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禅宗一门,花开两朵

曹溪惠能大师被尊为禅宗六祖,对中国佛教禅宗的弘化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惠能得到五祖弘忍传授衣钵,继承了东山法脉并建立了南宗,弘扬“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顿教法门。事实上五祖弘忍大师座下为禅门的弘法天下孕育出了两位大师。北宗的神秀大师以渐修为法门,得武则天皇帝敬拜,辞国师不受,把佛门威仪推到了极致。那时禅宗在北方的弘扬以渐修为主。于是禅宗有南顿北渐两派之说。

苟嘉陵:四念处可有效地帮助修行人改过

四念处的修行应如何运用在人的犯错与改过之上呢?这是郑健兄所提出的般若广场主题,我以为提得很好。这才是佛法现代化的要点。否则离开人的过错与改正,讲太多佛法的生活化或现代化,其实都可能不大实际。我以为在犯错与改过上,人最大的瓶颈常是不知道自己有错。而不知道的原因,正是智慧不够。四念处的修行是佛法裡智慧的修习,也就是三慧学裡的「修慧」。所以能帮助人见到自己有错。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修习四念处最怕的是对许多事或人存有成见,并对成见坚持不放。这在大乘法义裡,是说修行人应有「柔软心」,也就是人应维持开放而且柔软的心灵,不可对任何既定的看法坚持不放。

山海会:改过是解脱道的核心部分

改过迁善这四个字在今天听起来,不只是让不少人感觉有些陈腐,也令佛教内不少的饱学之士感觉无关宏旨。因为佛法的两大修行主题是解脱道与菩萨道,讲的是智慧与慈悲,好像不关改过什么事。但事实上这是天大的误会。因为菩萨道虽的确是应以解脱道为基础,但解脱道是应以改过为基础的。而这个说法只是四谛比较现代化的陈述。不但一点也没有违反佛陀所教的解脱道,而且正是般若广场所提倡佛法现代化的正常展现。故改过是四谛法义的核心部分,绝非无关修行宏旨。若以为它和佛法无关,是误会了。

梅塔:错误与修行

佛学的修行者会不会犯错?如果从是否存在贪嗔痴的角度来看,在没有获得完全觉悟和达致彻底寂静的境界前,大多数人都会或多或少过犯身语意的错误。汉语里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和“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样的俗语,权宜地说明大家存在的毛病相当普遍 – 甚至某些有名的修行之人,被揭露违反了戒律和世俗法律,我们仍能看到很多信徒为他们巧妙地辩护或者遮盖,所谓”为尊者讳“是也。那些俗语除了常常成为人们拒绝接受批评和改正自己的挡箭牌外,并没有告诉人们如何对待自己的错误。

苟嘉陵:家祯先生的修行方法

先师家祯先生的修行方法,其实是很值得参考与深思的。我希望藉着此文介绍此法。同时也把它和佛陀所立的修行方法做个比较,以增益大家的修行。当时的说法因缘,是先生在大觉寺主讲了几周的「大手印愿文」。大手印是藏传佛教里俗称白教,也就是噶举派里的最胜法门,其地位和俗称红教里的「大圆满」一样,都是密教里最为修行人所尊敬的法门。

山海会:佛陀所立简单方便的修行

佛法里到底有没有什么简易方便的方法,能使忙碌的现代人得到佛法的益处呢?当然是有的。只是现代的佛法修行人往往不是要求太高,就是误会了佛法修行的真实目的,反而造成无法得到佛法的益处。其实人如果不要求过高,也不要误会了佛法修行的目的,得到法益是很容易的。

苟嘉陵:温柔的批评

佛教里到底是否存在着「反娱乐」的思想与心态呢?我想是肯定的。事实上佛教里不只是存在着反娱乐的思想,也存在着「反欲望」和「反情爱」的思想与心态。而这种心态,是否是佛陀所说?又是否是佛法的修行精神呢?

苟嘉陵:何为真实的佛法?

关于大乘佛法到底是不是佛陀所说的讨论与争议,在佛教里已有很久了。关于这个问题不少人以为是不可讨论的,我则不以为然。因为根据四谛法义,不可讨论的问题往往才是问题,也自然会构成佛法修行的障碍。所以我以为釐清如何才是符合佛法修行在此问题上的中道,是很重要的。否则愈来愈多的大乘学人会怀疑菩萨道的真实性,也就会失去对佛果与无上正等正觉的信心。以下是我对此问题的看法,写出来给所有的同修作参考。无论对与不对,我都维持着开放的心态而只是与大家分享心得,不是论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