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克鲁格曼:自私邪教害美国一败涂地-贪

美国对新冠病毒的反应是个双输命题。

特朗普政府和像佛罗里达州的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这样的州长坚称,不存在经济增长和控制疫情之间的取舍,他们没说错——但却不是他们预期的那样。

过早重新开放导致感染激增:计入人口因素,目前美国人的Covid-19致死率为欧盟或加拿大的15倍。然而唐纳德·特朗普承诺过的“宇宙飞船”式复苏却坠毁起火了:就业增长似乎陷入了停滞或倒退,尤其是那些在社交距离命令解除上最为激进的州,并且初步迹象表明,美国经济落后于欧盟主要国家。

苟嘉陵-因為我深愛美國

有朋友問我,美國發生了因非洲裔佛洛伊德被虐待而喪生導致的全國性示威與抗爭,已經有十幾天了。佛法的修行對種族歧視問題,有何說法與立場嗎?有什麼對治之道嗎?有任何出處的根據嗎?

苟嘉陵-大大小小人間事

同修們討論法華經裡天台宗特別重視的「十如是」,也就是所謂的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體、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缘、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有人認為這些東西太偏重於思想,缺乏人的情感。也有人覺得太抽象,好像和人的生活無甚關係。筆者因過去曾在天台宗四十五代傳法長老顯明老法師座前聞法,所以對此略知一二。願在此提出一點小小的個人心得,給同修們參考。

【转贴】《老谌对骆远志兄《对佛教的简单质疑》一文的回答》

{老谌和我是老朋友。我们在学校时就很熟,经常谈心。可惜的是,当时没有多少机会深入交流关于信仰的问题。很多年过去了,我们又重新联系上。他已变成了虔诚的佛教徒,并且对佛经有深入研究,于是我们就有了思想的碰撞。这篇文章是基于我写给他的一封信,讨论我对佛教的粗浅认识与疑问。}

【老谌回答:是的,远志兄和老谌相识于交大,成为好朋友是在纽约上州的一所大学里。那时,一个商学院的穷学生和一个前途渺茫的穷学者惺惺相惜,两个人伴随着大量对未来的讨论,消耗了一箱又一箱加拿大Molsen啤酒,唯独没有谈论埋在心里的信仰。

永明延寿禅师《宗镜录》略讲南怀瑾

《宗镜录》又名《心镜录》,是五代宋释延寿(904-975)的着作。全书凡一百卷,八十馀万字,详述禅宗祖师的言论和重要经论的宗旨,并删去繁杂的文字,呈现全部佛法的精要。目标是「举一心为宗,照万法如镜。」《宗镜录》的书名即由此而来。《宗镜大纲》为清雍正皇帝御录的二十卷本(維基百科)。

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积数载之功,怀继绝救孤之心,更为欲研《宗镜录》而不得其门者,不惜眉毛拖地,开演《宗镜》要以,以其熠熠之智,使和氏玉璧顿剖,衣珠乍现;谆谆之言,令后学妄情渐驯,慈慧尽生。后根据南怀瑾先生当初讲课录音整理成书,名之为《宗镜录略讲》

prayer

禅世界发起发起网络礼敬佛菩萨,祈愿人们早日脱离疫情活动。同修和网友只要点击每日礼敬页面,即能发起祈愿。

请转发给您的亲朋好友,万衆一心战胜疫情。

《做个喜悦的人》作者苟嘉陵居士访谈:访谈1和2

禅世界于2019年7月28日开始在纽约长岛,采访《做个喜悦的人 – 念处今论》一书(台湾版和大陆花城版;1993)的作者苟嘉陵居士。禅世界将根据苟嘉陵居士的书的章节次序,分阶段采访作者,制作共八集访谈节目,以帮助大家了解佛法的目的和利益,佛陀的核心教义和修行方法(缘起、三法印、四圣谛、四念处、七觉支和八圣道等),并把它们作为佛教现代化的基础。

乐观派对-不择手段就是虚无主义表现

朋友们最近在探讨佛教现代化与虚无主义。这个问题也许只是偶然被提出,但笔者以为它其实讲出了现代人类心灵问题的核心,也就是「苦」的核心。虚无主义虽然源自近代西方哲学里对传统基督教的批判与背离,但它同时也深切反映了现代人类内心深处价值的失序。所以它不只是近代西方知识份子的「专利」,而是普遍存在产业革命以后全体人类的心灵。

山海会-请勿小看虚无与空虚

虚无主义存在于佛教里吗?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这并非笔者如是说,而是佛教里的大论师龙树菩萨如是说。他最有名的代表作中观论里就曾清楚地指出:「大圣说空法,为离诸见故。若复见有空,诸佛所不化。」什么是「有空」呢?就是执于空见,以空为实有。这当然不仅是一个哲学命题,也是和我人的生命密切相关的。「空执」也不是佛法修行人才有,而是所有的人都可能有的。它基本上包含了人因自身存在目的与价值的未明,而产生的空虚与焦虑。

苟嘉陵-无端踏破岭头云-论虚无主义

终于有法友提出这个问题了- 佛法是虚无主义吗?这让我回想起当年在台北读书时的大学岁月。那时候读了不少新潮文库的书,对近代西方虚无主义与存在主义的思想也稍有涉猎。但那也是我与自己内心的空虚做挣扎的一段时间。如今想想,后来真正让我不再空虚的原因,实是因为学了佛法。现在就让我报告一下自己对虚无主义之所见罢。

梅塔:核心佛教没有虚无主义

现实社会中的人们,经常将作为宗教的传统佛教批评和诟病为人生态度消极、虚无缥缈、对现实世界漠不关心和缺乏进取心。特别是在华语地区的某些地方,由于意识形态方面的因素,佛教在当代历史中首先作为共产主义鼻祖马克思所指称的“精神鸦片”受到批判和迫害,教科书和政府政策用对宗教的敌对态度系统教化了几代人;而当极左乌托邦破灭后,人们在金钱至上和腐败流行的社会坏境中发现自己丧失精神家园而无所依靠之时,打着佛教旗号的种种组织乘虚而入,兜售包括神通他力加持和升官发财保佑等投其所好的精神万能药,使得很多知识分子产生所谓佛教宣扬迷信和虚无主义的印象,并进而加重人们的精神危机。传统佛教是否包含虚无主义,是否应该被贴上虚无主义的的标签呢?

梅塔:现代人所需要的出离

中文博大精深很有意思,如果从字面上看一个概念,是无法知道其确切含义的,比如厌离、舍离、出离和断离等,对现代人来说不太容易区分它们之间的差别。从概念到概念的演绎,只是名相的游戏,佛陀他老人家如果看到这种文字游戏,要么保持圣默,要么直斥荒谬,因为这种名相游戏与佛教的目标即解脱觉悟毫不想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