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會-何謂切實修行?

如果要用一句話表達我對何謂切實修行的看法,我會說修行是要能做個喜悅的人!這不代表我否定果位或解脫、開悟等一切成就,如阿羅漢的「不再輪迴」。而是我們如果要講切實,就要講人生命裡的經驗。而喜悅就是最簡單直接的人的經驗了。

苟嘉陵-仁遠乎哉?

和朋友討論佛法,講到人和機器人robot 是否有不同。朋友以為人的開悟,其實就像機器人瞭解到自己的存在其實只是一些原先被設定好的邏輯。我聽了就覺得有些不妥。以為和我所瞭解的佛法修行好像有些不同。就向朋友表達了我的感覺。朋友說這個問題,其實就是人到底有沒有自由意志(free will) 的問題。他以佛法的「緣起法」為理由,指出人其實並沒有自由意志。因為人只是「以為」自己在做自由選擇。但其實是被各種外在的社會因素(文化與教育等)與自己的內在因素(基因、個性等)所決定。故人其實沒有太多的自由。

苟嘉陵-人生是苦嗎?

有老友說人生是苦。並指出不只他如此說,而是從佛陀以來幾乎所有教佛法的人,都如此說。

我聽了就表示並不同意,並以為這種說法正是佛法未能為大多數人類親近的原因。因為他們當然會因此而感覺佛法很灰色。我以為佛法宏教者如果不能對此論述深思而調整,再多的「解釋」都會是事倍功半。

苟嘉陵-關於涅槃

涅槃是古印度文化裡的宗教用語,並非佛教所獨有,也非佛陀所首創。它基本上是一種古印度人的修行目標。但當時各家學說與宗派對它的含義為何,及如何才能到達到這個目標,可說是看法各異。但在佛教裡涅槃的含義很明確,即佛陀所說四聖諦(苦、苦集、苦滅、苦滅道)裡的苦滅———煩惱的止息。

梅塔-覺悟是現代人修行的如實目標

涅槃,這一佛教的重要概念,對現代世俗社會很多人來說頗有歧義。詩人郭沫若在1920年的一首現代詩《鳳凰涅槃》,讓東方神話里的百鳥之王鳳凰,搖身一變化身西方或者古埃及傳說里的不死鳥菲尼克斯 – “滿五百歲後,集香木自焚,復從死灰中更生,鮮美異常”。“浴火重生”帶來充滿凄烈色彩的美學意味,而向死而生的決絕感甚至為大多數人所津津樂道。一般人甚至把“涅槃”等同於死亡、去世,常把高僧大德的往生“尊稱”為涅槃,而愈發增強人們所恐懼的負面意義。著名的美國搖滾巨星、涅槃樂隊的歌手科特-科本(Kurt Cobain),以自殺結束痛苦的短暫生命,為涅槃(nirvana)一詞投下深重的死亡陰影。原本充滿解脫煩惱、超越生死輪迴和安樂平靜精神的涅槃之境,在此世間里與大多數人無可奈何的死亡和所歡喜的輪迴重生相聯繫,世人對佛教涅槃誤解之深或涅槃的含義不彰,令人扼腕。

行者阿一:世俗諦與究竟諦-轉

在【“無我”與輪迴、業力】一文中初步解釋了什麼是輪迴和業力,由於需要這篇內容做鋪墊,並沒有完全說明白文章一開始提出的問題,要說清楚這些問題,從認知上解決“無我”與“輪迴”看似相悖的矛盾,我們先要認識世俗諦與究竟諦,才能明白問者與答者的立場,才能明白佛法

山海會-涅槃合唱團

涅槃這個詞對不少美國人而言,是個搖滾樂團的名字。它的主要創團者名叫柯特·科本(Kurt Cobain),已於 1994年在美國的西雅圖自殺身亡,年僅二十七歲。涅槃合唱團(Nirvana)的唱片全球銷量超過7500萬張,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暢銷的樂團之一。

行者阿一:“無我”與輪迴、業力-轉

       在【認識“我”與“無我”】一文中解釋了佛法的無我觀,知道五蘊“非我、不異我,不相在”,可問題來了:

“既然五蘊無我,那是誰在輪迴?”

“如果是五蘊在輪迴,那跟我有什麼關係?”

“都說業力是推動輪迴,那業力是如何將每一期生命一一對應?”

“業力是自做自受,還是他做他受?抑或我做他受,他做我受?”

12月18日研討會-佛法修行中的執取、依着與精進

禪世界佛法修學研討會

主辦:世界佛教青年會(WYMBA)和禪世界(Chanworld.org)

佛法修行中的執取、依着與精進

Scrutinizing Clings, Attachments, and Energies in Buddhist Practicing

禪世界修學組

美國東部時間 2020年12月18日 周五  晚8:00-10:00pm ET

(北京時間2020年12月19日 周六早晨 9:00-11:00am)

【關鍵詞】:現代修行、執取、依着、精進、痛苦(sufferings)、煩惱(taints)

梅塔-現代修行人解決煩惱的七種途徑

人類從文明之初到當代跨越了幾千年,在物質和精神方面的進步越來越神速,人們的幸福感也似乎越來越強。可是與此同時,人們對極大豐富的感官享樂的渴愛(craving)和疆域越來越廣的無明所產生的煩惱,是否減少了呢?至少現代修行人的感受並非如此。某些多愁善感之輩在社會治理上回溯三皇五帝的威德,甚至嚮往專制君主時代的等級秩序;有些所謂超凡之人在文化風尚上欣欣然于田園牧歌、林居歸隱的桃源或終南山白雲深處的簡陋苦行;而更多的凡夫俗子在日常生活上糾結於金錢和權力的貪着、道德倫理的式微、人生年華的逝去和愛恨情仇的折磨。“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是列夫-托爾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中的第一句話 – 而針對人世間的煩惱套用這句名言,我們可以說人類各個時代的幸福感都是相似的,而人類的煩惱各有各時代的不同 – 並且煩惱的數量似有增多,而煩惱的程度也有加深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