氰化之心the-cyanided-heart-8

前言 – 第四章第五章 – 第十章第十一章 – 第十五章第十五章 – 第二十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 – 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 – 第三十五章第三十六章 – 第四十章第四十一章 – 第四十三章 – 后记


《氰化之心》8

The Cyanided Heart

Terasy

 

第四十一章 – 第四十三章 – 后记


第四十一章 扭曲

“第二名…为什么不考第一?”

海斯摸着红肿的脸坐在地上,望着父亲将家具乱摔一通,她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我…我尽力了…”

海斯话音未落,便被父亲一脚踹出好几米远。她挣扎着爬了起来,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对不起…对不起……”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要是你哥还在,那他不知道比你强多少去了!”

“当初就不应该花钱让你读书!”母亲也附和道。

为什么他们这么喜欢哥哥呢…海斯使劲擦着眼泪,任凭谩骂涌入自己的耳朵。

同学似乎都在谈论最近的动画片和杂志,海斯只是默默地写着字。即使家里有电视,严厉的父母是不会让自己看一分钟的。

“嘿,海斯!”一个同学凑了过来,“看了没有,最近的宇宙战士?主角真的太帅啦…”

“是啊…是很帅…”

海斯嘟囔了两声,再次将注意力放在面前的作业和书本上。

别说了啊…我根本就没看过。

海斯出身于当地权贵家族。由于海斯的父母偏爱她的哥哥,海斯从小便受尽了父母的严厉管教甚至冷落。不幸的是海斯的哥哥在十二岁那年染病而亡,海斯便被父母要求“成为一个好医生为家争光”。

但这仅仅是噩梦的开始。在她的哥哥死后,父母对海斯的管教也愈发严厉。

仅仅是由于“主观认为不正确”便不准自己接触这些动画片,为什么呢。海斯握紧了笔,眼前不知何时变得有些模糊。

我就算怎样都无法得到他们的夸奖,也许夸赞只是一种奢求吧。海斯垂下眼睫。就算考了第一,他们也是在鸡蛋里挑骨头“要是你哥在,你是不可能有他厉害的”。

为什么呢?

海斯的笔迹有些断断续续。

…我不明白啊。

我到底是在为什么而学呢?

“海斯·芬克多,真厉害啊!这次是全校第一…”

“谢谢老师。”海斯摆了一个天真的笑容,“是您教的好。”

“这孩子,又谦虚又厉害!”

“老师再见!”

“嗯,再见!”

背过身,海斯收起了笑脸。

有什么意义?每天这样,露出笑脸给这些家伙看…真是让人反胃。我想要的只是他们的赞赏,哪怕夸奖我一下也好,一下就好。

我不要见到你们生气的脸,我才不是没用的人…我才不比哥哥差。

我明明和哥哥一样优秀。为什么呢。

渐渐地,他们从打骂变成了不闻不问的冷眼,但我也习惯了。那是因为那时候正值我上大学之时,我如愿以偿地进了他们期待的医学院。但临走前车站没有人送我,更别说有人帮我拿行李了。

只要能离他们远远的我都无所谓,如果他们把我的生活费停掉,我就去打工挣钱。我不知道我到底为什么而学,更不知道我到底为什么而活着。

□□的伤疤早已痊愈,心灵的创伤却永远散着白烟。我嫉妒那些比我童年幸福的孩子,刚开始我并不在意这嫉妒的幼苗,可到后面我甚至产生了那些孩子都是我的敌人的想法…没错,我恨不得亲手干掉他们。

都给我去死吧,我终于找到了那个扭曲的意义。为什么你们的童年能欢笑,而我却不能那样做?

“莱娅?”

海斯的手在自己的面前晃了晃,莱娅这才回过神来。

“听入迷了?”海斯笑了笑,“…讲故事的口才,也是拜他们所赐呢。”

“难怪一直以来…你都热衷于那些残忍的实验。”莱娅叹了口气,“海斯,你还真是个优等生啊。”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海斯皱了皱眉,“…我想,我一直都在抱着错误的想法做着错误的事情,也该好好反省一下了。”

“…是吗。”

“总是被过去束缚果然还是不行啊。”海斯如释重负地笑了笑,“和他们的联系,也不怎么会有了吧。我想…我要活出自己的世界。”

“你打算怎么做?”

“好吧,我想通了。再怎么幸福那也是别人的生活,我是不可能将那份幸福占为己有的。但是啊…总是和别人比较的话,只会深陷妒忌的泥潭,真是很没意思的一件事,还不如活的开心一点。”海斯挠了挠头,“对了…”

“什么?”

“对于我这种怕麻烦的人来说…这种费脑筋的大道理,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想出来的。”海斯撇了撇嘴,“既然没有得到过夸奖,那我想要一个来自同僚的夸奖呢。”

“……”

海斯正期待地望着莱娅。

“唔…你做的很棒了。”

海斯如同孩子般开心地笑了。

“是!我会继续努力的!”

我曾经也是那样想的。

莱娅按着约定的地址来到了那家偏僻的咖啡店,老板一听到布鲁克斯·瑞瑟福这个名字,便赶忙迎过来,将自己带向了店里靠窗的一张桌子。

“这里一直都是这么冷清吗?”莱娅皱了皱眉。

“小姐,不瞒您说。”老板叹了口气,“这附近有一所研究机构,如果不是他们的资助,我们是不会跑到这里来开店的。”

“研究机构?”莱娅思考了一下,“…原来是内部的店啊。”

在那张报纸出版不久,莱娅便收到了布鲁克斯·瑞瑟福的信。信的大致内容是想约自己出来见个面,他有些事想说。

“什么啊…弄的神神秘秘的。”莱娅叹了口气。

门口传来了寒暄声,莱娅转过头。只见布鲁克斯和老板挥了挥手,然后径直朝这边走来。

“莱娅…你来了。”

布鲁克斯将手里的烟掐灭,吐出近乎虚无的白烟。他的眼眶下挂着淡淡的黑眼圈,凌乱的卷发更显苍老,唯一精神的可能只剩那双深棕色的眼眸。

“您好。”

老板端过来两杯咖啡。布鲁克斯点了点头,示意老板离开。

“你是在奥斯维辛的医学研究中心工作吧。”布鲁克斯夹起方糖,“在那里能很好地发展,看起来格雷是为你着想呢。”

“是的,格雷博士他…很多方面都在尽心尽力地帮我。”莱娅垂下眼眸,“发生了这种事,我…”

“啊…。”布鲁克斯搅拌着咖啡,“毕竟,逝去的人也不会复生了。看得出来,他不止在一个方面为你着想呢。”

“此话怎讲?”


第四十二章 错误

“你知道吗,奥斯维辛医学研究中心的研究项目都是最机密的。”布鲁克斯端起杯子,“所以在那里的作研究的医生,安全都能受到国家的保障。”

“……”

“我看到关于你的报道了。”布鲁克斯叹了口气,“让我猜猜,你是在复仇吗?用一种独一无二的,颇有自己作风的方式复仇。”

“我才没有…”

“我知道,我能理解你。”布鲁克斯盯着莱娅,“是这样的话…承认就好了。”

“布鲁克斯……”莱娅的眼神变得冰冷,“…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

“他们一定和你这样说的,你的父母、格雷的死…都是苏联的阴谋。”

“没错,他们就是这样说的。”莱娅皱了皱眉,“告诉我的人是一位警长,姑且也算个权威的信息源。有什么问题吗?”

“看来你是深信不疑了。”

莱娅怔了一下。

“有时国家就是这么矛盾,一方面保护科学家,一方面又暗地里迫害他们。”

“我该如何相信你?”

“这是格雷写给我的信。”布鲁克斯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推向莱娅,“你看看吧。”

Dear Bluecus,

我想说,上面对我们的压迫从未停止过。如果他们继续这样做的话,德国科学界的未来定是一片乌烟瘴气。不断榨取科学家的成果来实现自身的利益,真是让人寒心。

在奥斯维辛大办的残忍人体实验暂且不说,为了侵略战争,他们甚至强制将对军方有利的科研论文据为己有。我认识的学术界里的科学家们,包括我的挚友洛格斯夫妇,大多崇尚和平而反对战争。

之前我和几位教授交流我的论文——关于脑与认知的初步研究,它引起了教授们的兴趣,甚至得到了他们的赞赏。好景不长,它也得到了军方研究机构的注意…我最不愿发生的事到来了。

现在的我自身难保。不管怎样,我希望莱娅她平平安安,不要再受上边的逼迫了。

看看约瑟夫·门格勒医生,那样毫无价值且泯灭人性的人体实验…我觉得大可不必再重复。他将是医学界的耻辱,并为后人所唾弃。

看来我的论文要到此为止了,我多么希望它继续完善,以带给世界医学界一些光芒。布鲁克斯,我希望你保护好自己,免得成为军方的目标。

珍重。

“……”

莱娅垂下眼睫。

“你能相信吗?”布鲁克斯望向莱娅。

“这的确是格雷博士的…笔迹。”莱娅沉默了片刻,“…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

“上层为了转移仇恨和掩盖真相,在警方的档案中写入虚假的信息。就连格雷那时候得到的也是错误的消息,真正意识到这些黑暗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成为了牺牲品。”布鲁克斯望向窗外,“很难相信吧,但这都是真的…真真切切的真实。”

“我……”

“莱娅?”

“…老天,原来我一直以来都在做违背格雷博士意愿的事吗……”莱娅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我真是愚蠢…”

“我希望你能坚守自己的初心。”布鲁克斯苦笑了一下,“杀戮并不是医生的工作准则,更不能赢得人们的尊敬。不管怎样,我相信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只要是你通过深切思考得出的选择,便没有对错之分。”

我不明白啊…

…到底什么才是正确的事呢。

莱娅下定决心要实现格雷博士和父母的愿望,那便是…继续他们的研究。

既然再多的实验也无法带来和平,那就去拯救他们吧。无数的刀片从手中脱落,折射出昏暗的白光。

这是我的选择,背叛了国家的选择。

草稿上多了一些非致命的实验,莱娅用钢笔划掉了致命性的生化武器与病毒的临床试验,在暖色的灯光下不停地涂涂改改。

这应该是最好的办法了吧。

“主管,这种名为氯喹的药物还未经过临床试验,您确定要申请样品来试验吗?”

躺在面前的长发少女脸色苍白。她紧紧地闭着眼睛,似乎很痛苦的样子。莱娅伸手擦了擦少女脸颊掉下的汗珠。

“奎宁已经不管用了。我尝试过保守治疗,以两小时为时间间段的给药,但她的情况只是愈发严重。”莱娅皱了皱眉,“我不清楚之前的阑尾炎是不是由它引起的,总之…多一种药物,多一份希望。你尽快去申请氯喹吧。”

“我知道了,还有没有别的需要申请?”

“可能的话…磺胺噻唑和盘尼西林都申请一点。”莱娅叹了口气。

“主管,盘尼西林很稀缺…”

“啧,就说是做研究用的。”莱娅瞪了一眼旁边的人,“关于试验报告,我不久就拿给他们。”

“好的,我这就去申请。”

目送着那人远去,莱娅又将视线移回到面前的女孩身上。

…你这倒霉家伙,千万别给我出什么事。

雅尔…

为什么又想起她了?莱娅闭上眼睛。

这么多年来,雅尔的身影依旧在自己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大概是由于自责吧。那时候我没能救她,而是眼睁睁地看着她淹没在火海中…而自己却毫无办法。

究竟是为什么呢…没能救她。

那个时候…无论如何,她也不肯和我走…和我一起逃离那个给她留下许多伤心回忆的孤儿院。

“因为活下去没有希望了,我这种人…就算逃到哪里都是一样的。”耳边似乎传来了雅尔的声音,“莱娅,只要你活下去就…”

“够了!雅尔…你就是个懦夫,为什么…你总是想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啊!”

空气归于寂静,只有窗外的雨在淅淅沥沥地作响。莱娅大口喘着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些。

如果你还在的话,你一定能看见更多美丽的枫叶,我要给你买一件更漂亮的白裙子。你这个胆小鬼,明明有选择葬身火海的勇气,却没有选择活下去的勇气吗。

我不想让这样的悲剧再发生了…!

如果要拯救一个人的话,我可是不会将自己的信念和期许盲目地加在他的身上了,而是要让他明白自己真正期望的是什么。

如果一开始就期望着活下去,那就给我好好记住…

…永远都不要对别人再抱有任何期望了,包括我。

因为…拥有这份愿望的永远是你们自己啊。


第四十三章:Eternal ending

“出了点小状况,奥尔芬。”

“喔?看来剩下的几个房间是派不上用场了,有点可惜啊。”奥尔芬笑了笑,“不过这也是预料之中的呢。”

“实验数据已经收集到了,并无大碍。”莱娅叹了口气,“…你说的预料之中是什么意思?”

“预料之外的预料之中,哈哈…你能明白吗?”

“…不能。”

“那些苏联士兵马上就要攻过来了,真是让人头疼。”奥尔芬不紧不慢地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在捣乱呢…我们的增援过来还要些时间,上面特别嘱咐我们赶紧撤离这里。”

“那边的研究人员,立即放下手中武器!”一个苏联士兵走向前来,将枪对准了海斯。

“嘁,谁会听你们的话……”海斯撇了撇嘴,转身就是狂奔。

“把手中的资料放下!”耳边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枪声。

“我就是死都不会给你们的!”海斯一边躲着飞舞的子弹,一边踉踉跄跄地向前逃去。

可恶…跑错方向了。海斯望向前方,脏兮兮的铁板上写着“焚尸炉”几个字。

士兵们步步紧逼,海斯只是紧紧地抓着手里的档案袋,脚后跟已经踏在了焚尸炉的边缘。

“将手里的东西交给我们,否则我们就要开枪了。”

“愚蠢。”海斯愤愤地骂了一句,将枪对准了前方的士兵,“你们要是真心实意想要这些文件…那就拿出点诚意来啊!”

呯!

海斯感到小腿一阵剧痛,滚烫的血液顺着裤腿淌了下来,在满是沙土的地面留下了殷红的印记。

“交出来!”

海斯咬了咬牙,拉下了一旁的焚尸炉控制杆。沸腾的火焰在炉底咆哮着,升起的光线照亮了海斯的背影。

“哈哈哈——”海斯狂笑着将厚厚的文件甩向空中,散落的纸张顺着热气流飞舞着,“你们不是这么想要这个东西吗?我就算把它们烧了…也不会给你们的!”

我也没想到我自己能这么淘气啊,海斯扬了扬嘴角。都是呕心沥血的东西,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烧掉…所以我特地弄了一些伪造的文件代替,只是为了骗骗这些家伙罢了。

“喂,你这家伙!”

“哼,再见了。”海斯闭上眼睛,向后倒去…随即消失在焚尸炉的炉口。留下一堆气急败坏的士兵干瞪眼。

我觉得啊…就算死也要死的光荣一点。在火焰与热浪的灼烧中下坠的海斯,持着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

莱娅…你这家伙,一定要给我争点气啊…让这个糟糕的现实赶紧结束吧。

…再见了。

艾米是被一阵异样的响动吵醒的。尽管还沉浸于之前的悲痛中,但就身体状况来说…艾米觉得四肢充满了力气,一直以来昏昏沉沉的头脑也变得清醒多了。

艾米将手覆上自己的脸颊,不冷不热,刚刚好的热度。

发生了什么呢…艾米坐了起来。悬空的吊瓶已经空了,桌子上散落着一些开封的药品包装。她注意到桌子上有一张纸,上面画着一个表格,内填了一些类似编号的数字以及许多晦涩的名词,大概是什么日程安排之类的吧,艾米猜测。

可为什么后面的几列没有注释了?正思考原因的时候,一丝光线顺着门的开启跑了进来,艾米有些警惕地望向门的方向。

“不要命了吗,反应迟钝的家伙。”莱娅皱了皱眉,“没什么不舒服的话,就给我走动起来。”

“该死!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是你把凯特杀……”艾米握紧了拳头。

莱娅没有理睬她,只是自顾自地向门外走去。

“……”艾米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迈出脚步,跟在了莱娅的身后。

外面已是一片狼藉,焦黑的天花板倒塌下来,形成独特的断裂层,火焰伴着滚滚的浓烟跳动着。

“拿好。”莱娅将一把钥匙甩给艾米,“这是地下室的钥匙。去把那些家伙放出来,叫他们顺着地下室的走廊一路离开就行了,完事了来找我。”

艾米手忙脚乱地接住了钥匙。

“我……”

“快点,磨磨蹭蹭的。”莱娅指了指艾米脖子上的金属环,“给你三分钟时间,不然就尝尝神经性毒剂的滋味吧。”

艾米惶恐地点了点头,朝地下室跑去。和莱娅说的一样,地下室里关着许多和自己一样的受害者,艾米赶忙打开铁栏杆的门。

“大家快点逃走吧,顺着走廊…不要再回头了!”艾米将手作成喇叭状喊道。

待到地下室的人们都离开后,艾米顺着楼梯回到了刚刚的位置。莱娅正沉默地望着手中的怀表。

“做的不错。”莱娅盖上怀表的盖子。

“你究竟……”艾米的瞳孔颤动了一下,“你是在…放他们走吗?”

莱娅将手放进口袋中,艾米感到金属环松动了一下,随后掉落在了地上。

“……”艾米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不要再错过机会了,知道吗。”

“机会…?”

“对了,最后拜托你一件事吧。”莱娅从怀里取出了一个档案袋一样的东西,“带着它,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艾米接过档案袋,沉甸甸的,似乎装了很多纸张,也许都是谁的心血吧。

紧接着背后响起了两声枪响,莱娅感到自己的腹部涌出一阵暖流,鲜血顺着捂住的指缝淌了下来。面前的少女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似乎被吓的说不出话了。

“…该死的。”莱娅抽出腰间的鲁格–P08,对准背后的袭击者开了两枪。两个苏联士兵还没反应过来便倒在了地上。

“不…不要…!!”

莱娅低下头望着艾米,面前的少女只是抱着档案袋,泪流满面地向后退去。

“你这家伙,一有什么事就只知道哭吗。”莱娅捂着腹部蹲了下来,“呃啊……再呆在这里的话,保不准我也会让你变成那样。快走吧。”

“不是这样的!”

小小的手臂搂住了莱娅的脖子,透过发丝的缝隙,莱娅的瞳孔微微颤动了一下。

“你不用再骗我了!你才没有给我注射什么病毒吧…就连我的病…也是你…你一直都在保护我吧!”艾米泣不成声地说道,“我却对你说过很过分的话…!对不起…我…”

“你这家伙道什么歉……”血从莱娅的嘴角淌了下来,“该死,为什么不明白呢…我是你们的敌人!你不就是在等着这一刻吗,然后你就可以逃…”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少女将脸埋在白大衣的褶皱间,无力地摇着头。

“不要再说了,让一个敌人同情我,比当叛徒还难受…”

“呜……”

有点…困了。莱娅闭上眼睛。

我果然没有权利再伤害任何人了。

如果足够赎罪的话…就让我这样睡去吧。

艾米抱着档案袋,在泥泞的小路上奔跑着,雨点狂乱地打在她的脸上。身后满是火焰的建筑在黑夜中发着刺眼的光芒。

“全力搜救同胞!”树林中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艾米瞪大了眼睛,搜寻着声音的来源。

“…艾米?”

里德端着枪,不可思议地望着面前的少女。

“里德…!!”艾米再也抑制不住地放声大哭起来。

“你还好吧,受伤了吗?”里德放下枪,赶忙扶起艾米。

“凯特、布弗德他们……全部…呜呜呜……”

“好了好了…没事了,孩子。”里德拍了拍艾米的背,“你已经安全了。”

— 全文终 —


番外一 Divergence

布弗德将弹弓的石子松开,它便像一只离弦的箭般飞了出去,准确的将远处树上的苹果打了下来。

“哇!布弗德你太厉害了——”凯特惊喜地跳了起来,“十环!”

鸟儿叽叽喳喳地在树林中穿梭,树林围绕的小湖波光粼粼,清澈见底。阳光从层层叠叠的树叶中照进来,形成一束束光柱。

“布弗德要是当一个猎人的话,绝对百发百中。”艾米微笑着,“肯定是个厉害的猎人!”

“那艾米要当什么呢…一个被怪兽关在森林里,然后被猎人救的公主!”凯特坏笑道,“这样的话我就当指路的小精灵好了,嘻嘻嘻…”

“凯特!别乱说好不好…”艾米有些脸红。拳头还没有落在凯特的身上,便被凯特轻松地躲开了。

“啊对了。”布弗德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今天安妮叫我们去她家玩,我们一会儿就走吧?”

“真的吗!”凯特的声音充满了惊喜,“艾米,我和你说哦…安妮家房子好——大——”

“诶…安妮她这么厉害吗!”艾米瞪大了眼睛。

“安妮的妈妈做的蛋糕真的很好吃,我这次一定要求她多做一点——”布弗德伸了个懒腰。

“海斯,去拿两瓶生理盐水过来。”

“喂,莱娅,我好歹也是个医生,明明和你一样,却非要给你拿东拿西…烦死人啦!”海斯皱了皱眉,“真是一点尊严都没有,我不干了!”

“平常好好的,怎么今天就闹脾气了?”莱娅叹了口气,“一会儿被奥尔芬看到你这副样子…你就更没尊严了。”

“我不管,说什么我都不拿了…”海斯转过身,正好撞上奥尔芬微笑的脸。

“两位,早上好啊。”奥尔芬笑了笑,“海斯,你还有点不习惯医院的工作吗?”

“呃,海斯她…”

“这…这都是误会!”海斯赶忙转移视线,“啊哈哈,我这就去拿…”

“噢,差点忘了。”奥尔芬扶了扶眼镜,“今天可是圣诞节,晚上一起出去逛逛吧,顺便喝一杯。”

“当然,我好久都没有出去逛街了。”莱娅笑了笑。

“哼…我要向你们展示一下我的酒量。”海斯撇了撇嘴,“给我等着吧。”

“上次还不知道是谁喝的烂醉…被其他人给抬回来了,丢不丢人。”莱娅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无奈。

“我说啊!哪有这回事……”

“OK,那就这么定了~”奥尔芬比了个手势,“晚上见,各位?”

“上校?”杰西卡嚼着草叶,没有理会一旁喋喋不休的温蒂,“原来是个新人,少来烦我。”

“您知道我当初说服我父母参军多艰难吗?”温蒂嘟着嘴,“我能被提拔成上校,真的超级感动了!”

“那也是个新人。”杰西卡往旁边挪了挪,“不怕死,没头脑的新人…你要走的路还长的很。”

“您给我示范一下您的枪法好吗?”

“嗯?”杰西卡皱了皱眉,“少来,我的枪很贵的。”

“您怎么这幺小气…”温蒂有些委屈。

“…切,真烦人。”杰西卡吐掉嘴里的草叶,“既然这么想看,那就瞪大你的眼睛看好了——”

杰西卡握紧枪,对准远处的靶子。一声枪响过后,靶子的正中央多了一个洞。

“这…这么厉害…”

“我早就说了,你要走的路还很长。”杰西卡抓了抓金色的发丝,“稳重才是你的目标,知道吗。”

里德遇见了一位心仪的姑娘。她在一家咖啡厅工作,只是因为那一眼,两人便坠入了爱河。

“亲爱的,就算工作再忙,我都会陪着你的。”她甜甜地笑了。

里德认为那是世界上最美的笑容。

“你要转行了?”话筒里传来格雷不可思议的声音。

“转行有什么大不了的?”布鲁克斯皱了皱眉,“我只是不想浪费了我的天分而已,你有什么意见吗?”

“没…没有。”格雷干笑两声。

“我想…我还不如一开始就去当个数学家。”话筒那边传来了打火机的声音,“到头来也不至于混成现在这副模样,整一个不出名的生物学家,空得个噱头。”

“你不是戒烟了吗,布鲁克斯?”

“愁事太多,怎能承受的了啊。”布鲁克斯吐了口烟,“过不了多久,怕是吃饭都成问题…”

“我保证,你少抽一点…钱绝对没问题。”格雷叹了口气,“还有,你那时候答应我不抽烟的。”

“那时候是啥时候?”布鲁克斯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把刚刚点燃的烟掐灭了,“我可没答应过你啊,格雷。”


番外二 Nostalgia

格雷抱着线性代数书走进教室的时候,那个满头卷发的人早就趴在最后一排的课桌上睡觉了。听周围人说,那家伙是个生物专业的学生,而且一直都是那样,不过他在数学方面却天赋异禀。

格雷没有什么天分,唯一的特长可能是记忆力好那么一点点。但他自认只有一条路可走,那便是勤奋。

他找了个中间的位置坐了下来,翻开书准备预习预习。不知道是不是看入迷了,差点连砸过来的纸团都没看见。

“谁啊……”格雷小声抱怨着展开纸团。

“你叫什么啊?看你每次都在那看书,真是认真”字条上的字歪歪扭扭的。

格雷转过头,那个卷发的人正沉默地盯着自己。

“Grey Devate,为什么问这个…你是谁?”格雷偷偷地把纸条丢了回去。

“你的名字…我在光荣榜上看到过,不过好久都没人问过我的名字了,我叫Bluecus Recerf,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下课后留下来一会”

“你找我什么事?”待到教室的人都离开以后,格雷走向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这才懒散地爬起来,伸了个懒腰后,他示意格雷坐在自己的旁边。

“看看这道题,格雷。”布鲁克斯推过来一张纸,上面有一些几何图形和代数式。

“这个不是今天上课讲的那道难题…怎么了?”

“老师说有3种解法,你还有别的想法吗?”

“唔……”格雷皱了皱眉,“我倒是有种想法。”

“说说看。”

格雷哗啦啦地写下一些数学式,布鲁克斯撑着脑袋望着他。

“…就是这样。”

“想法不错。”布鲁克斯似乎很高兴的样子,“看来我没有看错人,能做到这种程度…这班里估计只有你才能理解我的想法吧。”

“我?”

“这道题真正的解法有12种。”布鲁克斯拿出一张密密麻麻写着计算式的纸,“不过你能想到那种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12种…格雷不禁倒吸了一口气。面前的这个人只是看起来懒懒散散,脑子却非同一般…也许他根本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好了,你这家伙,确实让我很感兴趣啊。”布鲁克斯拍了拍格雷的肩膀,“这么晚了…就别去食堂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可自习…”格雷有些犹豫。

“自习?”布鲁克斯撇了撇嘴,“那种东西,逃就逃了…没必要留念,今天就当陪陪我吧。”

布鲁克斯特地选择了一面好爬的墙,而畏首畏尾的格雷只是由着布鲁克斯的搀扶才能翻过去。

“你就是当好学生当惯了。”布鲁克斯笑了笑,“这都爬不上来?这面墙可是最矮的一面了。”

“唔,一般人哪会在这种地方爬来爬去啊…”

格雷气喘吁吁地抬起头,天边的晚霞如同深海中的鱼一般缓缓移动着,晚风带来丝丝凉爽。

“来,跳下来。”

格雷闭上眼睛,待到脚着地后…他才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

一些小店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在朦胧的夜色中显得分外诗意。烧烤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

“原来…学校外面还有这种地方啊…”格雷自言自语着,语气中带着一丝惊叹。

“你叫格雷·迪威特吧?”布鲁克斯点了一根烟,“能喝酒吗?”

“没…没喝过…”

“啊?”布鲁克斯皱了皱眉,“好学生都是这样吗,碰都没碰过?”

“见过酒瓶子…”格雷咽了咽口水。

“也是,优等生喝酒就不像样了。”布鲁克斯撇了撇嘴,“…你瞧,学校那些领导头子都是这么说的。好了,先上菜再说!”

肉片和蔬菜在铁丝网上滋啦作响,布鲁克斯面前满上了一大杯啤酒。

“好像…这样也挺好。”

“那当然好了。”布鲁克斯抖了抖烟灰,“要是能天天这样,我才不会去听那个老头子的课呢。”

“你还是少抽点烟吧。”格雷叹了口气,“对身体不好…”

“少管闲事。”布鲁克斯撇了撇嘴,“我身体好不好,和你没有关系,懂吗?”

“我…我不太喜欢烟味…”

“切。”布鲁克斯咬了咬牙,“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就不抽了…”

“真的?”

“喂…你以为我是为了谁才不抽的啊。”布鲁克斯抬起杯子喝了一口,玻璃杯落桌的巨大声响似乎吓到了格雷。

“你还不为了自己的健康嘛。”格雷一脸委屈,“真是的,那么凶干嘛…”

“算了,和你种麻烦的人讲不清…”

天边的晚霞渐渐沉入建筑的缝隙中。


后记 Parallel Liar

“你每次醒来,开口闭口都是什么子弹火焰的…真能把人吓死,这可不是一般的失眠症状了。”

“胡说。我刚刚真的看到了…”莱娅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病号服袖子的搭扣硌得有脸点痒,“对了,关于盘尼西林的试验报告我已经写好了…一会儿…”

“你冷静一点,莱娅。”医生叹了口气,“听起来…你和我们是同行吧。战争已经结束很久了,盘尼西林早就被大量应用于临床上了,氯喹也不是稀有的药品了。我觉得你可能是受战后心理综合症的影响,这是一种创伤后应激障碍…”

“我总感觉自己做过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我什么都记不得了。”

“记忆丢失很正常,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时间一长…总会想起点什么的。”医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对了,有个人想见你。”

“谁?”

洁白的门打开了一条缝,一个黑色长发,戴着圆框眼镜的人出现在了门后。

“……”

“莱娅,还记得我吗?”来人的手臂上挎着一篮水果,“奥尔芬·拜斯坦德。”

“有点印象…”莱娅犹豫地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告辞了。”医生收起圆珠笔,“你们慢慢聊。”

“莱娅,为了你的行为…我可是撒尽了谎呢。”待到医生离开后,奥尔芬才开口道。

“行为…?”莱娅的眼神带着困惑。

“你的那些论文…怎么会凭空消失呢。”奥尔芬挤了挤眼睛,“当军方注意到的时候,我就帮你撒了些谎。”

“唔…”

“你很明智,我想它们确实被一些认真负责的科学家们看到了,那些论文在某些方面做出了大胆且较深入的尝试,可以说是给医学界注入了一些新鲜血液。”奥尔芬望着一旁桌子上的药品,“对了,关于氯喹的试验也很成功呢。既然这样…做个叛徒又何妨呢。”

“叛徒…?”

“暂无临床试验数据。在’Arma’的论文中,你是这么写的吧。”奥尔芬望向窗外,“也是,这样才是一位合格的医生该做的事呢。”

“……”

“这么看来,也许你的所作所为才是最正确的,确实让我很感兴趣。所以我就想着顺便帮你到最后一刻吧。”奥尔芬笑道,“不过你真是笨,为了那种事…差点连自己的命都搭上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莱娅垂下眼眸。

“好了…都过去了。”奥尔芬微笑着,“忘了这些事,去开始一个新生活吧。”

“约瑟夫·门格勒医生?不知道他去哪了…大概已经失踪很久了吧。”曾是奥斯维辛内部人员的人说道。

“那位上将…杰西卡·弗兰兹,被苏联军事法庭判了死刑,立刻执行。”另一个人插嘴道。

“我们的指挥官,温蒂·洛佩兹…那次行动以后就没有回来了。估计也凶多吉少。”

“那之后我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在军营里面。”里德苦笑了两声,“我大概能认出来,他们当中有一些是我以前的战友。”

“能看到里德先生活着,真是太好了…”艾米叹了口气。

“同时,就这样机缘巧合地…之前的高层换人了,于是上面又征召我回来了。”里德点了根烟,“我想,老天可能觉得我天生就是要干这一行的,所以才会救我吧?”

“对了,里德先生…我的爸爸妈妈呢?”

“啊,我想起来了。”里德抖了抖烟灰,“放心吧,他们都还活着…只是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身受重伤,似乎是遭遇了不友好的对待吧。”

艾米陷入了沉默。

“也许他们都有想坚守的事物也说不定。”里德笑了笑,“为了坚守而选择,这种事…对与错也说不清呢。”

(全文完)

—————我是分割线—————

感谢大家的阅读:-D能看完我瞎扯淡+中二的文真的超级感谢你们

文断断续续写了两个假期+一个学期…之前的文案应该是初中的时候写的吧,大概意思就是“一个残忍的医生”哈哈哈哈哈,初人设也挺难看的…(绘画水平不高图就不放了…大多数都是上课的摸鱼和卷子上的hhh

是个咕咕咕,就想着“等到大学我一定填坑”,好了现在真大学了必须得填坑了…总之还是很感谢大家支持和包容我这奇怪的脑(hei)洞(dong),谢谢你们!!!^_^

下一个坑?不知道…如果不忙的话可以考虑考虑。。。临床的书真的看不完了,心塞

附人物中英文名及一些零碎的设定

【Amy Nestic】艾米·奈斯蒂克

【Kate Refot】凯特·瑞芙特

【Leia Logics】莱娅·洛格斯

【Haze Ficdo】海斯·芬克多

【Jessica Francis】杰西卡·弗兰兹

【Buford Fate】布弗德·菲特

【Josef Mengele】约瑟夫·门格勒(Real)

【Anne Forsake】安妮·法赛克

【John Honest】里德/约翰·奥涅斯特

【Wendy Lopaz】温蒂·洛佩兹

【Grey Devate】格雷·迪威特

【Bluecus Recerf】布鲁克斯·瑞瑟福

【Olfen Bystander】奥尔芬·拜斯坦德

【Yal】雅尔

奥尔芬·拜斯坦德:奥斯维辛医学研究中心研发部主任,主导开发了名为“Pandora”的遥控装置,这种装置呈环状,里面可以放置最多3种固定剂量的药物,通过遥控达到对实验体状态的远程控制。Pandora的内部置有柱体部位可伸缩的针管,故安装前需要与血管位置相符。后期她在设计稿上提出可以将注射管预埋进颈部静脉,但可能有中途感染的风险。据她自己透露,这是她的新想法,是为了尽可能避免研究中心的医生们接触毒性药物。

认知实验:基于Grey的脑与认知研究的一部分设计,其中的封闭房间由带单面透视镜的观察室改装而成,且一部分物品为可控变量,实验的目的与结果均记录于论文正文中,设计细节记录在论文附录中。

论文:(设定而已…我不会写的哈哈哈)
(此处省略X万字)
下一本可能试着每一章字多一点:P感觉自己好偷懒…


前言 – 第四章第五章 – 第十章第十一章 – 第十五章第十五章 – 第二十章第二十一章 – 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 – 第三十章第三十一章 – 第三十五章第三十六章 – 第四十章第四十一章 – 第四十三章 – 后记


返回Terasy的文集


【禅世界服务】2020.01.26-2020.01.26-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