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师说》与佛教现代化

唐代文学家韩愈所作的《师说》,这样讲到学生和老师的关系:“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 这些话用在佛法修学上,也很贴切。

《慈经》(Goodwill)

N.5.1.8 第八章 善意经;慈经;Goodwill【注】:此经以《慈经》之题闻名,很多上座部佛教修行人作为日常所诵之经。与《小部》之《小诵》的《慈经》(KN.1.9)相同。

《吉祥经》(护佑吉祥经)

KN.1.5  吉祥经(护佑吉祥经)

【注】:与《小部》的《经集》之《吉祥经》KN.5.2.4相同。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当时夜已深沉,有一位天神发放殊胜妙光,照亮整个祇树给孤独园,来见世尊。礼敬之后,站立一旁,以此偈对世尊说道:

山海会-学法的必要条件

有人学了许多年佛法,也明白八正道与四念处在讲些什么,但仍在修行上「原地踏步」。这是什么原因呢?

我想原因可能很多,各人的情况也不尽相同。但今天听到的一句话让我感觉很有道理,愿与大家分享。即原因是许多人不懂得谦虚为何物。

谌飚-与佛教现代化精神相违背的狂妄我慢

用大乘佛教对上座部佛教历史上的蔑称“小乘”来称呼上座部佛教,而且在他人抗议的情况下反复如此,是一种与佛教现代化精神相违背的狂妄我慢的劣根性。 现代佛教早就提倡对佛教三大宗派,分别称为大乘佛教、上座部佛教和金刚乘佛教 – 从来没有哪个佛教宗派自称“小乘”佛教,就象大多数中国人从来没有自称日本军国主义所强加的“支那人”标签一样。

【预告】2021年8月27日研讨会:大乘佛教精华与《金刚经》(3)

第23回 禅世界佛法修学研讨会

主办:世界佛教青年会(WYMBA)和禅世界(Chanworld.org)

大乘佛教精华与《金刚经》(3)

大乘佛教的精华的魅力在《金刚经》里体现?

《金刚经》与当代 – 串讲、研读、体验、讨论系列 – 大家一起来讲《金刚经》第6-10品

禅世界修学组

美国东部时间 2021年8月27日 周五  晚8:00-10:00pm ET

(北京、台北时间 2021年8月28日 周六早晨 8:00-10:00am)

苟嘉陵-关于无分别智

最近群组里有人在讨论「无分别智」,觉得我对无分别智的看法可能有问题而提出了质疑。我就到网路上去看看大家怎么说,结果竟发现教导佛法的老师们(包括出家人与在家居士)对无分别智有完全南辕北辙的看法。

梅塔-谁在散布和传播关于修行和觉悟的妄语?

最近有人学着中国禅宗祖师的模样,散布和传播关于佛法修学里修行和觉悟的妄言妄语。为了显示其沾沾自喜的谬论的功效,他提出“谁在修行?”、“谁想觉悟?”的问题。如果你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我在修行,我想觉悟”,他就欣喜万分地宣布,你不了解佛法修行人都耳熟能详的三法印中的“无我”,因为你竟然说了“我”这个字,进一步说你执着于有“我”而与”无我“相背离。

苟嘉陵-对三量(圣言量、现量和比量)的严重误解

近来有人因圣严法师在其著作里对三量的一些讨论,就凭一己之见得到了圣言量没有如现量和比量一般地具有「说服力」的结论。这实在是荒谬已极了。我对圣严法师了解不多,不愿去议论他的思想。但这种结论显然是一种误解,想来是此人误会了法师的意思。为了避免现代佛法修行人对三量的误解,我要对这个结论予以驳斥。

苟嘉陵-佛教内的伪自由主义!

近来听闻法友提到:「佛说的圣言量经得起考验吗?」我就以为有需要予以澄清,否则有可能会影响到不少人的修行。

因为圣言量只是指圣者因对法有所见,而表达出来的见地,并非指一种绝对真理。佛法的基础是缘起,并不存在放诸四海皆准的绝对真理。所以圣言量或正教量只是见法者的见地。但这个见地对学法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它是闻思修三慧学里闻慧的基础。若因为有一个「圣」字,就把圣言量视为封建迷信,就是彻底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