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宝:行禅南园

《岁元湖水平》:昨日一夕雨,湖水便满到“岸边乌鸦可以喝到水的程度” – 佛陀形容恒河水溢之状。动与静,生灭不已;而元旦是一个动态轮回的相对开始 – 其实没有开始,本无结束。

苟嘉陵:何为真实的佛法?

关于大乘佛法到底是不是佛陀所说的讨论与争议,在佛教里已有很久了。关于这个问题不少人以为是不可讨论的,我则不以为然。因为根据四谛法义,不可讨论的问题往往才是问题,也自然会构成佛法修行的障碍。所以我以为釐清如何才是符合佛法修行在此问题上的中道,是很重要的。否则愈来愈多的大乘学人会怀疑菩萨道的真实性,也就会失去对佛果与无上正等正觉的信心。以下是我对此问题的看法,写出来给所有的同修作参考。无论对与不对,我都维持着开放的心态而只是与大家分享心得,不是论断。

梅塔:巩固直指人心的佛经

不时有人提起佛经太多和真伪参差,现代社会大多数人没有时间去阅读,更不要说去辨别真伪。佛教自释迦牟尼佛创立以来,吸纳了历代学人对佛陀教导的阐发和他们自己的创造,形成了蔚为大观的经律论三藏。其中佛经靠历史的积累和学者们的整理收藏,数量越来越多。基于佛教历史学术研究的理性的看法是,流传下来汗牛充栋的佛经可能包括佛陀的亲自教诫、历代佛教大师们的撰述和因为文献收藏之不易而窜入的其他学派的篇章。

【转载】佛书赠送三十九年的回顾和感想

美国佛教会图书组 1978 年 11 月 28 日成立于大觉寺,转眼迄今(2017 年 3 月)已经快 39 个年头了,送书的语言包含中文、英文和西班牙文;其中英文送数量几乎接近 95%,偏及全美国各地,尤其来自美国监狱的函索英文佛书约佔 70%;39 年来印赠佛书达数百万册,影响深远。

苟嘉陵:对自己所作过三大批评的反思

般若广场本月探讨佛法修行人可否批评他人。这令我反思自己往昔所做过的一切批评。我深切诚恳地问自己:「我是在用批评他人来彰显、抬高自我吗?」想想还是先不要太快地妄下结论,还是一件件地做个反省为佳。无论如何,我都不排除自己也许犯错的可能性。如果错了,还希望诸善知识慈悲指出,让我能有机会改正。

山海会:批评合乎四谛法义吗?

我一直主张的佛法现代化,是菩萨道的修行应以解脱道为基础,也就是应以原始佛说的四谛法义为基础。这个陈述若要能在法义上站得住脚,就必须把菩萨道的修行为何与四谛法义有一体的贯通性剖析清楚。否则就仍会让修行人有怀疑与质疑的空间。本月的般若广场既然要讨论「批评」是否合乎佛法,我就想先以四谛法义出发来申论,看看原始佛教的修行到底是如何看待批评。然后再由菩萨道来讨论,就能看出为何菩萨道的修行确是需有原始佛说的四谛法义为其基础。我讲的如有不对之处,还要请十方的诸善知识们不吝赐教指正。但我的目的只是一如既往地希望用现代人的语句表达佛法的精神。这个目的的达成,则需要修行人大家的共同努力。

南传尼柯耶禅世界现代汉语版 – 进展

【南传尼柯耶禅世界现代汉语版】在忠实于南传尼柯耶的文句和含义的前提下,用流畅的现代汉语为同修提供一个便于阅读和理解的当代版本,让更多的同修获益于佛陀的真切教诲。欢迎加入禅世界翻译组。

2018.11.16:《中部》经1-59 (MN.1.1-2.59)。包括《一切烦恼经》(MN.1.2)。。。。。。

梅塔:要提倡佛教界的有效批评

充满贪嗔痴的凡夫俗子往往不能接受批评,这可以从娱乐明星到家庭成员对别人批评的态度轻易看到,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一言难尽的体会。其实批评一词,在汉语里早先是指批注或评论,比如金圣叹批评小说《水浒》,那些“批评”之言有助于读者欣赏小说技巧之妙;文学界有文艺批评的专业,也是对文学作品和作家的各种风格和思想施行评论和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