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用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HK人为何如此血性?
 

HK人为何如此血性?  

  RSS

editor
(@editor)
Famed Member Admin
已加入: 2年 前
帖子: 3046
16/06/2019 5:05 下午  

HK人为何如此血性?

2019-06-16 07:17:13

小思维

 

勇敢的HK人是什么让你们如此执着?

同时令人赞叹不已的是HK人学精了,游行不用领头羊。让警察除了施放烟幕弹束手无策,法不制众,面对百万大众无计可施。

在警察喷出烟幕弹之后,游行的人群中每个人突然僵住了,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但不一会儿,“吸入器!吸入器!”他们齐声高呼。在20秒内,两名年轻女子向前冲刺,将哮喘吸入器从袋中拉出并传递。“好的!”远处的青年喊道。停顿的抗议者再次活跃起来,把烟雾缭绕(警察施放的)抛在背后。

HK的示威抗议者星期三自发的动员起来,仿佛已经接受了多年的训练。任何需要头盔,面具或伞的人都会大喊大叫,让周围的人停下来,立即通过人群传递信息,同时采用统一的颂歌和匹配的手部动作:拍拍他们的头盔,戴上护目镜,用手捂住护目镜,用来保护暴露的皮肤,躲过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

我必须追问,HK人为什么如此具有血性?我得到的简单答案是:他们大部分具有反骨,因为他们是dalu的逃亡者,他们当年冒着生命危险为了民主自由和富裕,漂洋过海逃跑来到HK。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们在民主英国人的统治下生活了一百年。耳濡目染了民主的真谛,眼睛里已经容不下一颗沙子。

不过,我从HK朋友那里得到的信息是:HK人不一定是为了民主自由,毕竟引渡法会涉及每个HK人的权益和生死。如果得到通过,将来每个人都可能因为一件小事而被引渡到dalu,哪里来的自由?一国两制只不过是不能兑现的空头支票。

祸起萧墙为哪般?

港资深传媒人练乙铮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说:港人陈同佳去年在台湾勒死女友逃回HK遭到台湾通缉,由于港台之间没有引渡条约,不能被送台湾受审,也不能在港受审,因港无外地作案犯罪管辖权,因此,HK特首林郑月娥在今年3月提出要修改HK法规,以解决相关问题。我认为傻大姐林郑好笨,她出手的时机选的不好,好不容易挪过了liusi纪念日,为什么不再等一等呢?半年之后不行吗?

修改《逃犯条例》后,就可以简化遣返引渡流程,允许从HK引渡人犯到dalu、澳门和台湾。HK政府认为,这样做可以堵住“漏洞”,而这个漏洞让HK成了dalu罪犯的天堂。这个确实有些麻烦,HK总不能成为潲桶一个。

其实,反对这个引渡条例的不只是民主自由派,还包括在HK工作的dalu商业律师,因为dalu司法系统不可靠,不符合司法公正的基本标准。反对者还包括学校、律师、教会团体以及人权组织。他们都认为,这个问题显示现在HK的自由地位处于转折点。

HK资深媒体人练乙铮在纽时文章中还说,现在HK立法会基本听命行政机构,而后者又听命中央政府。他说,特首提出的这个修正案,是“为了取悦bj的主子”,“可能做得太过火了。”

谁是组织者?万众一心如何协调?

局外人可能会认为必须有一些天才的组织者在指导包围立法大楼的成千上万的民众,目的只有一个,即防止讨论引渡法案,一个要把罪犯送到中国得到制裁的法案。但是这回却没有任何领导人,民众完全是自发组织起来的。这是我认为HK人的伟大之处。

但HK的激进主义已经发生了变化。在2014年支持民主的太阳伞运动五年之后,由于高调的个人领导对市中心的大规模占领,其后被逮捕或流放。有些得不偿失。因此,今番HK的年轻人已经分散了他们的抗议活动。这一回他们组织得无可挑剔,没有出现一个负责人,似乎一切都是天然而成。这正是HK人了不起的地方,在群龙无首、一盘散沙的dalu可以想象的吗?

“这是HK抗议活动的一种新模式,”32岁的年轻人巴格乔说,他是2014年太阳伞运动后成立的当地政治团体年轻的精神(Youngspiration)的召集人。梁在2016年当选为立法委员会成员,但在宣誓就职宣誓中故意误导“中国”则被取消了资格。其他几位支持民主的立法者也被取消该委员会的资格,其中一些人参加了阳伞运动后与民间社会和学生领袖一起被监禁。

梁说,这一次抗议者是故意没有人领导的。“它看起来很有条理,也很有纪律。但是我很确定你找不到领导整个运动的人”,梁补充说:“抗议者的后勤实践,带来供应,建立医疗站,过去几年里逐渐形成了快速大众传播的一套方式。这就像机器或自学AI一样可以独立运行”。

许多团体正在参与越来越多的草根活动,包括工会,学生协会,教会和活动组织的成员们,如HK眾志(Demosisto),一个由现任监督阳伞运动的贾修.黄(Joshua Wong)领导的非暴力抵抗组织,都呼吁成员参加游行,集会和其他形式的直接参与今番的行动。星期五早上,HK眾志活动人士在高峰时间淹没了地铁站和周围的区域。七名示威者跪在地板上,呼吁白领走过去参加计划中的反引渡法案集会。警方检查了他们的身份证,一些路人高呼鼓励活动人士的话。但HK眾志只是抗议的众多团体之一,没有人要求必须有人来领导。

“我们只是参与者之一,属于无领导的自主的群体”。25岁的内森·劳说,他是HK眾志的创始主席,也是前立法者,他也因为宣誓而被取消立法委员会的资格。劳说,抗议活动的大多数参与者并非是任何组织的一部分,而是通过在线社交平台了解到不同的活动而踊跃参加的。6月14日,一群基督教信徒在中国HK唱着赞美诗来反对引渡法。“人们通过社交平台,电视频道,在线论坛接收信息,他们自己决定了要[做什么],”劳说。“人们还在互联网上投票,发表观点。”

一个受欢迎的在线论坛是LIHKG,Reddit的HK版本,匿名用户发布创意抗议的想法:扰乱地铁站,聚集守夜或“野餐”,使反引渡法案模因符合保守价值观,以便更老的HK人参与进来。“你可以选择竖起大拇指或竖起大拇指,人们会讨论他们是支持还是反对,”劳说。如果大家都有同一个想法,就会采取步调一致的行动。

“甲在网上说了些什么,乙可以转载他的话。所有就有更多的人支持甲的想法,所以我们这样做。”21岁的小伙子梁(Leung)说,他是一名积极参与LIHKG(连登)和其他社交平台的学生抗议者。他说,活动家不知道甲和乙或任何其他发表想法的人,他们的身份并不重要只要他们的想法得到了传播就行。“我们表达自由的理想,而不是崇拜一个特定的人,”梁说,并补充说,所有抗议者唯一关注的焦点是他们反对反引渡。即使那些官方性质的团体,如教堂和工会也已经融入了今番的活动。

对于这次活动,大财团紧紧跟在后面,大力资助。富翁们的性命和利益都可能在引渡法下面失去保障。“参加游行也许有一些较小的奖学金,基督徒或非基督徒们,八人或十人的团体互相联系并决定出去游行,”黄说,并补充说,抗议者可能会唱这首歌,以保持平静的气氛。 “这不是我们的核心决定。”警察镇压已迫使青年活动家进一步下放权力,将大规模的电报频道分成小组。现在,年轻人通过几十个Instagram页面,聊天小组和老朋友聚集在一起动员朋友加入示威游行。

不过事不过三,HK人的尝试必然给中共一些经验教训。如果不完全放弃严格控制,趁机让他们自由选举,必然要进一步回收权力。以后自媒体和群众组织的活动可能更加困难了。HK的媒体还是分为两部分,亲共报纸(明报)上就没有报道HK游行。我当时正在国内,dalu的报纸也是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地。

母亲不杀孩子,利用良心唤醒人民。

华裔NBA球星林书豪在电视上说,听取抗议者就像母亲“放纵”任性的孩子一样,有超过44,000名HK母亲在周四向HK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签署了一份严厉的公开信。 “我们是HK的一群母亲,我们绝对不会在我们自己的孩子身上使用催泪瓦斯,可能致命的橡皮子弹和豆袋弹,如果我们看到年轻人被血淹没,我们在遭受警察警棍殴打时将无法保持不抵御和反抗。

星期五晚上,数百名愤怒的母亲聚集在一个公园,参加“母亲集会”,反对引渡法案和警察的暴力行为,并举着“不要枪杀我们的孩子”这样的信息。“真正的暴力来自于HK政府蓄意和不断的迫害,他们正在成为人民的敌人,”其中一位组织者说。 “我们聚集在这里向年轻人发出一个信号,他们不会孤军奋战。我们将和他们在一起。”“女人们,出来吧!”其中一位发言者说。 “让我们看看警察将如何击败女性。周日出来!周一出来!周二出来!每天都出来!”

在星期三计划对引渡法案进行立法讨论之前的几天里,地方教会呼吁召开群众祷告会。当地牧师黄兆容说,周二晚上9点结束时,参与者不想离开。牧师们建议唱一首赞美诗,“向主唱哈利路亚”,这首简单的歌曲本来在几分钟内就表达了他们心中的意愿。结果“他们唱了八个小时,”一直到下一次祷告会次日上午开始时,有人还在唱歌。在6月14日星期五在HK举行的抗议活动之后,一名自称母亲的妇女在加入数百名抗议引渡法修正案时捧着一朵花。人们在星期三的抗议活动中再次唱起了这首歌,因为牧师站在一排排警察和青年抗议者之间,希望能缓和紧张局势。“然后,我们身后的年轻人放下雨伞。然后,和我们一样,他们举起手来唱歌。”在抗议活动升级为冲突然后分散后,一群新抗议者星期四返回立法大楼附近的一座桥梁,举着谴责警察暴力的标语,在一群警察面前唱赞歌。

HK人这一次的游行精明之处在于,警察可能会逮捕某个人,但没有一个中心人物可以捕获。自周日以来,警方已经逮捕了34人,其中包括四名抗议者,他们从医院被指控发生骚乱,包括一名22岁的电报员。情况失控也不好,“如果警察开枪,每个人都会死。他们没有武装”梁说。他说,如果有领导人,他们可以前进并敦促撤退以防警察带来真枪,这是HK人从liusi天安门广场得来的印象。“如果我有权力,我可以敦促他们离开,”梁说。 “但我并不是那个可以指挥他们的人,所以他们可以选择不听我的。因为我谁指挥不了。”

相当于dalu人,HK人的血性还是值得称道的,无论他们个人的目的和动机是多么的不一致。他们的默契和为自身利益的诉求值得dalu大众学习。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03.24-MG