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麦-佛教发展的现代启示

众所周知,佛教由佛陀和他当时的圣弟子们在古印度的一片小的区域建立起来。历史上佛教经典的第一次结集汇编了佛陀的基本教义、教法和戒律。在佛陀的弟子们当中,勤习苦行的尊者大迦叶和精修戒律的尊者优波离占据了结集活动的领导地位。

梅塔-佛法修行的道德戒律与佛教现代化

《水浒传》众好汉里有一个头领鲁达,原为军官,后仗义杀人被通缉,弃官出家,逃到五台山文殊院,法名智深,因身上有刺花,人称花和尚鲁智深。古往今来有不少评论者以为花和尚最后坐化,赤条条来去无牵挂,颇有佛家“烦恼已尽,该办已办,不再后有”的气概。花和尚酒肉无惧,除暴安良,虽一生打打杀杀,但最终了悟世间因缘而成就某种境界的觉悟,这其实给出了关于佛陀所教导的戒的内容和呈现的某种讯息。花和尚的行为符合佛教的戒律,影响他的修行吗?这一问题要从佛法戒律的形成说起。

山海會-何謂切實修行?

如果要用一句話表達我對何謂切實修行的看法,我會說修行是要能做個喜悅的人!這不代表我否定果位或解脫、開悟等一切成就,如阿羅漢的「不再輪迴」。而是我們如果要講切實,就要講人生命裡的經驗。而喜悅就是最簡單直接的人的經驗了。

苟嘉陵-仁遠乎哉?

和朋友討論佛法,講到人和機器人robot 是否有不同。朋友以為人的開悟,其實就像機器人瞭解到自己的存在其實只是一些原先被設定好的邏輯。我聽了就覺得有些不妥。以為和我所瞭解的佛法修行好像有些不同。就向朋友表達了我的感覺。朋友說這個問題,其實就是人到底有沒有自由意志(free will) 的問題。他以佛法的「緣起法」為理由,指出人其實並沒有自由意志。因為人只是「以為」自己在做自由選擇。但其實是被各種外在的社會因素(文化與教育等)與自己的內在因素(基因、個性等)所決定。故人其實沒有太多的自由。

苟嘉陵-人生是苦吗?

有老友說人生是苦。並指出不只他如此說,而是從佛陀以來幾乎所有教佛法的人,都如此說。

我聽了就表示並不同意,並以為這種說法正是佛法未能為大多數人類親近的原因。因為他們當然會因此而感覺佛法很灰色。我以為佛法宏教者如果不能對此論述深思而調整,再多的「解釋」都會是事倍功半。

苟嘉陵-關於涅槃

涅槃是古印度文化裡的宗教用語,並非佛教所獨有,也非佛陀所首創。它基本上是一種古印度人的修行目標。但當時各家學說與宗派對它的含義為何,及如何才能到達到這個目標,可說是看法各異。但在佛教裡涅槃的含義很明確,即佛陀所說四聖諦(苦、苦集、苦滅、苦滅道)裡的苦滅———煩惱的止息。

梅塔-觉悟是现代人修行的如实目标

涅槃,这一佛教的重要概念,对现代世俗社会很多人来说颇有歧义。诗人郭沫若在1920年的一首现代诗《凤凰涅槃》,让东方神话里的百鸟之王凤凰,摇身一变化身西方或者古埃及传说里的不死鸟菲尼克斯 – “满五百岁后,集香木自焚,复从死灰中更生,鲜美异常”。“浴火重生”带来充满凄烈色彩的美学意味,而向死而生的决绝感甚至为大多数人所津津乐道。一般人甚至把“涅槃”等同于死亡、去世,常把高僧大德的往生“尊称”为涅槃,而愈发增强人们所恐惧的负面意义。著名的美国摇滚巨星、涅槃乐队的歌手科特-科本(Kurt Cobain),以自杀结束痛苦的短暂生命,为涅槃(nirvana)一词投下深重的死亡阴影。原本充满解脱烦恼、超越生死轮回和安乐平静精神的涅槃之境,在此世间里与大多数人无可奈何的死亡和所欢喜的轮回重生相联系,世人对佛教涅槃误解之深或涅槃的含义不彰,令人扼腕。

行者阿一:世俗谛与究竟谛-转

在【“无我”与轮回、业力】一文中初步解释了什么是轮回和业力,由于需要这篇内容做铺垫,并没有完全说明白文章一开始提出的问题,要说清楚这些问题,从认知上解决“无我”与“轮回”看似相悖的矛盾,我们先要认识世俗谛与究竟谛,才能明白问者与答者的立场,才能明白佛法

山海會-涅槃合唱團

涅槃這個詞對不少美國人而言,是個搖滾樂團的名字。它的主要創團者名叫柯特·科本(Kurt Cobain),已於 1994年在美國的西雅圖自殺身亡,年僅二十七歲。涅槃合唱團(Nirvana)的唱片全球銷量超過7500萬張,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暢銷的樂團之一。

行者阿一:“无我”与轮回、业力-转

       在【认识“我”与“无我”】一文中解释了佛法的无我观,知道五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可问题来了:

“既然五蕴无我,那是谁在轮回?”

“如果是五蕴在轮回,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都说业力是推动轮回,那业力是如何将每一期生命一一对应?”

“业力是自做自受,还是他做他受?抑或我做他受,他做我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