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發】念清-現代修行人的煩惱

我們現代人無疑是有許多煩惱的,我把煩惱的原因姑且說成是因為有“強烈的欲求”卻無法得到滿足,而欲求越強烈所帶來的煩惱就越重。當煩惱來的時候我們往往會做一些事情,一方面是通過轉移注意力使自己暫時忽略或忘記煩惱,另一方面是通過做事情讓自己感到快樂,用快樂來沖淡煩惱。可是當煩惱嚴重到不想做任何事情的時候,我們也只能忍受着慢慢熬過去了。若熬不過去,就有可能患焦慮抑鬱分裂等精神疾病,甚至可能走上人生的不歸路。

梅塔:現代人所需要的出離

中文博大精深很有意思,如果從字面上看一個概念,是無法知道其確切含義的,比如厭離、舍離、出離和斷離等,對現代人來說不太容易區分它們之間的差別。從概念到概念的演繹,只是名相的遊戲,佛陀他老人家如果看到這種文字遊戲,要麼保持聖默,要麼直斥荒謬,因為這種名相遊戲與佛教的目標即解脫覺悟毫不想干。

苟嘉陵:莫做自封的菩薩

般若廣場多年來提倡佛法的現代化,一直是強調菩薩道應以解脫道做基礎。這當然就會讓傳統的大乘學人們感到納悶,而在心裡提出合理的質疑:「難道大乘佛法的菩薩道無法單獨存在,而必須依靠小乘佛法嗎?」

另外也有不少的學人會問到:「佛陀在法華經里,不是已經很清楚地說過二乘只是通向佛果的一個過程,也是不究竟的嗎?如果是這樣,學人為什麼不可以跳過這個不究竟的暫時過程,而直接修究竟的菩薩道,直通無上菩提呢?這難道不是更合理的途徑嗎?」

梅塔:解脫覺悟之道與菩薩道的關係

人們常說“條條道路通羅馬”,羅馬作為一個目標,的確可以從四面八方達到,只要那些道路的確通往羅馬 – 如果有人說只有某條通向羅馬唯一道路,人們自然是不會相信的。佛學修行的最終目的地,如同那些道路所要抵達的羅馬一般,就是解脫覺悟,而非道路兩旁的池塘、湖泊、大海、雪山或佛陀的塑像這些景象和境界,同時通向解脫覺悟的修行方法或道路,可以有很多因地制宜、因人制宜和因時制宜的選擇。

山海會:做個明白人

筆者提倡中國佛法與佛教的現代化,轉眼之間已快三十年了。我曾在最近對不少人說中國佛教現代化的主題,應是菩薩道應以解脫道做基礎,所以所有宗派的佛法修行人都須正解四諦與修行八正道與四念處。但在同時,我也極為肯定大乘法義里的「法門無量誓願學」,而尊敬所有佛教內的宗派。於是就有法友問這件事是不是有些矛盾?還是只是一種從未發生,也不可能發生的理想?

苟嘉陵:尋找佛教現代化「見和同解」的修行基礎

在現代這種崇尚優勝劣敗與高度競爭的人類文化環境里,什麼才是弘揚佛法最好與最合適的模式呢?這個問題對關心佛法現代化的人來說,無疑是重要的。但這個問題不會有標準答案,而且必將會是眾說紛紜。筆者僅能就自己的所知所見提出幾點供大家參考。講的是對還是不對,還要請十方的善知識們不吝指正。

梅塔:鞏固直指人心的佛經

不時有人提起佛經太多和真偽參差,現代社會大多數人沒有時間去閱讀,更不要說去辨別真偽。佛教自釋迦牟尼佛創立以來,吸納了歷代學人對佛陀教導的闡發和他們自己的創造,形成了蔚為大觀的經律論三藏。其中佛經靠歷史的積累和學者們的整理收藏,數量越來越多。基於佛教歷史學術研究的理性的看法是,流傳下來汗牛充棟的佛經可能包括佛陀的親自教誡、歷代佛教大師們的撰述和因為文獻收藏之不易而竄入的其他學派的篇章。

諶飈:如實修行-莊嚴寺四念住禪七的體會

金秋十月,我有幸參加了在美國佛教會莊嚴寺由開印阿闍黎主持的四念住禪七。宏偉的大佛殿和菩提大道,別緻的觀音殿與和如圖書館,以及美麗的七寶湖,在這個莊嚴的佛教道場,我常常有回家的感覺。莊嚴寺方丈慧聰大和尚是我的皈依法師,美國佛教會會長尊者菩提比丘曾就巴利佛經的翻譯施教於禪世界的中文譯者,而這次主七的開印阿闍黎,兼通北傳和上座部佛學,深入經論和禪修,為我輩學人所敬仰。這次上座部風格的禪七,其教法追隨南傳佛教的風範,與北傳中國禪宗的方法和道風十分不同,令人嚮往。

xuefotujing1

(1)基礎學習
庄春江:《學佛的基本認識》、《印度佛教思想史略》
苟嘉陵:《做一個喜悅的人- 念處新論》
黃國達:《自在森林》

(2)佛經誦讀
南傳經典:《吉祥經》KN.1.5【禪世界版】、《法句經》KN.2【禪世界版】、《卡拉瑪經》AN.3.65【禪世界版】、《相應部》SN和《中部》MN等。
北傳經典:《心經》,  《金剛經》、《佛說阿彌陀經》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