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怀疑精神与佛教现代化

传统的佛教宗派如上座部、大乘和金刚乘等,一般来说对待佛陀和其教导是万分崇敬的。虽然在历史上中国禅宗某些禅师“呵佛骂祖”(如云门文偃),可是会其意者知道他们本意是破除修行人对佛陀和佛教教条的的盲目崇拜,要求佛学修行人自立自强而已。甚至佛陀提到的所谓使心烦恼而障碍智慧的五盖中的“怀疑”也是禅宗大师们所鼓励的 – “有疑才有悟”,他们参禅让人累积疑情,

山海会:反智主义的典型思想———业力的归零

2019.05.19中国佛教里存在的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 ) 思想,除了因错误而会成为修行的障碍以外,到底有没有在实际的人生里有害呢?答桉当然是肯定的。只是如果没有具正知见的人指出,许多人会不自觉而已。而其中最明显也最严重的有害处,是不少佛友拒绝接受现代医学的治疗,或以为预防性的健康体检不重要,因无关修行宏旨。更有不少人以为现代医学和佛法的「解脱」相抵触。

苟嘉陵:末法不可禅坐 — 反智论的邪见

有朋友在了解了我说佛法现代化最大的两个障碍,是神秘主义与玄学以后,常会要我举个佛法玄学化的实例。因神秘主义比较容易直接了解,而玄学就比较抽象。虽然神秘与迷信的界定是见仁见智,大乘佛法的方便道里也常带有神秘色彩,但神秘主义的基本内容,大家应是有共同感觉的。可是佛法的玄学化到底是什么呢?能举个例子吗?

梅塔:反智与佛教现代化

在当今社会上,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在某些文化圈和人群里还是很时髦的。比如在某些社会学领域,有所谓学者推崇天马行空的思辨、直觉和神秘化,反对实证的科学方法并与自创的“科学主义”作堂吉柯德式的虚妄之争。在医学上,相信神秘的简单粗暴的传统办法和另类医疗,幻想解决现代医学的难题。

山海会:天降祥瑞

最近拜见了不少德学俱优且有修证的法师,并与他们交换了我所提倡佛法现代化的看法。我一再表明所谓的现代化,并不是创造什么新的教派,而是要在中国佛教里明确指出菩萨道的修行必须要有解脱道作基础,否则就会生出种种修行上的问题与流弊。

苟嘉陵:假如我是真的 — 谈佛法里的迷信

般若广场终于要讨论何为迷信了。这个议题是梁兆康兄所提。我想他想讲一些关于佛教里何谓迷信的话,已经有颇长的时间了。我同意他主张这应是佛法现代化重要部份的看法,所以用本期的般若广场来讨论这个议题。但同时我也深知这个题目不只是限于佛教内,同时也应是和全人类相关的一个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