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8日研討會-佛法修行中的執取、依著與精進

禪世界佛法修學研討會

主辦:世界佛教青年會(WYMBA)和禪世界(Chanworld.org)

佛法修行中的執取、依著與精進

Scrutinizing Clings, Attachments, and Energies in Buddhist Practicing

禪世界修學組

美國東部時間 2020年12月18日 周五  晚8:00-10:00pm ET

(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9日 周六早晨 9:00-11:00am)

【關鍵詞】:現代修行、執取、依著、精進、痛苦(sufferings)、煩惱(taints)

梅塔-現代修行人解決煩惱的七種途徑

人類從文明之初到當代跨越了幾千年,在物質和精神方面的進步越來越神速,人們的幸福感也似乎越來越強。可是與此同時,人們對極大豐富的感官享樂的渴愛(craving)和疆域越來越廣的無明所產生的煩惱,是否減少了呢?至少現代修行人的感受並非如此。某些多愁善感之輩在社會治理上回溯三皇五帝的威德,甚至嚮往專制君主時代的等級秩序;有些所謂超凡之人在文化風尚上欣欣然于田園牧歌、林居歸隱的桃源或終南山白雲深處的簡陋苦行;而更多的凡夫俗子在日常生活上糾結於金錢和權力的貪著、道德倫理的式微、人生年華的逝去和愛恨情仇的折磨。「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是列夫-托爾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的第一句話 – 而針對人世間的煩惱套用這句名言,我們可以說人類各個時代的幸福感都是相似的,而人類的煩惱各有各時代的不同 – 並且煩惱的數量似有增多,而煩惱的程度也有加深的趨勢。

苟嘉陵-佛教並沒有反對情愛與性

現代不少人之所以對佛教不大有好感,其中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誤以為佛教反對和性(sex) 有關的一切。但這是一個很大的誤解。

因為事實只是佛陀在世時,跟隨他學法的「常隨眾」大都是出家人。但這絕不代表佛弟子裡就沒有在家人,佛陀也從沒有要求在家人必須出家才可學法。筆者既然提倡佛教的現代化,當然就有需要對此誤解予以澄清。否則不少人會誤以為佛教反對情愛與性,以為修學佛法就須「斷慾」。但這不是事實。以修行角度來說,這種看法也是不正確的。

苟嘉陵-現代人應如何了解四諦

【禪世界按】:本文反映了苟嘉陵居士在佛教現代化領域的重要思想突破,值得致力於用佛教利益現代人和當代社會的修學者的反覆閱讀和思考。
佛陀所說的四諦(苦、集、滅、道)之所以沒有被現代人普遍了解、親近與接受,是因為它被許多人誤解為很灰,很冷,也很玄的東西。但這個誤解的形成,其實是一種「時空錯亂」。因為事實上四諦一點也不玄,更不灰色,反而是很實際,也是和人的生活與經驗密切相關的。若要把這其中的因緣搞清楚,就需要我人對佛教所發源的文化土壤有些認識。

梅塔-個人解放是佛教現代化的主題之一

在佛法修學中我們經常看到有關解脫(liberation)和覺悟(Enlightenment)關係的討論,往往涉及佛教的宗派如上座部佛教和大乘佛教的區別與聯繫。我們所提倡的佛教現代化,主張將歷史上的門戶之見擱置一旁,特別是要把古代佛教發展中受制於當時文明程度和人們理性認識而產生的佛教古董如大量的無名或託名的論師所造教義、腐敗的印度後期秘密大乘教法及其流續加以清除,回歸佛陀的核心教義,讓佛教煥發佛陀解脫覺悟精神的光輝,利在當代,澤及未來。

山海會-解脫是菩薩的能力

這句話可能不少法友會不愛聽。但我們既然要弘揚佛法,並希望佛法的修行能現代化,就不能不把這層法義予以釐清。因為由菩薩道的角度來看,解脫自在力是菩薩必備的能力。如果沒有它,所謂的行菩薩道會成為失能與失衡。這也就是筆者多年以來一直提倡「菩薩道應以解脫道為基礎」的主要原因。而且這不是筆者硬要如是說,而是菩薩道本來如此。因為三十七道品(註釋一)原本就是大乘佛法的基礎部份。而三十七道品主要講的就是解脫道的修行。

苟嘉陵-別解脫與別別解脫

一個人活在世間,有可能獨求解脫嗎?這是法友梁兆康兄在一個月一次的佛法研討會上所提出來的疑問。

我覺得這個疑問很重要,所以用它作般若廣場十月的討論專題。因為它不只是牽涉到北傳與南傳佛教法義上的一個分岐(關於菩薩道的價值),而且也牽涉到佛法現代化的核心議題———菩薩道是應以解脫道為基礎嗎?還是它們根本就存在著本質性的矛盾,而無法相容呢?對此,我必須提出看法予以釐清。

10-23研討會-個人修行與生活層面關係的思考

歡迎參加,現在就在日曆上標記好。請轉發給感興趣的朋友們。謝謝。
歡迎同修投稿和作主題發言。

主辦:世界佛教青年會(WYMBA)和禪世界(Chanworld.org)

個人修行與生活層面關係的思考
Reflections on Individual Practice and Relationships between Life Aspects

禪世界修學組
包括個人修行在佛教中的定位,對個人修行與生活層面包括親密關係的思考等等。
【關鍵詞】:佛教、個人修行、生活層面、關係(親密關係)
美國東部時間 2020年10月23日 周五  晚8:00-10:00pm ET
(北京時間2020年10月24日 周六早晨 8:00-10:00am)

【轉載】王瑞芸:如法的修行-對自己懈怠的反省

我是一個文化工作者,做歷史研究,在美國學佛已經有20年以上了,然而學佛修行卻不是一個時間長短的問題,而是要如法的問題。可說來慚愧,自己在很長時間中並不知道什麼是如法的修行。

開始我親近佛教只是喜歡其教義,找了很多書來看,書看多了,道理多少也會明白一些。只是讀得多了就想,反反覆復去看這些道理,究竟又能如何呢?怎麼才能把這些道理和自己的生命發生關係呢?這麼想也是因為自己隱約感到,學佛好像不是僅明白道理的事,世間有的是道理,就比如說佛教講慈悲,但即使不通過學佛,也能從很多地方了解行善助人的道理啊,那麼學佛究竟意味著什麼不同呢?

苟嘉陵-由諸佛說法依二諦-紀念鴻洋

日前收到博蕙傳來的訊息,不覺一驚。她說的沒錯—鴻洋的離去,竟然真的已經三年了⋯

但在這三年之中,與鴻洋的對話幾乎可以說是存在於我寫的每一篇文章裡,無論是他提出來的質疑,還是他本人的見解。鴻洋曾不只一次地對我說:「嘉陵!佛法現代化最大的問題,應是現在已經極少有人希望了生脫死斷輪迴了。」現在想想,他實在是講得沒錯,也一直都是最了解我所期盼的中國佛教現代化的人。多年來,我們都在探索中國佛教的未來,常在一起交換最新的想法。鴻洋對我的影響,當然是極大的。

苟嘉陵:修行絕非不作為

佛教是否定生命的嗎?南傳佛教是悲觀的嗎?

在日前的法友討論圈裡有人以為:「南傳佛教的態度是悲觀而出世的。上座部求解脫,這解脫的意思就是不再回到世間!」。他並且把北傳的大乘佛教定位為入世而樂觀的,並指稱大乘佛教最後是「回歸婆羅門教的智慧。也就是說 「無明實性即佛性」,「煩惱即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