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学佛的目的

【禅世界按】:从佛学的基本点来说,原无大小乘法之分别。随着历史的发展,一些佛教流派兴起了与早期法学不同的大乘思潮。流派之争,遂有名相的建立和区别。现在严肃的佛学修行人,多用思想流派和专注方向,而不是用简单的大小乘来梳理佛教的发展。大乘佛教在印度发展到秘密大乘佛教,与早期佛教思想相距甚远,很多方面与印度主流宗教合流,因缺乏竞争力而在印度灭亡。大乘佛教在印度的兴亡,应该引起佛学修行者的注意,反思佛教的目的和生命力究竟是什么。

初期佛教,注重去除烦恼,获得觉悟和解脱,有一套理论和可操作的方法。学佛的目的应该是极为简单的、直接的、可操作的和当下给人带来觉悟的。任何繁琐的、迷信的和与佛陀基本思想象矛盾的理论和修行,严肃的修行者需要自己去分辨和剔除。


 

 妙法莲华经方便品云:「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这「一大事因缘」是什麽?就是众生了生死脱轮迴的问题。因此,释迦牟尼世尊说法四十九年,讲经三百馀会,其目的,就是在使众生转迷成悟,离苦得乐,使众生同成佛道。十方三世一切众生,研究经教,诵经念佛,守五戒十善,实践六度万行,其目的,也是在希求转迷成悟,离苦得乐,达到最后的究竟,希求同成佛道。

  转迷成悟与离苦得乐,实际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转迷成悟在于追求真理,是属于解;离苦得乐在于修行圣道,是属于行。但如果因求解而悟道,自然也可以离苦;如果因修道而离苦,自然也可以开悟。所以转迷成悟与离苦得乐,仍是一体两面,一个目的。

  什麽叫作迷呢?昧于宇宙人生真理的,叫做迷。宇宙人生的真相,是「世间无常,国土危脆,四大苦空,五蕴无我。」而我们习惯于主观上的妄想执着,误认幻生幻灭的万法为常住,五蕴和合的身心为真我。这一切,都叫做迷。

  迷有迷于理、迷于事的分别,迷于理的,则执身、边、邪、戒取、见取等诸见;迷于事的,则起贪、瞋、痴、慢、疑诸惑,这二者,前者谓之见惑,后者谓之思惑。见、思二惑,合称利钝十使。

  身见,是执着五蕴为自身,执身外事物为我所有。边见,谓我死后,执着断灭,或执常恒不变,皆为偏见,而非中道。邪见是谤无因果。戒取见是执取非理之戒禁,执为生天受乐之法,作无益勤苦。见取见,是取馀四见一种或多种,执为究竟之理。

  贪、瞋、痴三者,本文中多次提到,不再赘述。慢者,持己凌他,谓人皆不如己,己独胜于人。疑者,是于实理实事,犹豫不决之意。

  以上身、边、邪、戒取、见取诸见,和贪、瞋、痴、慢、疑,都是迷惑。学佛者欲转迷成悟,先要断惑。断惑才能证真,才能去掉我们心识上的妄想执着,才能显露出我们的真如本性。

  我们的心识上有了迷惑,就要因惑造业。有了业,就要因业受苦。所以迷境也就是苦境。关于苦,有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以及内苦,外苦等,难以尽述。总之,「受即是苦」。所有的一切感受,都可以说是苦。

  苦是与生俱来,无以避免。要想离苦,先要消业,先使身、口、意三业去恶向善;要想消业,先要断惑。断惑是转迷成悟,开悟后就可以离苦得乐。学佛的目的,归根究底,就是在求得「转迷成悟,离苦得乐。」最后达成佛的目标。

  但要学佛,有学佛的方法和途径,依此方法途径来修习的,才能达到学佛的愿望,现在,先从学佛的历程、途径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