氰化之心the-cyanided-heart

前言 – 第四章第五章 – 第十章第十一章 – 第十五章第十六章 – 第二十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 – 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 – 第三十五章第三十六章 – 第四十章第四十一章 – 第四十三章 – 后记


《氰化之心》

The Cyanided Heart

Terasy

 

前言 – 第四章


写在前面

我很喜欢东野圭吾在嫌疑人X中的一句话“世上没有无用的齿轮,只有齿轮自身能决定它的用途。”

生活无时无刻都充满着选择,我们常常都能听到“选择没有对与错,对错只在于你自己”之类的话。倘若静下来仔细想想,你会发现的确如此。不同年龄、不同性别和不同价值观的人们,做出的选择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篇文中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人物,他们都是普通人,仅仅是由于相遇而命运交织。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在选择的沼地中浮沉。

作者是个大一医学狗,这是作者第一个作品…文笔多少有点不成熟,还请各位多指教:-D

(ps.文中的历史部分和医学名词我尽力了,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顺便封面自绘…)

日更!日更!日更!

Terasy

2019.03.01


第一章  浩劫之夜

狂风从脚下呼啸而过,日光被乌云所掩盖,所及之处尽是灰黄一片。破败的建筑与身着军服的尸体尽收眼底。

无休止的耳鸣将枪声与火炮声阻隔在外。这里曾是谁的居所,又或是战火纷飞的我的国家。

那里躺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鲁格-P08,我提起它的枪柄,扣入腰间的皮包里。

现在的我该相信谁才好?曾经的一片赤胆忠心,如今却被苦涩而致命的无机质所填满。

我已无路可走。我应该坚定自己的选择,不惧一切谩骂与背叛。

艾米的家在列宁格勒。若是某位旅人来到春季的列宁格勒,会看到星星点点的郁金香,青翠的灌木丛藏着饱和的露水;而冬季的列宁格勒却是一片白雪皑皑,喝着烈酒,享受火堆的温暖也是不错的选择。

而列宁格勒这样一座美丽的城市,却在一个秋季被战火所吞没。1941年9月起,苏德双方便在这里展开了著名的列宁格勒战役。

这是今天最后一节俄语课,艾米无精打采地撑着脑袋望着窗外,乌云在空中缓慢地流动着。过了一会儿,走廊上传来当当当的钟声。

“下课。”老师放下手上的书,说道,“近几个月前线战况仍旧十分危急,大家活动的时候务必要小心,这绝不是危言耸听。”

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很久——每天听着前线的战况。虽然艾米并没有感到生活有什么不同,大概是自己住在郊区的缘故。

同学们缓缓地离开了教室。艾米背上书包,离开了学校大门。

“哟,艾米,下午好啊。”一只手揉了揉艾米的黑色长发,艾米转过头,手的主人是一个黑色短发的少女,身着灰色连帽衫,正对着艾米嘻嘻笑着。

“啊,凯特。下午好。”

“呼…空气真好呢,要是我们当初在市中心读书的话,也不会享受这样的空气了。”

凯特提着包,望向天空。傍晚的天空阴沉沉的,没有云彩,唯有一丝凉风掠过。

“呯!”

忽然的,一声枪响打破了静寂。凯特停下了脚步,同行的学生们不安地环顾四周。

“艾米,你听到了吗?枪声…从广场那边传来的。”

“是…是的…”艾米攥着书包的背带,不安地回答道。

“艾米,我们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凯特吐了一口气。说实在,凯特不清楚前线的状况,最坏的打算是德军进攻到了她们的住所,并且那枪声就是他们所制造的。

“不…不行…凯特,我们说不定会被杀的…”艾米摇了摇头。

“那我们从树林抄小路过去,万一发生什么事,我们可以在那里躲一躲。”凯特拉着艾米的手向旁边的树林跑去。

两人来到了一丛厚大的灌木丛前,凯特拨开树叶——那幅景象正是凯特最坏的打算。

许多德军的卡车正停在广场旁,一些持枪的军官和士兵正将居民集结成队赶入卡车里,在广场的中央站着一个金发的女军官,她的身旁有两个熟悉的身影。

艾米的瞳孔颤动了一下。

“是爸爸,妈妈…”艾米瞪大了眼睛,凯特赶忙压低了艾米的脑袋。

“等等,艾米,你看。”

金发女军官和艾米的父母交谈了一会儿,然后恭敬地把他们请上了卡车的副驾驶座。

“他们要对爸爸妈妈做什么!”艾米咬着牙,挣扎着要站起来,却被凯特一把按住。

“冷静,艾米!”凯特低声劝道,“起码,他们暂时不会伤害你的爸爸妈妈,而你现在出去,很可能连他们一起被就地解决。”

“连他们一起”五个字让艾米咽了咽口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响亮的拍手声传来,金发女军官用着不熟练的俄语开口道:“OK~孩子们,大人时间结束。”

“你们的父母都在车里等你们呢,想找他们的话,就来这边排好队。”金发女军官语速很慢,却透露着一种不可名状的恶意。

凯特和艾米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偷偷地朝学校门口望去,学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稀稀拉拉几个人朝广场走去。

“凯特,我们要不要也出去比较好…”艾米担心地问道。

“你疯了吗?出去的结果恐怕只有一个,死。”凯特咬牙。

人群基本离开了大门口,留下了两个男孩。

“怎么,不想见到你们的父母吗?”金发女军官抱着手臂问他们。

一个稍微胖一点的男孩指着金发女军官说道:“喂!你们这些遭天谴的家伙!”

另一个瘦子男孩一脸担心地劝他:“唉,别说了,我们还是一起过去吧…”

“喝啊——”胖男孩握紧拳头朝金发女军官冲去,金发女军官单手举起枪对准他扣动了扳机。

“呯!”胖子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人群一阵噤声。

“你呢,瘦子?”金发女军官问道。

瘦子男孩麻木地伫立在原地,欲哭无泪地望着前方。

“我…我这就过来。”

夜幕渐渐降临,凯特和艾米躲在巨大的树干后面抱着膝盖。

“凯特…那个女军官怎么还不走?”

“是啊…最后一辆卡车都离开了…”凯特嘀咕着。她们现在不敢轻举妄动。

金发女军官目送着卡车远去,转过身面对着树林说道:“喂,躲够了没有,差不多该出来了吧?”

凯特和艾米显然都听到了这句话,心里一惊。

“凯特,我们果然还是出去比较好…”艾米哭丧着脸。

“如果被我找到的话,就做好被就地处决的准备吧。”金发女军官提高了音量。

凯特皱了皱眉,拉着艾米的手,说:“跑!”

两人在黑暗的树林里奔跑着,密密麻麻的树叶中透出淡淡的月光,洒在腐叶丛生的地面上。

临时的藏身之处得益于映入她们视野中的一个黑暗的树洞。

寂静的森林中,闷热的天气被淅淅沥沥的小雨所打破,雨滴从天而降,在树叶间弹跳,形成了一片片云状水雾。

“果然在这里嘛。”

艾米害怕地闭上眼睛,紧紧抓住凯特的手。凯特将头偏向一边,慢慢地睁开一条眼缝…

没人。

怎么回事?凯特一惊。

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了哭泣声,由于雨声的缘故,声音显得格外模糊。

“对不起…我们不会再逃了…带我们走吧…”

“追你们这些逃跑者不是我的职责,但是白白放走你们可不行,因为你们通风报信的能力让我很头疼。”

“呀!!”

一声刺耳的枪响划破了雨雾。余下的是另一个少女的尖叫声。

“呯!”又是一声枪响,森林归于平静。

“该死的雨,偏偏这个时候下。”那个金发女军官的声音顺着刚刚的路逐渐远去。

黑暗的树洞中剩下了沉默,似乎是对死去之人的哀悼。

“凯特,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第二章  逃亡者

“我…不知道…”

凯特叹了口气,说道,“我很久以前认识一个朋友,他可能已经被那些德军带走了,但是他那么聪明,应该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二人再次陷入了沉默。凯特坐在干燥的树洞中,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的树洞中传来艾米轻轻的呼吸声。

原来她是睡着了。凯特吐了口气,闭上了眼睛。即使是战争中的雨声仍纯净无暇,缓缓地洗涤着自己的心灵。

意识渐渐沉入水底,凯特进入了梦乡。

“还有漏网之鱼啊。”

凯特猛地睁开眼睛,是那个金发女军官,她正站在自己面前。雾气中看不清她的脸,但她似乎带着不怀好意的恐怖笑容。

“艾米,艾米,快醒醒,快点…”凯特一边向后挪,一边使劲摇着艾米的手臂。但她似乎睡死了一样,一动也不动。

“我呢,也不是不知道你们打小报告的速度。如果任务没有完成,我会很苦恼的。”金发女军官将枪对准了凯特。

不知哪来的勇气,凯特从树洞中冲了出来,狠狠咬住了金发军官的手臂。

“该死的小鬼!”

混乱中,子弹击中了凯特的胸膛。血雾在雨中弥漫开来,金发女军官正得意地望着自己,然后将枪指向了艾米。

“凯特!凯特!…”艾米似乎发现了自己,踉踉跄跄地朝这边爬过来。

这个笨蛋…

凯特感到眼前发黑,但艾米的声音却如同潮水一般碰撞弹跳,在耳边徘徊…

“凯特!凯特…”

凯特慢慢睁开眼睛,艾米正坐在自己旁边,看到自己醒来,她放心地叹了口气。

“凯特,你终于醒了…”

原来刚刚的都是梦。

“话说,你怎么会睡在这里呢?”

凯特环顾四周,这里离刚刚的树洞至少有两三米远。

“哈哈…做了个奇怪的梦。”凯特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道,另一只手撑着地准备坐起来。

那只手似乎在一旁的草丛中碰到了什么东西,冰冷的金属触感传遍了全身,凯特不禁打了个寒噤。

“这是…”

凯特捡起了那个物品。那是一把小巧精致的金属弩,它静静地躺在凯特的手中,闪着寒光。手柄的旁边挂着小小的装满细箭的束袋,颇有分量。

“凯特…这是什么?”

“是弩。”

“弩?”艾米困惑地摇摇头。

“一种神奇的武器。”凯特转动着它的手柄,说道,“虽然不知道它的主人,但是我们带着会比较安心。”

凯特站了起来,黑暗的树林中,沙沙的雨声络绎不绝,一阵风吹过,脸颊有些微微的凉意。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艾米站起来,向着凯特的背影发问。

“嗯…”

凯特望向被雨水打湿的地面,借助着月光,地面上显现出淡淡的脚印——那显然不是她们的脚印。

“我们没得选,走吧,沿着这些脚印。”凯特将弩挂在腰间,牵着艾米的手向树林深处走去。

1943年8月,奥斯维辛。

“报告,弗兰兹上将,我们即将到达奥斯维辛集中营。”

“知道了。麻烦通知一下约瑟夫·门格勒医生,我有事和他商量。”

杰西卡·弗兰兹撩了撩自己的金发,透过卡车的玻璃窗向窗外望去。

黑夜中,巨大的烟囱矗立在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旁,那里是隶属集中营的伦纳—莫诺维茨集中营,它为德国的水泥与橡胶厂提供残酷的劳动力。

卡车朝奥斯维辛集中营飞驶而去。

惯性使杰西卡踉跄了一下才站稳,透过窗户望去,某个人正站在那里,那个人是被称为“死亡天使”的军医——约瑟夫·门格勒。

空气冲入白色的蒸汽中,随着白汽散去,杰西卡面前的车门缓缓地打开。

“好久不见,尊敬的弗兰兹上将。”

“…欢迎您来到奥斯维辛集中营。”门格勒朝她敬了个礼,和着淡淡的笑容缓缓地说道。

黑暗无止境地向着森林深处延伸,艾米小心翼翼地环顾着四周。凉风拂过艾米的脸颊,她不禁抓紧了凯特的手。

透过无数的树干朝西边望去,淡淡的雾气中,已经望不到曾经的学校的身影。…不久前还在学习的地方。

“凯特,我们还要走多久呢…”艾米小声发问道。

“累了吗?艾米。”

“不累。但是,这里很黑…你看得见路吗?”艾米摇了摇头,担心地问道。

“别担心喔,看。”凯特指着面前的小山坡,“我没记错的话,附近有通往山下的公路。”

凯特没有记错。借助淡淡的月光,透过稀稀拉拉的树干俯视而望,那里有一条银白色的水泥路。

“抓紧了。”凯特将手伸向艾米。

这个山坡离底下并不是很高,但是却出奇的陡峭,单纯地跳下去似乎要承受不小的冲击。

“艾米,我数到三,你顺着跳下去,一定要抓紧我的手。一,二…”凯特似乎发现了什么,胸有成竹地吩咐艾米。

“…三!”

干枯的树枝如同鞭子一样抽打着艾米,深蓝色上衣和黑色长裤沾满了泥土,两人混着尘土极速下坠。

千钧一发之际,凯特抓住了一截断裂的树干。艾米紧紧地抓住凯特的手。

“没事吧?”

“嗯!”

“松手吧,小心点。”凯特观察四周,发现两人所在的位置离地面已经近在咫尺。

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凯特朝天空望去。这里没有了层层叠叠的树叶,皎洁的月光洒在水泥地上。

“这里是…”

凯特环顾四周。只见一些巨大的树干躺在左边的道路上,枝条散了一地。树干有烧焦的黑印,这里似乎发生过爆炸。右边的道路则蜿蜒而下,向着黑暗的前方延伸。

“好黑…”

艾米咽了咽口水,接着说。

“不如我们在这儿等到天亮吧?已经走了这么远了…应该不会有人追上来了。”

凯特没有说话。旁边的树干让她很是在意,似乎被谁折下了一段树枝。

“凯特…有树枝折断不是很正常吗?”艾米有些疑惑。

“折断的部分是新鲜的。这只能说明…”

“有人不久前来过这儿。”凯特一脸严肃,说道,“…并且不是很熟悉这里的道路,我觉得大概不是这里的居民。符合条件的…很可能就是那些德军。”


第三章  对手

  沉默了片刻,杰西卡抬起头来。

“幸会幸会,您就是门格勒医生吧。”杰西卡开口。

“辛苦了,特地从列宁格勒赶到这里…想必您也累了吧?”门格勒笑了笑,随后和旁边的士兵说道,“去给弗兰兹上将准备房间和茶水。”

“门格勒医生,这里不适合聊天,我们去会议室吧。”杰西卡瞥了一眼旁边的士兵,低声说道。

“恕我冒昧,弗兰兹上将,您来这儿并不是单纯为了运送战俘吧。”门格勒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您想问什么?最好不是关于我们的工作,不然我们会认为您在阻碍我们。”

“请您不要这样威胁我,不然我会很为难的。”杰西卡有些不快,开口道,“第一件事,上面发来了文件,说是要你们抓紧为帝国的复兴工作。”

“这个我当然懂。难道上面那帮老头子看不到我们的忠诚之心吗?用得着发文件来催我们?我难道当着他们的面找女患者了吗?”门格勒抱着手臂喋喋不休。

“请注意您的言辞,您的所作所为我随时都可以上报军事法庭。”

“抱歉,您接着说。”

“那么,第二件事。”杰西卡顿了顿,“是毕业于海德堡大学医学院,现任海德堡大学附属医院外科医生兼…”

“别说学历,说重点。”门格勒摆摆手。

“…是一位外科医生兼实验主管对您著名的绝育实验的公开批评。”

“什么?区区小将,居然有勇气批评我的实验!”门格勒瞪大了眼睛,问道,“她叫什么名字?”

“莱娅·洛格斯。”杰西卡冷笑一声,“你们的领域我管不着,不过呢,上面是这么说的,必须将她的言论修改一下。所以改进后便是她要求对您的实验提出改进。”

“…我倒想看看。”门格勒不屑地瞥了一眼杰西卡,“她能对我的实验如何改进!”

“不好意思,我不了解你们的这些那些。但是我们不能违反帝国的宗旨。仅仅改变她的言论的话,她不一定有对您的实验进行改进的想法,有可能是他人暗中操作。”杰西卡摊开手,“如果是改变的话而不是直接驳回…”

“…这说明她也不是什幺小人物呢。”

门格勒沉下脸,抱着手臂,头偏向一边。

“门格勒医生,您的对手出现了呢。”杰西卡站了起来,“今天我是来通知您的。下个星期一是海德堡大学的学术交流会,那位叫莱娅·洛格斯的实验主管也会前来。上面呢…希望您去参加。毕竟是个好机会,不是么?”

“呵呵呵…不用您说。我等着那一天呢。”

“最后…别忘了战俘。”杰西卡站起身来,“门格勒医生,好好履行您的职责吧。告辞了。”

“哼,走好不送。”门格勒有些不悦。

凯特和艾米顺着公路摸黑向下走。月亮已经掠过头顶,似乎不久后天就会亮起来。

“前面是…废墟?”

艾米吃了一惊,凯特也有些惊讶。黑暗中能大概分辨废墟占了路面的一半,最令人惊讶的是…废墟的背后似乎闪着小小的火光。

“…有人在后面吗?”艾米怯怯地发问。

凯特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小心翼翼地向前靠近。

那是一堆即将燃尽的篝火。木炭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火星溶解在空气中。淡淡的光源照亮了四周,反而显得两人身旁更加黑暗。

“唔…谁会来这种地方呢。”凯特蹲了下来,“艾米,你休息一下,我去周围看看。”

艾米应了一声。凯特点了点头,跨过地上的石块与木板,朝旁边的森林里走去。

艾米抱着膝盖,望着小小的火光发呆。

下一秒。

一只手捂住艾米的嘴,将她拖进了一旁的灌木丛中。艾米拼命地挣扎,手的主人似乎是个男性,力量大得出奇。
“…我不想害你。小声点。”

低沉的少年音传入艾米的耳朵。黑暗中,艾米看不清他的脸。艾米惊慌地点了点头,那人嗯了一声便松开手,扶艾米坐了起来。

“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艾米点点头。

“艾米!——艾米——”是凯特的声音。

“哎,麻烦的家伙。”少年咬了咬牙,望向艾米,“你叫艾米是吗?待会儿可能对不住你了。”

“喂,你们鬼鬼祟祟地在我的篝火旁边干什么?!”少年从黑暗站了起来,对着凯特大喊。

“嗖”的一声,一支细小的箭掠过呼呼的风声飞过耳边。

“是…是谁在那里?”凯特抓着弩,紧张地站在篝火旁边。

“凯特!不要!”艾米着急地喊道,“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抱歉了。”

少年死死地勒住艾米的脖子。艾米挣扎着,感觉有些喘不上气来。随后,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住她的脑袋。

是枪。这个少年是想威胁凯特。

恐惧涌入艾米的身体。她被少年抵在前面,驱使着向篝火的方向前进。

“把那把弩放下。”

凯特似乎瞥见了少年的脸,那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凯特瞪大了眼睛。

“布…布弗德,是你吗?”凯特吃惊地问道。

“我们真是…好久没见了。我是凯特…凯特·瑞芙特,还记得我吗?”凯特似乎有些激动。

名叫布弗德的少年沉默了。艾米感到被抵在头上的枪被移走了。

“如果你还记得我,嗯…那就应一声好吗?”凯特挠挠头,慢慢地放下手中的弩。

“骗人的伎俩够了吗?”

布弗德突然将枪指向凯特,同时勒紧了艾米的脖子。艾米剧烈咳嗽了几声。

凯特咬咬牙,继续对着布弗德喊道:“她是我的朋友!如果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就放了她吧…然后扣动你的扳机!没错,好好瞄准我,然后开枪吧!”

布弗德颤抖了一下,放下枪。艾米趁机挣脱了他的手臂。

“我果然还是…做不到…”布弗德坐在地上,摇着头,似乎很悲伤。

“真的非常抱歉,虽然我不能确认你是否就是凯特·瑞芙特…但是,你的特征…”布弗德从腰间的皮包中拿出了一个小巧的本子,翻动着。

“和我能回忆起来的你…是一样的。”

凯特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连我的样子,也要记在笔记本上?为什么…”

“那个人告诉我,即使只有唯一的朋友,也要记得那唯一的朋友。”布弗德眼中似乎带着悲伤。


第四章  避难所

“布弗德…”

“实在是…非常抱歉,都是我的任性。”布弗德站了起来,“…就算你不是凯特,而仅仅是逃亡者,我…果然…无论如何都不该对你们下手。”

“那…如果我们是德军的间谍呢?”凯特笑笑,掂量着手上的弩。

“凯…凯特…这么说不太好吧。”艾米一脸担心。

布弗德一惊,握紧了手中的枪,却被凯特拦住了。

“看到你还是这么善良,我就放心了。”凯特笑笑,开口道,“即使你不相信我,但是我相信你就是我的朋友——布弗德·菲特。”

“哎…我想不可能有这么幽默的间谍吧?虽然间谍的话确实能说出我的名字…”

布弗德有些自嘲地笑了。

“总之,和我走吧。”布弗德摊开手,“还有…把我的弩还给我怎么样?”

“诶…原来它是你的东西吗?”凯特挠挠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布弗德摇摇头,“…上面还刻着我的名字。”

“和我走的话,我暂时能保障你们的安全。…我意思是,你们这样四处游荡也不是个办法。”布弗德打开了手电筒,黑暗的视野瞬间被照亮。

三人顺着公路向下走去。月亮在慢慢下沉,乌云环绕着,遮掩了明亮的月光。

“快到了。”

布弗德停住了,指了指前方。那里摆设着一个类似缆车的装置,缆线一直延伸向山下,看不见它的尽头。

“我们的避难所暂定在山下。”布弗德开口道,“上来吧,嗯…坐好了。我要启动机器了。”

缆车并没有想象中的令人害怕。雨后的潮湿空气涌入鼻腔,凉风掠过三人的脸颊。艾米和凯特沉默着,而布弗德则在一旁专心致志地操作着缆车的运行速度。

缆车急驶着向山下而去,最后停在了一片空地上。

“…伙计们,来吧,该下车了。”布弗德伸出手,“和我去见见避难所的负责人吧。”

“嘿?布弗德,刚刚还担心你呢。我不放心就过来看看…嗯,有新成员加入了吗?欢迎欢迎!”一个低沉厚重的中年男性音在三人身后响起。

一个有着小胡须的,衣着整齐并有些壮实的中年男人提着灯走了过来,似乎有四十岁左右。艾米有些紧张地向后靠了靠。

“啊,是里德!”布弗德有些兴奋,“她们是我的朋友!我不想让她们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四处游荡,所以…”

“是这样啊。”被称作里德的男人笑了笑,“非常抱歉,孩子们,刚刚我没有自我介绍。我叫约翰·奥涅斯特,你们可以叫我里德。我是临时营地的负责人,我们随时欢迎正在寻求帮助的人。……嗯,像你们一样。”

“呃……您好,我是凯特·瑞芙特,布弗德的朋友。”凯特挠挠头。

“您好,我……我是艾米·奈斯蒂克。”艾米有些紧张。

“嗯,我知道了。孩子们,和我来吧。”里德拍拍手,“虽然已经是下半夜了,可睡一觉也总比不睡强。布弗德,去准备一下帐篷。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稍作休息再问也不迟。好吗?”

看起来他似乎没有恶意。艾米和凯特互相示意了一下,跟着布弗德和里德向森林深处走去。

三人到达了一块小空地上,空地上大概有十几个帐篷,周围插着一些火把。另外,一些炊具与杂物散落在空地上。

“辛苦了,孩子们,做个好梦。”里德招呼布弗德,“带她们去休息吧。”

凯特枕着手臂躺在帐篷中,昏暗的火光摇曳着,令人昏昏欲睡。艾米躺在旁边,正发出轻轻的鼾声。

凯特闭上眼睛。直觉告诉她,这个叫里德的人不简单。

杰西卡揉了揉眼睛。自己正躺在一间办公室的沙发上,墙上的钟表显示着早上6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杰西卡坐起身来,理了理军服和一头金发。桌子上似乎放着早餐:一个面包,一盒牛奶和一个水果罐头。似乎是门格勒医生吩咐部下准备的。

撕开面包的包装,杰西卡咬了一口。面包不是那么柔软,但比战俘们吃的黑面包好多了。

透过陈旧的窗户向下望去,来来往往的劳动者们被士兵们驱赶着搬运重物,不时传来啪嗒作响的鞭笞声。

这时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杰西卡应了一声。门开了,一位身着白大衣的熟悉身影出现在了门外。是门格勒医生。

“非常抱歉这么早打扰您,昨晚睡的好吗?弗兰兹上将。”门格勒满脸堆笑。

“您别在意,我不习惯睡懒觉。”杰西卡咬了一口面包,“一般般吧。这么早过来,您有什么事吗?”

“倒没有什么要事。不过我希望您随意参观一下奥斯维辛…如果您不忙的话。”门格勒比了一个写字的手势,“…向上面报告的时候,多写些好话如何?”

杰西卡丢掉包装纸,冷笑一声:“您这又是何苦呢,是因为都在干些不怎么光彩的工作吗?”

“和您的工作差不多吧。”门格勒抱着手臂。

“嘁。”杰西卡欲言又止。她转身拿起桌子上的军帽,咬着牙说道,“行吧,我们算是同道中人。麻烦您带带路!”还特地加重了后几个字的读音。

杰西卡跟着门格勒下楼。

“我介绍一下。这里是比克瑙营区,我的实验室也设在这里。”门格勒指着门口的铁路,“…每次送来新的人员,我都会带几个医生来这里工作。”

门格勒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此外还有奥斯维辛营,莫诺维茨营。一些为军队服务的企业偶尔会来谈生意,其中不乏一些大的科研机构。它们常常是表面光鲜,背地里做着背叛它们国家的事情。”

“人心真是难以揣测啊…您是想说这个吗?”杰西卡打了个哈欠。

“我不想谈什么道理之类的。放纵一点难道不好吗?”门格勒抱着手臂,说道,“您暂时没什么事吧,那请参观一下我的工作如何?”


前言 – 第四章第五章 – 第十章第十一章 – 第十五章第十六章 – 第二十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 – 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 – 第三十五章第三十六章 – 第四十章第四十一章 – 第四十三章 – 后记


返回Terasy的文集


【禅世界服务】2020.01.26-2020.01.26-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