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念显公师父

看到明光法师透过书记维光兄转来的信函,希望纪念显明法师,真是百感交集。显公师父的慈颜与明光法师的笑容一时都在我心头萦绕着,久久未逝。想想自己虽为显公的弟子,却从未写过文章称颂他老人家的法恩与德行,实在是我的过失。谨此纪录一些他老人家的行谊,给法友们看看。除了怀念,也希望能给我及大家一些法的反思。

苟嘉陵:修行为何要管众生平等?

梁兆康兄常有在般若广场及他所主持修学网页群上的论述,指出修行佛法应关心社会、环境与文化,并指出现代人类的女权问题、种族歧视问题、甚至同性恋的平权问题,都应是我人菩萨道的修行范畴。这就引起了不少佛友的质疑,以为「这到底是你梁兆康说,还是如来所说?」我看这话倒是问得有点像中国人打的「太极拳」,看似柔弱,但内藴深厚。大有一句话就堵住人嘴之势。有点像是四两拨千斤。昨日在纽约皇后区的 Bayside 与兆康兄喝咖啡,畅谈佛法现代化与未来的发展,受益颇多。深感佛法的现代化实在是极大的工程,需要由各个角度去讨论与切入。般若广场既然三月探讨的是「众生平等」,就让我从个人一直在中国佛教圈裡大力弘扬的四念处谈起罢!

山海会:做个喜悦的法行人

有朋友批评苟嘉陵只讲四念处,而对其它的佛教修行法门都不重视。也有人说我虽不是只讲四念处,但因把它过份地放大,就造成对其它法门的不够尊重,而形成一种不合佛法精神的排他性。对于这些看法,我虽一向含笑地尊敬与感谢,但同时也以为不可不答。因为四念处的修行是我所大力提倡的「佛法现代化」的基础,不可有丝毫的误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