔王的控制下他们还会再来。

542  此世间一切都在熊熊燃烧,

此世间一切都在浓烟滚滚,

此世间一切都在迸发火焰,

此世间一切都在地动山摇。

543  那些没有震动和燃烧的地方,

那些凡夫俗子们不会常去的地方,

那里没有魔王的立锥之地:

那是我的心充满喜悦之处。”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 “优波遮罗比丘尼已经知道我。” 于是灰心丧气,悲伤不已而从那里消失。


SN.5.8  尸须波遮罗

在舍卫城。在舍卫城。尸须波遮罗(Sisupacala)比丘尼在早晨穿好衣服……她坐在某棵树下,开始作日中所持。

那时,魔王波旬而去见尸须波遮罗比丘尼。抵达后,对尸须波遮罗比丘尼说道:“比丘尼!你赞成谁的教诫呢?”

“朋友!我不赞成任何他人的教诫。”

(魔王:)

544  “你在谁作随座下而落发呢?

你的确看起来是一位沙门尼,

但是你不赞成任何教诫,

为何好象迷惑不堪而游行呢?”

(比丘尼:)

545  “这里之外的诸信念跟随者们,

他们把信心置于见地之中。

我不赞成他们的诸教导;

他们并不娴熟于正法。

546  但是有位出生于释迦族者,

佛陀!无与伦比的正觉者,

一切的征服者,魔王的降伏者,

在一切之处攻无不克,

在一切处解脱而没有执着,

看见一切的有眼者。

547  已经成就了一切业的终止,

已经在诸获得依着的灭尽中解脱

这位世尊是我的大师,

我赞成他的教导。”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 “尸须波遮罗比丘尼已经知道我。” 于是灰心丧气,悲伤不已而从那里消失。


SN.5.9  世罗

在舍卫城。世罗(Sela)比丘尼在早晨穿好衣服……她坐在某棵树下,开始作日中所持。

那时,魔王波旬想让世罗比丘尼生起害怕、恐怖和毛发悚立,使她放弃定而去见世罗比丘尼。抵达后,以偈颂对世罗比丘尼说道:

548  “是谁创造了此傀儡之身呢?

此傀儡之身的创造者在哪里呢?

此傀儡之身从哪里生起呢?

而此傀儡之身会在哪里息灭呢?”

那时,世罗比丘尼如是想道:“现在谁在说此偈颂呢?是人或是非人呢?”

那时,世罗比丘尼如是想道:“这是魔王波旬,他想让我生起害怕、恐怖和毛发悚立,使我放弃定而说此偈。”

那时,世罗比丘尼已知道“这是魔王波旬”后,于是以偈颂回答魔王波旬道:

549  “此傀儡之身既不是由它自己所创造,

此痛苦也不是由另一个所创造。

它依于一个因缘而生成,

随着因缘的破裂而息灭。

550  犹如当一粒种子被播撒在田中时,

它依于两者而萌芽生长:

它同时需要土地的各种养分,

和一个稳定的水分供应两者。

551  就这样,这些(五)蕴与(四大)界,

以及这些六种感觉触(处)等事物,

它们依于一个因缘而生成,

随着因缘的破裂而结束!”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 “世罗比丘尼已经知道我。” 于是灰心丧气,悲伤不已而从那里消失。


SN.5.10  金刚

在舍卫城。金刚(Vajira)比丘尼在早晨穿好衣服,拿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舍卫城。她在舍卫城托钵乞食而行和从施食处返回后,食毕,前往盲者园打算作日中所持。进入盲者园后,她坐在某棵树下,开始作日中所持。

那时,魔王波旬想让金刚比丘尼生起害怕、恐怖和毛发悚立,使她放弃定而去见金刚比丘尼。抵达后,以偈颂对金刚比丘尼说道:

552  “是谁创造了这个众生呢?

此众生的创造者在哪里呢?

此众生在哪里生起呢?

此众生又会在哪里结束呢?”

那时,金刚丘尼如是想道:“现在谁在说此偈颂呢?是人或是非人呢?” 那时,金刚比丘尼想道:“这是魔王波旬,他想让我生起害怕、恐怖和毛发悚立,使我放弃定而说此偈。”

那时,金刚比丘尼已知道“这是魔王波旬”后,于是以偈颂回答魔王波旬道:

553  “你为何现在要臆测“一位众生”呢?

魔王!这是你的推测之见吗?

这些只是纯粹的诸行的一个聚集,

在这里了无所得。

554  犹如各部分零件的集起,

才会有“战车”之名。

同样地,当有了五蕴的存在,

才会有“一位众生”之约定。

555  来生起的只是痛苦,

站起来的与跌倒的只是痛苦。

除了痛苦外没有其它事物生起,

除了痛苦外没有其它事物会息灭。”

那时,魔王波旬想道: “金刚比丘尼已经知道我。” 于是灰心丧气,悲伤不已而从那里消失。


《比丘尼相应》终。返回《相应部》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6.29-2018.11.25-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