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誰在散布和傳播關於修行和覺悟的妄語?

最近有人學著中國禪宗祖師的模樣,散布和中國禪宗祖師的模樣關於佛法修學裡修行和覺悟的妄言妄語。為了顯示其沾沾自喜的謬論的功效,他提出「誰在修行?」、「誰想覺悟?」的問題。如果你老老實實地回答說「我在修行,我想覺悟」,他就欣喜萬分地宣布,你不了解佛法修行人都耳熟能詳的三法印中的「無我」,因為你竟然說了「我」這個字,進一步說你執著於有「我」而與」無我「相背離。

客觀派對-離摔跤不遠了!

金剛經到底說了些什麼?它對今天的中國人乃至全人類仍有意義嗎?我想這是存在於不少法友心中的疑問。

般若在大乘佛法里的地位的確很高,因為它是六波羅蜜多的核心。但般若很實用嗎?還是只是存在於修行人腦子裡的東西呢?不少西方人所了解的中國佛教,可以說就是中國禪宗。而禪宗如果有任何的文字所依,就是金剛經了。但金剛經對今天的人類而言,仍有意義嗎?

梅塔-不妄語戒是現代修行人的基本道德戒律要求

世俗社會的妄語

妄語,通常是指虛偽和不如實的陳述,以欺騙他人而獲取利益為目的。妄語可能使用口語形式,出現在演講、談話、音像媒體和日常交流等中。妄語也可能表現為書面語言,通過文告、文件和書籍等四處流傳。匹諾曹(Pinocchio)是人們耳熟能詳的兒童文學作品《木偶奇遇記》中的主角 – 一旦說謊,他的鼻子就會變長,很好辨認和形象化,深受天性單純的小朋友們的喜愛。可是在世俗社會中,妄語本身投人所好,花枝招展招搖過市

仁麥-佛教發展的現代啟示

眾所周知,佛教由佛陀和他當時的聖弟子們在古印度的一片小的區域建立起來。歷史上佛教經典的第一次結集彙編了佛陀的基本教義、教法和戒律。在佛陀的弟子們當中,勤習苦行的尊者大迦葉和精修戒律的尊者優波離佔據了結集活動的領導地位。

梅塔-佛法修行的道德戒律與佛教現代化

《水滸傳》眾好漢里有一個頭領魯達,原為軍官,後仗義殺人被通緝,棄官出家,逃到五台山文殊院,法名智深,因身上有刺花,人稱花和尚魯智深。古往今來有不少評論者以為花和尚最後坐化,赤條條來去無牽掛,頗有佛家「煩惱已盡,該辦已辦,不再後有」的氣概。花和尚酒肉無懼,除暴安良,雖一生打打殺殺,但最終了悟世間因緣而成就某種境界的覺悟,這其實給出了關於佛陀所教導的戒的內容和呈現的某種訊息。花和尚的行為符合佛教的戒律,影響他的修行嗎?這一問題要從佛法戒律的形成說起。

山海會-何謂切實修行?

如果要用一句話表達我對何謂切實修行的看法,我會說修行是要能做個喜悅的人!這不代表我否定果位或解脫、開悟等一切成就,如阿羅漢的「不再輪迴」。而是我們如果要講切實,就要講人生命裡的經驗。而喜悅就是最簡單直接的人的經驗了。

苟嘉陵-仁遠乎哉?

和朋友討論佛法,講到人和機器人robot 是否有不同。朋友以為人的開悟,其實就像機器人瞭解到自己的存在其實只是一些原先被設定好的邏輯。我聽了就覺得有些不妥。以為和我所瞭解的佛法修行好像有些不同。就向朋友表達了我的感覺。朋友說這個問題,其實就是人到底有沒有自由意志(free will) 的問題。他以佛法的「緣起法」為理由,指出人其實並沒有自由意志。因為人只是「以為」自己在做自由選擇。但其實是被各種外在的社會因素(文化與教育等)與自己的內在因素(基因、個性等)所決定。故人其實沒有太多的自由。

苟嘉陵-人生是苦嗎?

有老友說人生是苦。並指出不只他如此說,而是從佛陀以來幾乎所有教佛法的人,都如此說。

我聽了就表示並不同意,並以為這種說法正是佛法未能為大多數人類親近的原因。因為他們當然會因此而感覺佛法很灰色。我以為佛法宏教者如果不能對此論述深思而調整,再多的「解釋」都會是事倍功半。

苟嘉陵-關於涅槃

涅槃是古印度文化裡的宗教用語,並非佛教所獨有,也非佛陀所首創。它基本上是一種古印度人的修行目標。但當時各家學說與宗派對它的含義為何,及如何才能到達到這個目標,可說是看法各異。但在佛教裡涅槃的含義很明確,即佛陀所說四聖諦(苦、苦集、苦滅、苦滅道)裡的苦滅———煩惱的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