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菩萨道与解脱道

中国佛教近百年来最重要的事,应是印顺论师承续了民初太虚大师人生佛教的理念,而指出了人间佛教的方向。他写出了极多着作,对中国佛教的影响深远,贡献也甚为宏巨。但许多佛友似乎尚未弄清楚一点,就是印顺学说的要点包括菩萨道不但不和解脱道相冲突,而且应以解脱道为基础。只是他表达的方式,是透过五乘共法、三乘共法与大乘不共法的架构来讲,而没有如般若广场讲得那么直白而已。

【转载】梁兆康:解脱道果真是菩萨道的基础嗎?

记得我少年时曾写过一篇文章,是讨论爱(或慈悲)和真理之间的关系的。当然,爱心和真理两者皆极具社会价值,但是两者是谁比较重要呢?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们有时要从两者中只择其一。尤其如果我们是从事写作,有很多时会感到两难。因为如果说真心话,可能一些人聼了会有反感。但是如果不説真心话,那岂不是故意说谎吗?如果故意避免谈别人不爱听的说话,又多谈大众爱听的说话,那不是譁众取宠吗?故意不说真心话,当然不能説是诚实的做法,亦不是很有爱心的。

苟嘉陵:莫做自封的菩萨

般若广场多年来提倡佛法的现代化,一直是强调菩萨道应以解脱道做基础。这当然就会让传统的大乘学人们感到纳闷,而在心里提出合理的质疑:「难道大乘佛法的菩萨道无法单独存在,而必须依靠小乘佛法吗?」

另外也有不少的学人会问到:「佛陀在法华经里,不是已经很清楚地说过二乘只是通向佛果的一个过程,也是不究竟的吗?如果是这样,学人为什么不可以跳过这个不究竟的暂时过程,而直接修究竟的菩萨道,直通无上菩提呢?这难道不是更合理的途径吗?」

梅塔:解脱觉悟之道与菩萨道的关系

人们常说“条条道路通罗马”,罗马作为一个目标,的确可以从四面八方达到,只要那些道路的确通往罗马 – 如果有人说只有某条通向罗马唯一道路,人们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佛学修行的最终目的地,如同那些道路所要抵达的罗马一般,就是解脱觉悟,而非道路两旁的池塘、湖泊、大海、雪山或佛陀的塑像这些景象和境界,同时通向解脱觉悟的修行方法或道路,可以有很多因地制宜、因人制宜和因时制宜的选择。

征文:解脫道應是菩薩道的基礎吗?

般若廣場似乎有一個前提假設,即「解脫道應是菩薩道的基礎」。

但這個前提假設是對的嗎?是經過論證與檢驗的嗎?還是只是一群人的「自以為是」呢?

般若廣場希望討論這個議題。也認為只有在經過如實探討與反思之後,這個前提假設才能真地成為佛法現代化的基石。

禅世界:《中部》【禅世界版】(完全版)发布1.0版

《中部》【南传尼柯耶禅世界现代汉语版】,参考中华电子佛典协会的南传大藏经的古汉语版, 庄春江大德据巴利文的现代汉语翻译,和尊者菩提比丘据巴利文的英文翻译,由禅世界翻译组成文(2017.4-目前)。禅世界版的宗旨:在忠实于南传尼柯耶的文句和含义的前提下,用流畅的现代汉语为同修提供一个便于阅读和理解的当代版本,让更多的人获益于佛陀的真切教诲。【南传尼柯耶禅世界现代汉语版】最终将出版电子书,并由禅世界不断修订完善,在禅世界网站上供自由获取。欢迎批评和建议。

苟嘉陵:女人的业障比较深重吗?

兆康兄要分析与讨论佛教如何看待女性。我想他的意思是要指出佛教一向都有男女不平等的制度与传统,所以佛教本身也是受到条件所制约的,也就会为当时的印度文化所影响。这个看法符合缘起,也正是佛法的现代化所需要的。我一直以为大乘佛法的方便道是应在每一个时代裡寻找「时代的中道」,才可能影响与利益更多的众生。但所谓时代的中道也必须是建筑在如法的修行与智慧之上,否则就可能适得其反,而造成实不如法的不良影响。关于男女是否平等的议题,在佛教的现代化上自然极为重要。所以我感谢兆康兄提出此议题供大家做法义的探讨,也希望自己能贡献己之所见给大家参考。

梅塔:男女平等的佛学修行

在现实社会里,我们常常发现性别平等的程度已经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的文明和现代化水平的标志。在政坛上,女总统、女首相、女议员和女法官在欧美和亚洲的发达国家和地区层出不穷;在商界,美国的跨国公司如百事可乐、通用、惠普、AMD和IBM等的女性CEO们也独领风骚;在体育界,甚至更多的女性选手在中国大陆比男性选手更能叱吒世界体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