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小乘佛教的基本内容

【禅世界按】:此处大小乘之分只是原网站或作者的一家之言。从佛学的基本点来说,原无大小乘法之分别。随着历史的发展,一些佛教流派兴起了与早期佛学有差别的所谓大乘思潮。流派之争,遂有名相的建立和区别。现在严肃的佛学修行人,多用思想流派和专注方向,而不是用简单的大小乘来梳理佛教的发展。

禅世界将用时代来划分佛教的发展,如初期佛教、中期佛教和后期佛教,而不用宗派来划分。佛教从释迦牟尼佛创立,在不停地随顺时代演化;而演化本身不能保证随顺时代的佛教本身一定符合佛陀的教导,这是学人要深入思考的。基督教在中世纪,排斥古希腊和古罗马文明,曾经对人类文明造成严重影响。儒教在宋明得到过度的阐发,涌现了程朱阳明等中期思想,而在民国和当代走向水退。类似地,后期佛教,接受了大量的非佛教思想,并未具有佛陀哦教导的活力,最终在印度消失。


  佛教有世间法和出世间法,以世间法为权假,以出世间法为究竟。出世间法有大、小两乘,以小乘为权假,以大乘为究竟。世间法又称世谛,为迷情所见之世间事相,如日月星辰,山河大地,男女老幼,色声香味等。然而这一切只有假名,而无实体,故又称为假谛。出世间法又称胜谛,为圣者所见真实之理性,于假名之中,有不假者存在。不假曰真,故又称曰真谛。

  乘是运载的意思,搭乘了释迦牟尼佛所说的教法,可以脱离苦的此岸,到达乐的彼岸;脱离烦恼的此岸,即到达清凉的彼岸。

  至于所谓大、小乘者,概言之:

  小乘,譬如脚踏车,用以自载;大乘,譬如大汽车,自载兼以载人。

  小乘行者,为了自度(拔一己之苦)自利(得一己之乐);大乘行者,为了自度度人,自利利人。

  小乘,修观无常行,对于宇宙万有,只说其生灭现象;大乘,究竟观一切法,于生灭现象外,更说明不生不灭的平等真如的本体。

  小乘,修四谛、十二因缘;大乘,修六度。

  小乘,破我执,断烦恼障;大乘,破我、法二执,断烦恼障、所知障。

  小乘,证阿罗汉、辟支佛果;大乘,证大觉果,即佛果。

  大、小二乘,是出世间法的修持,若概括世间法来说,有所谓五乘佛法;五乘者是人乘、天乘、声闻乘、辟支佛乘、菩萨乘。人、天二乘是世间二乘,声闻、辟支佛、菩萨是出世三乘。出世三乘中,声闻、辟支佛是小乘,菩萨是大乘。这五乘佛法,概括了佛法的全貌。

  要瞭解出世间法,不能不先自世间法说起。前面,介绍了万法因缘生的佛教世界观,和十二缘起的佛教生命观。但是,如此解说宇宙和人生,并非佛法的究竟,佛经中说:「世间无常,国土危脆,四大苦空,五蕴无我。」由此可知所谓宇宙人生,只是迷情所见,所以进一步要介绍出世间法,即「觉」的境界。

  出世间法有大、小二乘,小乘佛教,是释迦牟尼佛的根本教法,所以又称为原始佛教。原始佛教的教理,是三法印、四圣谛和十二因缘。这里先自小乘佛法的三法印说起:

一、 三法印

  三法印,是释迦牟尼世尊,自人生现实的生老病死问题中,研究其果,推察其因,所观察出的现实真理,这真理就是「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在小乘经典中,判断佛法是否究竟,即以此三法印来衡量。

  诸行无常,是说一切世间法,生住异灭,刹那不住。过去有的,现在起了变异;现在有的,将来终归幻灭。这一切,均属无常。

  释迦世尊于过去因中修行时,帝释化为罗刹,对释迦说半偈云:「诸行无常,是生灭法。」释迦请说全偈,帝释曰:「我以人为食,汝能捨身食我,我则为说。」释迦许之,帝释复言:「生灭灭已,寂灭为乐。」释迦闻竟,乃攀登高树,自投于地。此时罗刹复现为帝释,自下抱之,顶礼讚歎。

  何以释迦尊者为此半偈竟捨身以求?实因这十六个字括尽了世出、世间的一切真理。前半偈是有漏的世间法;后半偈是无漏的出世间法。

  宇宙万有,皆由因缘和合而生。既是因缘所生,自不免有流迁变化。因此,有情的生老病死,万物的生住异灭,世间的时序流转,宇宙的成住坏空,这一切都脱不出无常的范围。

  曹孟德短歌行云:「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人生朝露,是生灭无常。

  杜子美离乱诗云:「时难年饥世业空,兄弟羁旅各西东,田园寥落干戈后,骨肉流离道路中。」骨肉流离,是聚散无常。

  李太白越中览古云:「越王勾践破吴归,义士还乡尽锦衣,宫女如花春满殿,只今惟有鹧鸪飞。」由宫女如花到鹧鸪乱飞是世事无常。

  刘禹锡乌衣巷云:「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榭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王榭燕子,入百姓家,是繁华无常。

  再如:

  「高堂明镜悲白髮,朝如青丝暮成雪。」是青春无常。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是人事无常。

  「玉树歌残王气终,景阳兵合戎楼空。」是盛衰无常。

  「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是时序无常。

  总之,因缘所生法,生灭代谢,迁流不息,原是必然之理。孔子曰:「逝者如斯夫,不捨昼夜。」世间真相,本来如此。

  无常,不仅只是诗词里的句子,以科学立场而言,由微尘至世界,由地球至银河系,都是不停的在流转变迁。就人来说,在生理上,毛髮指甲的代谢,血液淋巴的循环,是一刻不停的。时时刻刻有老的细胞死亡,时时刻刻有新的细胞产生,在这不停的生灭变化中,使一个人自幼小成长壮大,壮年者日渐衰老,衰老者终至死亡。在心理上,前念未灭,后念已生,刹那刹那,不得停止。这颗妄心,终日闻因缘攀境,所攀的境,转瞬即逝。人的一生像是一幕电影,放映机中的胶片不停的转,银幕上的影子也不停的动,前影将逝,后影即显,后影将逝,再后的影子即接。银幕上一旦出现空白,表示故事告终;心理活动一旦停止,这一期的生命也就此结束。所以金刚经上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但是,佛法中的无常,只是变灭,而不是断灭。这种变灭是前灭后生,相续不断。而这种生灭代谢,相续不停的情况,就是人生和宇宙间,一切现象的真理。

  其次再说无我。世间万法,自时间上看,生住异灭,刹那不息,找不出永恆和常住;自空间上看,因缘所生法,赖众缘和合而有,无真实之万物,亦无真实之我。

  在佛法上说,所谓我,只是四大(地、水、火、风)、五蕴(色、受、想、行、识)的和合体;自科学上说,人由碳、氮、氢、氧、硫等十五种元素构成。但不论是四大、五蕴、或十五种元素的结合,大体说来,所谓我,不外精神、肉体两部分。人所执着的,是以这个精神肉体所结合的假相为我。但是,仔细分析起来,在这个假相中,到底是精神是我呢,还是肉体是我?如果肉体是我,那麽是头是我,还是脚是我?是肝是我,还是肺是我?若说人的主宰是心(在生理学上,心脏只是循环系统中的压卸血液的器官),那麽摘除了头颅、四肢后还成不成为我?若说人的主宰是脑(医学上,大脑司记忆、想像、思考、判断。神经司传导。然自佛学眼光视之,肉体之脑与神经,有如灯泡电线,只是工具,若无生死流转的根本「识」之主宰,则犹如电泡电线未通电流,是不能发生作用的。)那麽截去四肢和躯干还成不成为我?

  如果说肉体不是我,精神才是我,那麽人的情绪喜怒哀乐,转变无常。究竟喜时是我?怒时是我?笑时是我?哭时是我?

  在人体生理方面,因为新陈代谢的缘故,红血球细胞的寿命只有数星期,一般细胞几个月,毛髮指甲的代谢更为明显。如此看来,三十岁的我,全然不是三岁时的我。在心理方面,年轻时的我坦白诚恳,热情慷慨;年老时的我自私悭吝,冷漠保守。如此看来,究竟热情慷慨的青年是我?还是冷漠悭吝的老者是我?

  真正的我,是我们的真如佛性,但真如佛性为妄想执着所掩盖,误执着这个五蕴假合之相为我。而此五蕴假合之相,不能常住,没有自体。于四大五蕴之中求我,终究了不可得。

  最后说到涅槃寂静,涅槃,译为圆寂,亦译为灭。大乘义章云:「外国涅槃,此翻为灭。灭烦恼故,灭生死故,译之为灭。离众相故,大寂静故,名之为灭。」

  众生以我执之故,起惑造业,因业受报,所以我执是生死流转的根本。若无我执,则惑业不起,当下能正觉诸法实相,一切即是寂静的涅槃。

  涅槃是从无常,无我的观察中,深悟法性寂灭,而获得的解脱。由于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宇宙人生实无任何固定的实体存在,只是刹那生灭的连续状态。无常是空,无我是空,因此,释尊的根本思想,是以空为根据而有的缘起观。三法印也是以空为基础。

  那麽,空到底作何解释?

二、空与苦

  社会上,许多人都会说几句「四大皆空」,「色即是空」等佛经上的术语,甚而有些人以这些术语嘲讽佛教,但是若问什麽是四大?什麽是色?什麽是空?恐怕多数人答覆不出来。

  不错,佛教讲空。但佛教的空,非空无所有。佛法上的空,是性空而非相空,是理空而非事空。何以见得?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中说:「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关于五蕴,本文中屡屡谈及,就是色、受、想、行、识。色约相当于物质,受、想、行、识则属于精神。五蕴何以皆空?简单说,所谓五蕴,也是因缘所生,而非实有。色从四大和合而有,受、想、行、识由妄想分别而有,究竟皆无实体,故曰皆空。

  宇宙万法,皆由因缘和合而生,既由因缘和合而生,其在未生之前本无此物,既灭之后亦无此物。即在其生后灭前,不过是因缘和合下一时所有的幻相,本无自性可言。比如以桌上的一册书而言,书是众缘和合,集合作者、出版者、製纸者,印刷者等若干人力、物力而成。未来有一天,书破损散失、或火焚成灰、或水溺成桨,即是缘尽而灭。在生后灭前期间,亦不过是一时「假有」,何以说呢?因为所谓书,无非是个印有字迹的纸本子,若没有了纸和装订的线,还有书的实体可言吗?

  进一步说,纸和线亦非实体,若除去了纸和线中的植物纤维,何尝有纸和线的实体?所谓书、纸、线,甚至于纤维者,无非都是假名而已。大智度论上有关于假名的比喻说:「诸法性空但名字,因缘和合故有,如山河草木土地人民州郡城邑名之为国,巷里市陌庐馆宫殿名之为都……离是因缘名字则无有法,今除山河土地因缘名字更无国名,除旅馆道陌因缘名字更无都名……。」

  因此看来,所谓国者、都者,亦係假名,何有实体?佛经上有偈云:「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亦名为假名,亦名中道义。」这偈中,指出了佛法上对万物的假、空、中,三观。所谓国、都、书、纸,都是假名,称为假观。国、都、书、纸,皆以因缘和合而生,本无自性,故皆曰空,这是空观。但国、都、书、纸,性虽然空,相却实有,所以称名为国、都、书、纸,这是中观。

  领会了佛法上的假、空、中,三观的意义,即知佛法上说的空,不是没有,而是教我们不要执着。破除了我执和法执,自然就可以达到转迷成悟;离苦得乐的境界。

  佛经中,除了说空外,还常说到苦。世界上有那些苦呢?在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名娑婆世界,娑婆义为堪忍,意思是我们这个世界里,充满了众苦和烦恼,生活于这个世界里的众生,必须安于十恶,忍受三毒及诸痛苦烦恼,才可生存下去。

  事实上,三界众生,所受无非是苦,但因习以为常,不被察觉。有时反以苦为乐,生趣盎然。

  苦的种类甚多,大智度论上说:「四百四种病是为身苦,心苦者忧愁瞋怖嫉,疑如是等,是为心苦。二苦和合是为内苦。外苦有二种:一者王者胜己恶贼师子虎狼蚖蛇等逼害;二者风雨寒热雷电礔砺等;是二种苦名为外受。」

  人生之苦说的最具体的,是涅槃经上所说的八苦。八苦是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等八类苦,分述如下:

  (一)、生苦:生之苦,人多不复记忆,事实上,十月胎狱之苦,且不必说,即出生之际,一个六磅八磅重的婴儿,通过狭窄的阴道,这痛苦已非言语所可形容。脱离母体之后,被外界冷热的空气所刺激,被接生者巨大的手掌抓来提去,这对婴儿细嫩的肌肤而言,其痛苦较皮鞭抽体尤有过之。婴儿出生后呱呱大哭,实是肉体上的痛苦所引起来的。

  (二)老苦:唐人诗云:「公道人间惟白髮,贵人头上不会饶。」老,是任何人无以避免的。韩愈祭十二郎文云:「吾年未四十,而视茫茫,而髮苍苍,而齿牙动摇。」四十如此,未免早衰。即使天赋过人、养生有术,到了七十岁、八十岁,上述现象总会发生。又何况一般人在劳苦奔波了数十年之后,除了生理机能衰退外,因过去劳苦积累而贻留的腰酸背痛,风湿、胃病等等,都是使人难以忍受的痛苦,至于衰老,对于女人,则更为残酷,因为除了生理的痛苦外,女人更有着青春消逝的心理的痛苦。由明眉皓齿,倾城倾国,到鸡皮鹤发,老态龙锺,固然使人感慨,但谁又能逃出这个衰老的痛苦?

  (三)病苦:人自呱呱坠地之日起,就与疾病结下不解之缘。少年病,如天花、麻疹;中年病,胃溃疡、肺结核,老年病,如高血压、心脏病。也许有人说,科学进步,新药日出,只要有钱,何愁治不好病?其实不然,特效药固然层出不穷,新的疾病也日有发现,如小儿麻痹症、癌症、爱滋病等在近年来日渐增多。退一步说,即是药物能治癒身体上的疾患,但由于社会竞争剧烈而导致精神紧张、焦虑所引起的神经衰弱、精神分裂、妄想症、躁鬱症等心理上的疾病,岂是药物所能奏效的?

  本来四大假合之身,难免有寒热失调的时候,病了,就要躺在病榻上捱受痛苦,短时间还好受,若长年缠绵病榻,终日与药物为伍,这种痛苦,岂可言喻?

  (四)、死苦:一部钢铁铸成的机器,其寿命不过数年到数十年,一个血肉之驱的人,到底能支持多久?秦皇、汉武求长生之药,留下千古笑柄;道家方士的烧汞炼丹,到底仙道无凭。此宗教在逻辑上最大的错误,就是永生问题。宇宙万象,生住异灭,周而复始。有生就有死,有成就有坏,法尔如是,哪有例外?佛经上说,非想非非想天,寿长八万四千大劫,但报终仍需堕落,不出六道轮迴。

  既然如此,死也就不足为奇了!无奈「壮志未酬身先死」,每一个死者都有他尚未完成的壮志,因之世间就有多少死不瞑目之人。同时,死前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四大分离,呼吸困难,心里综有千言万语,一句也说不出来。这时,娇妻稚子,环绕榻前,生离死别,凄惨无比。尤以将死未死之际,此生所作所为,善善恶恶,一一自脑海映过。对于那些善行,无愧于心的,会感到欣慰宁静,但对那些恶行,违背天理良心的,将会感到懊悔、痛苦和恐怖。这时因痛苦恐怖而感召地狱显现,神识受业力牵引,堕入恶途,所谓「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

  (五)、爱别离苦:语云:「乐莫乐兮新相知,悲莫悲兮生别离。」生离死别,乃人间惨事。青春丧偶,中年殇子,固然悲痛万分,即使不是死别,或为谋求衣食,或因迫于形势,而与相亲相爱的人生离,也将感到痛苦。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虽亲如父子,近如夫妇,亦难得终生相守,又何况其他呢?万法无常,爱别离之苦,是谁也无可避免的。

  (六)、怨憎会苦:和爱别离苦相对的,是怨憎会苦。意气相投的朋友,海誓山盟的爱人,恩爱情深的夫妇,或膝下承欢的子女,或生离,或死别,一切不能自主。但相反的,那些面目可憎、语言乏味的人,或利害冲突、两不相容的人,偏聚会一起。这些可厌可憎的人,若能够终生不见,岂不眼前清淨?无奈,社会上人事问题,繁杂万端,「不是冤家不聚头」,在某些形势下,愈是互相怨恨的人,愈常被安排一起活动,如影随形,好像没有分散的时候,这岂不使人苦恼万分?

  (七)、求不得苦:想获得某一件东西,经济力量达不到;或心想谋求某一个位置,僧多粥少谋不到。甲男爱上了乙女,乙女却属意于丙男。这些都是求不得苦。莫说求不得,即是第一个愿望求得了,第二个愿望又立即生出来。山谷易满,人欲难平,谁会感觉出自己一切都满足了呢?不满足,即有所求,求而不得,岂不苦恼?

  (八)、五阴炽盛苦:五阴即五蕴,五阴集聚成身,如火炽然,前七苦皆由此而生。色阴炽盛,四大不调,而有疾病之苦。受阴炽盛,领纳分别,使诸苦变本加厉。想阴炽盛,想像追求,而有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诸苦。行阴炽盛,起造诸业,又为后来得报之因,且因行阴而迁流不停,而有衰老之苦。识阴炽盛,起惑造业,三世流转,而有生死之苦。

  总之,娑婆世间,一切莫非是苦。然苦只是果,并非因,苦之因何在?这在「四圣谛」中有详尽的解答。

三、四圣谛

  释尊在鹿野苑初转法轮,为五比丘说四圣谛。之后在游行说法期间,屡屡阐述,至涅槃之际,询问弟子,由此看来,四圣谛实是佛教的基础,也是佛法的中心思想。

  四圣谛,是苦、集、灭、道等四法。谛是真实不虚之意,此谛为圣者所知,故名四圣谛。

  四圣谛括尽世出、世间两重因果:集为因,苦为果,是迷界的因果;道为因,灭是果,是悟界的因果。释尊说法,先说苦,后说集,欲使众生,先厌倦于诸苦的逼迫,追溯诸苦的由来乃聚集招感,使众生知苦而断集;先说灭、后说道,乃欲使众生,先欣乐于清淨安乐的灭,追溯灭的原因出自于道的修习,众生修道而证灭。所谓苦当知,集当断,灭当证,道当修是也!

  关于苦谛,已如前面所述,然而,世间之苦,并非偶然而有,致此苦之原因,皆由集之招感。

  集是招聚的意思,旧译作「习」,有修习,薰习之意。集以业为因,以烦恼为缘,业有身、语、意三业,烦恼有贪、瞋、痴,慢,疑,见,六大烦恼,其中见又分为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禁取见五种,合称十种烦恼,这是一切烦恼的根本。因烦恼而迷于事、迷于理,叫做迷事惑、迷理惑。有了惑,则易使身、语、意作不善之业,有惑与业,故有三界轮迴的苦果。这苦、集二谛,是迷界的因果,亦是现实宇宙人生的评判与观察。

  灭是苦灭无馀的意思。灭以已离轮转生死为相,这是说人们所有的贪爱,永断无馀,无染无着,寂静隐没,也就是涅槃。涅槃不是灭无,而是捨离种种积集,灭却一切痛苦,解脱三界生死苦恼的圣者所证的究竟境界。

  涅槃境界,是由修道而证得。道是通行的意思,随顺此道而修,能远离轮转生死而进入涅槃。此道,是为履中道而求解脱,故名中道,亦曰正道。佛转法轮时,说法八正道,至入涅槃之际,又增为三十七道品,这是广略之分,内义无别。八正道是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内容如下。

四、八正道

  不邪谓之正,通达无阻谓之道。正道者,可令众生苦集永尽,达于涅槃寂静的圣贤境界,故八正道,亦称八圣道。

  (一)、正见:是正确的见解。世间正见,如:布施、持戒。出世正见,明达苦、集、灭、道四谛理,不为俗见、惑见所惑。

  (二)、正思维:一般人的思维,多由妄念而起,若修道既见四谛理。当以无漏智慧发动思维,而使真智增长,断除迷惑,而证真性。

  (三)、正语:以正当的言语修持口业,离诸妄语、恶口、两舌、绮语。得正语,则口业自淨。

  (四)、正业:梵行清淨,不染三毒,谓之正业。人起心动意,无非造业。修道,须身不造杀、盗、淫,口不作欺、妄语,意不起贪、瞋、痴,即为正业。

  (五)、正命:命谓赖以生活的生计,修道者当离五邪命:诈现异相,自说功德,占相吉凶,高声现威,说得供养。而以正当职业谋生。

  (六)、正精进:往出世之方,涅槃之道,努力前进,称正精进。得正精进者,不从事于徒苦心身的苦行,或世俗迷信、外道不究竟之法。

  (七)、正念:念从心起,心不离道,惟念真如实相,功德相好,故称正念。如得正念,则与菩提相应,心无动失。

  (八)、正定:远离不定,邪定,及有漏禅,以真智入于无漏清淨的禅定,谓之正定,得正定,则能正住于理,决定不移。

  八正道又可归纳于戒定慧三无漏学。即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为戒学;正念,正定为定学,正见,正思维,为慧学。修八正道,为灭谛之因,可达于涅槃。

五、十二因缘观

  在原始佛教的教理中,除了三法印和四圣谛外,尚有十二缘起论。十二缘起论就是十二因缘观,前面介绍的只是十二缘起的流转门,尚有后半还灭门未介绍出来。

  所谓十二缘起的流转门,已如前所述,谓人生死流转,皆不出这十二有支,就是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这十二支,皆由因缘果,因生故果生。一切有情,三世轮迴,皆不出这十二有支。

  十二有支,是生死流转的根本,若断绝生死流转,须于还灭门中觉悟。既知十二因缘,三世因果,皆起于一念无明,然无明性空,无常无我,如是观之所谓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灭,六入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灭。这是修道者出三界的因缘。

  十二因缘和四圣谛,皆是以三法印为基础,说明宇宙人生的缘起,和世出世间双重因果。十二因缘可摄入四圣谛中,即过去的无明、行二因,和现在的爱、取、有三因,皆是集谛,现在的识、名色、六入、触、受、五果,和未来的生、老死二果,皆是苦谛。若行者感于苦集而修道,因修道而无明灭而至老死灭,便是灭、道二谛了。

【名词解释】

  • 四大假合:佛学认为人体是由地、水、火、风四大基本物质组成,也就是这四种物质假借因缘相聚成为人体,一旦因缘散灭,这四种物质便各归其类,所以称之为假合。
  • 恶口:出言污秽,以恶言加彼,令他受恼,故名恶口。
  • 两舌:挑拨是非,向此说彼,向彼说此,离间他人,故名两舌。
  • 绮语:不实之语,乖背真实,巧饰言辞,取悦于人,故名绮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