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mism

返回到《文集》


樂觀派對

Optimism Party

政治、經濟、生活隨筆。


【最新文章在此點擊!】


九二共識並沒有死 — 留白的藝術 (2020.01.30)

習近平訪問緬甸,簽署了一份聯合聲明。其中的涉台部份有「緬方重申堅定奉行『一個中國』政策,認為臺灣、西藏、新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部分⋯」,引起了台灣藍綠陣營極大的反彈。若干比較傾向藍營的新聞工作者甚至讓筆者覺得是在對中共「喊話」。他們以為國民黨的兩岸論述「很難做」,也似乎有點責怪中共把國民黨弄成「裡外不是人」的味道。最突出的說法是唐湘龍,指出「九二共識已死」的疑問與看法。筆者看了以後深感不以為然,覺得有需要把自己的看法提出來給所有藍營乃至全體台灣同胞們做參考。因為所謂的九二共識其實並沒有死。台灣人如對此存有誤會,反而會是不美。

國民黨一貫主張的這個論述,仍然是有意義,也仍是台灣實際的需要。只是因許多國民黨人自己沒有掌握好這個論述的精神,與其對台灣的戰略意義,才會有這些因習近平的緬甸聲明就產生的失望、沮喪與不知所措。綠營的朋友當然會以為筆者的看法是一廂情願做白日夢。但筆者倒是頗期盼他們能提出異議,指出我的看法到底何處不對。因為九二共識需要在台灣被充分地討論與辯論,才可能達成共識。也只有當台灣的藍綠陣營在此點上達成了共識以後,九二共識才能發揮其功能與作用。所以筆者要在這藍營對未來大方向舉棋不定的時候,對九二共識分析一下。

國民黨一向主張九二共識就是「一中各表」。那為何現在因為習近平的緬甸聲明,就變成不讓別人「各表」了呢?可見就連國民黨自己都沒有搞清楚九二共識真實的意義。習近平站在大陸立場的表述,當然會是這樣。這是一向都如此,也是從沒有改變過的。正如台灣也可以說「大陸是中華民國的一部份,就像外蒙與釣魚台也都是中華民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是一樣的。各表的意義本來就是各人説各人的,只要是在對「一中」的認同之下。所以習近平的論述並沒有違反了九二共識。因為他正是在做國民黨一向主張的一中各表。台灣也不可因此就說中共是違反了九二共識,或出爾反爾。因為人家並沒有。台灣如果沒有習近平的這種底氣,只是因自己欠缺對中華民國的自信心而已。
所謂的共識,當然就不是一種條約,也必然具有模糊性。如果一定要把一切都講清楚,那就是條約或協定,而無需用共識這個詞兒了。所以九二共識的意義,本來就只是因雙方都承認無法解決目前的問題,而達成的一種「共同認知」而已。但其目的是和平,希望能避免不必要的傷害。這種作法當然是一種智慧,也是對雙方都有利的。民進黨之所以對九二共識存有反感與嫌惡,就是以為它是「不對等」而把台灣矮化了。因為中共沒有把中華民國視為一個國家。殊不知共識的目的就是模糊。如果一定要去講清楚一中的「中」到底是誰,當然就是把共識的立意完全搞錯了。

沒有人說九二共識就能徹底解決台海兩岸政體對峙的問題。因為它的作用只是一種暫時性的緩和,而使戰爭不會馬上發生。所以無論兩岸有沒有九二共識,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對峙都沒有改變。對於這一點,中共從來都沒有存在過幻想。因為這只是人類政治法則的事實,也一向都是如此。但無論台灣的藍營還是綠營,依筆者看都對九二共識存有至少一個程度的「不實幻想」。否則就不會對習近平的緬甸聲明有那麼大情緒性反彈了。藍營似乎是覺得中共「對不起」國民黨,而綠營就更加地確認九二共識是一種「政治陷阱」了。但事實上藍綠都沒有了解九二共識的實質意義。因為它的功用只是希望能使這一代的中國人免於戰火的摧殘而已。中共自然不希望打台海之戰,但也當然不怕打。中共一貫的立場,也只是希望台灣能了解這個其實並不複雜的事實而已。

只有當台灣的藍綠陣營都看清了自己對九二共識的不實幻想,才能開始欣賞它的妙處。它就像中國山水畫裡的留白。也像白居易的「此時無聲勝有聲」,只可意會而不可言傳。沒有人說留白的地方就不可題字。但乾隆皇的題字,在方家眼裡確是大煞風景。同樣地,也沒有人說台灣就不可發聲。但筆者以為要發,就要發得有戰略意義,否則還不如不發。習近平的緬甸聲明,顯然是針對蔡英文「模糊的時代已經過去」的陳述。這到底是對台灣有利的戰略,還是青少年常有的暴虎馮河之勇,民進黨裡從不欠缺的「金腦袋」們自然會有結論。

筆者的看法是九二共識對台灣有利,因為時間對台灣有利。能看得到這個事實的政黨,才有能力與資格引領台灣開創新局。所以國民黨千萬不可放棄九二共識,否則必會很快就被淘汰出局。至於民進黨要不要九二共識,就要看其黨內的金腦袋們能不能明白它其實是對台灣有利。反感與嫌惡都只是情緒,談不上什麼戰略。筆者是希望民進黨諸君不要只有島內勝選小戰略,而對台灣應有的大戰略全然不顧。不顧的結果,也終究是會如國民黨一般地被淘汰出局。

不擇手段就是虛無主義表現 (2020.01.29)

朋友們最近在探討佛教現代化與虛無主義。這個問題也許只是偶然被提出,但筆者以為它其實講出了現代人類心靈問題的核心,也就是「苦」的核心。虛無主義雖然源自近代西方哲學裡對傳統基督教的批判與背離,但它同時也深切反映了現代人類內心深處價值的失序。所以它不只是近代西方知識份子的「專利」,而是普遍存在產業革命以後全體人類的心靈。

筆者以為「不擇手段」價值觀的流行,就是現代人最活生生的虛無主義實例。它牽涉到了所有人類的生活與生命。故筆者以為對這個主題的探討,應是佛法現代化的課題。例如臺灣及美國每四年一度的總統大選,都是不擇手段能見度頗高的實例。

民主選舉本來的目的是超越人類原始的部落意識(tribalism),而用文明的政見表達來和平解決意見的分岐。這理應是人類政治生活上的一大進步。但因人類本身除了有智慧,同時也是情緒的動物,就無法避免競選者和其擁護者常會用訴諸情緒的手段來試圖贏得選舉。這個現象不只是存在於情況比較特殊的臺灣,就是在美國也是一樣。如川普總統為了贏得連任要收集政敵拜登不法行為的資訊,就很可能用了他總統的職權來要脅烏克蘭總統與其合作,並以延緩對該國的金援做為手段。民主黨因此而彈劾他,以為這是公器私用,違背了美國憲法,也嚴重超過了美國總統的道德底線。

臺灣事實上也一樣,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競選人為了勝選,常常是無所不用其極。不單是會透過一切可運用的資源去抹黑對方,如常會設計各種方法把「通敵」的帽子戴在對方候選人的頭上,甚至還會動員一切的力量去查對方「三族」幾十年前所有的工作與房地產買賣紀錄或坊間傳言的對方學歷造假,希望能找到「可能不法行為」的蜘絲馬跡。只要有一點點可能的「模糊空間」,就會在網路上炒作而把其無限放大,以達到抹黑對方的目的。

筆者所聽過對不擇手段作為最刺耳的論述,就是邱義仁的「選舉割喉論」,以為只要是為了勝選而達到國會多數席次的目的,任何的手段都可運用。理論上,這種思維好像並無不妥。因為選舉本來就是一種形式的戰爭。故不少人以為只要能獲勝,用一些不是很光明的手段其實是無可厚非。而且不只臺灣是如此。美國、英國乃至日本各國的選舉,不也都常看到無所不用的作為?更何況中國兵家的鼻祖孫子就曾說過「兵不厭詐」。臺灣的選舉如以全世界的標準來看,似乎是並無特殊之處。

但筆者對此不能認同。因為面對獨一無二的臺海嚴重現實的臺灣如果不能展現出一個民主社會的優良內涵,會在臺海兩岸對峙的政治大環境裏失分。既無法說服大多數的中國人認同民主的價值,也無法展現臺灣的政治體制到底好在何處。如此一來,任何的政黨就算在臺灣勝選了,但同時也就是把臺灣更進一步地推向臺海兩岸政體對峙無解的僵局。所以筆者以為對臺灣來說,不擇手段的割喉選戰是因小失大。美國的總統候選人也許可以這樣做,但獨特的臺灣則不可。因為臺灣面對的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即將成為全世界新時代裏的超級軍事強權。臺灣既不願接受一國兩制,又無法在政治上走向獨立。剩下的出路,應就是中國也走向民主而可在未來適當的時候「一國一制」了。但臺灣如此的選舉文化與不擇手段的作為,怎能讓大陸的中國人民對臺灣民主沒有疑慮呢?

所以筆者以為不擇手段的選舉策略在臺灣,不只是短視近利的書生之見,同時也是愚不可及。因如口口聲聲宣稱自己的臺灣民主是如何的「進步」,盡管最後的臺灣選舉平安舉行並迅速展現候選人的風度,但選舉過程中展現在十四億中國人面前的卻包括臺灣民主的黑暗面,自然就無法毫無保留地說服大陸的中國人為何臺灣民主體制會優於中國共產黨所提出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所以無論臺灣的藍綠陣營是誰勝選與執政,如果只是在口頭上陳述「民主優越性」,卻在實際的選戰作為上表現出所有美式民主的缺點與一切柏楊所言「醬缸文化」的陳腐與厚黑,我就會以為其實都是輸家。因為不擇手段的民主沒有真正的和長久的說服力,並沒有比其它的選項高明到哪裏去。

筆者客居美國多年,從來都沒有在臺灣投過票,也從未去批判過臺灣任何政黨的政見。但基於對臺灣政治的關心,筆者要提醒藍綠陣營「如實觀」,不可沾沾自喜地自我陶醉,享受來自於同溫層或白日夢的樂趣。筆者不大在乎臺灣的哪個陣營勝選,但頗希望健全的民主要能勝出,也希望臺灣的民主要能真地為全世界的的華人地區樹立好的榜樣。其他國家的民主也許可以不講道德,但在臺灣的中華民國的民主政治不能這樣,否則當然就會落入虛無主義的境地而無法成為華人社會的堅強民主堡壘。


返回到《文集》


【禪世界服務】2019.12.31-2020.01.26-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