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派对:无声的瞋

中国人有句话说“除恶务尽,树德务滋。” 有人就以此说美国在全世界“宣扬民主”的作为其实没错。并指出这些作为就算是“偶有瑕疵”,但因大方向正确———是在与极权政权对抗,至少也应算是瑕不掩瑜。

客观派对:只能看到自己的不安

俄国与乌克兰的战争仍在进行。乌克兰没有如许多人预期般地很快被击垮,总统泽伦斯基也没有出逃。但俄罗斯比起乌克兰毕竟是大得不成比例。西方国家已决定对俄罗斯经济制裁,战争的结果会如何尚未能确定。,与因战争而阵亡、受伤的双方战士。因为战争毕竟是无情的

自在-由佛教各宗派纷争想到的

      最近看了苟嘉陵老师写的文章《念处随笔—关于回小向大》,里面提到了“大小乘”的纷争。宗派纷争不仅仅限于“大小乘”之间,北传、南传及藏密内部也比比皆是。我虽然亲近佛法才三年时间,接触有限,但这样的现象在书上看到过,在生活中也遇到过。

乐观派对:谷爱凌没有选择沉默

十八岁的谷爱凌在北京冬奥里代表中国,得到了女子大跳台滑雪运动的金牌。消息传来,海内外华人社区普遍感到非常欣喜,视她为正在崛起的明日新星。但她的“双重国籍”问题也同时引发了不少的讨论与质疑,甚至遭到美国部份媒体的攻击。

客观派对-为美式民主把脉

常有人把我对美国的批评视为不支持民主,甚至怀疑我是不是认同独裁。对此我当然感觉很好笑,也有些好气。但当然明白要大家都了解我,是不大容易的。因为“民主”已经被发展成了一种口号与意识形态,甚至有所谓“民主阵营”这个词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