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逃避正念?修行的开端

当我看到哈佛商学院布鲁克斯教授在《大西洋》杂志上的文章《正念让人疼 – 这就是它起作用的原因》时,我深有体会,很多人也会如此吧。前一阵,短文《宽容与正念禅》中对俄乌战争和普金的态度,让我受到一些朋友的责难。

山海会:如实面对自己是四谛的真义

今天的学佛人如果对佛法稍有涉猎,应是大都明白佛陀主要所教的,就是四圣谛(苦谛、苦集谛、苦灭谛、苦灭道谛)了。

但是直到今天,四谛对多数人而言,可以说仍是相当程度地被包裹在玄学与神秘的「观念外衣」里,而未能直接地被应用于人生。这当然是一种可惜。但这个可惜是完全没必要的。

Arthur C. Brooks-正念让人疼。这就是它起作用的原因。

直面生活中的种种痛苦部分是让自己感到宾至如归的唯一方法。
Arthur C. Brooks 是《大西洋月刊》的特约撰稿人、哈佛肯尼迪学院公共领导实践的威廉亨利布隆伯格教授以及哈佛商学院的管理实践教授。他是播客系列《如何建立幸福生活》的主持人,也是《从力量到力量:在人生的下半场寻找成功、幸福和深刻的目标》一书的作者。

梅塔-宽容与正念禅

        《宽容》是荷兰裔美国作家和历史学家房龙的一部很出名的宗教历史普及读物,贯穿古希腊、古罗马、中世纪、文艺复兴和近代历史,讲述了宽容和不宽容的人类文明发展。这本书为中国大陆很多人打开了思考人类发展本质、向人类的无知和偏见挑战而凝聚人类形成真理与知识共识的大门。不夸张地说,中国大陆思想界在经历文革的摧残和专制主义的禁锢之后,能够打破枷锁,放眼世界,在上世纪80年代创造一个思想自由的黄金时代,房龙的《宽容》起了领风气之先的巨大作用。

梅塔-嗔恨与正念禅

在不同的时代,佛法的基本精神都会被人们拿出来重新检视。比如中国禅宗六祖慧能就突然将印度佛教后期真常唯心学派的如来藏思想推到自性本自清净的地步,一下子赢得了沉浸于中国传统文化“不二而一”思维方式的许多佛教徒的心。

梅塔-战争与正念禅的应用实践

2022年3月15日

        普金的俄罗斯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严厉警告和准确预判中,于2022年2月24日当着世界人民的面悍然入侵乌克兰。战争已经过去19天,普金的俄国军队狂轰滥炸,屠杀平民,摧毁了大量的乌克兰机场、城镇、学校、医院和居民区,使数以百万计的乌克兰人背井离乡成为难民。除了极少数专制独裁政权,广大文明社会对普金和俄罗斯施加了前所未有的谴责和制裁。

【转载】王瑞芸:學會看真相

2021.01.12

这场美国大选,带来了至上而下的冲突,我手机上的的很多朋友群也撕裂了。一直以来我是对政治关注不多的人,对川普谈不上有恶感,对拜登也谈不上有好感,政治家在我眼里基本都是那么一回事,他们爱怎么闹都是他们之间的事。但这次大选太不寻常,不关注也不可能了,我们每个人都成了看客,全程跟踪,只要稍有感觉,都能看出其中有些做法超出我们的普通常识。这里我要谈的绝不是关于政治立场的,对此我依然中立,我只是从修行出发谈一点感想罢了。

行者阿一:世俗谛与究竟谛-转

在【“无我”与轮回、业力】一文中初步解释了什么是轮回和业力,由于需要这篇内容做铺垫,并没有完全说明白文章一开始提出的问题,要说清楚这些问题,从认知上解决“无我”与“轮回”看似相悖的矛盾,我们先要认识世俗谛与究竟谛,才能明白问者与答者的立场,才能明白佛法

行者阿一:“无我”与轮回、业力-转

       在【认识“我”与“无我”】一文中解释了佛法的无我观,知道五蕴“非我、不异我,不相在”,可问题来了:

“既然五蕴无我,那是谁在轮回?”

“如果是五蕴在轮回,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都说业力是推动轮回,那业力是如何将每一期生命一一对应?”

“业力是自做自受,还是他做他受?抑或我做他受,他做我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