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佛教會 會長 菩提比丘:Get Out and Vote

There are only five more days until Election Day, Tuesday November 3rd. This is our chance to vote in what is likely to be the most important election in our lifetime. Remember that voting is our voice, the way we silently say what we think is right, an act by which, as mere individuals, we take responsibility for the whole. With our vote we speak on behalf of the entire nation, for future generations, and indeed—given the leading role that the U.S. plays on the world stage—for the future destiny of humankind. The election is just too critical for anyone to sit out. It is our responsibility, our sacred duty as U.S. citizens, to vote: to choose the candidate that best represents our values and our hopes for the future.

【轉載】王瑞芸:如法的修行-對自己懈怠的反省

我是一個文化工作者,做歷史研究,在美國學佛已經有20年以上了,然而學佛修行卻不是一個時間長短的問題,而是要如法的問題。可說來慚愧,自己在很長時間中並不知道什麼是如法的修行。

開始我親近佛教只是喜歡其教義,找了很多書來看,書看多了,道理多少也會明白一些。只是讀得多了就想,反反覆復去看這些道理,究竟又能如何呢?怎麼才能把這些道理和自己的生命發生關係呢?這麼想也是因為自己隱約感到,學佛好像不是僅明白道理的事,世間有的是道理,就比如說佛教講慈悲,但即使不通過學佛,也能從很多地方了解行善助人的道理啊,那麼學佛究竟意味着什麼不同呢?

苟嘉陵-涅槃之有?

上個月在般若廣場與禪世界探討業與業果的時候,諶飈兄就說他以為中國佛教發展到後來已經是太偏向「有」的一邊,而不是佛法原始中道的精神了。這個看法我以為是真知灼見,的確是中國佛教目前所亟需覺知與匡正的。但這個現象的形成,是完全可以被理解的。

開始我親近佛教只是喜歡其教義,找了很多書來看,書看多了,道理多少也會明白一些。只是讀得多了就想,反反覆復去看這些道理,究竟又能如何呢?怎麼才能把這些道理和自己的生命發生關係呢?這麼想也是因為自己隱約感到,學佛好像不是僅明白道理的事,世間有的是道理,就比如說佛教講慈悲,但即使不通過學佛,也能從很多地方了解行善助人的道理啊,那麼學佛究竟意味着什麼不同呢?

保羅·克魯格曼:自私邪教害美國一敗塗地-貪

美國對新冠病毒的反應是個雙輸命題。

特朗普政府和像佛羅里達州的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這樣的州長堅稱,不存在經濟增長和控制疫情之間的取捨,他們沒說錯——但卻不是他們預期的那樣。

過早重新開放導致感染激增:計入人口因素,目前美國人的Covid-19致死率為歐盟或加拿大的15倍。然而唐納德·特朗普承諾過的“宇宙飛船”式復蘇卻墜毀起火了:就業增長似乎陷入了停滯或倒退,尤其是那些在社交距離命令解除上最為激進的州,並且初步跡象表明,美國經濟落後於歐盟主要國家。

【轉載】梁兆康-有關業力思想的四個基本問題

本期慧訉的主題是有關業力思想的探討。當然,在中國人的思想中,業力是一個有悠久歷史的概念。而業力也是佛教、印度教、耆那教和西方的異教徒(非一神教信徒)的固有思想。雖然如此,歴史的悠久不代表信眾對這覌念有明確和深刻的了解。我認為對這傳統概念的深入探討,實在是佛教現代化的極重要一環,因為它是佛教中的根本思想。我們這時代與佛陀時代相隔已有二千五百年,我們必須對業力思想有一個現代化和適合當前局面的新注釋!有鑑及此,我將提出有關業力的四個問題,然後再依據佛教中的緣起法則,提出我個人的了解,希望能對佛教的現代化有幫助。據我的覌察,業力雖然是佛教中的老話題,但是其中涉及的問題其實是極複雜,而且民間佛教中的錯誤覌念極多,所以很值得我們花一點時間去澄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