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佛法的传入

   佛法传入中国,是一划时代的历史事件。整个的传入过程是一个佛教由外来文化逐渐变为中国文化一部分的历史过程。佛教的传入也说明中国具有容纳佛教文化的土壤。佛法自传入中国那天起,就逐渐地开始了它的中国化的历程,经历了一千多年的历史过程,终于形成了特有的中国佛教,及系统化的中华佛学,并使其成为东亚及近代世界佛教文化的源头。中华佛学的形成和发展,对世界文化、宗教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释尊灭度后,两千多年来,逐渐向外传播,南传至锡兰到缅甸、泰国、东南亚,北传至中亚到中原及藏地、朝鲜、日本。近年来更遍及于英、美、德、法诸国。其中弘传最广,首推中国。

  佛教东来,相传始于汉明帝永平十年(公元六十七年),然而永平之前,早有佛法东来的史迹,如列子仲尼第四谓:「丘闻西方有圣者焉,不治而不乱,不言而自信,不化而自行,荡荡乎人无能名焉。」由此推断孔子已知佛为大圣人。

  隋费长房撰历代三宝记载:「……又始皇时,有诸沙门释利防等十八贤者,齎经来化。始皇弗从。遂禁利防等。夜有金刚丈六人来破狱出之。始皇惊怖稽首谢焉。」此说法在佛祖统记中亦有记载,文中「释利防」译名「室利房」。

  魏书释老志记载:「汉武元狩中,霍去病获昆邪王及金人,率长丈馀,帝以为大神,列于甘泉宫,烧香礼拜,此则佛道流通之渐也。」此中所谓丈馀金人,可能是指佛像而说。

  佛祖统记载:「……及开西域,遣张骞使大夏,还,传其旁有身毒国,一名天竺,始闻有浮屠之教。」

  以上诸说,虽可视作永平以前佛教已东传中国,但皆为片段史料,无其他文献足以证明。而在史书上记载,为后汉书光武十王列传载楚王英喜为浮屠斋戒祭祀事。传谓「英少时好游侠,交通宾客,晚节更喜黄老学,喜为浮屠斋戒祭祀。八年(永平),诏司天下死罪,皆入缣赎,英遣郎中令奉黄缣三十匹,诣相国曰:「托在番辅,过恶累积,欢喜大恩,奉送缣帛,以赎衍罪。」相国闻,诏报曰:「王诵黄老之微言,尚浮屠之仁祠,洁斋三月,与神为誓,何嫌何疑?当有悔吝,其还赎,以助伊蒲塞沙门之盛馔。」

  该诏书赐于永平八年,书中有浮屠(即佛陀之义),伊蒲塞(今称优婆塞,为佛门在家男信众),沙门(即出家僧众)等译名,可见当时已有佛教之仪式,翻译事业也已经开始。按汉代中国与西域交通而言,汉武帝时张骞出使西域,交通已互通,其后霍去病出击匈奴,李广利攻伐大宛,自敦煌至盐泽皆为汉有。宣帝时命郑吉为西域都护,天山南北及葱岭以东诸国,都为汉属。那时交通已通达,佛法东传,自属可能,不过一般公认佛法于汉明帝永平十年传入我国。

  我国正史所载,后汉书西域传谓:「明帝夜梦金人,长大,项有光明,以问群臣,或曰,西方有神,名曰佛,其形长丈六尺,而黄金色。帝于是遣使天竺,问佛道法,遂于中国图画形像焉。」

  资治通鉴汉纪三十七谓:「初帝闻西域有神,其名曰佛,因遣使之天竺,求其道,得其书及沙门以来。」

  以上二说,略而不详,佛祖统记中有较详尽记载,并且成为公认的说法,谓:「……(永平)七年帝梦金人丈六,项佩日光,飞行殿庭,但问群臣,莫能对,太史傅毅进曰:臣闻周昭之时,西方有圣人者出,其名曰佛。帝乃遣中郎将蔡愔、秦景、博士王遵等十八人使西域,寻求佛道。十年,蔡愔等于中天竺大月支,遇迦叶摩腾、竺法兰,得佛倚像梵本经六十万言,用白马驮着到达洛阳,法兰以沙门之礼相见,住于鸿胪寺。十一年,敕洛阳西雍门外建立白马寺,摩腾开始翻译四十二章经,藏梵蓝本于兰台右室,图佛像于西阳城门及显节陵上。」

  综合上述所言,佛教来华,时间当在汉武帝之后,明帝时印度沙门来华时,朝廷基于尊重缘故,于是记载入史籍,流传于后世。其后西域译经大师相继东来,宣译佛经,中国有志之士也相继西行求法,所以释迦世尊的经教就渐渐在中国流传了。

  中国很早就有了本国出家佛教徒,汉明帝司空阳成、侯刘峻出家是最早的记载。但最初那些僧人仅是从师出家,剃除鬚髮,照戒律生活,还没有受戒的制度;到西元250年,来自中印度的昙柯迦罗在洛阳白马寺正式建立戒坛传戒,中国才开始有了如法的比丘。由于没有外国比丘尼到来,最初女人出家为尼的也只是落髮罢了;稍后从大僧受戒,此时的受戒制度仍不完备。到了西元429年,由斯里兰卡先后来了以铁萨罗为首的十九位比丘尼,才使她们的受戒真正完备;从此,中国有了如法如律的比丘尼。

【名词解释】

  • 释尊:即释迦牟尼佛。
  • 灭度:即涅槃或圆寂。灭是灭见思、尘沙、无明三种惑,度是度分段、变易两种生死。
  • 受戒:出家人受戒有五戒、八戒、十戒及具足戒之分,各有仪式及仪轨。
  • 戒坛:受戒之坛场。梵语云:曼陀罗,为比丘受戒法的场地。
  • 如法如律:即遵循佛法及戒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